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民意支持反党 任志强事件冲击两会(完整版)

人气: 2069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6年03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郭惠报导)大陆社交网络名人任志强近日因批评“党媒姓党”而遭到中共喉舌的连番攻击,有的甚至放出风声,指他将身陷牢狱之灾,火药味十足。随后中纪委官网发文回击中宣部,力挺任志强。而中共正在召开的两会期间,习近平和俞正声也公开发声,被指支持任志强。不过,两会代表、委员们对此依然精神紧张。

拥有“红二代”背景、有“任大炮”之称的任志强,是大陆知名地产商、在大陆微博拥有超过3,700万粉丝,常常在网络上针砭时弊。任志强事件在中国社会引起极大反响,各界纷纷怒指文宣系统是在重演文革。大陆最大的论坛网站凯迪网转发一篇相关文章后,到截稿时已经有了212万点击量,文章下面25,857个跟帖几乎全部被网站屏蔽,极为罕见。有评论认为,这是一次民众集体表达对中共怒火的行为。

一、任志强事件的来龙去脉

当局新闻舆论会议提及“党媒姓党

2月19日上午,习近平年后首次调研,分别视察了中共三大官媒人民日报社、新华社、央视。下午,习近平主持召开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并讲话,要求中共文宣官员要维护“中央权威”,“与中央保持一致”等。

多家中共喉舌报导,“党媒姓党”也是这次会议的说法之一。

任志强在微博发声

19日晚上,任志强在微博发帖炮轰:“政府啥时候改党政府了?花的是党费吗?”还称“这个不能随便改”!“别用纳税人的钱去办不为纳税人提供服务的事”。紧接着,任志强又说道:“彻底地分为对立的两个阵营了?当所有的媒体有了姓,并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时,人民就被抛弃到被遗忘的角落了!”

喉舌蜂拥而上 文革氛围浓厚

任志强的言论立即掀起轩然大波。

2月22日,由北京市委旗下的千龙网首先发表题为“网友为何要给任志强上党课”、“谁给了任志强反党的底气”的两篇评论。文章给任志强扣上散播“反党”思想的帽子,用文革式的语言称“简直就是党性的泯灭、人性的猖狂”。

《谁给了任志强反党的底气》一文把质疑指向任志强背后的领导:一个半夜三更喜欢给领导打电话的任志强,究竟谁给了他跳出来推墙的“勇气”?

22日近中午时分,任志强发表微博称:“董事会受股东的委托代表股东管理、经营公司。但公司是属于股东的,不是属于董事会的。这是常识!”

对于千龙网的文章,网络质疑地问:这是“新文革第一张大字报”?

随后,任志强被中共喉舌戴上“反党”高帽,在互联网“游街示众”。新华网以《乱放炮的任志强“党性”去哪儿了》,人民网以《任志强同志,你正在演出一场机会主义闹剧》加入围攻的队伍。

此后,上海市的东方网指任是“8,000多万党员的耻辱”、对党“忘恩负义”、“处处抹黑、污蔑党”;共青团的中青网称他“用心险恶”、“妄议中央”、“违反‘国安法’”;《广州日报》谩骂任“甚至禽兽不如”;光明网称其为“颠覆势力代言人”;还有自称民间“爱国网民网站”的察网发表署名“崔紫剑”的文章,呼吁对任志强“依纪处理”,如有违法就移送司法。

2月24日,任志强在微博上发了《吕氏春秋》的一句话。25日早上他透过腾讯微博,宣布他的新浪微博被封杀:“早上起来新浪的微博已经被关闭了。在这打个招呼!”

