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从海军参谋到儿童妇权义工(下)

被恩将仇报后看清中共 投身维护中国妇女儿童权益 走上正路不后悔

姚诚到美后呼吁国际关注中国的儿童人权灾难。 (姚诚提供)

人气: 15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6年12月31日讯】(大纪元记者施萍纽约报导)中共海军司令部中校参谋姚诚(原名:谭春生)按当局的指示,赴老挝偷买了一架“卡二八”(KA-28)直升机,满心欢喜回到了中国大陆,没想到等待他的竟然是五年多的牢狱之灾。经历前中共党魁江泽民这一番“恩将仇报”以后,他将如何选择自己未来的路?

姚诚说,他对共产党的认识有一个逐渐变化的过程。早在出国做特务偷飞机的时候,曾路过香港,当时就开始接触各种真相材料,比如他看过三个半小时的六四中共军人屠城录像。

“回来后我还憋不住,跟海军司令部的同事说过共产党的坏话,后来都成了我的罪证。”姚诚说。看到中共并不是像它自己讲的那么“伟光正”,他已不想像以前那样“为党贡献终身”了。但是他一直到被诬陷判刑之前,都没有想过要正面对抗共产党,“因为我毕竟是体制内的人,我是既得利益者。”

姚诚从20几岁就是团级干部。后来在海军司令部工作,还为中共做过这么大的贡献,如果没有出这个事情,现在当个海军少将也说不准。可残酷的现实是:姚诚不但没功,反被陷害。姚诚说:“我给你卖命,你却把我关在牢里。这个深仇大恨,不共戴天!”

参加“中国妇权”

出狱后,姚诚虽有满腔的愤恨也不敢发泄。从2007年开始,他受海外友人之邀,给非政府组织“中国妇权”做义工,也给自己取了个化名“姚诚”。

“我没有能力跟共产党做对,就参加个‘海外敌对势力’,给他们难看吧。”但是随着他对中国妇女儿童的关注和解救,他越来越认识到了共产党的邪恶本质,越来越把曝光中共的罪行视为己任。

“中国妇权”是总部位于美国的非政府组织,旨在维护中国的妇女儿童权益。姚诚负责“中国妇权”的国内工作。

“中国妇权”组织创始人张菁(中)在获得2013年美国实会“妇女勇气奖”大会上揭露中国妇女儿童人权灾难。
“中国妇权”组织创始人张菁(中)在获得2013年美国实会“妇女勇气奖”大会上揭露中国妇女儿童人权灾难。(姚诚提供)
姚诚在国内进行营救被拐卖儿童的活动。
姚诚在国内进行营救被拐卖儿童的活动。(姚诚提供)

“中共的计划生育政策造成了巨大的人口灾难。”姚诚说。“每年有10万计的被拐卖儿童。因为都是独生子女,他们的母亲被结扎了。孩子一旦丢了,妈妈又不能再生了,你叫这一家人怎么活?”

姚诚在国内所作的营救被拐卖儿童的活动。
姚诚在国内所作的营救被拐卖儿童的活动。(姚诚提供)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前,中国没有这种拐卖儿童的犯罪。就是在计划生育之后,贩卖儿童的犯罪风气愈演愈烈。从开始的滇、贵、川的儿童被卖到福建、广东去,现在已是全国泛滥。不只这些,还有童养媳现象、尼姑庵女孩、盗取儿童器官、配阴婚、残疾儿童乞丐村……等等。“你不知道计划生育造成了多大的恶果,真是怵目惊心、惨不忍睹!中共自己都承认计划生育的30年中,约有4、5亿的婴儿被杀死在母亲的肚子里!”

出国前,姚诚一直到全国各地登记那些被拐卖儿童的名字,然后到四处去发传单,再帮助寻亲的家长们到处寻找他们失去的骨肉。

人生的荣耀

姚诚还清楚地记得他找回来的第一个孩子。2008年的时候,他到贵州去收集被拐儿童的名单,然后到受拐儿童目的市场——福建莆田的大街上去散发。

有一天,一名32岁、拥有三个孩子的母亲由朋友陪着找到了姚诚。她告诉姚诚,说她原名叫萧光艳,是贵州人。七岁时的一天与姊姊走失,被人贩子拐到莆田。她为了记住父母的名字,把父母的名字写在了一张纸条上,这张纸条保存了25年。

