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起死回生的现代神话故事

臧爱霞参加天国乐团在社区的演奏活动。

人气: 848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6年03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伊铃报导)1996年8月的长春刚告别三伏的酷暑,空气中稍微有些凉意。位于长春市绿园区的208医院后面那片树林依然翠绿,三三两两健身的人在林子里进进出出。临近中午时分,臧爱霞从开水房打了一瓶水,正吃力的朝病房走去……

208医院是一家军队医院,是当时全军、乃致全国最权威的肝病治疗基地。臧爱霞的丈夫李建军患乙肝,已经治疗了7年。这次他们住院整整10个月了,可是病情依然不见起色,各项指标都不正常。医生已经对他们发话:“医院已经尽力了,能用的药都用了,再用会中毒,带些营养药回去养吧。”

“带着医院治不好的病回家,那不等于是等死吗?” 臧爱霞感觉万念俱灰,走头无路,手中的水壶越提越重,双腿像灌了铅似的。她走几步,歇一下,走几步,歇一下……

7年求医之路

臧爱霞在唐人街讲真相。(臧爱霞提供)
臧爱霞在唐人街讲真相。(臧爱霞提供)

大庆石油化工总厂(现重组更名为大庆石化公司)位于大庆市龙凤区,是一家约有3万名员工的大型企业。臧爱霞曾在该厂一家商店工作,她的丈夫李建军是该厂消防支队的队长。1989年,李建军在一次车祸中,失血过多,输血时染上乙肝病毒。从此,这个被称为工作狂的健壮男子被病魔缠身,变得无精打采,肝区常感不适,疼痛。夫妻俩开始了漫漫求医问药之路。

他们走遍北京、上海、西安、大庆2院、长春……全国各地到处跑,不知道住了多少次院、进多少个医院。每年至少住院3个月,有时4、5个月。每年平均药费4、5万,7年时间,花费医疗费差不多30万。这在当时已经是巨大的数字了。

60年代中苏交恶,国家正处在最穷的时候。9岁的李建军随父母从苏联回到中国河北省,在物质匮乏的环境中长大,李建军养成吃苦耐劳的性格。17岁那年参加工作,他工作勤奋,年年得奖,他的奖状贴满了家里的墙壁。

他的职位也一步步上升,从消防员,消防班长、教导员,一直到消防支队队长,干到副处级的位置。工作经验也有了,前景一片光明……谁知,病魔却毫不留情地给他迎头一棒。他觉得不可思议,难道人生就这样完了吗?

那时,臧爱霞正读小学二年级的女儿无人照顾,只好寄托给邻居;远在河北的母亲又患直肠癌。她既要牵挂老人,孩子,又要照顾病患丈夫,她心力交瘁。1992年,臧爱霞患了病毒性心肌炎,出现一阵一阵昏迷,被送医院抢救。这一病就没止境,不是住院,就是去医院检查、拿药、打针。她成天病怏怏的,从从菜市场买三斤菜拎到家都困难。

家里出了两个病人,无疑雪上加霜。夫妻俩几乎轮流住院,为了照顾丈夫,臧爱霞多数是带药在家吃,或者是带着药陪丈夫住院。现在她已经心脏肥大,医生说:“没有更有效的药可用。”

208医院炸开了锅

臧爱霞参加法轮功游行活动。
臧爱霞参加法轮功游行活动。

“刘庆来了!刘庆来了!”突然一阵闹哄哄的声音传来,臧爱霞往走廊的一边靠,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她看到人们都往走廊的一个方向跑,一个个满脸的兴奋。她想过去看究竟,可是身体太虚弱,腿脚不灵敏,只得远远地看热闹。

不一会儿,又听到有人兴奋地喊:“围起来了,围起来了,里三层、外三层的围起来了。”这时已经是午饭时间,食堂大师傅正把饭菜推到走廊里。臧爱霞向一个打饭的师傅打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打饭师傅说:“刘庆你不知道吗?他是这里的老病号,成天到处昏迷。昏死在走廊,我们就拽他;摔到厕所里,搞卫生的清洁工就拽他。哪个监区他都住过,住了14年了。最后肝坏死,治不好了。1年前抬回去了,所有人都以为他死了。没想到他回去炼法轮功炼好了,现在他又回来了。”

不一会儿,臧爱霞看到人群又往另一个方向走。听说是因为围观的人太多,堵塞过道,医院干脆让他们到会议室去。

臧爱霞到达会议室时已经有些迟了。她看到一个身材高大健壮的青年男子站在那比划,人看起来40来岁,皮肤白里透红,她估计这人就是刘庆。围观的人仍然兴奋不已,七嘴八舌地问这问那。刘庆说:“今天来,只是跟大家见见面,以后我会把书和录像带都带来。”

