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赏析:〈小星〉

作者:明珠
(图:小玉/大纪元)

(图:小玉/大纪元)

      人气: 95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诗经.国风.召南.小星

嘒彼小星,三五在东。
肃肃宵征,夙夜在公。
寔命不同!

嘒彼小星,维参与昴。
肃肃宵征,抱衾与裯。
寔命不犹!

注释:

1. 嘒彼小星,三五在东:嘒,音慧,光芒微弱或朦胧貌。小星,即小星星。三五,本诗借指圆月。月亮东昇西沉,三五(十五天)而圆,三五而缺(月牙);因此《礼记.礼运》说:“是以三五而盈,三五而阙。”而当月圆之夜,月亮从东边升起以后,月亮旁边的星星显得朦朦胧胧,光芒微弱,这是傍晚过后的戌时(晚上7点和8点这两个时段);如果是三五月缺之时,月牙儿的光芒本身就很微弱,无法形成“嘒彼小星”的效果。这两句的大意是:(戌时)圆月挂在东方,旁边点缀了几颗朦胧的小星星。(这两句还有一个作用是要带出下一句的“肃肃宵征”,因为月亮在东方,也给夜行之人指明了方向,虽然夜行之人不一定是向东而行;而且月亮在天空中的高度也能让人知道大致的时辰。)

“三五”一词在古文中有很多的含义,笔者将在赏析中诠释。

2. 肃肃宵征,夙夜在公:肃肃,敬慎而又迅疾貌。宵,夜、夜晚。征,《尔雅》:“征,行也。”《说文》:“征,正行也。”也就是正直、正义的行程才能被称为“征”。“宵征”即“(身负王命)夜行”的意思。这两句的大意是:朝廷官员(或军队官兵)早晚都勤勉于公事,(如今因为王命在身)敬慎而又迅疾地连夜赶路出差。

诗经.小雅.小宛》:“我日斯迈,而月斯征。”其中的“迈”、“征”均表示君王每日及每月处理朝政的正行。而天子或诸侯国君的正行,是指依照三皇五帝留下来的道统及周文王传下来的道德礼仪为原则去处理朝政。

3. 寔命不同(寔命不犹):寔,音义同“是”。命,礼命。《周礼.天官.小宰》:“五曰听禄位以礼命。”“礼命”即“礼籍(古代记载名位尊卑之书)”和“策命(封官爵的委任状,也称为策书。)”所以,“礼命”在本诗中也可以理解为是“天命(上天安排的人一生的命运)”,“寔命不同(寔命不犹)”意即“每个人的天命均不相同。”犹,若、同。

4. 嘒彼小星,维参与昴:参,参(音深)宿;二十八宿之一,西方白虎七宿的末一宿。昴,昴(音卯)宿;二十八宿之一,白虎七宿的第四宿。“星宿”中“宿”的读音,《康熙字典》认为读“夙”或“秀”都行[1]。这两句的大意是:朦胧的小星星已经渐渐隐去,天空中只见参星和昴星横于中天。言外之意:那位或那些勤勉的官员(或官兵)赶了一夜的路,已经接近黎明时分。

这种参昴同时出现的情形(维参与昴)古人在诗文中常有描述,如南宋时期文学家、诗人陈造《再次前韵呈林郎中五首之一》:“老子独醒尚此兴,归时参昴横天心(天空中央)。”清朝著名的学者(三朝元老,太傅)阮元,在其著作《小沧浪笔谈》卷一描述:“及其清露湿衣,仰见参昴,城头落月,大如车轮,是天将曙矣。”

阮元的这篇著作与《诗经》无关,只是他当时看到的情形刚好与〈小星〉第二章所描写的星象吻合。也就是,圆月西沉,维参昴在天,是黑夜即将过去,黎明就要到来的寅时。

必须说明的是,从周朝到清朝,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当人类社会出现比较大的事情时,如改朝换代,如大的天灾人祸发生等,天象会有变化,星辰运行会出现“失次(详见《史记.天官书》)”现象;而当一朝开国皇帝定鼎江山之后,日月星辰的运行轨迹也同时归位并正常运行。因此笔者才会将阮元所看到的情形作为解读此诗的参照之一,阮元历乾隆、嘉庆、道光三朝为官,当时的社会并没有出现太大的事情。