7岁时被卖到福建莆田的贵州女孩萧光艳。
7岁时被卖到福建莆田的贵州女孩萧光艳。(姚诚提供)

姚诚记得,萧光艳和他见面后眼泪一直流个不停。她把写着父母名字的纸条交给了姚诚,求他帮助找到她的父母。姚诚马上回到贵阳,把萧光艳父母的名字登在了报纸的寻人启示上。

第二天就有人打来了电话。大费周折,凭着一个腋下的伤疤确认,找到了萧光艳居住在贵阳农村的生身父母。

见面的那一天,贵阳寻亲团的家长们打着横幅,上面写着“欢迎被拐25年的萧光艳回家”。从镇子到村里的路上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烟火喷出的烟雾足足延绵了一公里。

2009年5月,童年被拐卖到福建的贵阳女孩萧光艳回家时的情景。
2009年5月,童年被拐卖到福建的贵阳女孩萧光艳回家时的情景。(姚诚提供)

村里的人腾出一对年轻人准备结婚的婚床让姚诚住,“那是他们最高的礼遇。”姚诚说。“我当了20多年兵,一直干到海军司令部,所有这些荣誉都赶不上我把一个孩子送到她的父母身边时的那种自豪和荣耀。”

多年来,姚诚已经把维护妇女儿童权益的工作做得很出名了,那些丢了孩子的家长都找他。到目前为止,他一共帮助家长找回了28位遭拐卖的孩子。

姚诚(左)和被找到的萧光艳(右)及另一个被拐卖的女孩。
姚诚(左)和被找到的萧光艳(右)及另一个被拐卖的女孩。(姚诚提供)

再入监狱

2013年,姚诚的朋友、安徽民运人士张林因为多次受到共产党迫害,孩子也跟着受到牵连。张林的小女儿安妮被公安局从学校带走,被迫失学。

姚诚和维权群众多次找到当地的公安和学校,抗议、周旋,要求恢复孩子的读书权。后来,安妮表示要来美国读书。姚诚和“中国妇权”又安排出国事宜。当他把安妮姐妹俩送到上海,准备签证来美读书的时候,又被公安逮捕。这一次当局以“扰乱公共治安”罪再一次把他关进监狱。

1年零10个月后,姚诚出狱。在海外“中国妇权”的帮助下,他于今年1月辗转来到纽约。

“我在帮助妇女儿童的过程中,越来越对这个制度不满。我为弱势群体发声、鸣不平的时候,就已经走到了共产党的对立面上了。”这一次,共产党竟然只因为他送张林的孩子来美就给他判刑,“我在国内已经没法待下去了。”

“中国妇权”在国内营救被拐儿童活动。中间是现在被中共关押的义工苏昌兰。
“中国妇权”在国内营救被拐儿童活动。中间是现在被中共关押的义工苏昌兰。(姚诚提供)

姚诚从一个体制内的军人走上了为老百姓维权的道路。当问他后不后悔这个选择时,他立即回答:“不后悔!”姚诚觉得他走的路是正确的。“不但不后悔,能走上这条和共产党对抗的路,我感到很荣幸!你给我海军上将做交换我都不干!因为共产党太邪恶了,它是反人类的,它真的是一个邪教!”

姚诚从他的亲身经历中总结道:“给共产党卖命没有好下场。什么既得利益者啊,什么首富啊,共产党把你养肥了就杀。”他举例说,在中国,一个团体变大了,共产党就搞你,比如法轮功;你钱多了,它也搞你。“你跟共产党穿一条裤子也不行。钱多能干好多事啊,它害怕啊,你让老百姓一呼百应怎么办?所以中国的富人也危险。那些地方的官员也要打你主意啊。”

姚诚认为,共产党是中国5000年历史上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的非法组织,它就像中国社会的毒瘤一样残害中国人民。“中国人可以有不同的信仰、不同的观点,但是这个共产党必须把它弄掉,否则中国不会有安宁。”

目前,姚诚在纽约致力于从军事上揭露中共。他说:“这是我的专业。我要告诉大家,中共在世界上耀武扬威,什么造武器,都是假的。它所有的武装的真正目的就是对付国内人民。”

他说,自己现在是“国仇家恨聚在一身”,和共产党“针尖对麦芒”。 他人生的意义已经变成“推翻共产党的独裁统治,也报两次被关入狱的深仇大恨”。◇

责任编辑:艾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