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松絮语:走出抑郁症

作者:青松
(Fotolia)
  人气: 543
【字号】    
   标签: tags:

偶然的机会,和一位多年没有消息的同学小伊联系上,聊了好一阵子。说起来,和小伊很是有缘,念小学时就是同学。小学毕业后,中学、大学一直都在一起,虽然专业不同,在不同院系。

记忆中,小伊是完美的,待人接物、穿着打扮,样样都让人挑不出毛病。在她跟前,我简直就是毛毛躁躁、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大学毕业后,再没见过。偶尔想起小伊,脑海中浮现的总是她的微笑。时隔多年,再说起当初,我才知道,那么积极向上、完美无缺的小伊,居然在大学时就患了忧郁症。这些年来,反反复复,她需要一直吃药治疗。

那时候的小伊习惯封闭自己,不对外人展示自己的内心,而大大咧咧的我也从没发现她有什么异样。过去这么多年,听小伊终于对我敞开心扉,诉说起大学时代她曾经要自杀的事,我泪流满面。小伊总是很温和很友好地对我,那个时候我们都远离故乡,我是她所有亲友中离她最近的人,而我对她经历的那些折磨居然一概不知。

现在的小伊已经在走出来,不然也不会有勇气把那些伤心与不堪回首的过去说出来。我庆幸她终于慢慢战胜自我,重新找到生活的方向。同时,也在思考为什么现在那么多人患有抑郁症。小伊是幸运的,虽然十分痛苦,但毕竟还好好活着。而那些因为抑郁症结束自己生命的人,连尝试重新开始的机会都没有了。

也许是这个社会让我们太疲惫了。每个人身上都背负那么多压力,好像有种无形的力量逼迫我们竭尽全力念书、工作、往上攀登。就像身处大海的波浪中只能顺势而行一样,在社会这样的导向下我们也只能顺从,为自己拼搏出一番天地。当这些占据了我们的全部精力,精神上却悬空了。

滚滚洪流中,多少人理智地思考过信仰?多少人敢拍着胸脯说,自己百分之百明白生命的来处与归宿?即便有信仰的人,其中又有多少能够对神佛的存在不持半点疑虑?太多人已经迷失,看不懂这天地,也看不懂自己的心,甚至不知为什么而活着了。

当然,有人可能反对,说自己是为了闯荡一番事业,是为了家人而活着。但是,那些理由都没能阻止人在万念俱灰时要放弃生命的决绝。与信仰相比,那些都太表面了。一个心中有信仰、明了世间因果、看透荣辱得失的人,生活再艰难,也一定不会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因为他们懂得,所有的苦都不是无缘无故,该自己承受的就应淡然面对,磨难的存在恰恰能让人升华自我,也只有升华自我,才能更接近生命最美好的归宿。@

责任编辑:方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告诉她,不要谢我,因为她定是行善积德了,所以才有善报。大姐微笑,连连点头……
  • 也许正是通过那些不合时宜,我们的意志和判断力才得到磨练吧。
  • 吃午饭休息的时候,朋友问我一个问题:“见没见过忘忧草?”我立刻回答:“没有!”朋友再问:“确定没见过?”我再次很坚定地回道:“没有!”
  • 可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些癖好,在外人看来好像不可理喻,但对自己而言却是必不可少的。
  • 人能否做出一番成就,以及人与人之间最大的差距,真的不在于多聪明,而在于能否坚持到底,保持初心不变。只有时时反思,让心如初,才能不愧于天,不愧于人,不愧于己。
  • 人应当信守承诺,说到的就要尽力做到,哪怕是无意间说出的话。也许冥冥中一切都有安排,督促我们兑现诺言。
  • 段时间,回老家看望爷爷。奶奶过世之后,爷爷不想拖累子孙,便住进了养老院。
  • 每个人的命运不同,每个人都有自己要走的路。我们真正需要关注的,是怎样走好自己的路,无愧于心,而不是别人怎么走的,别人走了多远、爬了多高。
  • 太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是因为我们自以为已经很了解这片天天见到的土地。然而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再熟悉的地方也会有惊喜、有风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