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经济放缓 中国劳工抗议频发 中共陷困境

3月6日,黑龙江省长陆昊在中共两会上一句话引发双鸭山矿业集团上万名矿工连续四天上街游行堵铁路,当地政府调动上千警力镇压。(网络图片)

人气: 75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03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秦雨霏报导)中国经济在二十年的增长之后,开始放缓,罢工劳工抗议在全国爆发。工厂、矿山等企业拖欠薪资、裁员或干脆关门,由于担忧未来黯淡的就业前景,工人们异常猛烈的进行反击。

上周,中国东北龙煤集团上千名愤怒的雇员发起了一场迄今政治上最大胆的讨薪抗议

位于香港的中国劳工通讯去年记录了2700例罢工和抗议,比2014年翻番。纷争在最近几个月愈演愈烈,仅一月份就发生500起抗议。

劳工抗议对共产党构成政治困境

《纽约时报》报导说,中共当局担忧这一切对共产党构成挑战,采取打压抗议、拆散劳工组织、监禁活动人士等措施。但是中共也寻求安抚工人,施压企业解决纠纷,拨款数十亿美元给福利项目和再培训计划。

这凸显了劳工动荡对共产党构成的政治困境,共产党一直把自己称为工人权利的卫士,即使它欢迎大亨加入它的行列。

随着中共当局考虑对产能过剩的国企进行巨大的裁员行动,劳工抗议浪潮似乎变得更加汹涌。根据一份最新研究,如果实施裁员计划,未来两年逾300万工人可能失业。政府已经宣布将裁员180万钢铁和煤炭工人。

中共在九十年代末私有化和重组国企的浪潮中,曾经裁员3千万工人。但是当时的经济发展,在新的领域创造了数百万就业机会。而如今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到25年来最低水平。

信息时代 劳工更容易组织起来

同时,由于社交媒体发达和草根权利组织的出现,现在的劳工有更好的信息渠道,更容易组织起来,也更加自信。

康奈尔大学中国劳工问题专家伊莱•弗里德曼告诉《纽约时报》,这可能令中共官员寝食难安。政府资金不足,妥协的空间减少。

在广东省省会,国企鞍钢联众不銹钢有限公司的几百名工人上个月罢工,抗议厂方减薪一半并延长某些工人的工作时间到12个小时。

工人们使用微信凝聚支持和筹集资金,购买抗议横幅。他们在帖子里说,当局试图制止他们用高音喇叭唱“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抗议出现在全国各地,制造业和建筑业的纷争最突出,占据所有示威的三分之二。

去年的大多数抗议是针对私营雇主,但是上周发生在双鸭山的示威暗示,如果中共当局推动国企改革和削减产能过剩,动荡可能蔓延到国企。

劳工组织被扼杀在摇篮里

《纽约时报》报导说,中共政府禁止工人建立独立工会,只允许他们加入共产党控制的中华全国总工会。参与谈判的工人由企业管理层选择。

近年来,中国非盈利劳工权利组织激增,他们帮助工人进行合同谈判和在罢工当中保持团结。但是随着工人抗议变得频繁、大胆和先进,中共安全力量加强控制这些组织。在去年12月份,当局逮捕了劳工组织负责人曾飞洋,指控他“聚众扰乱社会秩序”。

曾飞洋曾经针对广东省著名工厂和国企策划一些成功的劳工运动,并培训了一代劳工活动人士。在他被捕之后,官媒对他展开抹黑运动,指控他招妓、盗窃工人钱财和跟国外势力勾结。

深圳劳工活动人士吴贵军开始警告工人不要举行示威,担忧他们可能也被逮捕。他告诉《纽约时报》:“我们不能被扼杀在摇篮里。我们必须改变我们的策略。”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6-03-15 2:1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