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语言──

没有背包客的国家

作者:黄于洋

那些时间里,语言是既陌生又熟悉的概念,世界上有多少人,共通的语言都是爱。(fotolia)

  人气: 805
【字号】    
   标签: tags: , ,

当同年龄的人脑子里想的是跷课、夜游、打工、考试、就业与22K时,她想的是爱的真谛、生命的价值与人生的意义!

年仅二十三岁的女生,却拥有独自闯荡天涯七年的经历,足迹踏过亚洲、中东、东非、欧洲、中南美。

这片广袤的世界给了她多少独特的视野?超越年龄限制,她用心思索人生行进的领悟与感动。

 

苏丹之前,我先去了埃及开罗的台湾经贸办事处,申请苏丹签证需要的文件,他们给了台湾驻沙乌地阿拉伯办事处的电话,几通电话往返,得到的回应都是建议不要前往,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坚持,最后还在他们的要求之下签了切结书,如果我在苏丹发生了任何意外,外交部已经进行规劝,他们不担保任何责任。

我签字的时候,脑海里都是妈妈伤心的模样。

刚到苏丹时,常常光脚在沙漠里走路,皲裂得很严重,每踩一步,脚后跟都会渗出血。日夜温差超过二十度,白天汗水湿透整件衣服,晚上却刮起大风,气温骤降。感冒快一个月了,咳嗽不停,有几次真的觉得肺要跳出喉咙了。我不是没想过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自己?但念头马上又被推翻了。

证明我一直以来相信的事。

在苏丹没有遇到其他旅人,网路上的资料也非常缺乏,只能边走边问,常常坐错车,到了哪里都不是的地方。那个傍晚也一样,又搭错车了,不知道自己在哪儿,只能站在沙漠里的公路口拦便车,连结车司机一看到我就停下车,他一句英文也不懂,我们只能比手画脚,边比边笑,听着轮胎压过平坦的柏油路,缓慢平稳的节奏穿过无边无际的沙漠,他在休息站停了下来,带了一罐瓶装水给我,自己却喝水龙头的水。

我们还需要语言来沟通吗?

想想在苏丹的日子,只有一次真正花钱住宿,他们在沙漠中放了几张床,连屋顶都没有,看起来像是超现实的画作,或是前卫的行动艺术,每个人都被银河系覆盖着入睡。其它日子我都被邀请到努比人家里,我只会几个简单的阿拉伯文单字,他们听到我努力地挤出几个单字就开心得不得了,我们进行着简单的对话,他们一边笑一边说:“Taiwan kuiz! Taiwan kuiz!”(台湾很好!台湾很好!)

他们和台湾人一样好客。

要往衣索比亚的前一天晚上,他们在我的袋子里放了饼干,公车要搭四天,别饿着。他们不需要透过任何言语就教会我最重要的事。那天有个小男孩把自己的饼干折一半给我,他再把自己的那一半再折一半给另一个人。我把整块面包给他,他吃之前先剥一半给另一个小男孩。”

那些时间里,语言是既陌生又熟悉的概念,世界上有多少人,共通的语言都是爱。◇#

──节录自《路过:这个世界教我的事》/ 时报出版公司

责任编辑:方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昨天(14日)纽约市公立学校2016至2017学年的幼稚园至三年级“天才班”(又称“资优班”)考试结果放榜,有30%的考生成绩达标,有资格申请学区或者全市的天才班,比去年提高5个百分点。
  • 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的一项研究揭示,朋友之间的笑声与陌生人之间的笑声不同,可由不相关的第三者辨识出来,这不受文化和语言的限制。这项研究告诉我们,当我们与别人一起笑的时候,笑声泄露的讯息远比我们想像的多。
  • 许多人都知道西藏流亡政府由印度安置在达兰萨拉,但许多人都不知道在印度首都新德里,也有个小小的西藏村,由于住宿便宜且干净,成为背包客落脚德里的天堂。
  • 苏丹与南苏丹双方石油部长终于原则上同意新的油管协议,费用依据国际原油价格的浮动而调整。
  • 田寮区是高雄淳朴聚落,以月世界恶山地景闻名,辖内田寮区崇德国小,创校于民国11年,校史悠久,由于近年人口外移,加上少子化,学生锐减,崇德国小校长方淑娟发挥创意,将校舍活化改为背包客民宿,并在校园内盖出两座传统窑灶,提供背包客驻足旅游小确幸,让小校翻转,为小镇带来观光新商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