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丛谈:歌德深信画家“变过羊”

作者:庄敬

(Fotolia)

  人气: 23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德国著名诗人、剧作家、思想家歌德,是一位有多方面成就的伟人。“这位非凡人物及其精神,可以比作一个多棱形的金刚石,每转一个方向,就呈现出一种不同的色彩。”(爱克曼语)

歌德很欣赏德国画家鲁斯的动物画。有一回,他拿出了自己珍藏的鲁斯的版画册,里面画的是各种各样的羊。这些羊,在不同的情境中,现出不同的姿态:那含情的面孔,那卷曲的羊毛,都画得维妙维肖,逼真动人。

歌德一边指给他的私人秘书爱克曼共同观赏鲁斯的版画;一边深情地喟叹道:“我每逢看到这类动物(指羊),总感到有些惊颤。看到它们那种局促、呆笨、善良、张着口、像在作梦的样子,我不免同情共鸣!”歌德为了把这个深含哲理的语言,阐述得更为明晰起见,他接著作了解释:“鲁斯仿佛渗透到这些动物的灵魂里去,分享它们的思想和感情了;所以能使它们的精神性格,透过外表皮毛,而逼真地显露出来,这无论如何,都会使人惊赞的!”(《歌德谈话录》第32—33页)

歌德这段生动的谈话,给了我们十分有益的启迪。

文学艺术家,在进行创作以前,应该将他的描写对象,作深入细致的观察和了解,不仅要熟悉他们的生活习惯、行为表现,而且要深知他们的思想感情、精神性格。明察秋毫,洞悉幽微。要“渗透到它们的灵魂里去,分享它们的思想感情。”只有真实而非虚假地做到了这一点,才有可能创作出逼真的艺术形象,达到“使人惊赞”的高超境地。

鲁斯画羊时,先使自己“变成过羊”,真切地体验过羊的思想感情。由于这样,他笔下的羊,才会神情毕现,才会令读者悦目感心,赞誉不绝。今天,从事文艺创作者,同样必须高度自觉地反映这个时代,才能表现人民群众的疾苦和心声。

举凡文艺创作者,都应该继续深入生活,实为当务之急。只有具体真切地了解我们所要表述、反映的对象,才能维妙维肖地去表现他们。否则,那就还是:衣服、外貌像他们,思想感情并不像他们。 

有一位作家,十分诚恳地说:“我在描写一位正义人士、著名人权律师(这是一位为修炼法轮功学员作无罪辩护的法学专家)时,所感受到的一大困难,不是别的,乃是自己的思想境界,达不到那位正义人士的精神高度,就像自己站在珠穆朗玛峰的山脚下,想去描写站在珠穆朗玛峰顶的巨人,对于那位巨人的视野、胸襟、思想、感情、他的浩然正气,我站在山下,虽然也能看到、描写到一些,但总觉有些隔膜、模糊。如果我自己也能一登峰顶,则描写时,便得心应手了。”——这位作家的会心之言,非常恰当地说明了深入生活、体验生活的重要意义。

当然,还是一位文艺理论家讲得全面:“作家必须要写自己熟悉的事情,但也不可能事事‘亲历’。作家可以‘精鹜八极,心游万仞’,在熟悉生活的前提下,作合理的艺术想像与推断。而对于生活的越加丰富,才能使艺术的想像越加合理。”作家要想描写好珠穆朗玛峰顶的巨人,必须在熟悉生活的基础上,把自己‘变成为”巨人,充分而又合于情理地体验了那巨人的感情,才有可能塑造好具有浩然正气的巨人的形象。

深信我们的广大文艺工作者,在这历史巨变的时刻(今年是“命运”与“灵魂”的考悟之年),必定会有新的领悟、新的作品出现。让我们满怀信心地高吟清代赵翼的诗句: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恰似音韵悠扬的笙箫声里,间或传出战鼓的隆隆;清雅温柔的琴瑟音中,时而传来洪钟的嗡嗡!——噫!这就是“笙箫夹鼓,琴瑟间钟”。我们的文学艺术作品,多么需要有这种相反相成的胜境啊!
  • 画鹰岂能似木鸡, 静态写真亦何奇? 须知丹青可贵处, 不在一毛共片羽!
  • 不过,无论如何,读书与写作二者之间的关系,还是密切的。一方面固然有借鉴的作用,而另一方面,还有继承别人的知识和经验,读书明理的作用。
  • 多读多写,应是古往今来著名作家取得成就的经验之谈。北宋欧阳修曾说:“文有三多:看多,做多,商量多也。”
  • 105学年度大学学测22日登场,第一科考国文,试卷属难易适中。引导写作以“我看歪腰邮筒”为题。国文补教老师唐文认为这是暂时性的话题,无法引发思考力或思辩性;尤其去年发生的时事议题多,例如时代力量崛起、总统大选、死刑等议题,都可以让考生深入分析的题目。这次考题可能出现城乡差距问题,没关注此事的考生会吃亏,题目好写但不易深入。
  • 教师想要进行阅读感想教学,可以教导孩子依照下列方向进行思考。首先,是文章的人物,人物的遭遇决定了文章的走向......
  • 对许多人而言,踏出校园之后,似乎就和写作脱离关系了。其实不然,几乎每个上班族每天都要写或多或少的东西,像是发送回复电子邮件、撰写商业企划案、商务通讯或是写写脸书等等。
  • 阿列克谢耶维奇不仅是第14个获诺奖殊荣的女作家,更是半个世纪来首位以纪实文学摘下诺奖桂冠的记者。而上一次(1953年)赢得诺奖的非虚构作品是丘吉尔的《二战回忆录》。“她复调式的写作堪称纪念我们时代苦难与勇气的一座丰碑。”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是非虚构写作非凡影响力的胜利,正如前年德国为其颁发书业和平奖时所言,“她创造了一个将在全世界得到回响的文学门类,必将掀起证人与证词涌现的浪潮”。
  • 时序来到八月,宜兰县政府文化局和联合文学杂志共同策划的“散文书写‧秘境梦境”系列讲座也接近尾声,期待以散文写作为针,将日常生活捻成丝线,穿引出多彩的绣品。
  • 维州埃塞克斯郡(Essex County)的一对马场主夫妇,希望通过一场征文比赛找到自己的继承人。这个主题为“谁能说服评委们:他/她的故事能成为最畅销书”的征文比赛,将于今年11月揭晓名次,获胜者的奖品是一个占地35英亩的马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