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诽谤“4·25”万人上访 为镇压制造借口

人气: 89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6年04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综合报导)17年前的“4·25”,逾万名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事件震惊世界。但中共把“4·25”和平大上访诬陷为所谓“万人包围中南海”。随后,江泽民集团利用庞大的国家机器向全中国和海外散播谎言,大肆污蔑法轮功团体,并为后期疯狂的迫害罗织各种所谓的罪名。1999年7月20日,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大规模的血腥镇压。

这一重大历史事件真相至今被掩盖。时至今日,全世界上亿法轮功学员仍然秉承真、善、忍的宗旨,不畏强权,以和平理性的方法向世人讲清法轮功受迫害及活摘的真相,赢得了国际社会的赞誉。

“4·25”中南海万人上访真相

1999年4月,时任中共政法委书记、政治局委员的罗干联合其连襟、科痞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学院《青少年科技博览》杂志发表了题为“我不赞成青少年炼气功”的文章,暗示读者修炼法轮功会出大问题,甚至导致“亡国”。许多法轮功学员为澄清事实前往编辑部讲清真相。

1999年4月23、24两日,天津市出动防暴警察,驱散请愿人士,殴打并逮捕了45名法轮功学员。当法轮功学员请求放人时,在天津市政府被告知公安部介入了这个事件,如果没有北京的授权,被逮捕的法轮功群众不会得到释放。天津的公安亦向法轮功学员说:“你们去北京吧,去北京才能解决问题。”

随着天津使用暴力抓人以及放人需要北京授权的消息在全国传开,从4月24日晚开始,各地法轮功学员怀着对中共中央政府的信任和期待纷纷自发通过上访国务院信访办的途径来寻求“天津事件”的公正解决。

4月25日早上,陆续有各地法轮功学员赶到北京市国务院信访办。起初警察在通往天安门的各个路口拦截,后来警方带路,把人流导向中南海府右街,最后形成了所谓“围攻中南海”,其实是警察安排的“包围”。

之后,在时任中共总理的朱镕基出面调解下,法轮功学员平和散去。整个和平请愿历时10多个小时,没有标语、没有口号、没有喧哗,监视的公安在一边轻松抽烟休息,商店正常营业。晚上9点法轮功学员离场后,地上没有留下一张纸屑。

中共炮制“1,400例”谎言

然而,中共江泽民集团将法轮功学员这次和平上访诬陷为所谓“万人包围中南海”。

4月25日当夜,江泽民以中共总书记的身份,给政治局常委及其他有关的领导写了一封信,在信中,江泽民指控“4·25上访事件”有“幕后”高手在“策划指挥”。

4月26日,中共政治局常委开会讨论法轮功问题。朱镕基表态“让他们去炼吧”。江泽民被妒嫉心折腾到发狂,立即跳了起来,不顾形象地大声叫喊:“糊涂!糊涂!糊涂!亡党亡国啊!”

当时中共7个常委,6个不同意镇压,江泽民一意孤行,以“亡党亡国”的大帽子压下来,于1999年6月10日,江泽民成立了凌驾于国家宪法和法律之上的全国性恐怖非法组织“610办公室”。

在“4·25”之后,江泽民一边蛮横专断的要求所有中共党团员及干部领导停止修炼法轮功,一边用国家媒体铺天盖地向全中国和海外散播谎言,罗织各种所谓的“罪证”,大肆污蔑法轮功团体。

随后,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泽民集团为迫害法轮功制造借口,突然抛出精心炮制的“1400例”的谎言,在喉舌媒体齐上大肆渲染,瞬间铺天盖地而来的恐怖气氛弥漫全国,煽动许多不明真相的民众开始仇视法轮功。

根据中共卫生部1998年的统计数字表明,中国有百分之五的人(约六千五百万人)患有不同程度的精神病和精神障碍,其中七成是重症精神病,约四十万人致残,生活不能自理。1999年中共煞费苦心搜罗了许多精神病患者病发时的意外事故,栽赃嫁祸于法轮功。

事实上“1,400例”中有许多是精神病患者而决非法轮功学员。李洪志老师从1992年传法开始就明确指出,精神病人不能修炼法轮功。比如山东“铁掀打死父母”案真相,山东新泰市泰山机械厂工人王安收,因精神病发作将其父母用铁掀打死。王是一个精神病患者,当地法院判决王与妻子尹彦菊离婚的判决书上写得非常明白,可是这个案例却被中共收入所谓的“1,400例”中栽赃到法轮功头上。

