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名生物医学工程博士的修炼之路

作者:Yuan Wang

人气: 72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12月19日讯】我是一名医疗数据科学家,在法国西北部的一所公立大学获得了生物医学工程专业的博士学位,然后来到美国,曾经在中西部的一所私立大学和加州的一所公立大学做博士后,研究方向是医疗大数据。

童年的困惑

我出生在江浙沪一带的书香门第,由于独生子女的缘故,从小缺少玩伴,所以童年的大部分时光,都是在父亲的书房度过的,啃着与自己年龄不相符合的大部头的书。起初是《上下五千年》、《春秋史话》、《战国史话》、《前汉书》、《后汉书》等各类历史书籍,继而扩展至地理宗教哲学等相关人文领域。这本本典册,便组成了我儿童时代哲学启蒙的滥觞。阅读这些书籍的过程中,八岁的我不由自主地思考起一个问题:“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当我带着自己的困惑询问长辈时,大人们总是对我说:“小孩子想那么多干什么?!“得不到答案的迷茫,更加促使我暗暗下定决心,以探索人的本质,作为自己人生的终极目标。

冥冥之中的缘分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我便从自然与人文这两条途径进行探索。

沿着自然途径,高考那年,我选择了当时颇为热门的专业——生物医学工程,开始了人体科学的探索之旅。随着专业学习的深入,兴趣渐浓,并很幸运地获得法国政府奖学金,赴法攻读博士学位。

顺着人文途径,闲暇时光,我也喜欢博览各类人文历史社科书籍,看高水平的时政评论电视节目。国外自由的网际网路环境,使我有了机会接触国内禁止的网站,特别是揭露中共腐败内幕和邪恶历史的大纪元与新唐人。在法国读书期间,我就很喜欢看石涛主持的《今日点击》和《石涛评述》,以及章天亮做特约评论员的美国之音《时事大家谈》。那时候,我并不知道这两位是大法学员。通过看他们的节目,冥冥之中,我便与大法结下了不解之缘。

缘结法轮功

2014年来到美国以后,与表姐一家接触自然就多起来。通过与她们一家的交谈,我了解到,法轮功并不是中共宣传的那样,他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可以放松身心,开智开慧,对祛病健身、提高人们的身体素质和道德水准起到了不可估量的正面作用。至今,法轮功已经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及地区,各族裔修炼者超过一亿人,广受欢迎。

表姐又推荐我观看天安门自焚事件真相片《伪火》,从这部影片中得知,此自焚事件是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邪党自导自演,发动全国宣传机器,全面抹黑、污蔑法轮功,意图挑起一般群众对法轮功的仇恨,为他们升级打压法轮功找所谓的合理性借口。

了解到真相后,我有一种被邪党欺骗后的无名的愤怒感!再联想到外公在五十年代反右运动中,也是被邪党以种种莫须有的罪名,批斗打倒,英年早逝,导致我外婆一个人领着五个孩子,孤儿寡母,一家生活十分凄苦。我母亲青少年时代尽管成绩优秀,但由于所谓的成分问题,求学之路历经坎坷。于是,我下定决心,彻底脱离邪党的桎梏,爽快地让表姐帮我“三退”了。

后来,表姐带着我朗读了3遍“论语”和《转法轮》的前三讲。在第一讲中,当读到李老师说的“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所以这个人一想修炼,就被认为是佛性出来了。这一念就最珍贵,因为他想返本归真,想从常人这个层次中跳出去”,我顿时感到童年的困惑终于找到了答案,对大法的敬重油然而生,继而有一股浓烈的兴趣,想把这本宝书读下去。在上“九讲班”之前,我读完了第一遍《转法轮》。

今年6月21日至29日,我报名参加了英文“九讲班”,开始系统地学习大法。在英文九讲班上,我认识了几位西人学员,通过与他们的交流,我从西人的角度,进一步加深了对法的理解。8月3日——8月11日,我又参加了一次中文“九讲班”。这样,我一共参加了两次“九讲班”,从中英文两个不同的角度学习了大法。

学法

学习法轮大法著作是我的快乐时光。每读一遍《转法轮》,都让我感到有新的理解,越读越觉得大法的博大精深,尤其是对我心理层面和精神层面的净化与提升有很大的帮助,值得我用一生去好好学习。我在家乡最好的小学和最好的中学,接受过优质的基础教育,然后顺理成章考上国内重点理工科大学,自幼周围聚集的都是优秀的同龄人。在你追我赶的学习氛围下,自然而然养成了很强的争斗心,自己取得好成绩后的欢喜心和显示心,看到同窗数理化竞赛名次比我高时的妒嫉心等等,构筑了我成长路上的段段喜怒哀乐和解开或解不开的种种心结。读完《转法轮》后,我才明白,所有的烦恼来自欲望,所有的痛苦源于执著。那些当初得不到的东西,现在也逐渐豁然了,觉得并不是那么非得到不可。