事件并未就此打住,中共喉舌炮轰任志强继续升级。

北京西城区委:要严肃处理(任志强)

2月26日,中宣部主管的党建网刊文《党要管党 任志强不能例外》称:“党内的任志强们,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碗,中央必须狠下决心,依照党章和纪律处分条例把那些在党反党的人剔除出去。”

28日,中共网信办责令新浪、腾讯等有关网站“依法关闭”任志强微博账号,并表示绝不允许被关闭账号的用户改头换面再次注册。此举意味任此后难在网上再发声。

2月29日,北京西城区委下发《关于正确认识任志强严重违纪问题的通知》。通知称,要对任志强作出“严肃处理”。

各方评论被封杀 分析:民间对中共的愤怒有多大

随着中共喉舌大规模对任志强批判,大陆和海外民间表达支持其“反党”行为的声浪不断。大陆知名论坛凯迪网转发《国家网信办发言人就关闭任志强微博账号发表谈话》的文章下面回帖罕见达到25,857个。令人震惊的是,这2万多民间声音几乎全被网站管理员给屏蔽。

零星可见的几个跟帖大多也都是调侃被屏蔽的现象:

——哈哈哈哈。看看俺打哈哈的,会不会屏蔽。
——哇,这个帖子是卖创可帖的?
——好厉害的管理员!这么多牛皮癣!
——违背了哪一条法律?
——编辑在表演行为艺术,众猫咪争相配合。

大陆知名论坛凯迪网转发《国家网信办发言人就关闭任志强微博账号发表谈话》的文章下面有2万多个民众跟帖几乎全被网站管理员给屏蔽。零星可见的几个跟贴大多也都是调侃被屏蔽的现象。(网络截图)
大陆知名论坛凯迪网转发《国家网信办发言人就关闭任志强微博账号发表谈话》的文章下面有2万多个民众跟帖几乎全被网站管理员给屏蔽。零星可见的几个跟贴大多也都是调侃被屏蔽的现象。(网络截图)

时政评论员石久天认为,这是近年来极度罕见的现象,印象中已经十多年未见。第一个罕见之处是,几万网民似乎明知发表的言论会被屏蔽,仍然坚持要表达。第二个罕见的地方是,就这样一个帖子,点击居然达到200多万。这两点合在一起,可见民间对任志强事件的关注度,以及对中共的愤怒。

石久天说:“民众支持任志强的原因,一部分是因任站了出来,敢于对中共的言论压制说不,之后受到无理打压,与民间压抑已久的怒火形成了共鸣。”

除了网民被封嘴,2月25日,中共中央党校教授蔡霞三篇替任辩护的文章同样遭到封杀。

此外,中共国家网信办近日还宣告对多位网络大V封号,包括@罗亚蒙、@演员孙海英、@王亚军上海、@荣剑2001、@文山娃等。他们都是近年微博名人,发表过不少言论,影射、讥讽或直言批评中共时政。

权斗猜测四起

2月29日,东网的评论文章《雪地鸿爪:项庄舞剑 意在沛公》一针见血地说:“⋯⋯且看一篇批斗任志强的党媒文章,‘一个半夜三更喜欢给领导打电话的任志强,究竟是谁给了他跳出来推墙的勇气?’正是这篇文章打响了倒任舆论战,遣词用意可圈可点。”

文中分析说:“任志强曾撰文称,现任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是其学长,更是其政治辅导员,文革期间又一起上山下乡,彼此间是亦师亦友的关系,即使王岐山在仕途更上层楼、进身国家领导人行列,两人仍有联络,有时打电话深夜聊天,一聊就很久。由于这层特殊关系,王岐山被指是任志强的大靠山。今次官方传媒首先将任志强的言论定性为反党,提到任志强深夜给‘领导’打电话,然后质疑是‘谁’给了他反党推墙的勇气,尽管没有直接点出‘领导’及‘谁’的名字,已经是呼之欲出。”

同一天,署名“紫荆来鸿”在海外刊文《左派声讨任志强,意在打垮他背后的那个“谁”》。

文中说:“只要能打垮那个‘谁’,断了老板(指习近平)的左膀右臂,看什么人还敢给老板打先锋,不要命地‘反腐’!”

海外其它一些网站的评论文章都表达了同样的意思。

就在任志强事件不断发酵之际,事件突然峰回路转。

峰回路转 中纪委发文

3月1日,中纪委网站转载《中国纪检监察报》署名文章《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该文引述习近平在河北的讲话,其中提到“小问题没人提醒,大问题无人批评,以致酿成大错,正所谓‘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啊!”

