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正气:古弼要求判自己的罪

作者:林灵
古风悠悠。(晓韵/大纪元)

古风悠悠。(晓韵/大纪元)

      人气: 170
【字号】    
   标签: tags: , ,

纪元420—589年,中国的历史,进入到南北朝时代。北魏处于386-534年。北魏那时有一位皇帝是拓跋焘。从拓跋焘开始,北魏的国势日渐强大。皇帝的英明加上一批优秀的大臣,如古弼高允等正直的臣子,对皇帝的帮助很大。下文要讲述的是这两位大臣的故事:

古弼要求判自己的罪!

古弼是北魏的皇帝拓跋焘的侍中(官职名),一向忠直坦率,敢提不同的意见。皇帝新开辟的园林“上谷苑”占地很大,把附近原本居住的百姓都赶跑了,使人们无以为生。古弼对这件事很反感 ,谏书一写好立即进宫谒见。准备要求皇帝退还良田,再将一部分无主的山地分给特别穷困的人。

拓跋焘在书房和给事中(相当于宰相的官职)刘树正在聚精会神地下围棋, 没有注意到门外来人。

古弼不出声,静静地等著。可是他们双方杀得兴起,难解难分,一时不得收场。

古弼忍不住,突然站起身,一把揪住给事中刘树的头发拖下坐榻,扇了他几个耳光,又用拳头狠揍,恨恨地骂道:“朝廷的事搞不好,都是你的罪!”

刘树身为给事中,却吓得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拓跋焘也大惊失色,把棋盘推开,连连道歉:“没有答理侍中是我的错。刘树没有罪,快些放掉他!”

古弼这才冷静下来奏明情况,提出自己的请求。拓跋焘都一一答应了。这时古弼跪下来沉痛地请罪:“我是人臣,这般粗暴无理是不能饶恕的。”

古弼转身出宫直往公车府(办案审判的衙门),脱下朝衣官帽,赤著双脚,要求判自己的罪。

拓跋焘马上把他请回来,对他说:“我对侍中(古弼的官职)是了解的。 上次修建神坛,你腿受伤了,却一拐一瘸还在挑土。神坛修成后,你又恭恭敬敬地叩拜,请天神给国家降福。你是忠臣,是没有罪的,快些穿上靴子、整好衣冠去办事吧!。只要有益于国家,完全不必顾忌。”

古弼十分感动。皇帝这样的理解自己,那还需要说什么呢?便高兴地走了。

到了秋天,拓跋焘去河西打猎,叫古弼留守,这时他已经升任尚书令了。过了几天诏令传来,要古弼快些派几匹壮马去帮忙,古弼偏偏送去一些瘦弱的马。

拓跋焘气得直发抖,说:“笔头奴胆敢捉弄我,回去先拿他开刀!”原来古弼的脑袋形状是尖的,像支毛笔头。拓跋焘当时正在气头上,把他称为笔头奴(才)。

尚书府的官员们很惶恐,怕受株连。古弼坦然地宣布:“我作臣子,不帮皇帝打猎游逛,罪过不大;准备工作做不好,耽误军队的供给,罪行就严重了。现在北方的柔然很强盛,南边的刘宋也不弱。我派瘦马去打猎,壮马留备军用,是替国家着想,死了也值得。这是我的主意,何须诸位担忧!”

后来拓跋焘回来,得知了古弼的用意,又惭愧、又爱惜,说:“这样的尚书令,是上天的恩赐,国家之宝!”立刻赐给古弼礼服一套,两匹马和十头鹿。

几天后,拓跋焘又在山北狩猎,获得野鹿几千头,下令尚书派五百辆车来拖运。使者走 后,拓跋焘跟左右人谈起:“笔头公是不会派车的,大伙儿把获得的鹿驮在马上,回去算了。”

走了百把里,古弼派人送信来回答说:“秋天谷子(农民们的庄稼)长得好,豆子满山坡,野猪、獾子到处啃,鸟雀也很多,还经常有风雨,每天农作物的收成损耗太多,太了不得!请求皇帝稍稍缓几天,等我把粮食收完再派车来。”

拓跋焘把信传给大臣看,非常高兴地说:“我估计得不错吧,笔头公真是国家的好尚书啊!”

高允坚持清贫过日子

北魏皇帝拓跋焘死后,皇孙拓跋浚继位,年十二岁,还是个孩子。

给事中郭善明谄媚刁巧,引诱小皇帝兴建宫殿。中书侍郎高允极力谏阻说:“以前,太祖皇帝修宫室是在农闲时候。几十年来都够用:永安殿作朝会,西堂和温室供休息,紫楼是登临眺望的好地方。即使要扩大宫室也不能一哄而上。古人说:一人不耕,全家挨饿。现在修建宫室,建筑的民夫需要二万多,供应生活的人再加一倍,还得半年才能完成。四万人不耕不种,后果将会如何?”拓跋浚听了高允的话,遂停止修建宫室。