又比如重庆永川双石镇龙刚自杀案,其家住双桥街七十号,精神病复发跳河死亡。龙刚死后,一个姓杜的记者采访他的妻子,把一些诬蔑法轮功的话写在纸上,叫她照着念,并给了她二百元钱。龙刚父母投书明慧网说:“儿子有没有精神病作为父母是最清楚的,天下哪有不心疼子女的父母。儿子确实有精神病,当时是精神病复发跳河死亡,与法轮功没有任何关系。这是谁也抹煞不了的事实,作为他的父母,我们必须说真话,不能昧着良心。”

中共炮制世纪伪案“天安门自焚”

之后,中共江泽民集团又抛出“天安门自焚”伪案。2001年1月23日,在这个家家团圆的除夕夜,天安门广场发生了震惊世界的“自焚”案。中共喉舌新华社于事发当日通报,声称5名当事人是法轮功学员;可是在法轮功的书中明确禁止暴力行为与自杀。

法轮大法信息中心表示,整起事件为中共当局自导自演,为的是引起全中国人对法轮功的负面印象,以确立中共欲打压的合理性。

喉舌新华社2001年1月31日改称,七人到天安门是为了自焚,其中两人“自焚未遂”,一名叫刘春玲的女子当场死亡。当时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有一 团队正好在现场目睹事件发生,根据CNN的报导,当时5人当中至少有2名男性,但其中没有小孩。但中共官方的报导称自焚的5人是1名男性、4名女性,包括 1名12岁的小女孩。CNN团队对此事件进行拍摄,直到中共武警介入并拘留他们。在事发一周后,央视及其它中共媒体开始报导,并集中力量批判法轮功。

央视对该事件的首次报导中,播出了对12岁小女孩刘思影的采访片段,她表示相信自焚将能够让她前往天堂,但是此说法并非法轮功所提倡。

在自焚事件两周后,华盛顿邮报记者菲力普‧潘在一篇名为《Human Fire Ignites Chinese Mystery》的报导中,访问刘春玲故乡开封市的当地居民有关刘春玲的身份时,获得以下回应:“没有人曾看到过她炼法轮功。”

喉舌新华社在事件发生的2小时后,向外国媒体发布录像;接着在一周后,1月30日当天,新华社又发布了一篇更为全面的新闻稿,作为对其它媒体的回应。2001年1月31 日,央视的时事评论节目《焦点访谈》播出了一个30分钟的特别版本,宣称此录像取自广场附近的监视器,从中可看到5个人陷于火海之中。

那么,“天安门自焚”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你能对央视《焦点访谈》播出的节目进行一番仔细分析,你就会发现,所谓的“自焚”,实际上不过是由江泽民一伙导演的一场拙劣的漏洞百出的闹剧。下面所举的只是几个最明显的漏洞:

1、警察先到位,然后自焚者才开始点火。

2、 天安门广场并没有灭火器,警察也从不背着灭火器巡逻,怎么可能在火点起来一分钟之内备齐几十个灭火器及灭火毯?

3、“自焚”的画面远、中、近景俱全,多部摄影机多角度同时拍摄,最近的拍摄距离“自焚”现场不到二十米。若非事先安排,岂能如此完备?

4、 新华社对于敏感新闻的发稿向来需要经过多次审稿,但这次两小时内就发了英文稿,动作快得令人起疑。

5、“自焚”者“王进东”全身烧得漆黑,却能声如洪钟地坐在地上喊口号。

6、夹在“自焚”者“王进东”两腿间装汽油的塑胶雪碧瓶却完好无损。

7、“自焚”中严重烧伤的12岁小女孩刘思影气管割开后四天就能清脆地说话和唱歌,完全不合医学常理,一些西方医学专家不禁惊呼中共创造了“医学奇迹”。

8、大面积烧伤的病人,他的创面要尽量地暴露,避免化脓感染、方便经常换药,而电视上的自焚者却全身包裹严密。

如果把央视“自焚”录像的镜头放慢,人们还可以发现:“自焚”发生的时候,刘春玲的脑后结结实实地挨了一闷棍,然后她才应声倒地……与其说她是被烧死的,不如说她是被打死的!

因此,国际教育发展组织于2001年8月14日在联合国会议上,就“天安门自焚事件”强烈谴责中共当局的“国家恐怖主义行径”:所谓“天安门自焚事件”是对法轮功的构陷,涉及惊人的阴谋与谋杀;整个事件是党“政府一手导演的”。该声明已被联合国备案。

海外“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也于2003年5月14日向全世界公布:大量证据显示,“天安门自焚案”是一出性质严重的重大阴谋案,并涉及恶性谋杀和栽赃陷害。

