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何清涟:中美经济战 双方手中各握什么牌?

人气: 166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12月26日讯】中美即将开幕的经济战,与其说像棋局,不如说更像牌局,因为高手对奕,棋手得神定气闲,想好了再落子,步步为营。如今当选总统川普及其团队更像是打牌,而且觉得自己握有一手好牌,正在向对方频频亮牌。本文盘点一下中美双方手中各握有什么牌。

川普人事布局与外交谋划

正如我在《川普时代中美关系新棋局》中说的,川普的战略思想是:对内,以美国经济建设为中心;对外,放弃意识形态之争。从他最近一系列的人事安排中可以看出:提名的国务卿人选是埃克森美孚的首席执行官兼董事长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理由是他“有与各种外国政府成功打交道的丰富经验”,这一任命遭受诟病的是他与普京私交过密,曾获克林姆林宫授予的友谊勋章——这证明川普的外交确实不以意识形态为念。在新设的国家贸易委员会(National Trade Council)中,川普任命因反对美中贸易而闻名的经济学家皮特·纳瓦罗(Peter Navarro)为主席,则充分说明他的外交将围绕美国经济利益为中心,并以中国这个第二大经济体为贸易战主要对象。

川普最在意的是中美贸易当中美国对中国的巨大逆差,因为中美贸易失衡不仅具有巨额的单向不平衡特征,而且持续了30年之久,从1985年的39亿美元一直扩大至2015年底的3657亿美元,创下国际双边贸易的逆差纪录。面对这种情形,川普作为今后的美国总统,想不在意也难。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E. Stiglitz)对这类情况如此描述:两国间经常项目收支的逆差,超过国民生产总值的1.5%,会发生激烈摩擦;超过2%,就会引发报复行动;如果一国对另一国的贸易顺差超过该国贸易额的25%-30%,那就是政治问题。

美国奥巴马政府其实已经在反击中国的倾销了。从对中国出口的钢铁征收巨幅反倾销税和反补贴税,到对中国产品发动11次“337调查”,再到第13次将中国推到WTO的被告席位上。总之,在不扩大贸易战事态的范围内,美国做了一切可能做的事情,包括在中国加入WTO十五周年之际,不承认中国是市场经济国家。而川普则发出警告,要中国今后在贸易中守规矩。

川普亮的牌,哪几张是必胜牌?

那么,候任总统川普手中究竟有哪几张“必胜牌”?大概有这么几张:

一、贸易制裁。如果提高中国产品进入美国的关税,效果会是这样:如果是替代性不强的产品,除了中国产品别无其他,结果就是美国消费者买单;如果是替代性强的产品,则是中国产品在价格方面的竞争力降低,慢慢被挤出市场。“中国制造”基本都是低技术含量的劳动密集型、资源性及其初加工产品:如纺织服装、机电、钢铁、有色金属等,替代性很强,这方面中国处于不利境地。中国可能采取的就是报复性措施,增加美国产品进入中国的关税。美国依赖出口的产业,主要是信息产业、航空产业以及工程领域制造设备的产业,结果会导致这些行业的出口减少。川普面临的反对者不是中国,而是这些美国产业。这些产业的游说公关能力都相当强。

二、将中国定为汇率操纵国。中国的外汇市场实行汇率肮脏浮动,被定为汇率操纵国名至实归。给定这个名号后,可以依据美国1974通商法第310条(即美国综合通商竞争力法Omnibus Foreign Trade and Competitiveness Act 第1302[a]),向中国征收惩罚性关税。

自美国《1988年汇率和国际经济政策协调法》(Exchange Rate and International Economic Policy Coordination Act of 1988)出台后,美国财政部每半年会向国会提交一份国际经济和外汇政策报告书,并通过国会发布。从1989年至1994年,中国、南韩都曾被美国评为“汇率操纵国”,但1994年之后,美国财政部就没有再将其任何一个主要的贸易伙伴评为“汇率操纵国”了,美财政部官员也曾公开表示“这种称谓过于政治化”。

如果川普总统想将中国列入“汇率操纵国”,修改标准也许是可易可难之事(共6项指标)。但我更感兴趣的是:1994年之后,美国国会时不时总有将中国定为“汇率操纵国”的动议,却始终未能将中国定为汇率操纵国,背后究竟是出于哪些考量?如果这些考量因素没有消除,这张牌虽然是“必胜牌”,但掣肘因素可能太多。

中国手中握有哪些王牌?