朝中有些不恰当的事不便公开谈,高允总会记在心里,等到没人时,再求与皇帝单独接见,经常从早到晚,甚至几天不出宫。大臣们都觉得奇怪。有时因为话不投机,高允气得发昏,说话时咬牙切齿,拓跋浚听得不耐烦,只得叫人把他推出宫去。

有些人对高允这个作风不满,要求拓跋浚处罚他。但拓跋浚很明白,替他解释道:“君臣和父子是一样的道理。父亲有错,儿子不在大庭广众指责,回到家里慢慢谈,是不愿把父亲的过失公开出来。侍奉皇帝也同样。皇帝有失误,上书公开谏阻揭露出来未必是忠臣的态度,高允才是真正的忠臣!我有过失,他要当面说,我可能不接受。他在背后反复地说,让我明白了错误,却没有第三个人知道。这不是两全其美吗?”

和高允同时征聘的人都当了大官,有的封侯,最少也当上刺史,光是二千石的官,就有一百多人。高允却一直是个小郎官,二十七年一直没升级。拓跋浚对他特别尊崇,常跟大臣们说:“有些人当着我从不规劝过失,只会趁我高兴时伸手要官爵。高允凭他一支笔,帮我祖父好多年,到现在地位才只是个郎官,他的确是高尚的人啊!”于是擢升他为中书令。

当时,北魏的官吏并不发给薪俸,生活得靠自己筹措。高允常常叫儿子上山砍柴来卖。有人告诉拓跋浚,说高允家里没田产。拓跋浚觉得很吃惊,当天就去拜访。发现高允家果然只有几间茅屋,盖的是粗毛被褥,穿的是麻布袍子,橱柜里放的只有咸菜。拓跋浚对他的安贫自守深为感动,赐给他绸帛五百匹,粟米一千石,并叫他的儿子当太守。但是高允一概谢绝了,依然还是过着他的清贫日子。

(均据《资治通鉴》)@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古风悠悠。(晓韵/大纪元)
    回营以后,校尉庞德从箭袋里掏出一颗人头,钟繇仔细一看,原来正是外甥郭援的首级,不觉放声大哭。庞德也很难过,向钟繇道歉。钟繇擦干泪水,说:“想到我的妹妹(郭援是钟繇妹妹的儿子),我不免伤心。郭援是国家的贼臣,你杀得对!干得好!何须向我道歉呢?”
  • 古风悠悠。(晓韵/大纪元)
    仇香摇摇头,沉静地说:“我一向觉得老鹰不如凤凰好。老鹰很凶猛,凤凰很文静,但人们都喜欢凤凰呀!因此,我不愿学老鹰。”
  • 古风悠悠。(晓韵/大纪元)
    郭泰告诉朋友们:“我夜晚静观天象,白天分析时局,已经看出,现在国家的政治没有希望了。皇天要汉室灭亡,英雄豪杰能做什么呢?我只能尽自己的力量做些有益于社会的事,这样度过晚年,也就得到安慰了。”
  • 古风悠悠。(晓韵/大纪元)
    汉桓帝便派画工赶到姜肱的家里,摹画三兄弟的图像,准备向社会传扬,作为士民的楷模。姜肱一再推辞,实在摆不脱身,就用被子把脸捂住,说有些头疼眼花,身体支持不住,也见不得风。这样才把画工支使开。
  • 古风悠悠。(晓韵/大纪元)
    黄宪的精神风采,影响了大批士大夫文人,一代又一代,互相学习,造成高雅超脱的人格。在污浊的社会里,的确是一股清风,把优良的道德传统保存下来了。
  • 古风悠悠。(晓韵/大纪元)
    事情有真假,道理有曲直,法律有是非。我若没有罪,天子能赦我什么罪?我又沾什么光?我若是怕受苦,图一时的轻松,糊里糊涂地赦出牢门,只怕终身戴上黑帽子,永远受耻辱;活着是坏人,死了是恶鬼。
  • 古风悠悠。(晓韵/大纪元)
    邓太后很重视皇室的文化教育,她招聘道德学问都很好的儒生作博士,教授宗室子弟和青年侍卫。邓太后认为,要想使皇室和外戚的子弟不招来灾祸,最重要的是要让他们读书,懂得作人的道理。
  • 古风悠悠。(晓韵/大纪元)
    当时在职官员居住在官府,下任后则迁回私宅,如原无私宅,就靠宦囊来购置。孙谦不仅在职时不受饷遗,去任后仍一毫不取,当然无钱购宅,故在另有任命前,只好暂时借住于官府的空车厩中了。
  • 古风悠悠。(晓韵/大纪元)
    朱休度任官治狱,使“囹圄为空”,绝不意味着朱休度对这些不法之徒撒手不管,任其胡作非为,而是希望以诚心感化他们,使他们心悦诚服,以后不再犯类似的错误。
  • 古风悠悠。(Shirley/大纪元)
    李越寻召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对他们说:“我们平素以侠义闻名于乡里,现在有人抢走了我们村的妇女,而我们不去解救她,这就有愧于侠义之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