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前爱帮难民 欧盟高官女儿被难民奸杀

德国命案频出 难民问题愈发尖锐 欧盟前途未卜

人气 2138

【大纪元2016年12月07日讯】(大纪元德国记者站报导)风景如画的德国大学城弗莱堡市,一向只是在旅游手册和大学介绍信息中出现,而现在,却因为女大学生被难民奸杀案而频频在全德国的、甚至是国际媒体上现身。揭露的案件细节一次次让人们震惊,而默克尔的难民政策和“政治正确”的媒体也再一次被推到了聚光灯下,欧盟这艘大船的走向也被难民问题拖向了未知的方向。

爱帮难民的大学生被难民所杀

受害者玛丽亚(Maria Ladenburger)是一位19岁的医科大学生,她被一名17岁的阿富汗难民申请者奸杀。让所有人震惊的是,死者生前热心帮助难民,她的父亲是欧盟高级官员,在法律事务部门工作,欧盟出台的一些有利于难民的政策中有他父亲的一份功劳。

10月16日,玛丽亚被人发现陈尸于德莱萨姆河(Dreisam)河畔。警方根据现场证据推测,受害人生前遭受性侵,再被拖入河内溺亡。此前一日,玛利亚参加本专业同学的聚会后,于午夜独自一人骑自行车返回,悲剧就发生在她回家的路上。

玛丽亚离开人世10天后,她的亲人在《法兰克福汇报》上刊登了讣告,并表示希望人们不要用鲜花,而是通过捐款做慈善来纪念玛丽亚。讣告上给出了两个需要帮助的组织和项目,一个是弗莱堡的大学生组织“远见”协会(Weitblick Freiburg),该组织给难民提供帮助;另外一个是通过教会为孟加拉国的教育事业捐款。

因为玛利亚生前热心于帮助难民的工作,不禁让人想到:受害者是否与凶手认识?

受害者父亲在欧盟推动帮助难民的工作

在德国选项党(AfD)的新闻通告中也提到,玛利亚的父亲在欧盟委员会担任重要职务,从事有关法律方面的工作,同时他也是德国天主教徒中央委员会(Zentralkomitee der deutschen Katholiken)的代表人之一。今年2月他在荷兰说过:“我们一致认为,欧洲只能通过共同协作才能完成对这些人的人道主义责任,而且必须对抗民粹主义诉求。”

英国《每日快报》也报导了此案。在400多条读者评论中,大部分人认为欧盟政策对移民犯罪负有责任,其中一条写道:“这种感觉是多么可怕啊,(父亲)对自己孩子的死亡也负有部分责任。”

Youtube调查记者Oliver Janich表示,据他的信息来源,甚至欧洲议会议长Martin Schulz也参加了葬礼。这位欧盟政治家曾经说过:“难民带给我们的,比金子更有价值。”

一根头发加一个录像 锁定嫌犯

警察悬赏6000欧元追捕凶手,几个没有具名的人将其追加到3.5万欧元。警察一共调查了1000多条线索,问询了1400人。

最重要的线索之一是在现场发现的一根18.5厘米长的头发,一开始警察无法将从中提取的DNA和警方资料库中的DNA匹配。

另外一个重要线索——S1城铁列车里的录像让警方将目标锁定在一个男性年轻人上。案发当夜1:57分,一个梳着奇怪发式的年轻人在案发地点附近的车站下车。事后,正是这个奇怪的发式引起了一名警察的注意,将嫌犯逮捕。此人的DNA和那根头发的DNA是一致的。

被害者和凶犯认识吗?

据报导,该嫌犯来自阿富汗,目前被拘押。他一直保持沉默,所以案件很多问题还不清楚,比如他是否认识玛丽亚。

嫌犯可能是在河边的自行车路上有目的的等待受害者,也有可能只是随机作案。如果嫌犯和被害者认识,那很可能就不是偶然。

有网民在脸书上的弗莱堡难民帮助小组发现了玛利亚的名字,玛丽亚是有可能和嫌犯相识的。

与另外一位女性慢跑者被害案有关?

