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除草剂作早餐?新报告揭食品草甘膦含量惊人

新近检测发现,一些非转基因甚至是有机食品中都含大量草甘膦。(Benjamin Chasteen/Epoch Times)

人气: 171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gyphosate-factoid

【大纪元2016年12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Conan Milner报导,陈洁云编译综合)是否想过,“除草剂”可能隐藏在你的早餐中?迄今被大量使用的除草剂——草甘膦,已混入自来水、雨水、河流,在尿液、母乳中也有发现。一份新报告公布了对29种常见食品进行检测的惊人结果:草甘膦在非转基因作物中含量也很高,而收获前喷施草甘膦的惯常做法就是旁证;有机食品草甘膦含量也不是最低的。

如果确如一些研究指出的,食品中少量的草甘膦也可能引发癌症等多种疾病,我们还能放心吃吗?

 

草甘膦风暴席卷全球

草甘膦(嘉磷赛)在孟山都种子公司的商品名为农达(RoundUp,又译抗农达、年年春等),很多公司也有生产。据孟山都官网,中国是草甘膦生产第一大国,总产量中约90%用于出口。有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草甘膦出口量为53万吨。

指标性期刊《欧洲环境科学》(Environmental Sciences Europe)今年2月刊文指出,2014年全球草甘膦用量达74万吨,到该年度为止的全球使用总量则超860万吨。从使用趋势上看,以美国为例,1995年用量为0.56万吨,2014年已达11.3万吨。

 

迫在眉睫的草甘膦检测

“现在需要食品民主”(Food Democracy Now,下简称食品民主)与“排毒项目”(Detox Project)两家组织联手发布的一份新报告,罗列了美国29种常见加工食品中草甘膦的惊人含量,其中包括谷类早餐、克力架、曲奇和玉米脆片等。

报告更指,收获前喷洒草甘膦的惯常做法,就是很多食品中草甘膦含量过高的一个证据。

这份报告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到目前为止,还很少有人关注人们究竟吃进了多少草甘膦。

2014年,一家美国国会监督机构“政府问责办公室”(GAO)曾呼吁食品监管机构监测草甘膦含量。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多年来一直在监管各种农药残留物的含量,但从未检测过草甘膦,大概是因为未质疑其安全性。2016年2月,FDA宣布将开始检测谷类食品、蔬菜、牛奶和鸡蛋中的草甘膦含量,但因对检测方法意见不一,11月又决定无限期搁置。FDA还表示,迄今都没发现令人担心的迹象。

关于食品中草甘膦含量的一些数据,来自FDA东南地区实验室化学专家钱卡瑟姆(Narong Chamkasem)。新近经过独立检测,他宣布10种蜂蜜样品中都含草甘膦,一些样品的浓度比欧盟许可量的50 ppb高出两倍——美国环保署未对蜂蜜中的草甘膦含量定出标准。(注:1公斤含1毫克,浓度则为1 ppb。)

“食品民主”请旧金山一家FDA注册机构——有70多年历史的Anresco实验室进行了专业分析。新报告显示,其检测的29种食品,草甘膦含量从8 ppb到1125 ppb不等。

(Benjamin Chasteen/Epoch Times)
(Benjamin Chasteen/Epoch Times)

按美国环保署发布的标准,饮用水的草甘膦最大污染物指标为700 ppb。但一些研究表明,即便含量低于标准,仍会危及健康。例如,一项为期两年的研究发现,仅0.05 ppb的草甘膦,就使小白鼠的4,000多个基因功能发生变异。

 

非转基因作物“富含”草甘膦

通常人们认为,有机食品的草甘膦含量应该最少,因为不允许使用它。其次是用传统种植的非转基因作物生产的食品,而含有转基因作物(特别是转基因玉米或大豆)的食品则被认为草甘膦含量最高,因为这种作物正是借助大量使用除草剂来发挥生长“优势”。

不过,“食品民主”报告中的数据描绘的却是不同的景象。

为响应公众对食品标注转基因成分的呼吁,通用磨坊公司的Cheerios谷类早餐于2014年全部改用非转基因作物,除了玉米淀粉外,也用蔗糖取代了转基因甜菜糖。

而新报告中,Cheerios原味谷物麦圈(Original Cheerios)的草甘膦含量却拿了冠军:高达1125.3 ppb。第三位也是该公司产品——蜂蜜坚果麦圈(Honey Nut Cheerios),含670.2 ppb;第二位是经非转基因认证的菲多利(Frito-Lay)产品——皮塔饼脆片(Stacy’s Simply Naked Pita),含量为812.53 ppb。

报告分析,农民在收获前喷洒草甘膦的惯常做法,就是Cheerios谷类早餐中草甘膦含量过高的旁证。这类早餐的主要成分是非转基因燕麦,收获前可能喷过草甘膦,这是这种除草剂一个取得专利的用途。

还不只是燕麦。小麦、亚麻和其它非转基因作物,都可能在收获前几天被施以草甘膦。这种做法可以控制下一季杂草,还能防霉,让谷物在短时间内均匀地脱水。

特别是较冷地带的作物生长周期短,收割前喷草甘膦,能使产量最大化。然而,如果以食品中残留过多为结果,这种丰收就是一场噩梦。

“当我向欧洲科学家谈到我们发现的含量时,他们大为震惊。”“食品民主”创始人和执行董事戴夫墨菲(Dave Murphy)说,“他们不相信美国政府能允许、民众能忍受。”

