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国社会乱象剖析之二

【乱象剖析】有毒食品泛滥 民以何为食

程晓容

2012年,复旦大学硕士生吴恒建立了《抛出窗外》网站,呈现了《中国食品安全问题新闻资料库(2004-2011)》。(网路截图)

2012年,复旦大学硕士生吴恒建立了《抛出窗外》网站,呈现了《中国食品安全问题新闻资料库(2004-2011)》。(网路截图)

人气: 360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12月29日讯】编者按:美丽的神州,承传了五千年的文明,演绎出无数绚丽神奇。然而,西来幽灵,卷起红祸。无神论、党文化,破坏传统,扭曲心灵。今日大陆,道德急剧下滑,乱象丛生,危机四伏。诚信缺失,安全感何在?阴霾迷雾中,亟待厘清事实,探究溯源,剖析中共之祸。正本清源,去除毒害,方获新生。

***

春秋时期,齐国管仲曰:“王者以民为天,民以食为天,能知天之天者,斯可矣。”

2011年6月17日,厦门大学研究生吴恒联合33名志愿者,发布了《中国食品安全问题新闻资料库》(2004-2011)。2012年4月,吴恒创立“掷出窗外”网站,收集了自2004年起,全国各地3000多条有毒有害食品的记录。《缘起》一诗,道出了建立网站的起因。

“起初他们在婴儿奶粉里掺三聚氰胺,
我还没有养孩子,我不说话;
接着他们在火腿肠里掺瘦肉精,
我不怎么吃火腿肠,我仍不说话;
此后他们使用地沟油,
我很少在外吃饭,我继续不说话;
再后来他们使用牛肉膏,
我决定不吃牛肉了,但还是不说话;
最后,我依然被毒死了,
但没人能告诉我是什么原因,
因为,后来大家都被毒死了。”

在当今大陆,“食在中国”的美好早已成为过去。黑心食品泛滥,无良奸商横行。彼此投毒、易毒而食,现状触目惊心。层出不穷的恶性食品安全事件凸显诚信缺失、道德滑坡。在这场愈演愈烈的食品危机中,中国百姓付出了宝贵的健康,在无奈中挣扎。十数亿民众、子孙后代,将以何为食?

有毒食品知多少

在“掷出窗外”的网站首页,有一幅“中国食品安全问题形势图”。此图以五种颜色显示,从2004年到2011年,中国有毒食品逐年泛滥的形势变化——有增无减,范围越来越广。

2004年,安徽阜阳市发生了劣质奶粉导致12名“大头娃娃”死亡的事故。此后,中国大陆的食品安全问题一直备受关注。尽管公众担忧、议论、质疑,问题非但没有解决,反而逐步升级。

2008年,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震惊中外。很多婴儿在食用了河北石家庄三鹿集团生产的奶粉后,发现患有肾结石。经检验,在三鹿奶粉中验出化工原料三聚氰胺和三聚氰酸。当此事于9月曝光时,毒奶粉已经导致四名婴儿死亡、六万多名婴儿生病。经过扩大范围的检验后发现,在中国109家奶粉制造商中,22家的产品含有三聚氰胺。另外,这种化学物质也出现在所有牛奶和乳制品中,包括白兔牌糖果等。随着毒奶粉事件进一步扩大,公众愤怒不已,多个国家禁止进口中国乳制品。

据《新纪元周刊》报导,2008年11月17日,博讯网引用北京市卫生局一位副局长的资料显示,截至当年10月底,大陆实际上报的毒奶粉病例超过375万2821例,其中十岁以下占 66%;实际死亡人数为3万3千989人,其中十岁以下占77%。12月1日官方突然宣布,有毒奶粉导致近30万儿童患上泌尿系统疾病,而这个数位只是民间资料的十分之一。

2011年6月,大陆媒体揭出了京津冀地沟油产业链的冰山一角。记者调查发现,在河北、天津、北京等地存在的“地沟油”加工窝点,生产规模惊人,日加工能力以十吨计,所产 “地沟油”主要以散油的方式流向了食品加工企业、工地、粮油批发市场,甚至流向了部分超市,最终走向餐桌。

近年来,大陆有毒食品的黑名单越来越长,而且名目繁多、无奇不有。2011年3月,双汇瘦肉精,2011年4月,上海盛禄食品染色馒头,2011年4月,沈阳毒豆芽,2012年4月9日,皮革奶、皮革胶囊事件。2013年,广东、福建等地惊爆重金属镉超标大米事件。2015年,中共公安部公布了有毒食品和有毒药品十大典型案例,包括陕西省渭南制售毒面粉案,济南非法经营疫苗案, 苏州制售生长激素类假药等案件。2016年3月,媒体披露,内蒙古一犯罪团伙自2014年开始将有毒工业盐冒充食用盐,大量销往河北、内蒙古等地市场。

2011年,《中国食品卫生杂志》发表了一份研究报告。报告估计,中国每年有超过9400万人因食用携带病菌的食物而患病,导致每年有340万人住院,大约8500人因此丧生。有毒食品的链条,盘根错节,波及亿万普通百姓。病死猪肉、假羊肉、假牛肉、假鸡蛋、假面条、毒生姜、黑鞋油仿制普洱茶……民众愤怒又无奈:“有毒的太多了记不住!”“我们还能吃什么?”