通过学习李老师的各地讲法,让我对师父传法的二十多年有了更深的理解,深感师父在邪党大肆污蔑的舆论宣传下,为弟子们做了很多,承受了很多,师父那么伟大!那么正,那么慈悲!对李老师和法轮大法的诽谤与迫害,真是千古奇冤!历史终会还李老师与法轮大法一个公道!

炼功

法轮功有五套效果神奇的功法。我有时在自己家炼功,有时在同修家炼功,有时在Alhambra公园炼功,有时在加州理工学院炼功。其中一套是打坐,对于我来说感受尤其深刻。

刚开始练习打坐,有些疼痛难忍,特别是在两腿丫和膝盖处。在腿疼最难熬的时候,我想到李老师说过一句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于是,咬紧牙关,默默忍受,起初是十分钟,然后二十分钟,半个小时。每增加十分钟,感觉仿佛上了一个台阶。从开始学习打坐,两个月后,我可以连续单盘一个小时。

在九讲班上,我练习打坐。起初,我的右腿翘得很高,然后腿渐渐地落下来,最后感觉没有腿似的,人仿佛飘了起来。第一次感觉打坐很舒服。

后来在加州理工学院参加集体炼功,在打坐的后半个小时,我看见了一片大海,海面上开着一艘大船,有好几层高。我第一次体会到入定入静的美妙,眼睛不愿意睁开,腿也感觉很舒服,不愿意放下。

美国工作生活节奏很快。刚来有很多方面的困难。我精神压力大,身体弱,经常失眠,月经不调,还猛掉头发。身体常常处于“亚健康”状态,明明没有病,手脚却感觉无力。炼功后,我气血调和,心情舒畅,月经开始变得有规律,也不那么掉头发了。身体逐渐强壮起来,每天精神抖擞,精力充沛,工作效率提高了。我是生物医学工程专业出身,曾经学过医学课程,我知道很多疾病现代医学束手无策。对法轮功的神奇之处我非常赞叹。

有一次我的右鼻孔流清鼻涕,不停地擤鼻涕,纸手帕擦得鼻子两侧生疼,后来打坐45分钟以后,清鼻涕突然不流了,第二天所有症状全部消失。我再次感受到大法的神奇。

洪法活动

今年7月4日,我第一次在美国参加国庆游行。我们身穿法轮大法的衣服,周围有很多美国当地群众很好奇地问我们衣服上写的是什么字?代表什么意思?学员们便向他们讲述法轮功真相。不少人表示很感兴趣,纷纷拿走了我们的真相资料。我深深感受到,美国是一个自由的国家,信仰自由,言论自由,集会自由,我要珍惜这样宽松民主的修炼环境。

为了纪念反迫害17周年,我参加了7月17日在Santa Monica海滩举行的反对活摘器官的活动与7月20日在洛杉矶中领馆门前烛光悼念活动。中共邪党不仅迫害国内同修,甚至还活摘他们的器官,用以牟取暴利。此泯灭人性良知的恶行,令人气愤。为此美国议会无异议通过了343号议案,强烈谴责此惨绝人寰的暴行以及对法轮功长达17年的迫害。我们作为海外学员,更要为他们祈福,为他们发声。

10月22日至10月25日,在旧金山法会期间,我与来自世界各地的大法弟子一起,组成长长的游行队伍,走过旧金山市区的一个个主要街口。参加游行的不仅有华人同修,还有很多西人同修,大家身穿印有“法轮大法好”字样的亮丽黄色服装或各自民族的盛装,手举“法轮大法洪传全世界”、“世界需要真善忍”、“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天理不容”等各种横幅,展现法轮大法美好的同时,也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恶行,呼吁制止迫害。

结语

在学法、炼功与洪法活动的过程中,我不断领悟到法轮大法的深奥法理,受益良多,也更加体会到师父的不容易,国内受迫害同修的种种艰辛与不屈不饶。我也盼望着有朝一日,利用自身的专业背景和多门语言优势,让更多的人了解大法真相,甚至能走进大法修炼并从中受益。

责任编辑:古言

评论
2016-12-24 11:1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