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访陈光诚:美中关系不是美共关系

人权活动人士陈光诚。(梁博/大纪元)

人权活动人士陈光诚。(梁博/大纪元)

人气: 1746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6年12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梁博旧金山湾区报导)国际人权日前夕,流亡美国的著名盲人律师陈光诚在旧金山湾区接受大纪元专访,谈到国际社会对中国人权的态度和做法,同时也谈及2012年那场“惊心动魄的逃亡”,披露更多使馆细节。

陈光诚是中国大陆山东临沂人,他自学法律帮助弱势群体维权,被誉为“赤脚律师”。2005年,他因披露山东非法堕胎而陷狱,2010年出狱后又被软禁家中。2012年4月,他在亲友帮助下摆脱监控,进入北京美驻华使馆寻求援助,5月,他与家人离开中国,来到美国,目前仍活跃在人权领域。

绥靖政策害人不浅

陈光诚:国际社会对中国人权的关注和呼吁,民间力量越来越强,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但是几十年来美国政府做得非常不够,很多时候停留在口头说说而已,没有行动,这是目前一个很大问题。

过去这些年的绥靖政策,不仅让恐怖组织成长起来、独裁者横行世界、破坏了正常国际秩序,同时也使民主大国的威信丧失很厉害,可以说,正是这个政策导致堕落、目光短浅,对中国人权问题不想了解、不想管,没有远见没有责任感,失去了很多推动人类正义事业的主动权。

97年推出的人权与贸易脱钩,说白了就是只管赚钱,只考虑订单不考虑人权。用订单和一套冠冕堂皇的说辞欺骗选民,与人权盟主的英雄国家形象非常不符。

人权对话本来是要让中共遵守人权,回答人权问题,可是最后反过来,变成了中共提条件,法轮功问题不可以谈,台湾问题不可以谈,成了它给美国设限的机会。

有两个事实要澄清

陈光诚:首先一个,希拉里在她的回忆录里说,中共在押送我家人进北京的过程中,让我跟家人在车上通过两次电话,这是根本没有的事情。

实际上,一直到我家人到了朝阳医院之前,我们从来没有通过电话,这个我必须澄清。即使到了朝阳医院,也是中共国安部门在旁边准备好监听的情况下,我才有机会和我妻子说上几句话。所以,我不知道“路上通过电话”这个说法是怎么来的。

还有个说法,说我到了朝阳医院以后,我用使馆给的电话,却只接媒体电话、甚至参与国会听证,但是就是不接使馆的电话,这就更不是事实。

一个是,电话不是使馆给我的,是我上车之前郭玉闪(中国大陆异见学者)给我的;再一个,本来使馆答应在医院留下来陪我,但是他们离开了。我打他们所有的电话,包括总机和外交官的分机,但是都没有人接。并且,事实上我和使馆第二天就联系上了,并不是没有联系上,他们向我解释,中共不让他们进去,只好离开。

我只是讲事实,不是说他们怎么样。我当时的电话记录都有,现在都可以查到,我的电话号码后来也在网上公布,可以证明不是使馆的号码。这个事实不难查清楚,我不知道帮希拉里写书的人为什么要这样写。

是美中关系,还是美共关系?

陈光诚:我能够进入使馆,这是希拉里做出的决定。尽管后来反反复复,但是最后还是决定了,所以在这一点上,我永远都感谢她,这是美国人权价值应有的表现。

但是,在第二天早晨美国时间不到7点钟,白宫紧急召开了安全部门也参加的、整个顾问团队的会议,最后大致做出了一个决定,那就是不能因为关心中国人权问题影响美中关系,换句话说,就是不能因为这件事让中共生气。并且,非常明确地提出,要在24至36小时内解决这个问题,让我尽快离开使馆。

做出这个决定后,整个团队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捍卫美国自由民主人权的基本价值,我觉得非常令人遗憾。

其实所谓的美中关系,我认为就是美共关系。以后不要说什么“中国政府”,对它最准确的称呼应该是“中共政权”。不结束中共专制,中国就永远不是一个正常国家。

我的第一个iPad

陈光诚:我在使馆时,得到了使馆工作人员各个方面无微不至的帮助,像兄弟一样,发自内心的关怀让我感到温暖,他们把我的衣服拿回家去洗,给我送饭。

我跟一位外交官提出来,需要一部电脑来了解网络信息。他们很快给我拿来一个iPad,这是我一生当中的第一个iPad。但是我只看了几个网,听了一个小时法广,情况就发生了很大变化,后来我就再也没有用过iPad,也不能了解外面的信息了。

我受到的限制让那位外交官很伤心,他向白宫建议说,不向外发信息可以,让陈先生看看信息是没有问题的。他表示想像司机一样,不主动给我透露任何其它消息,只是帮助我通过网络了解外界信息。但是最后,这个要求没有获得批准,甚至,白宫还命令把我的收音机也拿走,不让我了解任何信息。

关于使馆的很多细节以后会陆续披露,太多太多的细节,一言难尽!我的书稿原本60万字,最后出版只剩了13万字,很多资料都忍痛割爱。

永远感谢美国人民

陈光诚:以前,有些人认为,我在对使馆事件的评价说法不一致,前后矛盾,其实一点都不矛盾。对使馆外交官和工作人员我是一万个感激,对希拉里做出让我进入使馆的决定,我也是永远感激,但是,我对奥巴马团队做出的最后决定非常鄙视,它有损美国形象。

美国人民永远是伟大的人民,没有美国人民就没有强大的美国,关键时刻,能独立判断、把良心摆正去说话。而政客们眼光短浅的做法,离美国应有的价值相差太远。

找回美国的基本价值

陈光诚:能真正站在人权一边、站在中国人民一边,和人民建立直接的沟通渠道,而不是只跟中共打交道,这是我期待的一个转变。

我对川普(特朗普)了解不多,但是对他当选后的一些做法,我非常认可。川普不受陈规旧套束缚,是一个非常之时行非常之事的非常之人,希望他和他的团队能找回、推动、重振美国的基本价值,把人权作为所有政策、包括外交政策的首要准则。

不仅是美国,人权问题每个人都应该管,你有这个责任,不要瞻前顾后想那么多,除了人为,还有天道,人还要秉持善的理念。路见不平一声吼,有能力就冲上去,能做多少做多少,大家都不管,社会会继续堕落,人也就失去了做人的标准。

所以,希望归希望,要求归要求,以后怎么样大家还需要睁大眼睛盯着看。孔子说:“善者好之,不善者恶之。”不管哪届总统,如果他和北京(中共)的关系很好,大家就要小心了。

在这里,我希望通过大纪元向中国人说几句话:专制与民主的区别,就是地狱与天堂的区别,因此,不要再对中共抱任何希望,要对邪恶零容忍。只要大家齐心协力去推动,再弱的光,也是划破黑暗的利剑。#

要想定期快速浏览一周新闻集锦,请点这里。

责任编辑:王洪生

评论
2016-12-15 12:3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