当时,整个医院炸开了锅,上下都轰动了。从军长、政委到医生、护士、病人、家属,就连打扫卫生的清洁工、厨房大师傅,全都惊动了,他们都赶来看刘庆。

医生说他吃了仙丹妙药,要把他当个活标本。医院还提供一个会议室,要在医院开个炼功点,让刘庆回来教大家炼功。

臧爱霞想起来208医院之前,有位朋友也推荐他们炼法轮功。还说:“你们炼了法轮功就不用到处住院了。”这位朋友曾去长春听过李洪志大师的讲座。她爸爸的一位战友因糖尿病,瞎了一只眼睛,后来另一个眼睛也不行了,结果炼法轮功练好了。

臧爱霞当时拒绝了,心里还责怪朋友:“炼个功也要拉人。” 她和李建军都是无神论者,只相信科学,有病看医生。别人讲的那些气功祛病的奇迹,他们都不相信,认为那都是迷信。

如今,两夫妻正处于人生的黄金阶段,李建军当时正处在事业的上升期,却身患重病,求医无望。臧爱霞的心脏病也越来越严重。医生说,已经心肌肥大,没有药可治…….他们已经走头无路。

摆在眼前的事实让臧爱霞不得不思考:刘庆患这么严重的病都好了,难道法轮功真能把病炼好?何况李建军的病比刘庆要轻的多。她心动了,要找刘庆谈谈。

刘庆的故事

刘庆答应了臧爱霞的请求。在李建军的病房里,病人、家属,加上刘庆夫妻俩,大概6、7人。病房里鸦雀无声,大家静静听刘庆讲他的故事……

刘庆是位军人,26岁那年,患了乙肝,每年都要住院,一住就是14年。刚开始住院时是保养性的,后来变成治疗性的,再后来变成抢救性的。病情越住越重,从肝炎、肝硬化、肝腹水到肝坏死。因为腹水,他的肚子挺得老大,医生说里面全是血水。刚开始,医生给他每周抽一次,再后来,每周抽2次。

刘庆有1米9个头,人聪明,有才华,深得领导器重,年纪轻轻就任营长职务了。得病以后,因为长年治病,就再没有提升了。他很不服气,怨天尤人,脾气变得非常暴躁。一不顺气,就向妻子发脾气。14年来,他的妻子跟着遭罪,每天着急上火,不到40岁就患了白内障。

1995年,刘庆已病如膏肓,肝脏出现坏死,肚子越来越大。医生跟他说:“唯一出路是把脾脏摘掉,可能会多活几个月。”

刘庆拒绝了,对医生说:“我已经住院14年了都没治好,现在要开膛剖腹,摘掉脾脏,就为多活几个月,这多活这几个月又有什么意义呢?”刘庆的家人也不同意摘脾脏。那时刘庆已经不能吃饭,家人把他抬回家。当时医生护士都知道,刘庆活不了几天了,回去只是准备办后事。

回去之后,刘庆听说李洪志大师要在长春办最后一期气功学习班,他也想去听。但他的要求遭到全家人一致反对:你还想去学气功? 我们都给你烧了成麻袋的气功书,你炼了那么多气功有用吗?哪个气功把你病治好了?你都住院14年了,医院都治不好,气功能治好吗?

但刘庆坚持要去。最后他妻子实在拗不过他,妥协了,并说服他的家人:“反正他要死了,就满足他最后一个愿望吧。”

那天,他们用被子把刘庆裹起来,用担架抬到会场前面的地上,然后就离去了。等到讲座结束,他们再进来把刘庆抬回去。 9天时间天天如此。

9天班下来,刘庆听明白了:原来人有病是业力造成的。他不再怨天尤人,也不恨这个那个了,回去之后也不再骂太太了,他决定要修自己:“反正要死了,能活多长时间,就修多长时间吧。”

从听课的第1天开始,刘庆又拉又吐,一直拉了15天,结果拉得他的大肚子不见了。接下来,他开始要喝粥;过了几天又要吃馒头;再过几天要吃其它东西……后来他能坐了,又可以慢慢站起来,再后来能走路了……他开始学着炼功,他的身体一天一个样,越来越有精神。

他发现是炼功带来的好处,就抓紧炼功,学法;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学法炼功。炼几个月以后,他变成一个身体强壮、完全健康的人。

