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李悔之:非法疫苗、讨薪和“西方那一套”

人气: 17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03月27日讯】昨天,有位网友留言说:老李你最近怎了?让亿万农民工蒙羞的“非法讨薪”丑闻你不吱声;让18省数亿民众惊慌失措的“非法疫苗”惊天大案你装聋作哑,竟对什么“东方y红”和“嫁人就要嫁……”的神曲,对广场舞大妈跳大大麻麻的舞蹈,对“新权威主义”和“强人政治”关心得很,身为公知,凡事要分主次、要掂量孰重孰轻啊。

“凡事要分主次,要掂量孰重孰轻”,这话确实说得在理的。不过,朋友的责怪,却让人心里有点冤:因为究竟谁分不清何为“主次”,谁没拿捏准重轻,还真不好说……就拿农民工讨薪难、“非法讨薪”、“非法疫苗”之事而言吧,它们与地沟油、毒奶粉一样,都是体制肌肤之上久治不愈的湿疣癣疥——翻翻新闻网页,会发现农民工讨薪难和“非法讨薪”,一直是二三十年屡见不鲜的事;“非法疫苗”呢?早在十年前,目前在号子里接受Z政的唐JL律师就为疫苗受害者打过官司;而大记者王克勤和他的社长呢,五年前就因为曝光疫苗问题下岗了……所以,如果滋生湿疣癣疥的温床不拆,此类或类似现象必将周而复始上演……正因为想到这层,也就更关注“东方y红”、“嫁人就要嫁……”的神曲,就更关注跟“忠字舞”没两样的“大大麻麻”广场舞,就更关注“新权威主义”和“强人政治”那些事……因为眼睁着这些事走得更远,到时比“非法讨薪”宣判现场更令人寒心,比“非法疫苗”更可怕的事,就很可能降临在国人头上。

这些年,经常听到有人这样骂:“你们这些臭公知,啥事都能与体制牵扯上。难道西方的什么都好?”其实,我历来是不认为西方的一切都好的。如果一切都好,就不会有“民主制度是最不坏的制度”之说了。但,有道是“透过现象看本质”,一个国家频频发生的社会现象,确实与制度有千丝万缕关系的。试问:古今中外、上下五千年,有谁见过哪个朝代,哪个国家,农民工讨薪难竟成为二三十年棘手社会顽症的?

再试问——

古今中外、上下五千年,谁见过哪个朝代,哪个国家,二三十年间,隔三差工发生农民工为区区几百元、几千元血汗钱,或采用跳楼、喝药手段讨薪,或在派出所、信访局门口下跪求助讨薪的?

古今中外、上下五千年,有谁见过哪个朝代,哪个国家,农民工被拖欠了八年之久的薪水,最后向总理救助才得于解决问题的?

古今中外、上下五千年,有谁看过哪个朝代,哪个国家的农民工讨薪无望欲跳楼,被劝下后却以“违害社会治安”治罪的?又有谁看见过农民工求助警察讨薪无果后一时冲动而采取了过激行动被判刑后,还要在万人大会上展览示众的?……

昨天,四川阆中市再度上演一宗“非法讨薪”事件——数名民工为讨薪上市政府大楼楼顶欲跳楼,结果如何,当地文宣告知:“已妥善处理”,究竟怎个“妥善”法,当然只有相关人员才知晓……

这些年,一些网民总是责怪农民工不该下跪讨薪,说这太没骨气,丢了中国人的脸……这,实在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远离家乡、住在城市简陋工棚里,干最苦、最累、最脏的活,拿最低工资、几乎没有任何劳保福利的农民工,是生活在最底层的人。谓之“贱民”也不太过分。其中一些人,是寅吃卯粮的特困户。他们的工钱,是真正的“救命钱!”甭说拖欠一年半载,哪怕一天也是拖欠不得的!我想,那些责怪不该下跪讨薪的朋友,如果换成是被欠薪的农民工,说不定会弄出更没“骨气”的行为呢!

一些很理性的人士则批评一些农民工不该用喝药、跳楼等极端手段讨薪,说碰到任何问题都不能走极端,要通过法律程序解决问题……说这话的人,比那位问饥民“何不食肉糜”的司马衷先生更显可爱:“通过法律程序”如能解决问题,还会不断发生一排排农民工跪在市政府门、跪在众人聚集的广场上乞薪的吗?还会发生向总理求助讨薪的宇宙新闻吗?……

再往深一层看,农民工讨薪难,不少人被迫采取自辱或极端手段讨薪,表面看是欠债的“老赖”太可恶。其实,骨子里折射的,是民营企业、民营经济环境的恶劣不堪!而民营企业、民营经济环境的恶劣不堪,其根源则是特色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一切优质资源、能源皆被垄断国有企业所独占,民营企业和民营经济长期步履为艰、半死不活,大多只能靠官商勾结、靠制造伪劣产品、靠做两本账存活。如此大环境下,遭遇各种不测风险的系数极大。这,既是多少年来民营企业破产成风之根源,也是农民工讨薪难的根本原因所在。

太多人总是骂“老赖”太可恶,其实,绝大多数“老赖”是有苦难言——若非弄得山穷水尽,若非借货无门,有哪个老板愿意弄到家门口、公司门口围堵着一群讨薪的农民工?又有哪个老板愿意象老鼠一样整天东躲西藏作老赖?——丢脸事小,个人和公司信誉彻底破产则是致命的!恐怕没人会像北大孙东东那样,认定欠债的老赖也是精神病吧?

