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地上鸡块在不停的移动 仔细一看原来是…团结合作收获大啊!

看更多文章»

航亿苇:说到底,我们比得上那些蚂蚁

【大纪元2016年12月09日讯】很多人都应在孩提时代玩过蚂蚁,但城里长大的孩子有点例外。蚂蚁有两种,一种是成群结队的蚂蚁,一种是落单的蚂蚁。列队的蚂蚁会有明确的方向,故意打乱它们的队伍,给他们前进的路上制造一点障碍,比如挖一个深沟,弄水淹了,或者找块砖头横在它们的路上,他们虽然慌乱一阵子,还是能够找到原来的方面。落单的蚂蚁看上去是乱跑,但也比较坚持自己的方向。但如果捉弄它的时间多一些,它要向北偏不让它向北,它也会改道的。

在人类眼里,蚂蚁是极卑微的动物。但人类真要与蚂蚁相比,不一定真能比出多少自信来。蚂蚁的速度、负重能力,如果按自身重量比来比较,人类就远不及蚂蚁。

蚂蚁窝是它们建造的房子,占地面积可以达40多平米,下地下延伸8米。常见的蚂蚁就两三毫米的样子,就算3毫米吧。8米是3毫米的2600多倍。中国男人平均身高1.67米,1.67米X2600=4342米。而人类现在的最高的房子,向地上最高可以建到1000米左右,向地下只能一两百米的样子。

而且蚂蚁建房子,除了自己的小嘴巴和小足,没有用什么技术与工具。在蚂蚁世界,它们的蚂蚁窝都是坚固的堡垒,构造极其复杂。

不过,我们一般说到蚂蚁,是要用感叹“人生如蚁”的。我们很多草民也被称作“蚁民”,因为在残酷的现实和不可捉摸的命运面前,我们的人生是任由他人摆布的。我们还自私、贪婪,相互算计,互斗互害,不知不觉,就变成比笨驴还愚蠢的那种动物。

按道理,人类拥有思想和灵魂,可以思考,可能通过文明进步走出愚昧的荒原。但现实告诉我们,不是那样的。我们有太多的人甘于坠落,甘于弱智,甘于受骗上当,因为缺少独立人格,缺少独立思想,缺少基本的判断能力与认知。有些人就算拿到博士文凭,就算变成百亿、千亿富豪,就算变成位居人上的高官,但他们蠢起来,连笨驴也不好意思认他们为兄弟。

而作为蚁民,我们会有太多的恐惧。那些愚货管治着我们,我们许多人连思考一下都不敢。一些人只要听到揭露肉食者的丑陋与愚蠢,就认为那是负能量,感到很不舒服。

我们会有太多的迷信。最可笑的是一些人,直到至今却将那些双手沾满鲜血,并死去好多年的恶魔视为神人,以为那种人是永久的伟人、指路明灯。

我们会有太多的麻木。有人的老婆被人强奸了,还要去给人陪笑脸;有人孩子被人卖了,还要替人数钱。再大的事,也是一忍再忍。

我们有太多的轻信。那些骗子许诺的乌托邦,信了;那些骗子许诺的民主,信了;那些骗子许诺的新时代,信了;那些骗子许诺的廉洁、公平、公正,也是轻易就信了。

我们有太多的盲目。不是极左就是极右,总是找不到正道;在错误的路上流血流汗,却又听不得别人善意的劝告。

然后,我们就有了太多的无情、无耻、无赖和失礼、失信、失德。然后,我们却又有太多的感叹,责问上苍的不公,谴责人间的险恶。

在蚂蚁面前,每个人都可以慢下来,思考下人生如蚁的根本原因。社会的进步不能仅仅依靠少数人,更不能对青天大老爷、红太阳、大救星、伟光正、救世主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一个国家和一个民族不觉醒,不能拥有整体的大智慧,那无论民族自强还是民族复兴,那可能是永难完成的历史任务。

空有那些理想,那些希望,那些意志,那些精神,那些斗志,那些虚幻的精神亢奋,是没有用的。至少,你得有符合现代文明的基本价值观,符合基本事实、义理和逻辑的思考与判断方法。

在迷茫的赤橙黄绿青蓝紫中,你至少不是一个色盲;在东南西北中和左中右的叉道口,你至少不是一个路痴。然而,我们自我检视与互相检视,却发现不但有太多的色盲与路痴,有很多人一生中也有太多的时间属于色盲与路痴期,而且我们还会一方面轻率,不经大脑就敢胡乱判断,另一方面又过于固执己见,容易因私欲、崇拜、轻信、无知、情绪等搞坏自己的脑子。

面对失误、迟滞、苦难,我们又会推诿,推诿给历史、文化、道德,推诿给权贵、外侮、民族性,推诿给命运、阴谋论、不可知论。有时候,我们跟随别人盲目自信,有时候,又因了社会的丑恶与背信背义而绝望,什么也不信。反复观照,独立精神、独立人格就是成了人间的精神奢侈品,许多人就是缺少必要的自省,缺少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的勇气、人格与意志。

如果多数人觉醒了,那么,那些少数人怎么能够决定我们的命运?怎么可能把我们当猴耍?如果多数人能够勇敢地站越来,那么,那些坑蒙拐骗、愚昧无良,怎么可能在社会上兴风作浪?拥有让大家气结的权力与资源?如果多数人追求和珍惜自己的自由与尊严,那么,成吉思汗、慈禧太后、希特勒、史达林、伊迪·阿明、博卡萨、波尔布特、萨达姆那样一些人,又怎么可以轻易主宰一个国家和一个民族的命运?

觉醒是很难的一件事。可同时,不少人却又仇视唤醒者、启蒙人。一些人习惯了做一个奴隶,别人说不要做奴隶,要做独立的有尊严的人,他们却会非常愤怒,甚至主动将别人绑过去敬献给奴隶主。而另一种人却又会用美好的乌托邦将人欺骗,许多人却容易轻信与盲从,以为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了红太阳,从此深信不疑。

我看见一些失败的国家、失败的民族、失败的时代,渐渐就消逝在历史中,被一代又一代的人,反复遗忘。

--转自作者博客

责任编辑:南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