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英雄泪(3)黑蝴蝶的故事1

作者:直言

天使。(Pixabay)

      人气: 371
【字号】    
   标签: tags: , ,

这部小说写于一九七六年,以作者父亲真实的人生历程为基础写成。一九九七年广西一家文艺杂志《西江月》以《壮士泪》为题连载了该小说。可是连载到十三期就被相关部门批评有“严重的政治问题”,被勒令停止连载。杂志社被责令停刊三个月整顿,主编也被撤换。二零零一年北京一书商以《极乐园》为题在团结出版社又出版该小说。初版10000册,但只卖出不到200册又被下令封禁。作者的作品被全面封杀,所有报刊不能发表他的任何文字,他的名字也不能出现在任何媒介上。作者被开除了中学教师的公职,还被责令任何单位不得录用。

 

第二章  黑蝴蝶的故事 

 一、黑蝴蝶和她父母的故事 

在南方一个以盛产珍珠闻名于世的海边小城,住着一个被人唤作珍珠妹的姑娘。这姑娘为什么叫珍珠妹呢?就因为她养的珍珠又大又纯色,因为她美得就象珍珠似的晶莹,更因为她的心美得象珍珠似的透彻。于是,向她求婚的人有成打成打,媒人把她家门槛也踏破了又破,县太爷的三公子更是一天三登门呢。可是珍珠妹都不爱,她有了心上人。她的心上人是城北的一个小伙子,小伙子姓陈名长福,是个又善良又正直又勇敢又有本事的好后生 。这好后生打的鱼比谁都多,他下的海比谁都深,他的力气也比谁都大,乡亲们都夸他。然而,珍珠妹的父亲却嫌他家穷,他们不愿意女儿嫁到他家。他们爱县太爷的三公子 ,收下了县太爷的丰厚礼物。他们要珍珠妹嫁给那三公子,并定下了送亲的日子。珍珠妹不肯,他们就把珍珠妹关起来。珍珠妹于是不吃不喝,父母慌了,他们求县太爷暂缓些日子再来迎亲,不得已又把珍珠妹放了出来。一天晚上,长福和珍珠妹忽然都不见了,有人说他们到了海上谁也不知道的地方去了。

珍珠妹和陈长福是逃到了一个荒岛上了。这岛子很美,但却有个可怕的名字,叫幽灵岛,这名字是刻在一块高高的石壁上。岛子上树木很多,猴子很多。这岛上还有一棵极大的树,那茂密的叶子中,隐隐地看到有个洞口。进了洞中,会使人惊叹:造物主多么仁慈呵, 他知道会有那么一天,一些不幸的人会逃来这个地方,所以就把这洞造得很宽敞,四壁还有许多口子,光线从外面照进来,洞里也显得明亮。

要发现这个洞,也不是一件容易事。陈长福是做了一件好心事,才知道了这个洞。

那年,陈长福在出海时遇上了海匪马大炮。马大炮知道长福的本事大:能在海面睡上三天三夜也不往下沉,还能在海里面蹲上三天三夜不闷气,是真正的浪里白跳。 马大炮还知长福正直善良,是条真汉子。就把他邀到船上,想请他入伙,可是长福说什么也不肯。因为他想着珍珠妹,珍珠妹绝不喜欢他当海盗,他不想离开珍珠妹!更何况,做人得堂堂正正,怎么能够做海匪呢?

马大炮见长福不答应,很不高兴。长福说当海匪就不是堂堂正正做人这话尤为令他气恼,便下令把长福扔到了这荒岛上,只给他不多的一些粮食和一把刀一盒洋火。长福也没说什么,他知道,求马大炮是没用的。他相信,凭自己的本事,要离开这个荒岛,回到故乡并非很难。他竟安下心来,一面找木条一面找藤子,用几天时间,他就扎好了一块坚实的木筏。那天早上,他看看风向,正要把木筏推到海里,准备起航回去。忽然听到一阵啼叫,原来是一只猴子掉进了海里,一沉一浮的挣扎著,许多猴子正在那岸边跳上跳下大啼大哭呢。长福见了,马上冲过去,连衣服也来不及脱,就跳进了海里,把那猴子救了上来。那些猴子高兴得围着长福跳着,一面又喳喳直叫。有个老猴过来拉拉长福,又三窜两跳,上了一棵大树,在大树上又伸出手来向陈长福直招手,似乎是叫长福上去。长福很感奇怪,想了想,跟着也爬上树去,只见树叶中透出个洞来。长福随老猴进了洞里,见洞里一应摆设,虽都是些石东西,却也齐全。心想,这倒是一个好住处。他此时却已归心似箭 ,尽管老猴一再拉他的手,他还是出了洞来,登上了自己的木排。

后来,长福说起这事时,总是感慨地说:“有时,猴子比人更有人情味!”可是珍珠妹却不相信,她说:“你一定是编出来的故事吧?”

长福摇头说:“有一天,我带你去看看,你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了。”

他真带她来了,不过不是来看看,而是来这里住下去,也许要住一辈子呢!