生命获得重生,刘庆实在太高兴了。他的太太痛悔不已,后悔当时没有留在现场听讲座。最后他们开车追到哈尔滨去,总算赶上了。

刘庆决定要把自身的受益告诉他人,让别人也受益。他开始到处弘法,建立炼功点。长春是丘陵地带,地势高低不平,骑车很困难。但难不倒他,他每天骑着自行车到处奔忙。直到他回208医院时,已经建立了12个炼功点。当时,他跟在场的人说:“我现在不讲究营养了,吃一把爆米花就可以顶一天。”

夫妻双双恢复健康

听完刘庆的故事,臧爱霞思想受到很大震动,她的观念改变了,当场要求刘庆帮她把所有的书、磁带都买到,表示要诚心诚意修炼法轮功。

炼功第3天,臧爱霞就开始发烧。医生见状,赶紧给她开药。但她没有吃,她相信这是消业,是师父给她净化身体。3天以后,她完全好了,感觉身体轻飘飘的。她觉得太神奇了,炼了15天后,她跟李建军说:“我要回大庆。”

两个月后,李建军也回到大庆。他们夫妻天天都到炼功点炼功。李建军炼了两个多月,身体完全恢复健康。熟悉的人看到他们的变化,都觉得不可思议。人们互相传告,来炼功的人越来越多。不久,大庆龙凤区已经发展了多个炼功点,人数达数百人。

李建军再也不休病假了,再也不花医药费了。他本来是个工作狂,现在身体好了,工作更勤奋,作为一名合格的消防专家,加入了中国消防协会,官职升到正处级。当时,整个消防系统都知道李建军改变很大。他的司机说:“我们首长走路、办事像一阵风,我都追不上他。”

臧爱霞夫妻俩获得了身心健康,他们的独生女儿看了大法书籍,觉得受益匪浅,也走进了大法修炼。修炼使她一直保持平和的心态,最后以高分进入名牌法律院校。

炼功点的故事

臧爱霞所在的炼功点开始只有几个人,慢慢人越来越多,发展到200多人。来炼功的人大多都有重病,奇奇怪怪的病很多。其中有些癌症病人,年年都要做化疗、放疗,炼功以后全都好了。

臧爱霞有一位40多岁的邻居患直肠癌,医生说她最多只能活4年,炼功2个月以后全好了。直到现在,20过去了,她仍然健在。

有一个女士从小心脏瓣膜缺损,在沈阳一家大医院做手术,伤口缝合后发现掉落一块纱布,又打开重找也没找到。长年累月伤口不愈合,时好时坏。手不敢用力过猛,稍用力伤口就撕裂。她不能梳头,不能揉面,连盖章都困难。虽然心脏补好了,又留下这个病。整整15年,中间曾回医院打开伤口重找,结果还是没找到。

这位女士炼功两个月后的一天,她在炼功点打坐之后回家,伤口破裂,流出很多瘀血和纤维、硬块等乱七八糟的东西。她自己清理了一下,将伤口盖好。从那以后伤口彻底长好,再也没有裂开过。这以后,她天天抱着20多斤的孙子去炼功。

炼功点有一个大约4、5岁、患白血病的女孩,她父亲是大货车司机,每年挣20万。可这钱全都用来给女儿换血了,每年都换。孩子一病就发烧,高达40多度,经常昏迷,去医院是常事,导致家庭经济十分困难。

小女孩跟着大人炼功后,情况一天比一天改善,后来完全好了。奇迹发生在她家,当时,小女孩的爸爸非常激动,对全家人说:“我一个人挣钱,你们全都去炼功吧。”

臧爱霞说,这只是大庆其中的一个炼功点,这里出现的奇迹很多,讲出来的只是其中很少的几个。她当时做了一个粗略地调查:在两年时间里,这个炼功点为厂里节省了至少200万医疗费。

风云突变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发动了全面打压法轮功,开始全国范围的大抓捕。23号,大庆市石化总厂龙凤区乙烯公安局的警察闯入臧爱霞家,把大法书籍、音像都给拿走了。当时臧爱霞对警察讲大法如何好,能使坏人变好人,能使有病的人身体得到健康。这位警察说:“我也知道好,是上边不让炼了,我们是执行公务,不然饭碗都丢了。”

