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愚人的节:请拒绝每天都是愚人节的时代

作者:墨黑纸白

人气: 28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04月01日讯】从某个角度来说,欺骗是一种行为艺术,说谎是一种办事风格,伪装是一种自我保护,这个角度可以宏观到一个国家一个社会的大环境,也可以微观到每个人因为社会的大环境每天所产出的生活方式。当你习惯了每天都是愚人节的日子,当年在哥哥张国荣跳楼的那天,你还会以为这是愚人节搞怪的,以为这是狗仔队们炒作的,当你明白过来的时候,这件让人痛心的事的的确确发生了。生活不是娱乐炒作,生活不是无所谓的,生活是需要反思的,生活是需要拒绝每天都是愚人节的。

新闻事件

凤凰网:虽然在西方出现时间很早,愚人节在国内开始流行的时间却应该已经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前后的事情,“那时,中国人(尤其是年轻人)一般是出于好奇参与一下,但至今并未形成特别的习惯,更未真正进入中国人的生活。在国内,愚人节并不算太受欢迎,比较小众”。

王小波:我小的时候,有一段很特别的时期。有一天,我父亲对我姥姥说,一亩地里能打三十万斤粮食,而我的外祖母——一位农村来的老太大,跳着小脚叫了起来:“杀了俺俺也不信。”她还算了一本细帐,说一亩地上堆三十万斤粮,大概平地有两尺厚的一层。当时我们家里的人都攻击我姥姥觉悟太低,不明事理。我当时只有六岁,但也得出了自己的结论:我姥姥是错误的。事隔三十年,回头一想,发现我姥姥还是明白事理的。

事件评论

人生没有娱乐是不是痛苦的?我认为是的。人生没有幽默是不是痛苦的?我认为是的。生活没有偶尔的小玩笑是不是无趣的?我认为是的。但这些都是有节制的,人们消费娱乐,要知道自己是消费者,而不是崇拜者,这会让你少一些盲目的崇拜,多一些主人翁的意识。人们消费幽默,要知道自己是幽默的产生者,而不是权威部门是幽默的产生者,这很可怕。人生多的是各种各样的小玩笑,有时候小到我们竟然不知道它存在了那么大的错误。

譬如,某大炮曾经说:“中国房价还要涨,这才是某国特色的某某主义。”我们以为是一个玩笑,这去库存叫了一年多了,突然戛然而止了,北上广又开始疯狂涨房价了,一开始以为是忽悠农民工和农村人的,没想到城市人在偷着乐的时候,发现自己又被狠狠的套了一下。于是,有人说:“房价涨了是正常的,某大炮不是都闭嘴了?别跟着他瞎得瑟,那货就是个搅屎棍,人东京房价平均4.2万人民币每平米,上海平均6万每平米是正常的,毕竟我们的上都比他们那高端多了。”有人看了这种说法,笑了笑说:“哥们,能不能别这么幽默?人家东京的GDP是上海的10倍。”不过,在这些让人看了忍俊不禁的社会玩笑面前,还有一个更大的社会玩笑在等着我们,7亿平方米商品房库存难消耗,说明了我们的市场经济已经超越了市场应该有的规律,即便没人买得起,也要端得高高在上的?这个幽默应该比愚人节任何一个玩笑都有意思。

据传闻,2020年中国要全民奔小康了,据说,2020年中国人要全面脱贫了,我很喜欢这些豪言壮语,我也特别期望这个豪言壮语能够在2020年实现。但是这不是一个口号,就像某老爷说:“雾霾治理不了,提头来见。”当时我都特佩服这个老爷,但是后来我的佩服化作了云烟,因为雾霾还在,他的头也还在,下次说这话的时候一定要在4月1日说,以显示绝对不是“胡言乱语”。能不能全民小康,全面脱贫我不是很关心,我关心的什么算奔小康?什么算脱贫?至少,中国人能够住有所居,病有所医,育有所学,这三点如果做到了,我想中国人已经是小康+脱贫了,而且可以真正的积极的拉动内需,为中国的经济三驾马车贡献自己的一份力,而不是被各种税收强迫的贡献力量。