他们才一到,那些猴子就围上来了,看来,它们有说不出的欢喜。 它们从高高的树上摘下许多果子搬到洞里来, 那些水果堆起来有人那么高。珍珠妹又惊又喜,嘴里不断地说:“这个地方真好,这些猴子真好……”

长福做个鬼脸说:“这会儿你该知道我是老实人了吧?!”

珍珠妹擂了他一拳笑骂道:“你真老实呀,把人家良家女子拐到这个没人烟的地方,是最老实了!”

长福直告饶道:“好啦,好啦,我的姑奶奶,我不老实我是大坏蛋 ……”他说着顺势一把抓住珍珠妹的手,把她往自己怀里拉。珍珠妹任由他拉着,却又在他怀里擂着他的胸膛,一面还喃喃地说:“你是坏蛋,你是坏蛋……”但她的喃喃声却越来越小了。因为长福吻了她的头,又亲了她的眼睛,又亲她的嘴了。她的胸脯急剧的起伏,无比的幸福使她有点晕眩,喘声越来越大,最后竟又变成呻吟了……

那些猴子在旁边瞧着他们,有的还咧著嘴似乎在笑呢。

“行啦,”不知什么时候,珍珠妹才挣开来嗔怪说,“你叫我快喘不过气来啦。”

“再一会,再一会……”长福又把她紧拥著,又用力的亲着她,好一会儿,才放开,傻呼呼地笑着看她。

她瞪瞪眼睛:“我有什么好看的,你没见过呀?”

长福说:“你真美,我看也看不够,一辈子两辈子都看不够,永远也看不够。”说着又俯下头来想再亲她,她忙用手捂他的嘴,一只手又指指那些猴子。

那些猴子正朝他们做着各种怪动作。

“去去去!” 长福向那些猴子瞪眼摆手。

那些猴子好象听懂似的,都一个个搔著耳朵,扮著鬼脸走出洞去。

“这些猴子呀,我怀疑他们是人变的呢!”珍珠妹说,“不,人没它们好,在所有动物中,人才是最凶残最野蛮的。福哥,你说是么?”

“人并不都是坏的吧,”长福笑笑说,“象我的珍珠妹,就是世上顶好顶好的人!”

“谁和你说笑话!”珍珠妹呶著嘴说,“我是说正经的。”

“我也是说正经的呀。”

“我不和你说了!”珍珠妹假装生气道。

长福忙说:“好妹子,你别恼呵,你一恼,我就连不正经的也说不出啦,其实呀……”他才说到这,忽然看到那老猴子正在洞角里用力踢一块石头。

那石头光滑方正,显然是人工所为。

长福瞧了珍珠妹一眼,珍珠妹说:“这石头有些古怪,我们去看看。”@

责任编辑:魏春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条孤伶伶的小木船载着十个敢死队员,还有神秘的船老大父女,摇摇晃晃的往那鬼域一般的黑暗世界驶去------
  • 雷灏牵起她的手,起身离开,沿途的白石径洁白得似乎会发光,松柏树黑黝黝的,从福海走出去,有蜿蜒的两排路灯亮着,冷风吹起的甬道上,风扫着落叶。
  • 这样丑恶的时代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呢?这是魔鬼撒旦强加在中国人头上的宿命吗?
  • 吃完了馒头片,她们剥橘子吃,不约而同地将橘子皮丢在火上烤,一会儿,满屋子香气迷人,跑满了烟子。那男孩子放下书,从里屋走出来,一言不发地去打开窗子,一股清凉的冷气扑进来,房间的气息顿时一清。
  • 他们的纯净,就像是这个世界上的一条大河,它能流贯到这个世界的心灵深处。 他们的坚忍,就像一颗擎天的巨树。一旦扎根,便不再挪动它的位置。任凭狂风暴,严寒酷暑,它都会坚持的生长下去。因为他们在以自己的身躯庇护着这个世界。
  • 夜深人静时,剑龙先生看着满天的星斗,又想到小王子近日的表现,渐入佳境。心中感叹到:这颗闪亮的星星,原来是为了让每个人有一天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星星,才努力的在夜晚闪烁著。这星星意味着什么呢?或许,就是爱和责任吧。
  • 来自中国大陆的游客,在埃菲尔铁塔前,对这块浑然的铁物,似乎并无几多兴致。反而是不约而同地驻足在法轮功的真相展板前,静静地看着,有时又会忽然变得十分踊跃。
  • 在中共党魁江泽民访问冰岛之际,中使馆花钱雇了很多华人前去欢迎。安卿已定居国外多年,对中使馆的作秀,早已谙熟。他带着妹妹去开开眼,顺便去撑他的铁友——剑龙先生。
  • 江泽民岂肯罢手,不谋杀胡锦涛,似乎他睡不着觉,成了心病。
  • 为什么全国都没有法轮功学员自焚杀人的,只有北京天安门才会自焚?为什么2001年前没有自杀自焚,2001年后也没有自杀自焚,只有那年才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