谁在推波助澜

在黑心食品和药品的背后,有一批昧著良心的人推波助澜。据陆媒记者调查,某些食品造假的技术正是来自专业研究者,他们为了蝇头小利,赚取黑心钱。此外,每当出现重大食品、药品安全事件时,总有御用专家学者出来“辟谣”,蒙蔽群众。

例如,当“地沟油”受到公众质疑时,有专家认为,无论从技术还是成本,地沟油都绝无可能存在,“是媒体炒作”。中国工程院院士孙宝国曾说,地沟油炼制工艺复杂,中国餐桌没有地沟油。在面对毒胶囊的质询时,中共卫生部全国合理用药专家孙忠实说,一天吃六个胶囊,一天三次、一次两个,没有吃掉多少铬,不要把药用空心胶囊铬超标说成很大的危害。中国工程院院士陈君石称:“蒙牛黄曲霉素超标,公众没必要惊慌,我们对食品的监管力度世界第一。”针对于大米镉超标的问题,广东韶关市农业局副局长陈某声称:“镉是一个长期的污染,偶尔吃一餐超标的,长期都是安全的,这个可以说是没事。什么毒大米,我看吃一两年没问题。”

中国网民说,反正天朝的官员都有特供供应,哪管你百姓的死活,只要天朝还没倒,老百姓就别想有好日子过。

(网络图片)
大陆食品危机已经到了“不吃饿死,吃了慢慢毒死”的地步。(网络图片)

有毒食品VS特供食品

2006年10月,中央国家机关特供产品授牌仪式举行。国家机关食品特供中心主任祝咏兰讲话,称特供产品基地遍布全国13个省市、直辖市、自治区,一直为国家94个部委的老干部们提供优质、放心的有机食品。特供产品经过动物安全实验,并得到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许可,原料及辅助材料安全可靠无污染,不得含有任何激素或化学成分。

署名为“繁华落尽”的线民在“领秀中州”论坛发帖说:“天下奇谈,专为国家机关生产‘特供产品’,并举行隆重授牌仪式,赋予健康吃喝的特权……将极少数权贵和绝大多数老百姓通过‘食物链’分割开来,一边是尽情享受,另一边是提心吊胆,不仅是明目张胆的腐败,还是泯灭人性的等级歧视!”

特供食品原仅在中央小范围实行,现在已逐步扩大到中央各部门、省市,有些县乡都开始搞特供。山东烟台的孙先生表示,中共对百姓使用的物品,总是采取坑蒙拐骗的手段,掩盖事实真相。而中共官员自己使用的东西,从来都是严格的按照国际标准要求,根本不管百姓死活。 “他们打击只打击小型的小作坊式的,而对大的集团性的、国家性的或者大企业,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食品安全恶化 根源何在

2012年春天,据一项16个大城市联合举行的民调显示,城市居民列出的“最担心的安全问题”包括:食品安全排名第一,为81.8%;接下来是公共安全、医疗安全、交通安全和环境安全。

然而,中共所谓食品安全监管只是空有承诺,中国的食品安全防线一步一步崩溃,毒食品的危害几近失控。大陆食品危机已经到了“不吃饿死,吃了慢慢毒死”的地步。大陆民众痛批当局监管不力,同时也惊呼做人的底线何在。

山东大学退休教师孙文广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中共官员只关心升官发财,因而疏于监管:“这些事情有的是他们盲目追求GDP造成的,有的就是不负责任。这个食品是有毒的,你怎么能让他在市场上去卖。像这些情况,中国的这些官员,他们所关心的可能就是两件事情,一件事情就是发财,贪污,捞取钱财,再一个就是升官。当然这两者是有联系的,升官才能发财”。

网民“龙可多”评论假食盐事件说,“不能对人民负责的政府是不能称之为‘合法政府’的。”山东济南一位民众表示,“完全是无政府状态!问题一再发生,且毫无改善迹象,证明我们的政府部门不尽职、不作为、无管理能力!”南京民众说,“我看现在中国的食品不安全完全是政府职能部门造成的!应该不光抓这些违法的人,应该把政府监管部门的人一起抓了!”

