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山东问题疫苗再曝隐情 30多律师挺身援助

近日,山东公布庞某等非法经营疫苗案,问题疫苗波及全国24省市,涉案金额5.7亿元。图为北京民众正在接种疫苗。(AFP PHOTO)

人气: 3414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6年03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导)近日,大陆问题疫苗案不断发酵,引起海内外的关注。由于十年前山西疫苗事件涉事公司,被曝更改名称后再涉山东问题疫苗案,引发众怒。而食药监管局官员声称中国疫苗监管体系已达到世界水平,更是火上浇油,激起更大民愤。

目前,大陆律师界有30多名律师挺身而出,志愿为受害者家庭提供法律援助。其中有律师向大纪元表示,大陆真相都被厚重“雾霾包围”,恐引起社会的恐慌,而中共的“稳控”思维将导致问题越积越多,最后有可能演变成一场空前的人权灾难。

十年前山西疫苗事件涉事公司更名后再涉山东疫苗案

最近曝光的山东黑心疫苗案,官方公布已扩散至中国24个省市、涉案金额高达5.7亿元的问题疫苗,大多流向偏远的农村乡镇接种点,而且大部分已经被使用。

近日陆媒再曝光十年前在山西疫苗事件中涉事的企业华卫时代公司,于2010年2月9日改为现名的华夏德众公司。改名后的该公司再次出现在山东疫苗案中,令外界震怒。

据中青报报导,在当年的山西疫苗事件中,当时的华卫时代公司被山西省疾控中心成立生物制品配送中心选中作为托管。华卫时代公司负责山西全省疾控工作所需的疫苗配送和二类疫苗的供应和管理,打出“山西疾控专用”标签。而很多疫苗标签是在闷热的环境中粘贴的,这些长时间脱离冷链系统的“高温疫苗”被广泛接种。

据该报2007年的调查,从2006年1月1日华卫时代公司垄断山西疫苗市场,到2007年10月华卫时代撤离山西,短短22个月,华卫时代攫取利润近亿元。

2010年3月,《中国经济时报》调查报导揭露,接种这些“高温疫苗”后,山西出现百名儿童不明病因致死、致残或引发各种后遗症,并轰动全国。

中青报报导还披露,“当年4月,卫生部、国家食药监总局宣布调查结果,称2006~2008年期间山西疫苗是安全的。不过,华卫时代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田建国的处理情况,一度未向社会公布。”

该报近日(3月25日)才获得当年卫生部未向外公布的文件(2010年11月22日原卫生部办公厅《关于全国卫生产业企业管理协会有关问题处理情况的通报》),通报责令清算、注销华卫时代公司的原股东北京华卫产业开发公司,并且该公司的主管部门全国卫生产业企业协会2010年年检初审不合格,被限期整顿半年,进行通报批评。华卫时代公司负责人田建国也被撤销了该协会职务,解除聘用关系。但通报没有提及卫生系统官员受处理的情况。

报导还称,“事实上,原卫生部发布前述通报的时候,华卫时代公司已经完成了多次工商资料变更,公司名称彻底更改,还接受了来自河北疾控领域的两名新股东。”该公司办公地址房屋所有权为卫生部。更改名字后的华夏德众公司,现在的法定代表人是曹晓刚,他拥有多家生物公司,也是北京赛诺凡客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北京华夏科力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另外,在疫苗出现巨大问题之际,中共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化监督司司长李国庆坚称,中国疫苗监管体系总体达到了世界先进水平。该言论在网上再度掀起轩然大波。新浪认证的投资专家占豪回应,“官员在当前舆论环境下应对舆论真是无语,面对如此大漏洞谈监管领先,这不是适得其反吗?”大陆一家企业的执行董事表示,没见过这样自吹的。

中共国家卫生计生委疾病预防与控制局局长于竞进也称,疫苗的异常反应报告数量这两年基本持平,没有发现因接种疫苗导致的问题。还称,“这个数量与世卫组织公布的数据基本持平,没有超出世卫组织的范围。”

但中共不敢承认的是当年因揭露山西疫苗问题的《中国经济时报》,却遭到山西省、卫生部及新华社三大集团的打压,撰写疫苗调查报导的大陆著名调查记者王克勤也被强制失业,从此没有任何一家媒体敢聘用他。

因担忧演变一场空前的人权灾难 一批律师介入疫苗维权

近日,大陆十多省市的30多名律师向社会推出了一份《问题疫苗索赔指南》和组建律师服务团的公告,义务为受害者提供法律援助,引起社会关注。

参与此联合公告之一的文东海律师,向大纪元记者介绍:“对于问题疫苗的争论,即使在律师群体中也是针锋相对的。反对的人认为现在一切都还不明朗,尤其过期疫苗的副作用只有相关专业人士才能做出判断,由律师出面呼吁集体联名帮助维权会给社会造成恐慌。

“而支持律师帮助维权的律师认为,不管问题疫苗是否会给接种小孩造成伤害,律师的关注、声援,甚至是直接介入维权,有助于真相的进一步厘清,律师介入维权非但不会扩散恐怖,反而会利用他们所掌握的专业知识,正确的分析那些受害家长所遇到的各种情况,从而防止一些不确切的消息流传扩散。”

他本人认为,“当局的‘维稳’思维导致一切是非都变得模糊,一切真相都被厚重的‘雾霾所包围’,这才是制造恐慌的根源。指责律师的集体介入会扩散恐怖,那不是别有用心的对集体维权行动的吓阻,就是坐井观天的短视行为,律师集体介入维权仅只是表明一种对任何人权利受损害的支持态度,并不代表律师们就对问题疫苗事件作出了自己的判断,事实上,在疑点重重的问题疫苗事件中,没有哪一个人敢自大到(认为)他就掌握了全部真相,正因为没有掌握,所以需要以一种积极的态度介入。”

他也坦率表示,关于问题疫苗,自己此前接触的不多,但从现已曝光的问题来看,集中在几个方面的争论是值得重视的:1、问题疫苗是否就等于过期疫苗?很显然,过期疫苗仅只是问题疫苗的一种,对于国人来说,不限于只关注过期疫苗,一切可能导致自己孩子安全处于一种不确定性状态中的疫苗都是应该杜绝的,也是大家共同关注的;

2、过期疫苗是否会导致明显的副作用?据有关权威发布,过期疫苗只是疫苗失效,不会直接导致其它副作用,但失效疫苗的注射有可能延误小孩接种有效的疫苗,且过期疫苗至少是一种伪劣产品,它收获和有效疫苗同样的对价显然是不合适的,因而同样具有法律上维权的价值;

3、大量的问题疫苗事件所展示出来的问题可能并不是反对帮助问题疫苗受害者想像的那么简单,而它的后果也可能会逐渐呈现出来,并在当局的维稳思维操控下,问题越积越多,最后有可能演变成一场空前的人权灾难。#

责任编辑:李晓清

评论
2016-03-27 1:1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