文章引述唐太宗李世民和魏徵的关系等历史典故进一步阐述,并称能否广开言路,接受建议,常常决定一个朝代的盛衰。

北京政界人士向海外媒体披露,中央纪委网站“廉史镜鉴”栏目刊发这篇文章,实际上就是反击中宣部。

该人士还透露,有中央领导已发话训令中共西城区委,停止处理任志强的程序。最新的消息指,这个“中央领导”正是习近平。

据称,西城区委讨论给任的处分问题3月3日下午被叫停,上级要求,现在应以“关注两会”为主,于是此事搁浅。

习近平俞正声先后发声

继中纪委官网之后,3月3日,《人民日报》发表文章《有的领导怕丢面子,不愿听群众逆耳之言》。文章中称,有的领导怕掉架子,不愿和群众坐一条板凳;有的怕丢面子,不愿听群众的逆耳之言;还有的怕出乱子,不愿让群众知道太多的信息。这样的想法和做法都是不对的。

紧接着,3月3日下午,中共政协会议开幕式上,中共政协主席俞正声作了政协常委会工作报告。在讲话中,俞正声多次强调要包容不同意见,称坚持求同存异、包容多样等,并支持“讲真话、道实情”。

3月4日,习近平参加民建工商联组的讨论时首度发声,强调了“讲真话、说实情”,习近平表示:“对民营企业家来说,就是讲真话说实情建诤言,遵纪守法办企业⋯⋯”

习近平、俞正声的公开发声被指在任志强事件上表态,并支持王岐山

中宣部攻击任志强 企图反制中纪委调查

多个海外媒体均指,这次文宣系组织攻击任志强,其实是企图反制中纪委对中央几大宣传部门的调查。

安徽出版集团董事长王亚非最近公开发声,在提到《谁给了任志强反党的底气》的文章时表示,作者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的矛头不是指向任志强的,而是指向这个“谁”。

王亚非呼吁要揪出千龙网背后的黑手,文章称,这个网站如果没有幕后黑手的话,绝不敢写这样一篇攻击领导人的文章。后面一定还有代表贪腐势力的大人物。

报导称,中纪委与中宣部这场较量仍在继续。

中共两会前夕,王岐山派15个巡视组进驻32单位与4省份。其中,巡视中宣部的第一巡视组组员特别配备了四名副组长,包括多次随行王岐山的神秘人物施克辉;而其它巡视组都只有三名副组长。

评论:任志强事件“炸伤”了两会

截至发稿,中共两会仍在进行之中。多家媒体认为,今年两会气氛压抑,部分原因即来自任志强遭文革式舆论攻击,导致两会代表和委员们在敏感问题上噤声。

每年中共“两会”安保都异常紧张,如临大敌,会场内总有一批神秘的“黑衣人”无时无刻地在监视着一切。图为,2016年3月7日,人民大会堂内的统一穿黑西装的保安人员。(GREG BAKER/AFP/Getty Images)
每年中共“两会”安保都异常紧张,如临大敌,会场内总有一批神秘的“黑衣人”无时无刻地在监视着一切。图为,2016年3月7日,人民大会堂内的统一穿黑西装的保安人员。(GREG BAKER/AFP/Getty Images)

也有评论称,在两会之前发生的这起事件,“炸伤”了中共的两会,也震动了几乎所有两会代表。看看陆媒两会时候的报导,居然会集中在花絮、服务员、美女翻译和记者本身之上,就可以明白这点。

石久天说,2013年3月23日,习近平在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发表演讲时,主张“各国和各国人民共同享受尊严,鞋子合不合脚穿着才知道,一个国家的发展道路,只有这个国家的人民才知道”。在中国大陆,当民众都对中共充满怒火、纷纷予以抛弃的时候,中国前进的道路也许不久就会变得清晰起来。

二、揣着明白装糊涂 两会委员们最大的共识

受任志强事件和中共舆论收紧的影响,目前正在召开的中共两会,与会者最大的感受是“政治气氛紧张”,代表们“小心翼翼”,很多人对敏感问题都不想多谈。有大陆媒体人脱口一句“文化大革命?这个话题好敏感啊”竟吓走了一旁正在接受采访的政协委员,匆匆结束了与港媒记者关于该话题的谈话。

