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颜丹:北京“深层地下水”没有问题?

人气: 786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6年04月16日讯】近日,水利部发布了2016年1月的《地下水动态月报》,该报披露出2015年对全国各地2103口地下水水井的监测数据。尽管“监测结果显示IV类水占32.9%,V类水占47.3%”,“意味着,我国超过八成的地下水污染严重,无法饮用”,然而北京市环保局水和生态管理处处长韩永岐却对外宣称,经北京的环保、水务、国土部门监测,“北京浅层地下水,超过国家三类水标准的比例在40%至50%之间”,“北京的深层地下水没有问题,符合饮用水源的要求”。

从这位处长对北京地下水监测结果的描述中,我们知道了“浅层地下水”和“深层地下水”这两个专业术语及其差别。而这两个概念之所以令人感到陌生、新奇,是因为长久以来官方在公开谈及地下水的使用范围以及以往受污染状况的数据中,似乎从未提到地下水的浅层与深层之分。比如,在“全国657个城市中,有400多个以地下水为饮用水源”;“全国农村生活饮用水的水源75%为地下水”的数据中,我们无法了解,中国人普遍饮用的水到底是来源于浅层,还是深层?

又比如,在“我国90%的城市地下水,不同程度地遭受着有机和无机有毒有害污染物的污染”;“118个城市,约有64%的城市地下水遭受严重污染,33%的地下水受到轻度污染,基本清洁的城市地下水只有3%”的数据中,我们也看不出来,这些大面积被污染的水源,到底哪些是浅层地下水,哪些又是深层地下水?

除了北京及时提出这两个界定模糊的概念之外,水利部水资源司也对此做出了回应,“全国4748个城镇饮用水水质达标率为86%,这份数据作为对‘浅层地下水’的监测结果,并不会对地下水饮用水水源主要取自‘深层地下水’的城镇地区带来巨大影响”。这话听起来就更让人疑窦丛生了。如果说“86%”的结果尚属乐观,那也只不过是针对“浅层”,而非“深层地下水”;如果说“86%”仍属低端数据,意即相比“浅层地下水”,饮用“深层地下水”的城镇安全系数更高,那么,到底哪些城市可算是这类幸运城市呢?北京,又能否算其中一个?

思来想去,人们根本无法从官方的“澄清”、“安抚”中放下心来。从国土资源部公报所描述的“5年以来,地下水污染的情况却越来越严重”的态势中,我们更将惨痛的发现,多年前出炉的《中国地下水污染状况图》早已表明,“华北地区地下水污染普遍呈加重趋势,其中北京、太原、呼和浩特等城市污染较重”。可见,北京也未必能被纳入“幸运”的范畴。

而事实上,类似悲观的佐证、数据与说法还有很多。早在2013年3月,山东省潍坊市就曝光了一起当地一家企业“将污水用高压泵排入1000多米深的地下,严重污染了地下水源”的事件。这里的“1000多米”也就意味着,被排放的污水可直达“深度在地表之下1公里左右”的深层地下水。因此,我们无从判断,北京深达1000米的地下水就不会以这种方式遭到荼毒。说到“1000米”这个数字,北京人或许更会条件反射一般的想到“地下水开采超过1000米警戒线”的专家叙述。对于生活在全国最“渴”的城市中的民众而言,深达1000米的地下水被污染,早已戳不到那根最敏感的神经了。北京人最痛彻心骨的伤疤全在对超过1000米地下水进行开采的危机上。

就在2012年时,北京税务局的一个负责人面对采访时坦言,“北京10多年来超采的地下水超过56亿立方米,相当于抽干了2800个颐和园昆明湖”;“北京地下水水位已由1999年的平均12米左右,下降到2010年的平均24米左右,已形成了2650平方公里的沉降区”;“2000年以来,超过1/3的北京市自来水供水管线破损开裂是由地基下沉引起的”;“燃气管破损、路面塌陷等市政设施的破坏事件,也有地面沉降的潜在影响”。这些惨烈的事实足以让活在北京的人们深深感到,官方如今故意提出“浅层地下水”和“深层地下水”情况不同,实在是有点跑题。因为即便北京不像其它重工业城市那般遭到废水、废气的污染,但无水可挖的困境却也足以成为这里所有居民的灭顶之灾。

面对眼前的灾难,无论是逃避、推诿,还是避重就轻的否认事实,于公信力已降至历史最低位的中共各大部门而言,显然都不是一个明智之选。在众目睽睽、每个人都深受其害的污染面前,掩盖数据、隐瞒肇因也只会招致更多的质疑。显然,公开真相、正本清源才是正解。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6-04-16 3:5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