另外,参宿有七颗亮星,而古人在观天象时,主要是看参宿中相连成直线的那三颗星。所以《诗经.绸缪》:“三星在天”,《毛传》释为“三星,参也。”而昴宿亦有七颗亮星,古人观天象时,主要看其中的五颗,故有昴宿五星化五老的传说(详见《竹书纪年》)。因此,本诗二章的“维参与昴”与第一章中的“三五”也存在了对应关系。

5. 肃肃宵征,抱衾与裯:抱,背负、带着。衾,棉被;《康熙字典》:“音钦。【玉篇】大被也。【诗.召南】抱衾与裯。”裯,音筹;衣服,指出差或出征时带的几件换洗衣服,包括内外衣;《说文》:“裯,衣袂袛裯也。”“衣袂”即外衣,“袛裯”即贴身短衣或内衣。这两句的大意:(朝廷官员或军队官兵)背负着棉被及衣服等行李,敬慎而迅疾地赶了一夜的路。

赏析:〈小星〉这首诗讲的是朝廷(或诸侯国)的官员或一群军队的官兵在野外急行军一夜的事情。笔者认为两种可能都存在,说军队士兵赶路的可能性也很大。为了方便赏析,笔者以一群军队的官兵野外行军为主线来讲解。因为军队官兵严格的说起来也是朝廷的官员,也是吃公粮的。

根据《周礼.地官司徒》记载:“凡国野之道(官方开辟的道路),十里有庐(小屋或草庐),庐有饮食;三十里有宿,宿有路室(供休息简易房子),路室有委;五十里有市(集市),市有候馆(官方旅舍),候馆有积。”(注:“委积”是一个词组,也可以分开来单独用;均表示官方储备的粮食,主要用于赈灾及战备,少部分用于出差官员的取食。到了城市,还有专门提供官员休息的旅馆,先秦时期称为“传舍”。)

出差的官员有急事须要连夜赶路,不在每五十里的候馆中休息,因此才“抱衾与裯”,也就是背负着装棉被及换洗衣服的行李箱赶路出差。或许各位读者会有这样的疑问,说带一些衣服出差,这个在情理上说的过去;可是,即使是大冬天的,也没必要带着个大棉被的出差呀?这一路上不是都有旅舍吗?难道古代的旅舍还不提供棉被?这其实是涉及到周礼中的一项规定,在先秦时期,夫妻俩在七十岁之前不能同衾共枕。也就是夫妻生活有规定的时间,其余时间分房睡觉。

按《礼记.内则》规定:“男女(夫妇)不同椸枷(衣架),(妻子洗自己的衣服之后)不敢悬于夫之楎椸(凉衣服的竹竿),不敢藏于夫之箧笥(放衣服的箱子),不敢共湢浴(指不能共用一个浴室)。”

“夫不在,敛枕箧簟席、襡器而藏之。”这是讲先生如果出远门,妻子要把先生用的枕头草席及一些衣服用具都藏放起来。文中不提衾,是因为先生出门时带走了。与妻子都不能共用一条棉被,当然更不可能去使用旅舍中的棉被了。

“夫妇之礼,唯及七十,同藏无间。”古代名家在十三经的注疏中解释说,至少要等先生到了七十岁(妻子有可能六十多岁),那时夫妻俩才能无拘束的住在一起[2]。

嘒彼小星,三五在东。肃肃宵征,夙夜在公。寔命不同!(戌时)圆月挂在东方,旁边点缀了几颗朦胧的小星星。那些军队的官兵连夜赶路,早晚都勤勉于公事。因为每个人的天命均不相同。

言外之意:朝廷的官员或军队的官兵,他们勤勉于公事,有的常年须要在外奔波,甚至连夜赶路,非常辛苦,可是他们的名字却很难让人知道,也极少传扬出来。朝廷的政令执行得好,被人记住的也是那位颁布命令的天子或诸侯国君。就如那天上的一颗颗小星星,光芒被月亮遮盖了一样。可是,人的一生都是上天安排好的,没有必要去抱怨什么。

