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丛谈:白描浅探

作者:庄敬

(摄影:Witold Krasowski /Fotolia)

  人气: 932
【字号】    
   标签: tags: , , ,

我国有一位著名文学评论家,十分赞赏《三国演义》的白描技巧。他说:这部古典小说少用冗长的景物描写,更不用繁琐的内心剖白;而是多用白描,艺术成就甚高,魅力极大。白描,的确是我国传统的艺术技巧;这份优秀文艺遗产值得我们认真的总结和继承。在当前,不少西方文学家从自然主义的繁琐氛围中,醒悟过来,摒弃细碎无味的描写,转而倾注我国的传统小说所采用的白描手法,是有卓识的。

所谓白描,原系我国国画的一种技法。它的特点是在白色质地上,纯用线条来勾勒画面,而摒弃任何彩色颜料的涂抹。简言之就是:不施粉黛,崇尚纯朴。文学上借用白描这个术语,是指:用简洁、朴实的笔调,描写景物,叙述事件,刻画人物。我国有一位老作家,曾经对文学上的白描手法给予了一个精要的注说:“白描就是和障眼法反一调:有真意,去粉饰,少做作,勿卖弄而已。这与传神写意画一样,并不细画须眉,不过寥寥几笔,而神情毕肖。”

白描的手法,用在景物描写上,要求抓住客观景物的特征,作精彩简洁的描绘,创造出动人的意境,把客观的景物与作品中人物的心思情绪结合起来,并为情节的进展服务。例如《水浒传》第十回《林教头风雪山神庙》中的描写雪景——

“严冬天气,彤云密布,朔风渐起,却早纷纷扬扬,卷下一天大雪来。”“看那雪,到晚越下得紧了。”

寥寥几笔,就在读者心头眼底,活画出一幅《冬雪图》,意境鲜明生动。其中的“卷”“紧”等字,运用古典诗词的“炼字”功夫,十分精警。有位老作家称赞:“看那雪,到晚越下得紧了”一句,谓有“神韵”。这段描写,又不是孤立地写景,它是为书中情节的展开服务的。因为雪下得大,草厅才会被压倒,草厅压倒了,林冲才能逃脱被奸人烧死的厄运;林冲幸免于死,后文的故事,才能继续进行。

白描的手法,用在情节描写和人物塑造上,要求选材严,开掘深。以精炼的笔墨,传达丰富的内容;以生动的细节,反映人物的性格。“以一斑略窥全豹,以一目尽传精神”。《三国演义》中的叙述和描写,多采用白描手法。罗贯中写曹操这个人物时,有如下一段——

曹操幼时好游猎,喜歌舞,有权谋,多机变。操有叔父,见操游荡无度,尝怒之,言于曹嵩(曹操的父亲——笔者注)。嵩责操。操忽心生一计:下次,见叔父来,诈倒于地,作中风状。叔父惊告嵩,嵩急视之,操故无恙。嵩曰:“叔言汝中风,今已愈乎?”操曰:“儿自来无此病,因失爱于叔父,故见罔耳。”嵩信其言。后叔父但言操过,嵩并不听。因此,操得恣意放荡。

上述这段文字,便是白描。它简洁朴实,但却非常生动形象,很能“抓人”。这就是白描手法的优越性。我国古典小说大师们,在运用白描手法刻画人物时,又特别注重对话语言的个性化,使读者“闻声知人”。

作者运用白描手法,应该注意如下几点:

一、抓特殊,抓关键,精选细节,突出性格。作品既然想写得简洁精粹,那就不能随意浪费笔墨,而要在人物的特殊性方面锐意搜求,从众多的生活材料与细节中,去比较,去选择那足以突出人物性格的闪光的材料与细节,用来刻画人物。从事创作,“选材要严,开掘要深”。

二、相信读者,留有余地;含蓄深刻,启人联想。读者都是有想像力的,作者应充分认识这一点,并设法调动读者的想像。高明的作者坚信读者的高明;换言之,坚信读者高明的读者!他自己才会是高明的作者。只要写出了富有特征的行为、事件,语言虽简,但它那丰富的意蕴,读者仍然想像得出。罗贯中写曹操“见叔父来,诈倒于地,作中风状。”十二个字,很有特征,故能激发读者丰富的想像。

重新认真研究白描手法的内涵和作用,继承和发展白描的艺术技巧,是现实时代的需要。时代的步伐在加快,生活本身的节奏也在加快,它不容许作家在作品中笔滞墨涩,为了描写一件无谓的琐事,而竟日毕夕,徘徊转圈不已。我们的文艺作品,将会拥有越来越多的农村读者,他们对于自然主义的笔墨,绝不会报以掌声;而对于我国传统的白描技巧,却有着传统的爱好!这就有待于驰骋文苑的健儿,努力继承中华文化的优良传统,并锐意创新,更上层楼!@#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钟隐作画喜欢别出心裁,另辟蹊径,落墨挥毫,常能大异于人。传说有一回,他到某收藏家那里去作客,从收藏家的画柜中,见到几位前 代画家所绘《雀鹰图》,有的把雀鹰画得怒目圆睁,凌空扑下;有的画雀鹰正在追捕 它要猎取的对象。钟隐很是喜爱。
  • 优秀的文艺作品,都是“枝干挺秀”,并且“花叶芳菲”的。用那位作家的语汇来说,就是既有“情节概貌”,又有“片刻详情”。
  • 文艺创作确实是一件艰苦的劳动,需要的是认真而严谨的态度。不细心地调查研究,“想当然”的率意之笔,往往会产生谬误,闹出笑话。
  • 语言是文学的第一要素。而警语,又是语言中的耀眼的明珠。古今中外一切优秀作家的文学作品中,无不呈现出丰富多彩、璀璨夺目的警言隽语。这些警语,常常使读者一见钟情,过目不忘,而记忆终生。
  • 艺术欣赏中,确实常常有这种情形:你说得“少而精”,读者却联想得“多而深”,你越说得“钜细无遗”,读者却越感到“厌烦无味”。
  • 清代著名艺术家郑板桥,平生最擅画竹。他在六十岁以“始余画竹,能少而不能多;既而能多矣,又不能少:此层功力,最为难也。进六十以后,始知减枝、减叶之法。苏季子曰:‘简炼以为揣摩。’文章绘事,岂有二道? ”
  • 所谓衬托,实质上就是一种间接描写。如欲写甲,并不从甲的本身着笔,或者说不单纯地从甲的本身着笔,而从乙或丙那一边绘形绘声,恣意尽力,使人透过乙或丙,间接地却又是更深刻地去认识甲。
  • 蛙鸣的特点是多而无益,多而不当;鸡唱的特点是少而有益,少而精当。鸡唱与蛙鸣比较起来,堪称以少胜多、以一当十。我们从事文艺创作也应该是这样。要努力使自己的作品表现力更强一些,蕴藏量更多一些。
  • 写好文章,不深入生活、认真观察分析,那是绝对不行的。金代大文学家元好问在《论诗三十首》中,有一首这样说:
  • 歌德很欣赏德国画家鲁斯的动物画。有一回,他拿出了自己珍藏的鲁斯的版画册,里面画的是各种各样的羊。这些羊,在不同的情境中,现出不同的姿态:那含情的面孔,那卷曲的羊毛,都画得维妙维肖,逼真动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