不过,今年两会期间也出来不少怪事,如有的中共政协委员在会议期间的采访或谈话被媒体公开,却立即出来否认;有的委员希望表达的看法被媒体发表后,却一次又一次地被连环删除。在会议期间不时冒出的这些怪事,构成了两会一个个热点。

有评论分析称,这些委员非常清楚现在中共被人厌恶的程度,有些话说出去会招致大量民众的反感,因此只能在会上说,而不敢对外说。这些参加两会的代表和委员其实都知道汹涌的民意,只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而已。这些人的表现也说明,现在民心抛弃中共的势头已成,没人能阻止。

葛剑雄与中青网的风波

3月1日,两会之际,中青网采访了中共政协委员、上海复旦大学教授葛剑雄,就任志强微博被关一事发表看法,葛剑雄称“我赞成对于任志强的微博处理,作为共产党员怎么能够公开挑衅呢?”葛剑雄称自己从未关注过任志强微博,任志强超越了底线,微博当然没办法存在了,“胆子大你到国外去,到社会上骂,但是我们是不允许的,任何国家任何场合都是有自己的限度的。”

中青网随后以“葛剑雄:我赞成对任志强微博的处理”为题刊出。

该消息见报后却惹来葛剑雄的不满,他在微博上立即否认称:“我十分震惊、非常遗憾地看到了中青网在未经我的审阅、未经我同意的情况下发表了这样的标题和内容。为不影响在政协大会期间履责,不干扰大会的主题,我不得不决定,自即日起,除此前已经约定的采访外,不再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未经我的同意,媒体不得报导我在会议期间的言论。”

对于葛剑雄的这个声明,港媒凤凰网刊发评论称“令旁观者感到一头雾水”。文章质疑:是媒体刊发的观点,没有完整或准确地传达葛剑雄的真实想法,还是葛剑雄不愿意公开这样的想法?

葛剑雄接受了中青网的采访,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为何又要微博发声明?

有报导说,这篇对葛剑雄的报导刊出后,葛在网络上遭到前所未有的民众批评。

学者谢晖在微博观察后总结说,40分钟内,三千多的留言中,不约而同谴责其“落井下石”。谢晖表示,针对一条微博或一个事件,不约而同地谴责“落井下石”者的情形,我还是头次见。可见大浪拍案,民心向背,昭然若揭;吾国国民,无负其民主素志。

有网民说,葛剑雄当然知道这些话只能说给中共内部的人听,公布到社会后,自己是要“挨打”的。

大陆媒体记者王海涛忍不住公开表示:“葛剑雄掉坑里了?”

张国立与央视大战

葛剑雄与中青网的“戏码”刚落幕,张国立与央视的大战又拉开帷幕。

3月4日,央视新闻微博发文称,大陆知名演员兼导演、中共政协委员张国立在两会上说,有关部门应该加强对网络剧的管理,网络剧应该与电影电视剧一样,须经过立项、报批、制作、审看,不能随便拍什么就放到网上去。

此微博又一次掀起了轩然大波,招来众多网民怒骂张国立。有网民指责:“文艺界又出一个大坏蛋!”还有不少网民讽刺张献媚中共,并要求其先管好自己的儿子。

3月5日下午,张国立否认央视报导,他在微博写道:“央视新闻的记者朋友,我还没有在会上发言呢呀!”

(撷自新浪微博)
(撷自新浪微博)

针对上述报导,张国立还写纸条回应官媒环球网说:“我没有发言呢!昨天是其他委员提出提案,我说广电总局对此召开了会,今后要和电视剧一样审查了,没说别的。”

对此,有网民质疑地说:“央视与张国立总有一个在撒谎。”

3月6日,央视将3月4日张国立在分组讨论会上,如何加强网络剧管理,张国立的谈话录音和视频放了出来。

视频显示,先是张国立说,去年12月广电总局开了一个会,对网络剧以后要立项、报批、制作、审看。说完这句话后,张国立加重了语气,并带着手势,说道:“以后就是得一样,就是先报批,报批完了以后制作,制作完了以后审查,审查完了以后上线,”没有再说你自己想拍什么拍什么,拍完你就往上上。