中国媒体现在的感觉很好,已经从“中国或成最大赢家”进化到“中国成世界乱局稳定器”。但这些虚头巴脑的说辞只能安慰自己,还是看看在中美经济战中,中国手中握有什么王牌吧。

一、中国是美国最大债权国,关键时刻可成制胜法宝。

这个说法我没查到官方来源,但每当中美发生摩擦时,都会成为爱国青年搬出来的必杀利器。只是今年形势早已非昨日可比,中国的外汇储备目前正在经历“汇率破七外储保三”的紧要关头。为了让人民币不要贬值过快,保住外汇储备不跌破3万亿,今年8-9月,中国共抛售了281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到10月底,中国持有的美债数额降至1.12万亿美元,为近6年以来的最低点。

但中国抛售美债之后,美国债市却一直向好。这个“必杀利器”看来不太管用。

二、中国是对外投资的第二大国,引进外资缺了中国资本这块,川普的引进外资大业要大打折扣。

这话乍看有道理。但细思却有诸多问题,因为中国现在正想方设法限制资本外流。说起来有趣,中国相关政策变化赶不上时势变化快的最生动的例子,就是对外投资这点。今年9月,中国商务部宣称2015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创下1456.7亿美元的历史新高,“对外投资流量跃居全球第二”,中国正式成为资本净输出国。没想到才三个月不到,央行就正式宣布“向资本外流宣战”。缘由实在再简单不过,因为对外投资还有一个消极说法,那就是资本外流。9月份商务部沉浸在“资本净输出国”的骄傲当中时,可能没注意到当时中国央行及外汇管理局其实已经陷入痛苦之中,因为8.11正是中国汇改一周年,人民币却面临持续贬值,央行从中嗅到了资本持续外流的危险气息。

此后中国不断出台各种措施,限制本国民众换汇,但是,外汇储备还在急剧减少。最后为了货币维稳,中国政府不得不于11月出台新规,跨国企业500万美元或以上的资金汇出须报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审批。此外,跨国企业在中国的银行账户与外国附属公司账户之间的资金汇入汇出金额也面临更严格的限制。一家大型跨国公司的管理人员表示,如今各公司只能将相当于他们中国资产30%的金额汇出国外。这一比例大大低于之前指引下的100%。

外汇储备减少迫使中国限制资本外流。面对美国对中国不公平贸易的怒气,中国智库本来已经想出“以中美资本项目顺差对冲美中经常项目逆差”这一招来平息,现在也没法实施了。

三,中国通过“一带一路”向外输出巨大产能,而川普的经济政策包含扩大基础设施建设。中美一供一需,正好契合。

但这真不是中国手中的王牌,一是那产能是中国过剩产能,其中与建材有关的几大行业,正好是全球五大产能严重过剩的行业,完全是由需求方话事的“买方市场”,由美国说了算。二是全美贸易委员会新科主席纳瓦罗先生,正是《致命中国:美国是如何失去其制造业基础的》(Death by China: How America Lost its Manufacturing Base)一书的主要作者,他还亲自执导了一部同名纪录片,采访了大量美国制造业的CEO、中小企业主、美中经济安全委员会成员、国会议员等,通过统计数字展示了中国的各种问题,从中国政府操控汇率、不遵守贸易规则,到使用奴工、不顾及环保,历数中国如何通过与美国不平衡的贸易,偷走了美国的制造业和工作机会,无所不包。可以想像,今后中国与这位彼得·纳瓦罗先生打交道,会遇到多大困难。

从中美两国现在各自握有的牌来说,美国占的优势要大一些。但是,川普出手更像是美国的拳击,习近平迎战时更像太极拳,很可能不会正面迎击,而是“借力打力”。川普虽然在大选中胜选,但各种反对力量例如民主党、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K街游说集团,以及共和党内的建制派力量对他的对华政策都有批评声音,有的还非常尖锐。美国是个三权分立的国家,再加上媒体这第四权力,它们都有影响华府政治的可能。

--转自美国之音

责任编辑:南风

评论
2016-12-26 10:0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