美中科技文化交流协会会长谢家叶博士说,中国应当学习美国的食品安全检查与召回制度。法新社说,中国政府一再表示,所有有害产品在事发后都会予以收缴并销毁,再不会发生公共卫生威胁,但是有关有害产品的报导却不绝如缕。

2013年5月22日,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召开听证会,讨论中国大陆的食品药品安全以及环境污染问题。主持听证会的布朗参议员认为,中国的政治系统决定了中国政府无法解决民众对食品安全和环境污染的担忧。也就是说,中共的存在是问题的根源所在。

布朗说:“中国公民没有政治自由来选举能保障他们基本权利的官员代表,没有媒体能不受限制地将安全问题曝光,没有独立的司法系统来确保官员和公司遵守法律,也没有不受约束的公民社会来长期监督发声。中国目前的政治系统所造成的问题和代价对于中国人本身以及世界上所有购买中国造食品、药品、商品的人来说都再明显不过。”

在中国古代缤纷的饮食文化中,一直贯穿着食品安全的理念。(网络图片)
在中国古代缤纷的饮食文化中,一直贯穿着食品安全的理念。(网络图片)

食品安全在古代

“食”,一米也。(《说文解字》)一粒米,关系到人的生存与健康。在中国古代缤纷的饮食文化中,一直贯穿着食品安全的理念。

孔子在《论语‧乡党》里谈到了13种“不食”的原则:“粮食陈旧和变味了,鱼和肉腐烂了,都不能吃。食物的颜色变了,不能吃。气味变了,不能吃。烹调不当,不能吃。不新鲜的东西,不能吃。肉切得不方正,不能吃。佐料放得不适当,不能吃……”

周朝周王室所居住的区域内,共有四千名官员负责各项任务,其中主管饮食者就占了近六成。至汉朝,《二年律定》明确规定了对有毒食品的处理方式:如果有肉类因腐坏等因素可能导致中毒的,应尽快将变质的食品焚毁,否则将处罚肇事者及相关官员。

唐朝则出台了更为严格的相关法律。《唐律疏议》写:“脯肉有毒,曾经病人,有余者速焚之,违者杖九十;若故与人食并出卖,令人病者 ,徒一年,以故致死者绞;即人自食致死者,从过失杀人法。”

宋朝延袭了唐律的规定,对销售有毒有害食品者施以重典,同时由行会的首领作为担保人,监察不法、对食品安全进行把关。

道德沦丧的食品悲歌

针对有毒有害食品,中国古代律法严明。然而在今日,大陆的有毒食品泛滥,规模之大,在整个人类历史上绝无仅有。有网民指出,自古以来,投毒是谋害他人的卑鄙行为,而在中共暴政下,人们竟然公开施毒,同胞互害。

网友悲愤呼喊:“我们吃着这样的东西,还能走多久?还用别国侵略吗?是管不了还是不想管?每次看这些,心都好凉!我们爱国,可谁爱我们呀?!”“中共官员都捞钱泡妞去了,它们吃喝都是特供食品。家人都到国外吃安全食品。它管你们死还是活。”

香港《太阳报》2013年针对镉超标大米发表评论称,中国这些年的发展,透支环境与资源,神州上下早已是一片残山剩水,严重的重金属污染通过食物链进入人体,导致各种莫名其妙的致命疾病,形同对中华民族的慢性大屠杀。当今中国人吃的是有毒食品,喝的是毒水,呼吸的是毒气,已到了忍无可忍、让无可让的地步。

2012年的网文《中国食品安全为何没有底线》指出了几方面的原因:国家商业道德的瓦解,政府监管未能跟上市场经济的步伐,还有公民道德解体才是更严重的问题。在西方社会,虽然物质主义也很普遍,但宗教观念、发达的监管机制,再加上法治,共同定义了西方的商业行为准则。文章说:“正是因为道德的沦丧,才使食品安全问题在中国如此令人担忧。”

一位清华大学教授说,由于造假者和掺假者也是其它不安全食品的受害人,“这是一个彼此投毒的社会”。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道德的约束决定着个体的行为规范以及社会的稳定。中共以“假、恶、暴”统治人民,以党性泯灭人性,批判“仁、义、礼、智、信”传统价值观,导致中国出现了信仰真空。在精神迷茫中,物质主义迅速侵占心灵,“一切向钱看”的理念冲击著中国人的道德基石。特别是江泽民在执政期间,残酷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纵容恶行、打压善良,把国家推向了无道德、无底线的境地。

国际论坛《先驱报》所刊发的一篇评论说,在一个敬拜上帝都要受到迫害的国家,为人民服务不再是时尚。为钱服务似乎是最诱人的选项。2011年10月进行的一次全国网上调查显示,在23,000个受访者当中,超过一半的民众不认为遵守道德标准是在中国社会成功的必要条件。

失去了信仰、丢掉了良心,人便会无恶不做。大陆食品安全问题在深层反映出整个社会的道德缺失:商业道德、企业道德、官员道德、学者道德。人若无德,国也无德,生命将陷入自己所造的罪业,在沉沦中毁灭。几十年来,中共对传统文化的破坏,摧毁了亿万民众对“仁、义、礼、智、信”的遵循,打碎了人们对天地神明的敬畏,动摇了社会的道德基石。事实说明,中共的价值观与中国传统文化截然相反,格格不入。今天,中共还在继续迫害信仰,社会道德在急剧下滑。因此,只有抛弃中共,回归传统,大陆百姓才能重建道德,重树信仰,才能够摆脱种种毒害,获得彻底的自由解脱。那时,由纯净、善良的人制做的食品,将焕发真正的美好。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7-01-03 8:2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