上述我关心的是我所心有向往,心有期待的,但当我想起当年的那句:“中国人看不起病,读不起书,买不起房,我心痛啊!”时,我突然感觉到,其实并不是上层建筑没有这份心,只是上层建筑无法撼动固化的利益,更不可能走向他们曾经许诺给国人的美好时代,这可能怪不了一两个权力者,要怪我觉得应该怪每一个不善于去思考的中国人吧,毕竟中国是我们每一个人的中国。在解决不了新三座大山的时候,所谓小康,所谓脱贫,怕只能说愚人节的一个小玩笑吧。

从春天走向夏天,需要的不是三个月,需要的是一张床,那时候有一首歌唱彻中国大地,说明了什么?中国人说不得,说不得上层建筑的好赖,只能拿戏子来说事,你从春天给伟人立了一块贞节牌坊,却把自己的贞节牌坊送到了某个商人的床上,这是否宣示着我们的变法还遥不可及?还需要更加深入的,更加透彻的,更加全面的进行下去?当然,还有一种可以替代人们所希望的,有更深入的变法的思维,这种思维据说被称为“新权威主义”。

我们目前的变法遇到了一个根本性问题的瓶颈,这个瓶颈是, 人们不再像变法之初那么淳朴和无知,三十多年来的物是人非,三十多年来的突飞猛进,再傻的人也会去思考,这是我们想要的变法吗?改变了荒诞的同时,我们还要多久才能走进真实的生活,这个真实的生活是什么?是人们不再是廉价劳动力,是人们不再是一个随意摆放的物件,是人们不再是一个国家口号就能够让你俯首称臣的觉醒。那么问题来了,高税收国度转型到高福利社会,管理型郑虎转型到服务型郑虎是必然无法绕过的变法口,如果不进行则变法失败,人们会憎恨那个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人,甚至会牵扯更广泛的层面。当然,这种憎恨决然不是以回到某十年为追求的,谁想回到那十年的,欢迎去移民槽县,感受现在还要吃草根的生活,那是他们向往的乌托邦。

如果说,我们现在的生活还有每天都是愚人节的影子,那么曾经那个年代基本上已经是连每天都是愚人节都无法形容的。我们现在的“新权威主义”虽然比那个年代还相差甚远,但毕竟已经有些神似了。这让我想起了愚人节的一些传说,我们以为愚人节只是大家相互骗人玩的一天,真的没有这么肤浅。首先愚人节是法国革新派对守旧派的欺骗,以宣示他们的守旧在影响时代的进步,那么守旧派到底有没有影响时代的进步?阳历,我们现在也在沿用的世界性纪年方式,其实已经说明了,我们现在的生活无时无刻的不在受着西方的影响,这种影响可能会让我们产生民族自卑感,但这种影响如果仅仅是产生这种影响,那么我们的民族是否应该反思,当年我们为什么能让少数民族学习我们的文化?学习我们当时相较于他们先进的制度?民族自豪感不会解决历史的脚步,我们除了尽可能多的学习西方人精粹的一面,抛弃我们自身糟粕的一面,才能奋起赶上那些发达的国家,否则只能继续被他们无时无刻的影响,闭关锁国是什么后果,相信我们每一个人都知道相关的历史。

愚人节还有一种说法,英人百科全书里面则是记载着:“愚人节”乃是公元十五世纪宗教革命之后始出现的一个说谎节日。那时西班牙王腓力二世曾经建立一个“异端裁判所”,只要不是天主教徒就被视为异端,在每年四月一日处以极刑,也就是死刑。臣民们感到非常恐怖,于是每天以说谎取笑为乐,来冲淡对统治者之恐惧与憎恨。其后,沿用日久,演变为今日之“愚人节”。我们为什么要堤防那个荒诞的年代回归?因为我们不想在恐惧和憎恨中成为一个个必须的愚人。我们为什么也要提防“新权威主义”?因为我们更不想在我们奋起追击西方列强的时候,被这种王朝式的思维再次打破我们走向文明的脚步。中国历史有这么一种说法:“进一步,退三步,以至于中国先秦时代的文明不属于西方文明,但因为思想的禁锢,言论的抹灭,我们有的只是虚胖的经济,却没有实实在在的制度和文化能够抗衡他们逐渐个人价值最大化的进程。”