“三五在东”有好几层的内涵,除了说明圆月从东边升起,给夜行之人指明方向之外。“三五”在古汉语中还表示三皇五帝传下来的道统。据《周礼.春官宗伯》记载:“(外史)掌三皇五帝之书,掌达书名于四方。若以书使于四方,则书其令。”这是说,外史(周朝时期的官名)掌管三皇五帝留传下来的典籍,负责把统一的文字传达到四方各国。如果须要使者拿着天子的命令出使四方,(外史)就负责书写及颁发策命给使者。(所以“寔命不同”的本义就是每位官员的“礼命不同”,“礼命”即“礼籍”与“策命”。而一个人能在朝为官,能接受什么样的礼命,都是上天安排好的。)

中国历朝历代皇帝均把延续三皇五帝的道统作为己任,周文王教人道德礼仪,也一样是在传承上古圣王留下来的道统。而如果做不到这一点的天子或诸侯国君,就会被认为是失道。西汉.刘向〈九叹.思古〉:“背三五之典刑兮,绝〈洪范〉之辟纪。”东汉.王逸注曰:“言君施行背三皇五帝之常典,绝去《尚书.洪范》之法纪,任意妄为,故失道也。”

因此,“三五在东”还借喻君王以三皇五帝的常典为依据颁发的命令,此命令如圆月东昇,给夜行之人指明了方向。正因为这样,作者才用了“宵征”而不用“宵行”,“征”意即正直或正义的行程、征程。

还不止这些,“三五”一词还比喻了星象或天象,与二章中的“维参与昴”相对应。《史记.天官书》:“为国者必贵三五”这里的“三五”是指根据天象观察人世间三十年一小变化,五百年一大变化的情况。“为天数者,必通三五。”这是指观察天象的星官(周朝为大史官),必须熟知三辰五星的运行规律。

嘒彼小星,维参与昴。肃肃宵征,抱衾与裯。寔命不犹!(寅时)朦胧的小星星随着圆月的西沉已经渐渐隐去,天空中只见参星和昴星横于中天。军队的官兵背负着棉被及衣服等行李,敬慎而迅疾地赶了一夜的路。每个人的天命均不相同。(小星星看不见了,只能看到参星和昴星闪烁于天空。比喻众多的各阶层的朝廷官员或一个军队的官兵执行王命去做一件事情,最后也只有主事的大臣或带兵的将领会被天子或国君记住,其他的人虽然辛苦但都默默无闻。作者以“寔命不犹”来劝喻世人要安于天命,淡薄名利之心。)

夜空中有众多星宿,在不同的月份和时辰都可以看得到,为什么本诗的作者偏偏要取西方白虎星宿中的参昴二宿来写诗呢?孔颖达《毛诗正义》引述《汉书.天文志》云:“参,白虎宿。三星直。下有三星,旒曰伐。”这是讲参宿中有三颗直线相连的亮星,下面还有三颗星,其形状似古代旗子上的悬垂饰物或皇帝礼帽前后的冕旒,这三颗星被称为“伐”。《史记.天官书》在描述参宿下三星的演化特征时云:“曰罚(伐),为斩艾事(象征杀伐之事)。” 《毛诗正义》引述《演孔图》亦云:“参以斩伐。”

而且,在周朝时期,白虎也是军旗的标志之一。《礼记.曲礼上》:“行,前朱鸟而后玄武,左青龙而右白虎。”

另外,“宵征”中的“征”还有征伐,讨伐的意思。如《孟子.尽心章句下》:“征者,上伐下也。”《诗经.鲁颂.泮水》:“桓桓于征(率威武之师讨伐)”。古文或史书中常见“奉辞伐罪(奉天子之命讨伐罪恶)”即为“征”的内涵之一。

通过笔者的诠释,我们已经可以明白本诗作者的匠心独妙之处,“维参与昴”是在告诉读者,西方或西部地区发生了须要军队出动的杀伐之事,因此才会有军队的官兵出动,急行军一夜的事情发生。或者是朝廷的一些官员背着行李,一夜没休息,赶赴西方协助当地的官员处理重大事务。

本诗用词用句简练而词义通达,虽只有两章共十句,而两章中的诗句之意却前后照应,环环相扣;将天文地理、方位时辰等隐藏于诗中,令人赏读之后总有意犹未尽之感慨,如入芳华之林而流连忘返。

结语:本诗的篇名为〈小星〉,通过讲述一群军队官兵奉辞伐罪,连夜赶路的故事,来告诉世人这样一个道理:芸芸众生,绝大部分犹如天上的一颗颗不起眼的小星星,能声名显赫的毕竟是少数人。作者以“寔命不同(寔命不犹)”来劝慰人们安于天命,淡薄名利之心。

其实不止是本诗作者有这样的提醒,笔者记得王羲之在《兰亭诗序》文章中也有同样的劝喻和感慨。唐代的大诗人王维更是说:“天命无怨色,人生有素风。”(〈送綦毋秘书弃官还江东》)

笔者能够体会出古人的用意,那就是:安于天命,做好自己本分的工作,守德而无为;能否升官发财交给上天去安排;不为名利和人争斗以免造业做坏事。

或许有读者会问这样一个问题:人的命运真的就无法改变了吗?