炼功点全部取消了。从此,法轮功学员成了被监控对象。不许炼功,电话被窃听,住宅被监控,出门要跟派出所请假。

江泽民操纵国家机器,利用媒体铺天盖地向公众造谣宣传,人们开始用歧视的眼光看待法轮功学员。相熟的朋友也出于压力,劝他们不要再练。说:共产党要打倒谁,谁也赢不了。胳膊拗不过大腿,好汉不吃眼前亏。 臧爱霞的公公一听她说法轮功好,吓得直哆嗦,头不停地摆动:“你们是在刀刃上活着。”

臧爱霞和她的同修们坚信自己的信仰没有错,他们天真地以为,是政府误解了法轮功,只要向政府解释清楚,澄清事实真相,政府一定会为他们做主。因此,他们前仆后继地前往北京,到信访办、天安门上访。

8年监控

2001年夏天,臧爱霞决定去北京上访。还没上火车就被警察发现,被送回了家。同行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到了天安门,他们被抓后,当局调查发现是臧爱霞为大家买的车票,就把她作为主谋抓进了大庆看守所。

那是一间20平米左右的房间,里面住着27个人。正是炎热的夏天,唯一的小窗户上盖着一块塑料布。吃喝拉撒全在这个小屋,晚上就睡在湿淋淋的水泥地上。27个人像摆带鱼一样,一人头朝下、一人头朝上,摆了一地。谁要去一下厕所,回来就没有位置睡觉了;谁要在那里炼功,就会受到各种酷刑折磨。

臧爱霞被关押。大庆市610办公室逼迫她写不修炼的保证书,不写就不放人,还要判刑。后来,臧爱霞的朋友拿了10,000元人民币给“610”,把她赎回来。她出来后被社区、单位、家人三方监督看管。李建军上班时就把臧爱霞反锁在屋里。

一次,“610”一把手对他说:“你还敢上班啊,你就好好在家看着她。她如果再上访,你的工作就没有了,我也会被处分。”就这样,臧爱霞被他们管制8年,在所谓敏感日会更严加看管。2008年奥运会期间,她被软禁到大庆市龙凤区龙凤招待所,75天不能回家。

生命不堪承受之痛

打压之前,大庆市曾举办过一次处级以上人员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李建军在会上说:“我虽然有30年党龄,但自从修炼法轮功,无病一身轻,做事为别人着想,现在我相信有神佛的存在。我现在的生活是三点一线,从家、炼功点到工作单位。还帮大家请大法书籍,搬电视到体育馆,让大家看师父讲法。

这段交流被制作成录像带,后来成了迫害他的证据。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司法系统里,有15家机关有他的这段录像带。

黑龙江省610办公室来人,一次又一次找他问话,逼他写保证书。李建军感到一片迷茫:修大法使人获得健康的身体、让人做好人、人心向善,对社会有益。现在社会道德一日千里地向下滑,这么好的功法不让炼、这不是逼人学坏吗,这是什么社会?

他沉默了。离开大法他做不到,堂堂正正的修炼,又怕失去工作,被迫害,也怕妻子被抓;女儿在加拿大留学,已经上了特务的黑名单,又怕孩子回国被抓……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下,最后他违心地写下了不修炼的保证书,渐渐脱离了修炼。2007年,李建军旧病复发,不幸离开人世。

失去亲人,臧爱霞痛苦不堪。她想去加拿大看望女儿,可三次申办护照都被拒。她的身份证被做了特殊标记,一看就知道是炼法轮功的。炼法轮功的人办护照需要公安局提供证明信,证明不炼了才给办。公安局要求臧爱霞写“五书”, 否则拒绝给开信。“610”的人对她说:“你要去了加拿大,到中国领事馆一请愿,我们的饭碗全都得丢。”

天无绝人之路。2009年9月,臧爱霞辗转颠簸,终于来到加拿大,与女儿团聚,并在这个自由的国家平静的生活。她深感遗憾的是,出国以后,婆婆、父亲、公公、相继离世,临终前无法见上一面。

臧爱霞说,作恶多端的江泽民,操纵凌驾法律之上的盖世太保组织—610办公室,残酷迫害法轮功,使得我们原本幸福的家庭家破人亡。

“法轮大法给了我生命的健康、洗刷着我的心灵、历练出我高尚的道德,无论怎样的迫害,都动摇不了我对大法的坚信。做好人没有错,呼唤良知没有错,坚守道义没有错。法轮大法是正法,真、善、忍永远是世界上最美好的,是人类精神追求的最高境界。”臧爱霞说。

2015年8月,臧爱霞从加拿大多伦多向中共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邮寄了刑事控告书,要求对迫害元凶江泽民绳之以法,她希望中国人也能过上自由而有尊严的生活。#

责任编辑:岳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