我个人认为,中国的个人崇拜意识,绝对没有被打破,一个明星,一个地域,一个郑智明星能够让千千万万的人臣服,追逐,为之歇斯底里,这很容易制造出禁锢思想,抹灭言论的大环境,就像曾经的德国,他们为什么会产生希特勒?不仅仅因为希特勒善于忽悠,更关键的是德国人本身就有崇拜权威,崇拜纪律的意识。我是不相信,一旦有其他国家入侵中国,中国人还会像清末那样麻木不敢反抗的,但不麻烦敢于反抗有一个前提,这个前提是你首先知道你是一个人,其次你知道有一个爱你的国产生的你爱的国,这个国的文化和科技都是为你的存在而积极前进着的,被侵略时,需要你为之抛洒热血,而不是被“抓壮丁”(抗战期间,抓壮丁分两种,一种是肉体壮丁,一种是宣传壮丁,为防止和谐,此处不多做说明)。

我们如果不想每天都是愚人节,那么至少应该给自己的脑子里灌输一个意识,没有亩产万斤的土地,即便是有,你敢种这样的土地吗?不怕被这个怪物土地吞噬了?没有够全国人吃半年的猪,即便是有,你敢杀这样的猪吗?没有比主人们过的好的奴仆,这是古代人都已经有的观念,而我们现在,还会有些人说:“人家是当官的,有车有房是正常的,我要是当官了我也有。”你是纳税人,是他们的衣食父母,是这个社会真正的主人,你是一个国家的国家公民,你不是愚人。

每当我写出这样不同于社会意识大环境的文字,总会有一些五mao们赶来嘲笑我说:“抹黑直白,你不适合在中国生活,你赶紧移民吧,去你说的那些文明的国家生活吧,我们中国放不下你这座像。”每当我看到这些脑残的人说的这些无厘头的 话,我就在想,今天是愚人节吗?难道这些五mao们要给我办理移民?这实在是待遇够高的,当然他们是办不起的,他们也就是赚赚五mao钱,甚至不赚钱的让一些思考的人闭嘴。那么聪明的读者诸君,你看到思考的价值了吗?你看到民主并不是不能当饭吃的价值了吗?如果每一个人都可以这样思考了,这些五mao们得让他们的主子花多少钱才能让所有思考的人都移民呢?今天是愚人节,我就愚弄一下五mao们吧,嘿嘿。

其实移民对一个能思考的人来说,无疑是一个很好的事,毕竟你的思维和大多数人的思维不同,还有一群老爷们的奴才们追着你咬,走也就走了,省得操粹了心,还被怀疑是敌对势力派来的逗比。但问题是,即便我能走,我还是会选择不走,至少目前没有走的想法,因为我热爱中国这片热土,我热爱它千年来的坚毅,我热爱它可爱的方块字,我热爱它曾经璀璨的思想,我希望我的家乡,我的热土能够重新展示它无论是在文化上,还是在经济上让世界为之侧目的一面,而我能做的就是一些奴才们看来没有半毛钱作用的思考,我们大多数人能做的也是思考,为争取每一个进步。这种说法似乎有点愚人节的意思,但我们的先祖们告诉我们,水滴石穿。我们的典故告诉我们,愚公移山。当然,还有一个典故,我就不说了,相信大家能想到,曾经这个典故是光荣的,现在这个典故是和谐的。

拒绝每天都是愚人节,拒绝那些官媒们脸不红耳不赤的说谎话,拒绝那些老爷们寡廉鲜耻的不管你信不信反正他信了,拒绝那些投机倒把成为一个社会的大环境,需要我们每个人的意识有所进步,愚人不是所有人的节,愚人是愚人们的节,你我是不是愚人?需要我们好好扪心自问,以个人的进步来争取这个社会的进步,请切记愚人节在中国并不是某天小众化的,而是曾经每天全民化过的。与诸君共勉。

2016—4—1落笔于墨辩阁

——转自作者博客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6-04-01 9:5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