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维州工党任期中途出现政见分歧危机

人气: 2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11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张瑞安墨尔本编译报导)维州工党核心成员在安德鲁斯(Daniel Andrews)任期中途出现政见分歧,一些工党议员批评安德鲁斯州长过于关注左翼提出的社会议题。

据《太阳先驱报》报导,工党资深成员说,安德鲁斯州长必须重新调整策略,把重点放在工党选区的“面包和黄油”政策。

但安德鲁斯的政治盟友为政府的社会议题辩护说,政府选择了“尽力而为,尽量多做”而不是谨慎行事。

在近两年的任期内,工党遭遇了一系列的危机,包括厅长解职或辞职、维州乡村消防局(CFA)劳资关系协议失败、以及浪费了12亿澳元又放弃的东西连线项目(East West Link)。

但政府也启动了一些基础设施项目,创造了就业机会,成功签署了墨尔本港租约,用其租金支付道路和铁路项目建设,从而恢复了财政盈余。

一名厅长透露,这些议题才是选民们想了解的议题。而川普(Donald Trump)在美国总统大选中的获胜也是一个及时的提醒。

“每个人都在表达自己,因为川普赢了。但这正告诉人们他们想听什么,没有人关注远郊地区的平等议题,他们关心的是怎样支付自己的房屋贷款和账单。”

另一位厅长称,可以“同时做两件事”,但如果议事日程太广泛的话,那么很容易分心。

但负责住房、残疾人和平等事务的厅长弗利(Martin Foley)辩护说,执政就是“一切在于选择”,工党想要帮助弱势群体。例如校园安全(Safe Schools)政策,这个计划将帮助一些孩子从极其黑暗处走出来。

而校园安全政策的批评者则对此深感不安,他们认为政府过度宣传了反霸凌信息。

一名工党议员承认,至于政府对校园安全政策的关注,在工党内部存在一些担忧,尤其担忧政府会从核心议题上分散精力。但另一名议员说:“我们认为工党政府是随社会进步的政府,能够处理事务……但这并不是说我们无法兼顾两者。”

弗利认为,工党议事日程的一部分是增加对服务的支出和“塑造”市场,但解决社会议题也是政府的议事日程之一。“(我们的)选择是尽力而为,尽量多做,然后让人们来评判。”他说。

澳洲工人工会(Australian Workers’ Union)维州秘书戴维斯(Ben Davis)说,Hazelwood发电厂的关闭给政府带来很大的挑战,威胁到维州商业,包括位于Portland 的Alcoa熔铝厂。

戴维斯说:“那些热衷于看到可再生能源的人们并不明白,电网中那么大一部分被拿掉后,市场却没有立即能替代它的可信赖的能源,这对已经承受很大压力的制造业又增加了许多压力,其中包括Alcoa熔铝厂。”

反对党领袖盖伊(Matthew Guy)指责州长没能支持拉筹伯谷(Latrobe Valley)的居民,并指出他在CFA危机和高架铁路(Sky Rail)议题上数次怠慢社区。他说:“在安德鲁斯所做的所有事中,他只挑选他喜欢的,并确保它们成功,而不考虑结果如何,安德鲁斯并不在乎是否撕裂了社区,他只自顾自地做自己的。”

一位工党议员还指出,维州汽车工业的没落将是未来两年内的主要挑战。

维州警察厅长内维尔(Lisa Neville)说,她相信安德鲁斯愿意在必要时进行干预,也“理解政府必须提高就业和经济利益”。

工党在法律和秩序方面的努力遭到了批评,但内维尔说:“州长知道我们需要做什么来阻止犯罪,以及确保那些造成恐惧和伤害的犯罪分子必须承担责任”。

莫纳什(Monash)大学政治学专家伊康纳姆(Nick Economou)博士认为,政府内部“是有一些事件发生”,但基本面,例如经济,是健康的。他说,政府“确实在努力解决” CFA争端,但前紧急服务厅厅长加勒特(Jane Garrett)随后的辞职是本届政府任期前两年里“最具戏剧性和潜在威胁”的时刻。

维州政府内阁还失去了萨米尔克(Adem Somyurek)。伊康纳姆博士认为,这导致内部派系之间关系更加紧张。赫伯特(Steve Herbert)最近也因为用公车接送自家宠物狗而辞职。

来自工党内部一名资深成员的消息称,政府目前需要解决CFA争端,“但仍有时间来处理”。

今年早些时候,安德鲁斯会见了消防员联合工会(UFU)老板马歇尔(Peter Marshall),政府突然屈服于工会对劳资协议的要求。在此之前,政府一直批评协议里的一些关键条件,称其不可行。

“在2年之后,CFA争端是否还是墨尔本的一个议题呢?不。”这个消息来源说,“我们需要在这些地区赢得更多席位以对抗绿党,这是否还是个议题呢?是。”

一名工党议员称,虽然工党必须“争取每个席位”,但州长知道他不能偏离基本议题太远。 “他需要安抚左翼那些提出重大议题的政治家。这不是那些投我们票的多数维州人所希望的。如果我们在基本议题上做得正确,那么我们还可做其它事情,但那些不能作为主要的事情来做。”这名议员说。

