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敏:“医生捐器官”戳破中共与黄洁夫大谎

人气 706

【大纪元2016年02月08日讯】最近两天,经由国内媒体广泛报导的“医生捐器官”成为新闻热词,同时这也是中国大陆目前被公开宣传的最新一起“公民器捐”移植案例,但是根据多家媒体分别披露的不同细节,完全戳破中共与黄洁夫在国际社会上鼓吹的“捐献系统”。

就这起“医生捐器官”事件,各家媒体报导相同的部分是:捐献者是湖北襄阳市中心医院36岁的整型美容科医生靳军华,因车祸昏迷十多天而于2月5日被判脑死亡,经家属同意器捐,靳军华的心脏、肝脏以及双侧肾脏共4个器官分给4名患者,施做移植手术的两家医院则是北京阜外医院、武汉同济医院。

若按中共卫计委《人体捐献器官获取与分配管理规定》,以及黄洁夫“杭州决议”必须严格使用COTRS系统分配捐献器官的操作流程,从与捐献人(或其近亲属)签订器官捐献合法性文件,到获取、保存、运送捐献器官等环节,均须由移植医院所在地的OPO(人体器官获取组织)执行,完成法律程序后,OPO还须将相关资讯录入COTRS系统,严格按照该系统的分配结果,把器官运送到移植等待者的所在医院。

换句话说,被赋予获取器官和启动器官分配系统双重职能的是OPO,各级各类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禁止向其他机构、组织和个人转介捐献人,私下在OPO系统外擅自分配将被处罚。

现在看《北京晚报》一段报导内容,实录如下:2月4日深夜,黄洁(北京阜外医院心脏科主任医师)被电话铃声吵醒,那边说:“我们这儿有个供体,B型血,条件特别好。”打电话的是武汉同济医院的朱学海医生。“供体”!听到这两个字,黄洁把科室里的患者在脑海中过了一遍:老吕就是B型血,和供体的血型匹配,而且他的病情重。“供体什么情况?”两个人在电话中交流起情况。

从上述报导中不难得知,哪有什么公开、公平、公正的COTRS分配系统,而是在北京阜外医院医生黄洁“脑海”中就完成配型并决定了心脏受体;特别是供体被宣布脑死亡的时间是2月5日,另据报导,2月4相关法律程序都还没走完,两家医院的医生就在半夜私相授受一通电话搞定这颗心脏给谁。

尤其是武汉同济医院朱学海对北京阜外医院黄洁说的这句话:你们派医生坐明天最早一班飞机来取心脏吧,我们“下不了手”(指的是器捐对象是医生同行)。但这两人完全是鳄鱼眼泪。

在黄洁夫宣布停摘死囚器官后的2015年初,《南风窗》前总编辑曾在微博自曝因为一篇报导被令计划与时任广州宣传部部长王晓玲(曾庆红妻侄女)在会上骂得狗血喷头。虽然他并未言明是哪篇报导让令计划与王晓玲如此惧怒,但据查,应是2007年7月15日这篇刑案报导中的这一个细节(原文):“王朝阳(嫌犯之一)7月3日在法庭上供述说,正切割时,仝革飞(被害人)突然抬起手臂抓了一个医生的臂膀一下,有名医生踩住仝革飞的胳膊,很快就弄完了。”

该报导中的涉案医疗机构,以及带着现金前来“取货”、“活体摘取移植”的多名医护人员,就是武汉同济医院及其附属器官移植研究所的三名医生。报导质疑,涉案的同济医院及三位医生完全没有受到任何法律责任追究,特别是既然他们早就感到仝革飞还活着,那么他们为什么还能继续落刀,职业道德何在?良心何在?

其实,在美国波士顿2012年6月第七届美国器官移植大会上,一名来自天津第一中心医院东方器官移植中心肝移植的副主任医师,在听闻法轮功学员器官被活摘的事实后说:“你们作为医生,都知道中国大陆的器官移植在前几年还是不上数的,在全世界排七、八十名以外。现在一跃成为全世界数一数二的器官移植大国。在这中间,牺牲一些人那也都是必然的、正常的,不算什么事。”

在中共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中,这些以移植医疗之名而参与活摘器官的医生早就丢失了身为一个人的良心,遑论职业道德。

而目前这起最新被公开宣传的器捐案例,不同媒体的不同报导还有不少魔鬼细节可以追究,但仅一小细节就足以说明中共与黄洁夫的“捐献系统”根本是一个欺骗国际社会的厨窗摆设且经不起任何检验。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澳媒披露中共继续欺骗 囚犯器官移植依旧
国际器官移植大会澳洲举行 专家呼吁制止活摘
【专访】器官移植权威:活摘器官是犯罪
黄洁夫不否认摘取囚犯器官在中国继续发生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川普重磅讲话:预告将有大事发生·
【直播】内华达法院“选举欺诈”听证会
【远见快评】夺回美国避提中共?川普想做什么
【大陆新闻解毒】混球时报:讥李毅胡编挖暗坑
【薇羽看世间】爱国者在行动 华盛顿三个预言
【拍案惊奇】川普重磅讲话预警 周庭狱中谈遭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