 

有机食品的草甘膦含量非最低

草甘膦在美国农业中的用量从1987年到2007年翻了16倍,今天已无处不在。这要归因于耐除草剂的转基因作物的普及。据美国农业部数据,美国农民种植的93%的大豆和89%的玉米都是这种转基因作物,多数棉花、油菜和甜菜也是。这方便了农民一再使用除草剂,不用担心伤害庄稼。

由于美国没有强制规定食品标注转基因成分,有理由猜测,只要是没有“有机”或“非转基因”标志的玉米或大豆类零食,就是以抗草甘膦的作物为原料。

glyphosate-factbox
如果少量草甘膦也有害健康,还能放心吃什么?(Benjamin Chasteen/Epoch Times)

新报告中排在第四位的多乐多滋农场玉米片(Cool Ranch Doritos)可能就属于这一类,其草甘膦含量达481.27 ppb。不过,同类的食品样本都没有含这么多,如家乐氏玉米片(Kellogg’s Corn Flakes)含量为78.9 ppb,同品牌裹糖霜的玉米片(Frosted Flakes)含量为72.8 ppb。

报告评估的两种有机食品虽然排在后面,但均未进入含量最低食品的前五名:

Kashi 有机承诺麦片(Organic Promise Cereal)含24.9 ppb,而全食365有机金色圆饼干(Whole Foods 365 Organic Golden Round Crackers)竟含119.12 ppb。

29种检测食品中草甘膦含量最低的5种依次为:

1. 五彩金鱼饼干(Goldfish Crackers Colors),金宝汤公司生产:8 ppb。
2. Trix谷片,通用磨坊公司生产:9.9 ppb。
3. 原味金鱼饼干(Goldfish Crackers Orginal),金宝汤公司生产:18.4 ppb。
4. 全谷物金鱼饼干(Goldfish Crackers Whole Grains),金宝汤公司生产:24.58 ppb。
5. Cheez-It 原味饼干(Cheez-It Original),家乐氏生产,24.6 ppb。

 

我们还能放心吃早餐吗?

2015年,世界卫生组织属下的癌症研究机构IARC宣布,草甘膦“可能”致癌:“有限证据”表明草甘膦或导致非霍奇金淋巴瘤;还有“令人信服的证据”表明除草剂让实验室动物患上癌症。

美国环保局在30年前就得出过类似结论,因证据不足,1991年又收回了这一说法,那时正值转基因庄稼在美国开始推广之际。

而世卫组织今年早些时候也曾做过“退后表态”:5月间的会议上,联合国和世卫组织专家小组讨论了农药残留的影响,结论是“人类通过膳食接触草甘膦不太可能致癌”。

不过,美国环保署还在努力回答这个问题。本月13日至16日,该机构召开了一次向媒体开放的网络会议,各界专家聚在一起,希望能认识草甘膦的致癌风险。环保署一位发言人表示,对草甘膦的最新风险评估将于2017年春公布。

农药巨头孟山都公司和监管机构认为,草甘膦对人类是安全的。在一份声明中,孟山都指责IARC忽视了“世界各地监管机构几十年来基于科学的透彻分析”,并称“世界上没有哪家管制机构认为草甘膦是致癌物”。

该公司的理由是,草甘膦的化学机制不同于常规除草剂,其杀草能力是通过抑制莽草酸合成而起效。鉴于莽草酸只存在于植物细胞而非人体细胞中,理论上人类没有担心的必要。

但这一官方说法的致命缺陷在于,莽草酸也存在于细菌中。人体健康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菌群的适度平衡。一些研究人员已指出,即便是含少量草甘膦的食物,长期食用也会产生显著危害。

墨菲说,草甘膦是一种抗生素,这不仅仅是推测,而是其取得专利的用途之一。“这意味着它也杀死人类微生物。它改变了肠胃菌群,让你容易得病。”

 

除草剂是一种抗生素

据悉,草甘膦的抗菌专利于2010年获得批准,业界已提议将其作为治疗微生物感染的备选药物,但长期摄入可能有副作用。2013年的一项研究发现,浓度为0.075 ppb的草甘膦就可完全杀灭鸡只的肠道益生菌群。

同年,麻省理工学院研究员塞内夫(Stephanie Seneff)与退休科学顾问沙姆索(Anthony Samsel)在科学期刊《熵》(Entropy)联名发文,指草甘膦对酵素家族“细胞色素P450”(简称CYP酶)的抑制,对哺乳动物而言是一种被严重低估的毒性。

由于CYP酶发挥着对有害异物进行解毒的关键作用,故而草甘膦强化了人体摄入的其它残留化学品及环境毒素的损害。这种影响会随着炎症损伤细胞系统慢慢显现。

研究还指,草甘膦也会破坏肠道菌群芳香族氨基酸生物的合成,干扰血清硫酸盐的输送,引发胃肠失调、肥胖、糖尿病、心脏病、抑郁与自闭症、不孕、癌症,及阿尔茨海默氏病等众多当代流行病。

责任编辑:茉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