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回的本事(一)

作者:严谨

中国古代岩画的车辆和马匹(fotolia)

  人气: 1394
【字号】    
   标签: tags: , ,

颜回说马

鲁定公问颜回:“您也听说过,东野毕是个御马驾车的高手吧?”

颜回说:“他的御马技术是没话讲(很高超)。只是我担心他的马,随时会倒下来。”

定公听了很不高兴,说:“哪有君子这样随便批评人家的!”

三天后,有人告诉定公:“东野毕的马忽然倒下两匹,已拖回马廊了。”

定公吓了一大跳,立刻起身,派人去把颜回请来。

定公说:“前天我问您东野毕的御马技术。您说他的技术是好,但恐怕马会支持不了。您是怎么知道的?”

颜回说:“我是用政事的原理猜测的。以前舜为天子,号称是最会使用民力的。但是舜从来不竭尽人民的力量。造父是历史上最会驾马的人,他也是从来不竭尽马的力量。所以舜没有精疲力竭的人民,造父也没有精疲力竭的马。而依照东野毕的驾马方式,虽然拉起缰绳来车体端正,慢走、快跑、步伐皆合于朝仪,但他整天驾马奔驰不休,在马跑累了时还不让它休息,还要它做这做那。所以我猜测这些马支持不了多久就会倒下来。”

定公说:“你说得真好,而且我可以感觉到您的话意义深远。可不可以请你再多说一些?”

颜回说:“我听说,鸟类被逼急了它会啄人;兽类被逼急了会咬人;马被逼急了会逃奔;人被逼急了则什么谎言、什么坏事都做得出来了。历史上从来没有逼压人民残酷暴虐,对百姓诛求不止,竭泽而渔者,会不出乱子的。”

定公听得很认真,虚心。他向孔子称赞颜回。

孔子说:“对颜回来说,这哪算得了什么?类似的本事,颜回多着呢!”(均据《孔子家语》)#

--摘编自正见网

责任编辑:魏春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晏子说:“难道国君只是我一个人的吗?为什么要让我死?”
  • 可列御寇早已面如土色,吓得趴在地上,浑身打颤抱成一团。
  • 申徒嘉和郑子产,都在一个叫伯昏无人(人名) 的老师那儿学习。
  • 北宋李邦彦,字士美,怀州(今河南沁阳)人。李邦彦善词曲,能蹴鞠(即踢球),自己号称“李浪子”。他的父亲李浦,是个银匠,出身极为低微。
  • 守封疆的官吏说:“起初我还以为你是圣人;现在才知道你只不过是个君子!”
  • 桓公说:“可以。那么你说这五个人都比你强,那你还有什么用呢?”
  • 2月5日晚,在澳大利亚珀斯帝王歌剧院(Regal Theater),退休军人Robert Crosser与太太、退休护士Ginny Crosser在观看了神韵世界艺术团的演出后表示,神韵精湛无比,带给他们美的享受。
  • 苏轼入宫任翰林学士时,一夜高后与哲宗同御便殿,宣苏轼入见。高后追忆神宗知遇,苏轼不觉悲泣,高后、哲宗与众人亦皆感泣。图为《帝鉴图说》插图。(公有领域)
    太皇太后这才说:“这是先帝(指宋英宗,此时已去世)的意思啊!先帝每次朗诵您的文章,都必然感叹:‘奇才!奇才!’只是没有来得及使用您罢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