从视频来看,央视新闻在那条微博里,对张国立谈如何管理网络剧,并没有偏差。

不过,有网民根据央视视频显示的分组数字又提出质疑,认为央视此次发布的是张国立参加2014年两会文艺界组的视频。但也有网民对比其它官媒发布的张国立参加2016年两会的相关图片,认为该视频报导属实。

央视与张国立之间的“糊涂仗”,至今未见正式的定论。不过,张国立不愿对外承认,在两会上说的那些话的行为,网民认为张其实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知道一旦对外曝光,在民间就“变臭了”。

到目前为止,张国立有关这场争论的微博,全部被删掉了。张的微博是自己删除的还是被删除了不得而知,不过张国立在微博上以偷笑的表情包似乎在暗示,那微博不是他删的。

蒋洪与财新网遭连环封杀

正当张国立与央视纠缠之际,两会又出现新的话题。

连续8年出席两会的政协委员、上海财经大学教授蒋洪,在今年两会期间接受财新网采访,提出公民表达的权利必须要保障,但有关报导却遭到连环封杀。

3月2日,蒋洪在接受财新网采访时直言:“受某些事件的影响,现在公众也都有点迷茫,希望少讲些话,气氛是这样。”接着他明确表态说:作为公民,表达的权利有必要保障,因为“表达的权利是宪法上划定的”,而且“公众各抒己见是一个国家兴旺发达协调的标志,也是社会自信的标志”。

蒋洪说:“我如今唯一担心的是,两会代表和委员的概念是否能够充分通过媒体展现出来。”

3月3日,财新网以“蒋洪委员:公民表达的权利必须要保障”为题报导了对蒋洪教授的访问。

很快,蒋洪的担心就成为现实。第二天,当他在微信平台上浏览自己之前在朋友圈里转发的这篇采访时,却被提醒:“该网页包含违法或违规内容,被多人举报,为维护绿色上网环境,已停止访问。”

3月5日,蒋洪再次接受财新网采访,他表示:“我左看右看,看不出什么违法违规的内容。”他说,所谓违法违规的内容,恰恰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太可怕了,太让人惊奇了。”

当天,财新网再以“蒋洪委员:我的两会言论被指违法违规‘太可怕’”为题做了报导,结果该报导再被删除。

3月7日,财新旗下英语网站发表文章,就这两篇报导遭当局删除表示异议,直指中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简称:网信办)是“政府新闻审查机构”,结果这篇英文文章也被删除了。

3月10日,东网发表评论文章说,三文全被删,网信办已肆无忌惮,从这连环删文,可见内地言论空间面对的压制愈来愈强烈。

时事评论员袁斌表示,试想,蒋洪尚是中共的全国政协委员,在体制中也算是有身份的人,连这样的人的表达权利都得不到保障,何况一般百姓呢?

但是,也有评论认为,蒋洪会不知道自己的言论触犯了某些敏感事件的边界?恐怕也是明知原因却不敢点透吧。

评论:民心抛弃中共 无人可以阻挡

在当局召开新闻舆论工作会议后,《人民日报》海外版微信账号“侠客岛”紧跟发文。

“侠客岛”在文章中说,现在大陆存在“两个舆论场”,即官方舆论场和民间舆论场,甚至一度异常分裂,原因在于传播机构的话语世界与老百姓的个体经验世界产生了偏差,甚至非常严重的对立。并说长此下去,消解的是执政合法性,而且将动摇“党本”。

旅美新媒体人北风表示,“两个舆论场”的分裂,最近几年已非常鲜明。尤其是今年的央视“春晚”,官民评价更是呈现两极。

北风说,对于政权来讲,解体的恐惧都是自我验证的。越担心政权有问题,越加强控制,最后导致危机爆发。这跟民间舆论场没有关系,而是政权自己把自己折腾死的。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则表示,其实,无论葛健雄、张国立、还是蒋洪,这3个政协委员知道现在民间对中共的厌恶,很可能是因为这些才导致这3人,要么是在中共内部说那些逆民意的话,但却不敢公开;要么是装糊涂,装作不知道中共言论边界,而公开发声。从中可见的是,他们很清楚民众对中共政权唾弃的程度。

