务农善稼 自富济民

秦自省
  人气: 114
【字号】    
   标签: tags:

西汉末年,在南阳湖阳(在今河南省唐河县西)有个大户,姓樊,这家的主人叫樊重,字君云。他家几代人都善于经营农业。

樊重这个人,别看外表温和厚道,但却是一个重规遵古、工于计划的有心人。他家三世同堂,他把这个大家庭,管理得井井有条。他订立的家规制度,条条款款都很严密;执行起来也很严格:早晨起来,子孙们都要过来给他行礼;晚上睡前,大家还要过来给他问安。

在安排家业上,他更是精打细算。无论什么东西,只要是他家的,就一定要给它派上用场,让它发挥应有的作用,决不随便丢弃。他家的奴仆,也都按照每个人的所长,予以安排,让他们各尽所能,最大限度地发挥他们的作用。这些奴仆因为安排得恰当,他们都能齐心戮力地劳作。

有一次,乡亲们见他家栽种了一批漆树,就问他:“樊公,你栽漆树干什么,你又不作油漆生意?”

樊重说:“我家四年以后,需要打造一批家俱。我现在栽下漆树,到那时,这些漆树就可以派上用场了。”当时,人们听了都嗤笑他。

几年以后,樊家的漆树成材了,能够产漆了,他家里打造的家俱,都用上了自己家产的漆。这些树越长越大,产的漆也越来越多。过去嗤笑过他的那些人,现在需要用漆的时候,也不得不向他来求助。他便笑呵呵地赠给。

由于樊重细心计划,善于经营,他的家产以极快的速度增加着,每年都在翻番,家财总计超过万两黄金。有了钱,他就继续开垦荒地,总计开了三百多顷。还建造鱼池养鱼,在山野放牧牲畜。

他家盖的房子,有楼房,有高阁。他家的院子里有水池,有沟渠,像个大花园。樊重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他不欺弱小,不吝啬,还有点仗义疏财的味道。他在当地的名声也很好。因此,他被乡亲们推为“三老”(中国古代掌教化的乡官)。

他的外孙子何氏兄弟,为了财产而争斗不已。樊重觉得这是自己本家族的羞耻,便送给他们各二顷地,要他们不再争斗。

他借出去的债,不少于上百万。到他八十岁将死的时候,他嘱咐家人,把债券统统烧掉。另有一些借债人主动去偿还,他的儿子们根据他的遗嘱,拒绝接受对方还债。

樊重的后代人,被拜官封爵。光武帝刘秀,建立东汉以后,还多次成千万地赏赐他家钱财。@*

责任编辑:梁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中国明朝英宗时期,石亨、曹吉祥诬陷徐有贞,为了给徐有贞定罪,酷刑拷打其友人马士权,逼取口供。触怒上天,导致了两次天灾。这两次天灾在正史中都有记载。
  • 古语云:“祸由恶作,福由德生”。古人认为世事无常,人生如梦,莫费尽心机贪求名利等身外之物,唯有积德行善,向道向善才是人生之正途,因为天道佑善。反之,贪图利欲之人,必定只有自我的私念,少有大道的追求,也就不配上天的辅助与护佑。人若是想要趋吉避凶,前程光明,必定要遵循天理而为善,正信因果客观规律,方能不迷不谬。
  • 神传文化,五千文明,重德行善,敬天知命,名利无执,色气看轻,尤以色欲,三教严明,十年文革,逆天而行,批判古圣,残害精英,德风日衰,礼乐溃崩,灯红酒绿,尽显魔性,魔性不除,彼岸难登,色欲不去,地狱中行,劝君回头,欲寡心清,前车之鉴,善恶随行。
  • 萧何、张良和陈平在秦末汉初都是叱咤风云、名垂史册的人物,司马迁在写作《史记》时,分别把他们写入了《萧相国世家》、《留侯世家》和《陈丞相世家》中。班固的《汉书》基本承继了司马迁在《史记》中对三人的记述,但由于体例的关系把他们三个人分别放在了《汉书》列传的第九和第十部分,在对三人的评价上基本和司马迁相同。
  • 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清正廉洁、秉公执法、善良大度皆是在朝野为官人士的优秀品质,而唐临简肃宽容、德行为本的事迹尤为值得称颂。
  • 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汉字皆因象形而造,意为“象形字”,由此可见,“忠”是存心居中、正直不阿,人若能不偏不倚并做到竭诚尽责就是忠的表现。
  • 史可法在南京拥戴福王朱由崧,力主抗清,当时福王只知醉生梦死,其他要臣如马士英、阮大铖、孔昭等人,又互相倾轧。当时,史可法从抗清的大业出发,盼望福王认清形势,励精图治。
  • 安贫乐道语出《后汉书•韦彪传》:“安贫乐道,恬于进趣,三辅诸儒莫不慕仰之。”
  • 汉代的留侯张良,后来从游赤松子;唐代的邺侯李泌,后来进入衡山学道。有人说:“桥上仙风,锁子道骨,各有所得,没有什么奇怪的。”但是,像尉迟恭,他本是一介精猛武夫,曾经拳打过李道宗,几乎死于唐太宗的刀下。
  • 汤斌曾担任岭北道,赴任时,雇一头骡子载衣被出潼关。后来称病解任,衣物一点也没增加。汤斌后来担任江苏巡抚,每天只吃蔬菜。汤斌一天查阅账簿,发现某天买了只鸡,惊愕问道:“谁买的鸡?”仆人磕头说:“公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