警方正在调查,落网的嫌犯是否还与其它案件有关系。到目前为止,调查员还没有发现这起案件与Carolin G.女士被害案有关。11月初,Carolin G.在弗莱堡附近的恩丁根镇(Endingen)慢跑时被奸杀,案件发生在白天。

据《法兰克福汇报》报导,两案的犯案过程有很大不同,女性慢跑被害案目前还没有有价值的DNA线索。在网上还有一些传闻说可能是连环杀手做的,但没有证据证明这一点。

民众不安 女士不敢单独出去

在弗莱堡和周围地区,这两个案件引起了很多女士的不安,一位女士在接受《巴登报》采访时表示,现在即使是白天,也不敢一个人出去了,尤其是晚上外出时,更是要结伴而行。一位先生和太太一起接受采访,他表示“非常担忧”。

弗莱堡市长Dieter Salomon表示,对罪犯的出身来源不应以偏概全,而是每个个体单独对待。《法兰克福汇报》也报导,2015年虽然有100万难民涌入德国,但与前一年相比,其实2015年发生的谋杀和强奸案数量是降低的。谋杀、故意杀人降低了2.9%,强奸类案件减少了4.4%。

但据弗莱堡所在的巴符州内政部统计,该州的难民街头犯罪案在2012年至2015年增加了7倍,而且还呈增加趋势。

读者批评默克尔和沉默的媒体

《斯图加特新闻报》发表了一位评论员Rainer Wehaus 的文章,用词激烈地批评了总理默克尔。上周默克尔在海德堡的基民盟(CDU)地区会议上抱了一位阿富汗难民男孩。Wehaus写道,这是动人的一幕,表现的是德国难民政策的美好一面。但人们有这样的感觉:对难民涌入带来的阴暗面的关注被转移了。弗莱堡女生被杀案就属于负面的。

Wehaus还表示,大部分公民不是煽动、仇恨什么,也不是仇视外国人,他们只是担心安全状况,这种担忧不是没有理由的。

Wehaus认为,德国社会因默克尔的难民政策而产生分裂。默克尔长期忽视了增长的难民潮,对于一个想四度成为总理的人而言,应该从这个错误中学到点什么。

德国电视一台缄默 挨公众批

12月3日,警察公布嫌犯身份的当天,所有主流媒体都报导了这一消息,但收视率很高的德国电视一台ARD晚间8点新闻却对此只字未提。几小时之后,电视一台编辑在脸书上表示,玛丽亚被难民奸杀案件只是“地方性事件”。

电视一台的做法在社交媒体上引来不少“板砖”,有人将此事和今年新年之际在科隆发生的难民大规模进行性骚扰的事件相提并论,当时德国媒体反应慢,虽然事情在除夕之夜就已发生,但1月1日只有几个当地小媒体报导,直到4日,才有全国性媒体开始报导。

一个名为“政治不正确”(Politically Incorrect)的网站发表评论文章,认为电视一台编辑部的“政治正确”思想已经盖过了记者所要承担的责任。

难民问题和欧盟命运紧密相连

难民问题和欧洲政治走向息息相关,6月份英国脱欧公投中最重要的一个话题就是难民。跟着欧盟走,就要接收大量难民;和欧盟一刀两断,就可以自己决定少接收难民:这成为当时很多英国人决定支持或反对脱欧的重要衡量标准。

英国人投票离开欧盟这条大船后,欧盟内部多个国家中极右翼党派的反欧元或欧盟的声音也大了不少。

奥地利上周日的总统大选也给欧洲极右翼反欧盟思潮打了一针强心针,只是剂量不太够。反移民极右派败选,但却创下了二战后的历史最高纪录:得票率将近50%,也就是赢得了将近一半的投票人的赞同。

而同一天意大利宪法改革公投失败,这个结果虽然不能直接与脱欧挂钩,不过很明显的一点是,意大利民众不买现任总理伦齐的账,给了正在不断崛起的“五星运动党”一个发展的好机会,而这个党派的主旨就是反欧洲一体化、反移民。今年早些时候,五星运动党已经在地方选举中拿下罗马、都灵两大重镇,成为意大利最大的反对党。

2017年,欧盟两大国德国和法国将面临大选,2018年欧元区重要国家意大利进行总统大选。难民、恐袭、经济……几乎所有问题都是不确定因素,几乎所有问题都能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最顶尖的专家也不敢下断言欧盟的路在何方,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了解德国社会的最佳途径——大纪元欧洲生活网。

责任编辑:文婧

相关新闻
科隆性侵案后 默克尔称要加速驱逐犯罪难民
科隆性侵案后德国改刑法 遣返难民更方便
中国留德学生遭性侵 嫌犯疑是难民
留德女大学生被奸杀案即将开庭
最热视频
【重播】制裁伊朗 蓬佩奥及5部门联合新闻会
【有冇搞错】台独始祖是中共
【薇羽看世间】一代奸相周恩来(中)
【新闻看点】中共威胁台湾泄困境 打台恐很惨
【时事纵横】美中拉锯战 TikTok微信命运未卜
【珍言真语】桑普:美台互动彰显世界变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