李林一说,民心抛弃中共的势头已成,没人能够阻止。那些政协委员们,只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而已,因为说真话就会关系到自己的身家性命。这也是2016年两会上达成的最大共识,彼此心照不宣。

三、任志强“反党”引共鸣

翻看任志强的人生轨迹,任对中共的认识也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越发清醒。尽管他的一些言论有的还带有一些局限性,抑或在中共的环境下多少还要有所保留地表达看法,但他的思想毕竟触碰了中共的“禁区”,让中共坐立难安。也正因为如此,任志强在最近几年“反共”的态度,代表了越来越多民众的想法,得到了上千万的关注度与支持。

有评论说,任志强说话有底气,是因为他并不是孤军奋战,他说出了绝大多数人的心声。人们已经在思想上、精神上与中共彻底决裂。

林彪事件 使任志强对中共产生疑问

任志强,1951年生,籍贯山东莱州,出生于中共高干家庭,父亲任泉生曾任中共商业部副部长,母亲李秀亨,在“文革”后期担任北京市二商局领导,主管北京的烟酒副食品供应。因此,任志强被认为是“红二代”和“官二代”。

1964年,任志强就读北京市第三十五中学。初二时,认识了王岐山,任志强在他的自传《野心优雅》中说:“上初一时班上的辅导员是姚明伟、姚依林的大儿子(王岐山夫人的哥哥),高三后他去了越南学习,中间由蒋小泉接手过一段时间。再接下来就是王岐山了,当时他上高二,他是陪伴我们时间最长的辅导员,从在校学习到上山下乡,再到北京工作,我都跟他保持各种各样的联系。至今他还会偶尔在半夜打来电话,我们经常一聊就聊很久。”

随后“文化大革命”爆发。初始,任志强被狂热的政治气氛带动,加入“批斗”队伍。第一个死于女红卫兵手下的中学女校长是他最好朋友的母亲。“这就是革命吗?”他开始疑惑。很快,他的父母成为“走资派”,被下放到干校。

1969年,任志强加入了38军某步兵团。在38军时,任志强认识了现在习近平的经济智囊刘鹤。

1971年的“林彪事件”后,他开始怀疑中共:“为什么前一天还是接班人,第二天就变成反革命了呢?”

1981年后任志强步入商界。

1984年年初,任志强进入国企华远公司。1985年任志强曾被以“贪污罪”关进看守所,被关了14个月。1986年无罪释放。

从1984年至2011年4月,任志强逐步成为中国知名房产商,任职华远集团董事长。

2014年11月24日,任志强通过微博发表声明宣布正式退休。

任志强政商“朋友圈”

任志强在大陆被认为是微博的意见领袖,言论内容大多针砭时事。

港媒曾这样评价任志强:任志强曾因一度曝出惊人之语而被封为“任大炮”,后又因“扔鞋门”事件成为公众焦点,卸任华远集团董事长一职后也不休息,继续在微博中谱写着他的“炮轰进行曲”。

为何任志强敢叫板中共?港媒称,任志强政商“朋友圈”非常强大,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是其“初中辅导员”,关系熟到“半夜三更可以直接打电话”,与副总理汪洋是“想见就见”,中财办主任刘鹤在任志强心目中“不是什么官,私下里以朋友相交”。

有这么多高官朋友,任志强在大陆舆论界“非常牛”,经常言他人不敢之言。虽然中宣部系统一直视其为麻烦的“惹火人物”,但顾忌任志强的背后势力,一直没有下手。任志强过去十多年一直没有遭到政治整肃,被视为体制内的标杆人物。

任志强不仅与王岐山关系非同一般,去年10月6日“紫荆来鸿”在《未来条件许可,习近平很可能会有惊人之举》的文章中透露的消息显示,任志强背景深不可测。文中说,中宣部长期以来之所以没法打压任志强,关键在于他不仅和许多权臣是知无不言的“总角之交”,更重要的是一些重要的权臣,甚至习近平本人赏识、认同他的许多观点与看法(主要是一些未公开的看法与观点)。

“紫荆来鸿”还表示,中宣部鼓吹的那一套,未必是习近平心中认同的观点。而任志强那些说法,却未必不是习心中的看法。其中的奥妙尽在不言中。

2010年到2013年末 任的言论多涉“中国怎么走”