笔者因为自己也是一个修炼中的人,所以知道有两种方法可以改变人的一生:第一种方法是人在正法中修炼,返本归真;那么修炼人的一生就由正法师父来重新安排和改变。还有一种方法是一个人无限度的做坏事,如现今中国大陆中共的一些官员,做下迫害神佛迫害信仰的大坏事,如果不赶快退党自救,挽回损失,那面临的就是彻底的毁灭,连下辈子转生的机会都没有。我想理智的人都不会愿意走这条路。

[附注1]《康熙字典》:【集韵】【韵会】息六切,音夙。又星宿各止其所,故名宿。二十八宿,亦名二十八次。次,舍也。【释名】宿,宿也,言星各止住其所也。

【广韵】【集韵】【韵会】【正韵】息救切,音秀。列星也。◎按《史记》《汉书》二十八宿。《正义》音息袖反,又音夙。《左思.吴都赋》穷飞鸟之栖宿,注亦音秀,是星宿之宿,与栖宿之宿,古皆通同。

[附注2]古人认为,夫妻之礼是礼仪之本,也是人伦之本。故孟子曰:“人之有道也,饱食暖衣,逸居而无教,则近于禽兽。圣人(指上古圣王舜帝)有忧之,使契(上古先贤)为司徒,教以人伦: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叙,朋友有信。”(《孟子.滕文公上》)@*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图:小玉/大纪元)
    “摽有梅”的本义就是“落梅(子)”,题目为什么不用“摽梅”,中间为什么要加一个“有”字呢?“有梅”其实是“有媒”的谐音。
  • (图:小玉/大纪元)
    〈羔羊〉这首诗篇通过讲述诸侯国卿大夫等官员穿着羔裘及自公退食的事情,来展现古代一些品德高尚的官员,节俭正直,不结党营私;心怀感恩,敬奉自己的父母及天地神明;死义生礼,如羔羊的特性。
  • (图:小玉/大纪元)
    谁谓雀无角?何以穿我屋? 谁谓女无家?何以速我狱? 虽速我狱,室家不足!
  • (图:小玉/大纪元)
    〈甘棠〉这首诗篇及其典故经常被古人运用于文学创作中,或者是赞美古代的某个官员能够施行仁政并造福一方百姓,或者是劝人为官应如召伯之所为。
  • (图:小玉/大纪元)
    笔者发现,〈殷其靁〉不仅是一首励志的诗篇,它还是一首预言诗。本诗以雷动于南山之阳起兴,预示了什么呢?《易经.豫》:“雷出地奋,豫。”根据《说文》的注解,“豫”的本义为“大象(大道)”所以,《易经》的这句话大意是:“天雷响而大地震动,大道(开传)。”
  • (图:小玉/大纪元)
    唐朝的经学大师孔颖达甚至说,经过这三个月的教导,一名女子整个命运都会改变。《毛诗正义》:“必先嫁三月,更教之以四德,以法度之大。就尊者之宫,教之三月,一时天气变,女德大成也。”
  • (图:小玉/大纪元)
    古人说的“礼尚往来”,不单单只是讲送礼物的那部分礼节;两人见面,别人向您行礼,您也要回礼答谢,这也是“礼尚往来”的一种形式。
  • (图:小玉/大纪元)
    人就是在这种业力轮报中活着,来一身光,去一身光,只有所积的德和业力是跟着人转生走的。那么,业力大的人,转生之后生活就会艰难,所处的社会地位就会低。这是古人都认同的理。
  • (图:小玉/大纪元)
    维鹊有巢,维鸠居之。之子于归,百两御之。
  • (图:小玉/大纪元)
    麟之趾,振振公子,于嗟麟兮。 麟之定,振振公姓,于嗟麟兮。 麟之角,振振公族,于嗟麟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