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丛谈:情节描写的跌顿法

作者:庄敬

(fotolia)

  人气: 102
【字号】    
   标签: tags: , ,

叙事性文学作品成败的一个重要关键,在于情节,情节描写的一个重要技巧,是“跌顿法”。古今中外的优秀作家,他们巧妙地运用跌顿法,描写出了许多赋予艺术魅力 的故事情节,从而吸引了广大读者。

所谓“跌顿法”,就是在情节的描写过程中,作家意在笔先,故作曲笔,欲其高而先跌之 ,欲其进而又顿之,时跌累顿,摇曳多姿,最后才揭示出情节之最终结局的写作技巧 。跌顿的实质是:延宕进展,详化过程,绘写入微,曲尽情态。

这种技巧在《水浒》中表现甚多。略举数端,以为说明:

《水浒》第七回,写林冲被骗,误入“白虎堂”,被断为“持刀行凶”,而落入高太尉的圈套。这一段情节发展的总趋向是:林冲持刀进入“白虎堂”。在描写过程中是 :林冲正在家中,忽有两个当差来说:“林教头!太尉钧旨,道你买得了一口好刀, 就叫你将去比看。太尉在府里专等。”林冲听得,说道:“又是什么多口的报知了? ”(这是第一次跌顿,写林冲埋怨“多口的”,暗示:不愿意去)两个当差,催林冲上路。路上.林冲道:“我在太尉府中时,不认得你们!”(二次跌顿,写林冲起疑,又不愿去)两个当差的说道:“小人新近参随。”却早来到府前,进得到厅前,林冲立住了脚(三次跌顿,不肯前进)。两人又道:“太尉在里面后堂内坐地。”转入屏风,至后堂,又不见太尉,林冲又住了脚(四次跌顿)。两个又道:“太尉直在里面等你, 叫引教头进来。”最后,林冲只得进入“白虎堂”,被高太尉诬陷他来行刺,予以捉拿,刺配沧州。

《水浒》中的这一段描写,由于运用了跌顿法,便使得情节的进展摇曳多姿,引人入 胜。如果把这段故事拍摄成电影,则这几次“立住了脚”,便是极有艺术表现力的特写镜头。相反,这段故事如果不用跌顿法,而迳直写出,那就是:“两个当差,叫林冲将新买的好刀,拿与太尉看视。林冲持刀进入白虎堂,当即被太尉拿住,诬为行刺 ,刺配沧州。”原来那一段洋洋洒洒的精彩文字,就变得枯燥无味了。

再看《水浒》第五十三回,戴宗和李逵请公孙胜下山,辅助宋江,以破高廉的妖法 。这一段情节的总趋向是:二人见到公孙胜,请得公孙胜一同下山。但施耐庵却运用跌顿法,将这段情节,写得:详详细细,曲曲折折,绘声绘色。单看它写戴宗和李逵 ,与公孙胜见面一折儿,就极尽跌顿之能事:

戴宗自入到里面看时,一带三间草房,门上悬挂一个芦帘,戴宗咳嗽了一声,只见一 个白发婆婆,从里面出来。戴宗当下施礼道:“告禀老娘:小可欲求清道人相见一面 。”婆婆问道:“官人高姓?”戴宗道: “小可姓戴,名宗,从山东到此。”婆婆道 :“孩儿出外云游,不曾还家。”戴宗道:“小可再来。”就辞了婆婆,却来门外对李逵道:“今番须用着你,方才他娘说道人不在家里,如今你可去请他。她若说不在时,你便打将起来,却不得伤犯他老母。我来喝住你便罢。”

后来,李逵依计而行:“拿起斧便砍,把那婆婆惊倒在地。只见公孙胜从里面奔将出来,叫道:“不得无礼!”只见戴宗便来喝道:“铁牛!如何吓倒老母!”戴宗连忙扶起。李逵撇了大斧,便唱个喏道:“阿哥休怪!不恁地,你不肯出来?”

只与公孙胜见面,便经过了数番曲折。公孙胜的隐逸高雅,戴宗的赋予机智,李逵的粗率直爽,以及那位婆婆的形象,都在这几番跌顿中,生动地反映了出来。

韩愈有诗说;“将军欲以巧胜人,盘马弯弓惜不发。”

作家在写作时,也要注意一个“惜”字,像将军“惜”他的手中箭一样,十分珍惜情节的“底子”,不要匆忙地把这个“底子”过早地披露出来,这样才能引人入胜。

正是:
不要竹筒倒豆子,
一下倒光没意思!@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Fotolia)
    写诗和绘画有一个重要诀窍,就是:观察仔细,想像具体;移情入物,形神兼备。
  • 清代著名画家、诗人郑板桥,平生画竹甚多,题画竹的诗也不少,约有百首以上。他的每一首题画竹诗几乎都有独特的立意与构思,有不同的表现方法。真是千姿百态,各有韵致。
  • 朱自清在当年讲学时,曾经说过:“作诗之法,贵在避开方圆而说方圆。”这句话形象生动地阐明了一条作诗的重要原则。
  • 〈天问〉是战国时代著名诗人屈原的作品。全篇由一百七十多个问句所组成。诗中对自然现象、神话传说、历史人物等方面,都提出疑问,表现出诗人对许多现象的不解和勇于探索的精神。
  • 汉武帝思念李夫人,恍惚中看到她那娉婷玉姿,隐约可见,却又不甚分明;呼之不应,接之不近。愈发增添了他的渴念之情,因感而作歌曰:“是耶,非耶?立而望之,偏何姗姗其来迟!”
  • 这部古典小说少用冗长的景物描写,更不用繁琐的内心剖白;而是多用白描,艺术成就甚高,魅力极大。白描,的确是我国传统的艺术技巧;这份优秀文艺遗产值得我们认真的总结和继承。
  • 钟隐作画喜欢别出心裁,另辟蹊径,落墨挥毫,常能大异于人。传说有一回,他到某收藏家那里去作客,从收藏家的画柜中,见到几位前 代画家所绘《雀鹰图》,有的把雀鹰画得怒目圆睁,凌空扑下;有的画雀鹰正在追捕 它要猎取的对象。钟隐很是喜爱。
  • 优秀的文艺作品,都是“枝干挺秀”,并且“花叶芳菲”的。用那位作家的语汇来说,就是既有“情节概貌”,又有“片刻详情”。
  • 文艺创作确实是一件艰苦的劳动,需要的是认真而严谨的态度。不细心地调查研究,“想当然”的率意之笔,往往会产生谬误,闹出笑话。
  • 语言是文学的第一要素。而警语,又是语言中的耀眼的明珠。古今中外一切优秀作家的文学作品中,无不呈现出丰富多彩、璀璨夺目的警言隽语。这些警语,常常使读者一见钟情,过目不忘,而记忆终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