作为在微博拥有3,700多万粉丝大V,近几年来,任志强言论越来越惊人,其“敢言”吸引大批网友眼球,人送外号“任大炮”。

以下是任志强从2010年开始到2013年末为止的部分言论,未加注明的是微博言论:

2011‧1‧6 任志强在谈到“普世价值”的时候说,嘴上不承认,不等于事实不存在。普世价值是人内心中的共识。

(撷自任志强微博)
(撷自任志强微博)

2011‧7‧2 “坚持不搞私有化,不是从经济学和市场化的角度谈其科学性,而是从领导和执政的角度看其政治性的。”

2011‧9‧23 “如果农民的土地私有化了,不再被政府低征高卖,何来贫民窟?如果取消了户籍差别,何来农民工???”

2011‧10‧27 “中国革命的成功靠的是私有化。把土豪的土地抢过来分给农民。如果当初说要把土地抢过来归公,大概就没有农民会支持了!”

2012‧2‧12 “宪政的五要素:一,竞争型的多党制;二,代表民意的代议机构;三,分权制衡的政治结构;四,独立的司法系统;五,人权先于宪法和法律。人权不优先又何来自由?”

2012‧3‧2 任志强在回应贺卫方提出的“雷锋问题”时说,“(雷锋是)一剂麻醉剂?”同日,任还说,“雷锋是阶级斗争,是驯服工具,只是被文革的需要而塑造的形象。”

2012‧6‧8 在回答如何看待“三权分立”的时候,任志强说,(三权分立)是民主的基础和保障。

2013‧1 任志强在北大光华新年论坛上发言,号召学生联合起来推倒面前这堵墙,建立社会民主制度。2016年2月27日,大陆官媒又拿出这段言论攻击任志强。

2013‧5‧11 “今司法独立已成多国制约公权泛滥之必备条件。无司法独立又用什么维护宪政?”

2013‧6‧8 在评论当局“中国梦和美国梦是相通的”说法时,任志强说,(中国梦与美国梦)都是宪政梦啊!

2013‧8‧24 对“普世价值”,任志强说:“可以有内容不同的争论,但不能没有普世价值。你可以不吃鱼翅,你可以不吃肉,但你不能连吃饭都否定了。”

2013‧10‧2 任志强对“三年大饥荒饿死几千万人的说法”评论道,“(三年大饥荒饿死人数)远超八年抗战。”

2013‧10‧21 任志强在对外经贸大学参加“个人命运与家国时代”的读书沙龙时发言说:“在这个社会上最缺的不是谎言而是实话,当我们的社会被无数谎言填满所有空间时,不管是这代人还是下一代人都生活在谎言中。”

2013‧11‧7 在新地产年会上,任志强被问到“三中”你最希望听到什么?任说,“我最想听到的是政治体制的改革。如宪政,民主,司法独立,完全的市场经济制度,官员财产公布,产权制度平等保护等。也许改革仍停留在政府管理层面。只要改就是进步,民众都希望改革的步伐再大些。但政体的改革还需时日。仍需努力。”

2014年起 任已看清中共本质?

任志强近几年对中共的态度在逐渐转变。网民跟踪任志强的微博发现,原来最近几年,“任大炮”开始阅读哈耶克等学者的著作,似乎逐渐认识到中共的本质。

2014‧2‧1 对于中共吹捧朝鲜战争的歌曲《英雄赞歌》,任志强说,“许多人是听着这首歌长大的。也一直以英雄为学习的榜样。只是从抗美援朝战争变成朝鲜战争之后,许多历史的真相打破了文艺作品的神话。”

2014‧6‧.13 凤凰财经报导了华远地产董事长任志强在清华大学做了主题为“改革必须面对的几个问题”的演讲:

任志强称:“几乎所有的公有制企业都是效率最低的。而民营企业、私营经济占用最少的资源,却创造了巨大的国家财富,创造了更多税收,创造了更多的劳动就业。”“很多腐败行为都是因为公有制,谁看到私有企业中有那么多腐败?”“过去三十年,我们没看到公有制的好。如果公有制好,国企就不会搞混合所有制了。”“60多年来,我不知道国有企业到底给了我们什么好处。”

