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吴惠林:KPI绩效指标的迷思

人气: 9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12月14日讯】台大教授团队论文造假案,引发各界挞伐,而“假”、“不诚信”竟然感染到最高学府的高级知识份子,台湾人的道德沈沦、诚信毁坏,至此已可证明是普遍性的。不过,台湾社会仍然发出阵阵的指责、批判声音,却显示羞耻心、良心还未全盘崩坏,也就是说还有救药。那么,除了指责、道歉、惩罚之外,是不是更应寻根探源以“截窒世下流”,进而让“人心回升”呢?

众多批判声中,“量产论文绑架相关升等、补助经费等”,让生产不出来的教授为了“生存”只好铤而走险的说法最能说中核心。其实,不是只为生存,凡是为“绩效好”都可能走向造假、勾结、拉帮结伙、相互掩护、争争斗斗的歧路。而KPI“量化”、“科学数据”绩效指标的普遍使用,脱不了推波助澜、助纣为虐的责任。多年来台湾社会对此已有许多的检讨,可是不但无法消除,还愈见浮滥,可见其困难度。本文不拟直接探讨此课题,只说两个故事供大家玩味思考。

第一个故事主角是芝加哥经济学派重要成员西蒙斯(H.Simons)。他是芝加哥学派的龙头奈特(F.Knight)的爱徒,是个散漫无目标的学生,没考过学科考,直到1932年,也只发表过三篇书评。道格拉斯(P.Douglas)教授强烈反对继续聘用他。西蒙斯的主要、可能也是唯一的,没理由、且不妥协而成功的卫护者,就是奈特。事后证明奈特慧眼独具,西蒙斯从那时起就开始撰写论文,在他后来仅活的十年中,发表了许多有关货币政策、工会、反托拉斯政策的重要文献,以及一本讨论个人所得税的必读书籍。他是第一个在芝大法律学院教经济学的,为法律教育开创了“法律经济学”的发展方向。

第二个故事主角是艾隆.达瑞克特(A.Director)。他是芝加哥大学经济学的主要思想家,其智力与深度决不在一九七六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弗利曼之下,但达瑞克特只有一个哲学士学位,绝少发表文章,在芝大的法律系任教,教的是经济学。与达瑞克特熟识的高手学者,都对他佩服的五体投地。但达瑞克特不著书立说,也不喜欢教书,只喜欢阅读,平时沉默寡言,但一开金口说话,旁边的人都静下来仔细倾听,生怕丢了宝似的。

全球知名华裔产权名家张五常感叹说,世界上只有最高级的学府才能容纳像达瑞克特这样的人,如果在香港大学,他连助理教员的职位也不可能得到,更不用说讲师了。不过,当时达瑞克特在芝大,既不写文章也不愿意教书,同事们却得找些适当的工作给他做。法律学院的院长于是想到了创办一本法律与经济合并的学术期刊,请他当主编。可是达瑞克特对这项工作也不感兴趣,他认为一般的学术文章都不值得发表,而一本刊物要靠学校津贴资助,没有市场需求,是浪费资源,不办也罢。还好的是,达瑞克特觉得自己除了旦夕在思想上下功夫,对校方却没有什么可计量的具体贡献,也就不好意思推卸这项主编学术期刊的任务了。

达瑞克特办期刊的作风独树一格。他很少约稿,也从不催稿,更永不赶印,也绝不宣传。每年只出一期的刊物,往往迟至下一年才出刊,但一九五八年底所出的第一期,十篇文章篇篇精彩,识者无不拍案叫绝。

这本期刊就是当今学术圈无人不晓的《法律与经济学期刊》,它也促成“法律经济学门”的出现。

这两位人物在KPI绩效指标下一定会被淘汰出局。那么,该如何看待和检讨KPI绩效指标的存废或使用呢?

责任编辑:南风

评论
2016-12-14 8:4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