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丽琴师

作者:夏天

人都想过更舒适的生活,但幸福也许并不取决于生活舒适的程度。(fotolia)

人气: 40
【字号】    
   标签: tags:

徐丽姑姑在我们居住的城市买了房子,我们一家都非常高兴。徐丽是爸爸的老师徐奶奶的女儿,也是我儿时的琴师,虽然我没有学会弹琴,但是和她学琴的经历却值得回味。徐丽年轻时很美,印象中她常常穿着白色的长纱裙,头发长长的飘逸在脑后,用一支蓝色的发夹别着。

很喜欢看她专注弹琴的样子,雪白的手指在琴上飞舞,乐声如流水一般的倾泻而出。就是因为她的美丽我才对琴产生了兴趣,缠着爸爸让我跟她学琴,有一年的暑假我一直待在徐奶奶家,徐丽虽然弹了一手好琴,却不是个称职的好老师,她太不爱说话了,有时一天也听不到她说什么,很孤傲,所以那个暑假结束后,我再没有学过琴。

徐丽的父母先后病逝,爸爸打过几通电话给她,希望她搬到这边来,多少有个照应,再者换个环境,心情也会不一样,她一直很犹豫,年前时突然决定来买房就定了下来。

整理托运来的各种东西,自然少不了我,每一样东西除了要清洁外还要选择放置的地方,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份困难而枯燥的工作,不过也有开心的时刻,比如整理她的相册,我把她的两大本相册通通翻了一个遍,然后又仔细的再翻一遍,还要不停的问她照片上的她是什么年龄,和她合影的人是谁,她的心情看起来不错,所以很耐心的回答我。

有一张照片吸引了我的目光,一个年轻的男人抱着个小女孩,那个女孩子很乖巧的贴着男人的脸,可能因为年代的久远,照片的周围已发黄。我问:“姑姑,这个可是你?”徐丽说:“是呀!”“那么抱你的是谁呢?”“是我爸爸!”“怎么会呢?这个怎么会是徐爷爷呢?不像,一点不像!”

爸爸走过来说:“我看看!”只是扫了一眼,就冲我说:“小孩子家的,什么都问,歇这么长时间了,还不开始干活?让你来干啥来啦?”我忙去收拾,就在我转身时,我看见了徐丽的面容很苍白、很痛苦。

回到家之后,我问爸爸:“徐姑姑家是不是有什么秘密?”爸爸说:“你一定要知道吗?”我说:“是呀!”停了一下,我又说:“您告诉了我,我才会说话时注意,否则说不定又会伤害了她。”

爸爸说:“徐丽的生父是一个小有名气的钢琴老师,文革时成了重点批斗的对象,受尽了折磨,如果说肉体的伤痛还好挺,那么精神的创伤就太深,太难以愈合了。徐丽五岁时,他不堪受辱,把他和徐丽合影的照片贴在胸口跳井自杀了。那个时候,你徐奶奶是我的班主任,她也在被批斗,常常被罚蹲在太阳下,一连几顿不给饭吃。”

我说:“那姑姑怎么办?”爸爸摇摇头说:“不知道她是怎么走过来的。她们的邻居中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很怜惜她,常常偷偷的照顾她,后来被造反派发现了,被毒打了一顿,一条腿落下了残疾。文革结束时,他因为身体的缘故也没有成家,你徐奶奶为了报答他的恩情,就嫁给了他,他就是你的徐爷爷。”

“往事不堪回首,提起那段日子,除了伤痛就是伤痛。我当时是班上没有写过老师大字报的少数学生中的一个,而且还每天从家里偷吃的来给她。因此吧,我和你徐奶奶一直走得很近,她会把一些心里的话说给我听。”

爸爸低下头,完全沈浸在那段日子中。

“难怪姑姑性格内向。”“文革结束后,你徐奶奶就四处活动,希望给徐丽的生父平反,很长时间都没有一个具体的说法。文革的经历、文革的痛加上徐丽悲敏的性格,愁得你徐奶奶一身病呀!”

“姑姑是那么漂亮,凭这一点也不至于太自卑吧?”“有一些事情不好和你说呀,在那样动乱的年代,漂亮对于女孩子来说反而是祸。你徐姑姑内心里是那样的向往纯洁。还好,文革后,她又开始学琴,音乐是一道疗伤的良药。”

我内心涌动,泪悄悄流了下来。我决定要为她做点什么。“爸爸,明天我还去姑姑家吗?”“当然,你要注意呀!”“我保证,我不会伤害她,而且我要为她疗伤!”

我把《九评共产党》和关于退党疑问的小册子放在背包里,明天好带给她,我想,只有从内心深处斩断和邪党的关系,才能真正的解脱出来。@*

责任编辑:沈容

评论
2016-02-15 3:2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