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几天来,风言风语,传闻甚多,说中央取缔法轮功,外地已开始抓人,等等。但这些消息尚未得到进一步证实,我们都希望那只是传闻而已。虽如此,大家 都已做好思想准备,因为一个时期以来北京电视台事件,青年报事件,425事件,我们一步一个脚窝的从这些事件中走过来,感受到了北京的上空聚集的越来越浓重邪恶物质,特别是从425以来这种感受越来越强烈,大家的心情越来越沉重,我们相约,如果取缔被证实,事情真的到了这个地步,我们就一起去国务院信访办上访。
  • 苏东坡称赞韩愈是“文起八代之衰,而道济天下之溺。忠犯人主之怒,而勇夺三军之帅。”
  • (shown)如果夕阳不沈落,新的一天就不会开始。夕阳虽然落下了西山,但它的生命并没有终结,而是在沈落中期待,在沉落中孕育。它在默默地孕育着一轮崭新的太阳。
  • 马吕斯三天没有回家,接着他又到了巴黎,一径跑到法学院的图书馆里,要了一套《通报》。他读了《通报》,他读了共和时期和帝国时期的全部历史
  • 偏安江左的南宋,物质丰盛、文化细致,有着十二到十三世纪全世界最繁荣经济中心。在故宫筹划两年多,从书法、绘画、书册、器物全方位呈现南宋文化成就的“文艺绍兴——南宋艺术与文化特展”中,呈现眼前的正是偏安之后一百五十三年间南宋在淮河以南开创出来的文化格局。
  • 杜甫博览群书,所作的诗格律严明,纵横博大,气质沉郁,力透纸背。而且情感真挚,细腻感人,每一个字都经过千锤百炼。在唐朝诗人中,杜甫是被归类在“盛唐”诗人的时代。
  • 中华传统节日—中秋佳节又到了。农历八月十五位居仲秋之中,是为中秋,跨越白露和秋分两个节气。中秋节源于古代吉礼,郑玄﹕“天地至尊,故用其始而祭以二至。日月次天地,春分阳气方永,秋分阴气向长,故祭以二分,为得阴阳之义。”;《周礼》:“中秋,夜迎寒”、“圭璧以祀日月星辰”;《国语.周语》:“古者先王即有天下,又崇立于上帝明神而敬事之,于是乎有朝日、夕月,以教民尊君”。中华文明是半神文化,敬天畏神是为核心,而日月五星附丽于天,这七曜最为显而易见,是故古代天子要在春分和秋分这两个阴阳向长的时刻,沐浴斋戒后前往国都南郊举行“朝日礼”,北郊举行“夕月礼”,其中体现的是天人合一,敬天礼地,孝悌爱人的深刻内涵。
  • 巴金逝世的第二天,我和妻子一早就赶往现代文学馆——这时瞻仰大厅还没有完全准备好。……戴着一朵白花又执著一朵白花,含泪望着巴老那微微侧昂,“四目”澄澈,笑容灿烂得有点天真的遗容——“昨天”起就该叫遗容了啊——深深地鞠下躬去:一鞠躬是“庆幸”一个为别人卧床十年的世纪老人终于解脱,二鞠躬是祈望这个天使般灵魂不要走远,时时庇佑他盛产精神悲剧的祖国大地,三鞠躬是感恩,为李九莲,也为我自己:他任主编时的《收获》杂志,最早让“黎莲”回归李九莲而现诸良知的。
  • 在今天的中国,很多时候,没有说出来的话比说出来的话更诚实。如何解读中国的艺术话语﹖在这里,我们关心的是当代中国绘画的密码﹐也就是那些不能说出口的话。它们从中国漂流到世界的眼前,像是大海中藏着一纸求救信号的特大号漂浮瓶。
  • “这个调查对我来说至关重要,因为我认为,如果我们找到了汉字的钥匙,我们将能够分析人类的思维。”(1707年,莱布尼兹致 La Croze的信)——李约瑟《中国的科技与文明》(卷七,P14)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