安德鲁斯政府头两年政绩报告

成功方面:

预算盈余:2015/16年度财政预算案实现27亿澳元盈余,其中土地和印花税就比预算额增加了9.01亿澳元。财政厅长帕拉斯(Tim Pallas)说,本财政年度预期将实现29亿澳元财政盈余,但费用支出也在迅速增加。成功出售墨尔本港租赁合同保住了财政收入预算的底线。

失业:失业率已降至5.7%,明显低于2014年11月份6.8%的失业率。创造了超过18.4万个新就业机会,其中包括9.32万个全职岗位。在过去一年中,维州是唯一实现全职岗位增加的州。

墨尔本港租出:墨尔本港50年租约获得97亿澳元的高额租金,而此前预测的租金仅为50至70亿澳元。维州州长说,这笔资金将被用于拆除道路与铁路平交道口(level-crossing)工程项目和其它基础设施项目。

皇家特许委员会(Royal Commission)调查家庭暴力:调查报告提出了227项解决家暴的建议,所有建议都被政府采纳。州政府本年度财政预算提供了5.72亿澳元,开始实施报告提出的65项建议,其中包括为女性提供临时住所和为儿童增加保护服务。

失败方面:

青年犯罪:维州正在经历一波青年犯罪潮。在过去一年中,青少年盗窃率几乎是前一年的三倍,还出现了暴力团伙Apex黑帮。维州政府承诺实施新法律,但人们担忧政府不能以强硬手段打击犯罪。

郊区/都市消防队(CFA/MFB)危机:薪金争议动摇了郊区/都市消防队,致使高层管理者以及紧急服务厅长加勒特辞职。直至4月份,政府都支持郊区消防队。但安德鲁斯在会见消防员联合工会老板马歇尔之后,就屈服于工会的要求,志愿者们非常愤怒。

彼得麦克私人病床(Peter Mac Private)安德鲁斯放弃了此前承诺的对维州综合癌症中心(Victorian Comprehensive Cancer Centre)位于13楼的私人病床的资助,彼得麦克卡勒姆癌症基金(Peter MacCallum Cancer Foundation)因此耗费 4千万澳元的捐款。批评者们抨击,政府此前的承诺只是空谈。

内阁:政府在两年内失去了3位厅长。萨米尔克的支持者说,他是派系斗争的受害者﹔加勒特并非被迫辞职,她认为劳资协议的一项条款对消防服务不利﹔而赫伯特(Steve Herbert)是被迫辞职的,因为他让司机用公车接送自己的宠物狗。选民看到的是混乱和政府功能失调。

挪用预算:监管机构发现,工党议员挪用议会预算,向参与工党2014年大选前竞选活动的工作人员提供酬劳。独立调查专员格拉斯(Deborah Glass)的介入显示出危机的出现,但政府目前正在试图阻止她的调查。

工会力量:工会促成了大幅度加薪,薪金增长率远远高于通货膨胀率。政府称这是对工人的奖励,但批评者认为这是不可持续的,是对政治支持的回报。

东西连线工程:安德鲁斯赢得大选后抛弃了前自由党政府签署的收费公路合同,浪费了12多亿澳元。同时,政府从该工程中收回的房屋仍被空置,虽然承诺提供给弱势家庭,但被擅自占用者占领。

校园安全项目:政府资助的校园安全项目旨在促进对“同性恋、双性恋和性别多元化学生”的包容,但批评者说该计划已偏离太远,它在反霸凌项目伪装下向孩子们灌输性认知。

海水淡化:在维州水库的蓄水量几乎达到容量的三分之二时,政府还耗费2700万澳元从Wonthaggi海水淡化厂订购淡水,这笔钱最终将体现在居民的水费账单上。

Hazelwood发电厂关闭:Hazelwood发电厂的大股东、法国能源公司Engie宣布将在明年3月份关闭该燃煤发电厂,危及数百个工作岗位。政府已调高了煤炭使用费和可再生能源的目标,并承诺在该地区投入2.66亿多澳元。

目前好坏未知的方面:

墨尔本地铁隧道项目:墨尔本CBD地下铁路建设项目已开工,这是继城市环路(City Loop)以来最大的公共运输项目。但一直存在对成本的质疑,尽管政府称可全额资助。

道路与铁路平交道口和高架铁路:这是本届政府标志性的政策。50座平交道口的拆除工程正在进行,目前已完成了7座,另外30座 将在2018年底前完工或接近完工。但Cranbourne-Pakenham线高架铁路方案和计划中的Frankston线高架铁轨惹怒了居民。

市政费费率封顶:这是本届政府最受欢迎的政策,政府对市政费增长率采取封顶措施。但这个封顶费率比消费者物价指数(CPI)要高,而且一些市政厅已得到豁免。

西部交通分流工程(Western Distributor)这是政府的主要道路工程项目,将提供第二条跨河通道,以弥补抛弃东西连线项目造成的交通问题。但人们质疑政府对收费公路运营商Transurban的资助协议。

责任编辑:李欣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