“非法疫苗”问题,深层次折射的则是法治大环境的恶劣,以及社会道德底线的全面失守——贩买“非法疫苗”该案嫌犯庞某某,曾因非法从事疫苗药品经营被判三年有期徒刑,缓期五年执行——“非法从事疫苗药品”,其性质与杀人越货无异,然而竟判了个缓刑五年。更不可思议的是,更大的贩卖活动恰恰发生在缓刑期间……如此故事,如果在万恶资本主义国家,是再天才想像力的剧作家也想不出来的。然而在特色国度上,却成了现实!

疫苗的巨额利润,既是庞某某能构筑起一个庞大贩假网络的另一重要根源,更折射出一个更令人无比寒心的问题,这就是它如同毒品般的暴利!

疫苗的巨额利润究竟有多高?且“透过现象看本质”——山东庞某某贩卖出“非法疫苗” 200万支毒疫苗,案值是5.7亿元。如果批发价每支合285元,零售价则至少300元以上!试问:究其世界上有如此贵的疫苗,还是流入18省的“非法疫苗”远远不止200万支?

更不可思议的是:几个月前,四川广元市曝出一个让人欲哭无泪的奇葩新闻:2015年11月中旬,四川省广元市查处一起疾控系统腐败窝案,涉案人员在疫苗采购、销售过程中不但大吃回扣,而且各基层接种站层层加价。加价幅度如下:

省疾控中心销售价85元加价20%

市疾控中心销售价102元加价20%

县疾控中心销售价122.4元

上述还不是最高价格——某些接种点直接按照最高限价178元向接种者出售,价格翻了一番!

看了上述“旧闻”,联想到西方国家的疫苗或是微利的,或是免费为国民提供的,而吾国呢?不但价格贵的出奇,而且监管极为混乱,正因为这些原因使得“非法疫苗”长期大有市场。而监管混乱的背后,是巨大的灰色收入黑洞——一些强迫性种值的疫苗动辄几亿、十几亿的数量,其中的暴利空间让人难于想像……再想到这些钱的流向绝不可能是国库,就难免又让不少网民“连想死的心都有!”

看了如此奇葩之案,脊背上又不禁直冒冷汗:此案是广元市纪委在查贪官时无意中发现的。试想,如果不是歪打正着出了问题,它能有曝光之日吗?另,类似问题全国各地究竟有多少?……再想想当今吾国“天价药”满天飞的现状,不禁又想问:当今世界,有几个国家的药品价格如此高昂的?古今中外,又有哪个朝代,哪个国家的官员,敢发救命药品横财的?

最让人“连死的心都有”的是:就在5.7亿“非法疫苗”流向18个省的惊天丑闻刚曝光不久的情况下,国家药监局同志哥们今天却发布了一条这样的新闻:“中国疫苗监管体系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够牛逼冲天,够“三个自信”吧?
无论是“非法疫苗”还是“天价药”,都存在时日太久,然而却轻易谈不得——也就在今日,“疫苗`之`殇”全网不见了,王克勤当年曝光社长因签发问题疫苗新闻稿而下岗的文章,也被外星人打劫了……

这些天,看到一些理中客责怪国人太听信公知夸大其词的言论,总是被网上以讹传讹的谣言所迷惑,使得本来质量上去了的国产奶粉滞销,稍稍有钱的人削尖脑袋到香港或国外买奶粉。并担心从此国人对疫苗也产生强烈抵触情绪,进而产生种种消极后果……听了这些责怪,有网民便骂:国产奶粉的滞销,究竟是监管部门一直无力扭转伪劣商品泛滥局面,隔三差五曝出“非法疫苗”一类丑闻、使得公权力的信誉到了冻点造成的?还是公知的“夸大其词”造成的?究竟是信息透明度远远不够造成的,还是谣言造成的?如果像万恶资本主义国家那样,将食品、药品的制造、运输、销售视为国计民主的头等大事,不惜一切保证食品、药品安全,使伪劣食品、药品绝迹,公知的“夸大其词”还会有市场吗?如果保证新闻的高度自由和信息的高度透明,网络谣言还会有人信吗?

有人很讨厌“西方那一套”,以为“西方那一套”就是民主选举。其实,民主选举只是“西方那一套”的其中一个手段,而保证每个公民的生命权、自由权、财产权和免于恐惧的权利,才是目的和根本。

——转自作者博客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6-03-27 9:3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