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律常识】论“孤平拗救”

作者:天成
      人气: 151
【字号】    
   标签: tags: , ,

格律诗中犯“孤平”的现象在一些诗词网站时有发生,也时常引来一些争议。其实,要避忌它也很简单。针对此病,本文试谈本句自救这种形式。

通常所说的“孤平”诗病只发生在两个特定律句上:

1、五言的平平仄仄平(韵)
2、七言的(仄)仄平平仄仄平(韵)

记平仄规则有一句口诀“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但这只是大致的说法,这个口诀并不是什么情况下都适用。于这两个律句,五言的第一字与七言的第三字绝不可不论平仄。如若不论,用了仄声,成为:

五言仄平仄仄平
七言(仄)仄仄平仄仄平

这便是两个错误句式,整句除韵脚外只有一个平声字,即犯了“孤平”,是为诗病。此处的七言句子第一字即便用了平声,此句仍会被视为犯“孤平”。因为七言的第一字本来就是可平可仄的,音律上起的作用不大,与后面字相距又远,起不到“调停”、平衡的作用。因此此七言句主要看3、5字。

但有时写作中,五言的第一字与七言的第三字一定得用仄声(特指1、2律句中),那么怎么办呢?也不是没有办法,若用了仄声,则可通过本句自救挽回,称为“孤平拗救”。做法是:五言中三救一(以第三字为平救第一字仄),就是把五言的第三字换成平声,变成“仄平平仄平”句式;七言的五救三(以第五字为平救第三字仄),将七言中第五字换成平声,成为“(仄)仄仄平平仄平”句式。其实这个七言的后五个字就是那个五言句式,因此用法与规则是一样的,前面多出的两个字,第一字()中的字平仄自由,第二字必须分明(用仄声)。为了看得清楚一些,列出如下:

正确句式
五言:平平仄仄平可 转换为 仄平平仄平(1为仄,3以平声补救)
七言:(仄)仄平平仄仄平 可转换为 (仄)仄仄平平仄平(3为仄,5以平声补救)

这便是符合格律要求的句式。

古今诗界都认为“孤平”是格律之大忌,绝对避免,否则必须补救(“孤平拗救”规则),这已是格律运用中的通则。观历代格律诗,犯“孤平”的现象少之又少,但“孤平拗救”的现象却非常普遍,试举一些:

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李白〈夜宿山寺〉
(“恐”为仄声,“天”以平声本句自救)

鸟鸣春意深——陈与义〈寒食〉
(“鸟”为仄声,“春”以平声本句自救)

山雨欲来风满楼——许浑〈咸阳城东楼〉
(“欲”仄声,“风”以平声本句自救)

远在剑南思洛阳——杜甫〈至后〉
(“剑”仄声,“思”以平声本句自救)

出于对传统文化的承袭态度,当今诗界对这一规则仍很重视。笔者曾见一诗词网站将此站习作中犯有“孤平”的句子集合起来,建立了“孤平句式集合”一项,意思是让广大诗词作者、诗友们引以为戒吧。细微之举,却可见其对传统格律规范的重视程度。

了解了上述这些,我们在诗词写作中对“孤平”便能有所避忌了。但有时,观一些诗作,写作者“一不小心”之下,还会被批犯此诗病,这是为什么呢?针对这点,下文再进行拓展,试谈两点:

一、入声字。

诗歌写作中,若在你的诗作前加上了“律”、“绝”字样,便应严守格律,按照古四声(平、上、去、入)的要求写作,这就涉及到了对入声字的辨别。

入声字,它的发音短促、急收,在〈平水韵〉中属仄声,也有一定的数量。关键问题是,有些入声字的发音与我们现代通用的普通话中的发音不一致,也就是某些入声字存在今平古仄的问题。如:烛、笛、夹、达、德、白、黑、洁、屋……问题来了,如果把这些字按今音当成平声字处理,而你的诗又套用格律,标注为律、绝体,于那两个特定句式(上1、2句式)中,便易出现“孤平”的问题。如,运用“平平仄仄平”律句,笔者随意作一个句子:笛音入晚风,以今音看,合律;但格律诗嘛,须依古四声,“笛”为入声,整句格律便为“仄平仄仄平”,即犯了上述所说的“孤平”。

观今很多诗作就是对入声字的辨析不准确,造成“孤平”诗病;或是对入声字疏忽,当成平声字,而使其处于各律句“二四六分明”的要塞位置,造成一首诗出律。这便要求格律诗写作者须对入声字做到心中有数了。笔者的那个孤平句子,一“笛”造成出律,“入”又坐视不肯管,但可以修改使之合律的。中华汉字那么多,我一定得“入”么,我“笛音流晚风”(仄平平仄平)不行吗?“入”的位置上换成“流”便起到了补救作用。这一处平声字“流”可谓功不可没,既使整句合律,促进和谐,又展现了笛音的优美、舒缓,“流”出了美好意境,一举两得。所以说,“孤平”这种诗病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二、平仄两读字。这也分两种情况:

1、平仄两读而意义不变者。醒、听、看、叹、撞、过、望、忘等字,虽有平仄两音,意思却没什么不同。这种情况,还拿五言“平平仄仄平”举例,随意作一个句子:醒时月正明,你能说它犯了“孤平”吗?“醒”字可读仄声,亦可读平声,而意义却是不变的。既是平仄两读字,于此句,可取平声音,那么格律便为“平平仄仄平”,不但合律,还一字不差。这类字,遇到这种情况,须得细察,不能看一眼便断言某诗出律。对于那个七言的句子也是一样的。好在这类字还不算多,凭记忆完全可以记得住。

此条再延伸一下,这类字若处于律句中“2、4、6分明”的位置,也须注意其读音。如王维名句“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终南别业〉),“坐看云起时”(仄平平仄平),“看”为平仄两读字,此处便取平声音(而不能取仄声,否则与上句失对),此句“坐”拗“云”救,又是“孤平拗救”规则。这类平仄两读而意义不变的字,若处在类似此句“看”的紧要位置上,也不能不察,不能随意论断人家的诗出律了。

2、平仄两读而意义不同者。这类字较多,且一字两音两意,读音不同,用法不同,有的音意今人感觉很生僻。还以五言律句“平平仄仄平”举例,随意作一句“燕声悦早春”(仄平仄仄平),很明显的孤平句子。你说:“燕”平仄两用,此处我取的是平声,没出律,行不行?答曰:不行。“燕”平仄两用没错,但它发音不同意义亦不同。作平声读,如燕赵、燕山等(音烟);作“燕子”意读只能是仄声(音艳)。此处为仄声意,所以格律错误。若以第三字补救,换个“欣”、“盈”什么的平声字都是可以的。此类字,若遇到这种情况,即处于五言、七言那两个特定句式中(上1、2句式)特定的位置上(五言第1字,七言第3字),判断此句是否为病句,须根据它表现的意义确定其读音,这就得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了。如李贺的〈马诗〉:燕山月似钩(平平仄仄平)。此处“燕”便为平声,因此即使第三字“月”为仄声也没关系,不存在犯“孤平”的问题。

此文之所以谈“孤平拗救”至拓展提及入声字与平仄两读字等知识,是因为无论是在诗词写作还是欣赏中都会涉及到;判定一首诗的格律正确与否,也会用到这些,某些情况下须综合考察,不能简单论定。否则,若因不了解这些,一些好句,乃至一些好诗,被误判为失律,实不应该;若对格律中的某些规则、变格句式不了解,诗词写作、评议中造成错误,引发争议乃至争论,则不必要。

综上所述:“孤平”诗病,格律大忌,绝对避免;“孤平拗救”,格律规则,诗界公认。

做法简记: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平。1仄犯了错,3平会为整体和谐而补过!(七言的同理,后五字与此相同)

如此体现“忘我”,如此富有“精神”的一条规则,我们又如何能将它忘记呢?

(本文所论,涉及的格律规则是传统的规则,但论述是笔者自己的总结。因此,若有不当之处,还请方家指正。)@*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clipart.com)
    律诗逢双句必押韵,首句可押可不押,其余单句不可押。绝句分为古绝和律绝。古绝韵律不是很严格,介于古风和律绝之间。
  • 唐诗和宋词被称为中华文化中的两朵奇葩,其中的许多精品经历了历史的考验被人们代代相传,成为中华文化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但我们在这里要顺便提及的是,“元曲”也和“唐诗”、“宋词”一样,具有其独特的美,而且由于它一直伴随着戏剧而存在,其音乐美较之诗词还更有其高妙之处。
  • 画(彩墨)/徐明义
    虽然词是在宋代发展并完善起来的独特的文学形式,但记录各种词牌及其变体的词谱专书却是在明代才正式流行的,而清代才是研究和出版词谱专书的丰收时代。
  • 格律诗本身就是自带音乐的,有其音乐美的固定模式。词的格律要求比诗更严,变化更复杂,因此词实际上携带了更多、更复杂的音乐因素。
  • 不管五言或者七言的格律诗,其句子都只有四种基本的平仄结构,一旦第一句确定了,并且每一联都满足“粘对”原则的话,则全诗每一句的平仄结构也就完全决定 了。因此律诗的平仄结构(无论五言或七言)也只有四种基本的格式……
  • “对仗”为诗歌带来了具有深刻内涵和微妙影响的“对称”美。“对称”是宇宙显现给人类的最基本法则之一。它在包括科学、文学和艺术在内的人类活动的各个领域里都有着丰富多采的反映和表现。
  • (大纪元图片库)
    为了找到“诗”应该有的声律结构,我们不妨从“歌”的特点来分析一下。歌的每一乐句有声音的高低变化,对应着诗句的平声和仄声字的交替应用。
  • 从三岁起就可能读一些诸如《声律启蒙》或者《训蒙骈句》之类的诗词启蒙书。小孩子扯开喉咙大声读“云对雨,雪对风,大陆对长空,雷隐隐对雾濛濛”[1]或者“天转北,日昇东。东风淡淡,晓日濛濛。”[2]天长日久读得多了,再加上做对子的练习,自然就知道哪些字押哪一个韵,哪些是平声字、哪些是仄声字。
  • 但我们讲平仄只是为了“用其精神”,把它作为一种调节诗词音乐感并使内容和形式更加和谐的一种手段…
  • 中国古代没有标点符号,写起字来一个接一个地没有间隙,因此读一篇文章时第一个要解决的就是“断句”(找出从哪里到哪里是一句话)。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