2014‧6‧14 任志强赞扬揭露真实中共历史的高华。

2014‧7‧24 任志强赞扬揭露真实中共历史的杨继绳。

2014‧8‧19 任志强说:“独立的司法是行使民主权利的保障。权力的相互制约是法治的必备条件。”

2014‧10‧21 “历史上每次通过不合法的暴力行为所拥有的权力都是极权的,而非民主的。”

2015‧2‧7 任志强撰写文章《一党独大》,阅读量超过100万。该文声称:“如果民众不相信中国共产党要实现这个伟大的梦想时,一定会有新的政党领导人民实现这个目标。”

2015‧8‧28 任志强微博自称在飞机上看了《二十世纪的教训》,重新认识“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

至于任志强认识到了什么?答案马上出现。

2015‧9‧13 在中共再次宣称“搞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是为了实现共产主义”之后,任志强在微博质疑“民大于党还是党大于民?”

2015‧9‧22 中共共青团重提了“共产主义信仰”的口号,同日,任志强发表了一条长微博。文中对中共的“实现共产主义”口号,说它完全是“欺骗”、“愚弄”人的,说自己“曾经被这个口号骗了十几年”。

他还说:“公私合营之后的公有制经济被打破了。计划经济体制彻底宣告失败了。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饿死了几千万人,文革也不知冤死了多少人。”

2015‧10‧2 任志强罕见撰文“新国家还是新政权”?他在微博上发文说:“这个节日不是新的国家产生的节日,而是一个新的政府产生的节日。”任志强此言被广泛诠释为“中共不等于中国”。文章发表仅几个小时后,就有超过了10万人次的点阅。

2016‧1 在讨论大陆房地产去库存的问题时,任志强表示,中国目前房地产的库存已经接近7亿平方米,大量库存不会因为任何政策而消化掉,只能炸掉。

2016‧2 “党所有的媒体都有了姓,并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时,人民就被抛弃到遗忘的角落了!”此言一出,招来中共文宣系文革式语言的强烈攻击。

任志强吁众人推墙视频再热传

近日,任志强因批评“党媒姓党”遭到中共喉舌连番攻击后,有关他在北大发言时建议推墙的视频再度在网上热传。视频中显示,任志强谈到社会责任时说:“真正的社会责任是你要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社会之中为之付出努力的责任。”

他表示自己这个概念是从龙应台那里来的。他进一步分析:“台湾的民主制度建设,不仅仅是因为有一个蒋经国,更重要的是他们的思想、他们的梦想要有一个民主的社会、要有自己的权利。所以龙应台鼓励所有的人承担你们的社会责任,把你们面前的墙推倒。在中国现状情况下,我们唯一的社会责任,所有各位你们努力的站起来把我们面前的墙推倒,建立我们社会民主制度。”

演讲中,他认为现在面对的首先是制度问题,并毫不掩饰地表示:“这个(中共)制度已经烂透了。”

⋯⋯⋯⋯

评论:民众在觉醒 任志强是一员

任志强的发言或微博总是会引来成千上万网民的回应。

大陆作家、原资深媒体人朱欣欣向大纪元记者分析:“任志强的话之所以有这么大的反响,第一、任志强有这样底气说这些话,他知道自己不是孤军奋战,是代表了绝大多数的老百姓的心声,所以有底气。据我所了解到,各行各业的老百姓普遍对中共不满意,包括体制内的很多人,真正说拥护专制政权的也是极少数,而且是投机分子,说话也是言不由衷。第二、中共专制在中国已经没有任何的市场。它现在是仗着军队、警察靠恐怖手段压制着,实际上已经完全没有道义和合法性可言了。”

朱欣欣表示,现在强调“媒体姓党”,从另外一方面来看是中共政权已经无法左右民意了。民间有很多渠道可以发表个人意见,中共已经无法掌控舆论了。

时事评论员石久天说, 现在已经有2亿3千万人退出中共及相关组织,任志强的思想变化就是民众唾弃中共的例子之一。民众在觉醒。#

责任编辑:林锐

评论
2016-03-16 5:3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