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门才女进宫封学士 《女论语》十篇传后世

作者:吉光羽
宋廷芬生有五个女儿,都聪慧过人,善于作文章。(shutterstock)
  人气: 1729
【字号】    
   标签: tags: , ,

唐代宋廷芬,贝州清阳(今河北清河县)人,是名儒世家,能词章,十分重视家教。

宋廷芬生有五个女儿,都聪慧过人,善于作文章。长女宋若莘,次女宋若昭,这两人特别有才华。其余三女,分别是宋若伦、宋若宪、宋若荀。(《旧唐书》的记载,长女宋若莘作宋若华)五个女儿性格相似,都生性素雅高洁,鄙薄华妆艳抹,谨守妇道。她们不愿如世俗女子一样,愚昧无知地度过一生,而是一心向学,想以学识才华为家门争光。而宋廷芬也不想与乡中凡庸子弟结亲联姻,听任她们姐妹五人,一心专注于学业。

宋若莘以大姐的身份,督促妹妹们学习,俨然像一个要求严格的老师。为了更好地教育诸妹,她又仿照《论语》的体例,著《女论语》十篇,将《论语》中的孔子及其诸弟子,换成历史上著名的女子,用历史上的女圣贤韦宣文君,代替孔子,用汉代班昭等人,比作孔子的学生颜渊等,围绕各种妇道,专题展开答问,目的当然是推扬妇女的正道。她的妹妹宋若昭,又为《女论语》加以注释、订正,使之更加完备,成为阐释妇道的教科书。

唐德宗贞元年间,由于昭义节度使李抱真的竭力推荐,唐德宗李适,将她们姐妹五人全部召入宫中。

大姐宋若莘,于贞元七年(791年)领诏命总领秘禁图书,当了宫廷图书的主管。宋若莘卒于唐宪宗元和末年(820年),死后被追封为河内郡君。她死以后,唐穆宗李恒,因宋若昭也很有才学,甚至比她姐姐宋若莘还更加通达老练,便封以“尚宫”(掌六宫文学,职与外尚书大略相等)兼在宫中讲授经书的“宫师”,让她接替其姐姐宋若莘的职务。当初李抱真推荐她们姐妹五人入宫时,唐穆宗曾对她们加以考核,检试她们的文章,并考问经史之类的内容,结果十分满意。宋氏姐妹入宫以后,穆宗以下都尊重她们的才学,呼她们为学士。穆宗对她们屡有赏赐,连她们的父亲宋廷芬,也叨光升任为饶州司马。尤其是宋若昭,历宪宗、穆宗和敬宗三朝,后妃以及诸皇子、公主等,皆以师礼相待,尊称她为“先生”。宋若昭死于唐敬宗李湛宝历初年(825年),死后,被追封为梁国夫人。

宋若昭除为其姐姐宋若莘的《女论语》,作注释和修正以外,还有诗文若干卷传世。 (关于《女论语》的作者,《新唐书·艺文志》中的记载,与此处不尽相同,记作 “尚宫宋氏《女论语》十篇”。宋若莘并未担任“尚宫”一职,故此处明说“尚宫”,应是指宋若昭。如果是这样,那么《女论语》就是宋若昭所著的了)宋若昭之妹宋若宪,后来的遭遇较为不幸,她受人陷害,被皇帝赐死。其余两妹宋若伦、宋若荀,因均去世较早,未能有所作为。(《新唐书‧后妃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汉朝皇帝,请了一个大学问家班彪,整理汉代的历史。班彪有两个儿子,名叫班固、班超,一个女儿,名叫班昭,从小都跟父亲学习文学和历史。
  • 秦王政明白了:这个小孩子有高见,可不能轻视他!就给了他十辆马车,一百个人,送他上赵国去。
  • 清朝康熙皇帝(公元1654-1722),他在位六十一年,是中国历史上在位时间最长的皇帝,他智勇双全、雄才大略,一生功业彪炳,开启了康雍乾盛世。他在位期间有一件事一直被后人广为传颂,那就是在他十六岁时利用智谋拿下了权臣鳌拜,然而在鳌拜的党羽们伏法后,接下来他第一个处分的人居然另一个位高权重的辅政大臣遏必隆,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 明代安正文《岳阳楼图》 。(公有领域)
    范仲淹主管庆州(今甘肃省庆阳县)的时候,有人托他写碑铭,范仲淹就为他写好了,却因此暴露了一位死去贵人的人所不知的隐恶。
  • 孔子把弟子们都叫来,感叹地对他们说:“晏子是精通礼仪的人啊!他不仅知道明文写好的礼仪,更懂得那些没有明文写上去的礼仪,而且能够根据实际情况去实行它,这叫理论联系实际。晏子是真正懂得礼仪的人啊!”
  • 倒马关是内长城的一个重要关口,因其地势险峻让战马经常摔倒而得名,在战国时期就有文字记载,古称为鸿上关、常山关或靑龙口关,它与紫荆关、居庸关合称为宋代内三关。这里自古以来即为兵家必争之地,到了北宋时期名将杨延昭(六郎)在这里率军御敌,因此更是出名。
  • 许允得知新娘是阮共之女,亦即当时与嵇康为友的风雅名士阮侃之妹.便欣然答应。没想等到举行婚礼时,许允一见新娘之面,竟然是个奇丑女子,顿如一盆冷水从头浇下,凉透了心。
  • “一将无能,累死三军”这句话出自《左氏春秋》,这里的“将”指的是战国时代那位只会纸上谈兵的赵军元帅赵括。当时赵王因为中了反间计,用赵括代替老将廉颇,结果断送了赵军四十万将士的性命,让赵国元气大伤。
  • 在叛军兵临项城、县令“不知所为”的危急情况下,杨氏挺身而出,当机立断,帮助丈夫谋划抗敌对策,激励胥吏、百姓,坚决守城,并亲自为士兵烹煮食物,鼓励丈夫带伤参战,终于以少胜多、以弱胜强,使项城免于沦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