面对上述事实,就连央视制作“天安门自焚案”节目的女记者李玉强也不得不承认“自焚”有假。2002年初,李玉强曾在河北省会法制教育培训中心和那里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的“座谈”,当时有法轮功学员问她“自焚”镜头的种种疑点和漏洞(尤其是已烧得黑焦的王进东,两腿间夹的盛汽油的雪碧瓶子却完好无损),面对大家有理有据的分析,李玉强不得不公开承认:广场上的“王进东”腿中间的雪碧瓶子是他们放进去的,此镜头是他们“拍”的。她还狡辩说,这是为了让人相信是法轮功在自焚,早知道会被识破就不拍了。

2013年12月20日,中共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被免职,官方通报中提及其隐秘头衔:中共中央“防范和处理X教问题”领导小组副组长、“610”办公室主任。

李东生自“610办公室”成立以来,一直负责反法轮功宣传。李东生任央视副台长期间,主管《焦点访谈》节目。该节目在收视率最高的黄金时段大量播出反法轮功 节目。据不完全统计,从1999年7月21日到2005年为止的6年半中,共播出102集反法轮功的节目。其中从1999年7月20日开始到年底的5个多 月就播了39集。作为 “610办公室”的头目,李东生直接审看节目并要求对外输出。

2001年1月23日,作为 “610办公室”分管宣传的副主任、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副局长,李东生全面操纵了“天安门自焚”伪案的宣传,借“自焚”伪案推动《焦点访谈》反法轮功节目在当年再次达到高峰,全年播出37集。

2002年1月,北美中文电视台“新唐人”制作了揭露2001年“天安门自焚”真相的记录片《伪火》(False Fire),该片从各国参赛的600多部影片中脱颖而出,于2003年11月8日荣获第51届哥伦布国际电影电视节荣誉奖。

还法轮功创始人清白 揭露中共谎言

江氏集团为了把法轮功打成所谓“X教”,颠倒黑白,把许多莫须有的罪名强加在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身上,而这些强加给李洪志先生的莫须有罪名已被证明都是谎言,面对事实,所有的谎言都不攻自破。

比如中共造谣说“李洪志为何要将生日由1952年7月7日改为1951年5月13日呢?其目的是称自己是释迦牟尼转世。”李洪志先生表示:“政府在文革时把我的生日搞错了,我只是把错了的生日改回来而已。”事实上,李洪志先生非但没有这样的说法,而且在他的书中却再三讲明和反复强调,他所传的佛法不是释迦牟尼佛时的佛教,他自己也不是释迦牟尼。这些在法轮大法的书籍中都有据可查。一位大陆民众说,全球70亿人口,平均到365天,每天过生日的人都有上千万,里面什么样的人都有,生日相同又能说明什么呢?法轮功从来没有提过与释迦牟尼佛有什么关系,假如是篡改生日,费那么大劲,改了又不用,何苦呢?这无疑是中共的诬陷。

比如中共造谣说:李洪志先生逃税,靠非法出版法轮功书籍和音像制品“疯狂敛财”。事实上李洪志先生的《转法轮》在大陆出版后,他获得的全部稿费只有2万多元人民币。很多民众表示,当时大陆有一亿人学炼法轮功,只要李老师开口说每人交一元的学费,李老师就是亿元富翁,每人交10元学费,李老师就是十亿富翁,然而学法轮功从来都是免费的,互联网上还能免费下载复制法轮功的一切书籍和音像数据,这不是“自断财路”吗?十多年来各地法轮功学员写了不少回忆文章,他们看到的李老师总是吃穿非常简朴,家里生活一直都很清贫。李老师连夏天的衬衣都没有多一件,外出讲课,经常是夜里把衣服洗干净,第二天再穿。吃的也是最省钱的,经常一连十几天,天天吃速食面。

比如中共造谣说炼法轮功不让吃药。关于吃药问题,李洪志先生澄清说:“有消息说我不叫人吃药,事实上根本没那回事。我只是讲了一个修炼与吃药的关系。我使一亿多人得到了健康的身体,无数危重病人成了健康的人,这是事实。而有些在生命非常危险时期的病人与精神病人,我一向不叫其学法轮功。可是有人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非要学,那么出现的死亡的个别人能说是我的学员吗?我也从来没见过没被管的人学了几个动作就不会死了。那么医院可以治病,就不应该有人死在医院里了吗?”

比如中共污蔑李洪志先生在长春住豪宅。而民众实际调查发现,李洪志先生在长春市解放大路103号西门四楼一号的家,是一栋破旧的老式住宅。当年,许多长春的法轮功老学员都曾去过李洪志先生的家,他们都作证,李洪志先生的家里除床和生活必需品外,什么都没有,非常俭朴,地点也根本不在开运街。尽管全球有很多法轮功受益者想送贵重礼物给李洪志先生以表敬意,但都被他谢绝了。

从1999年7月20日当天起,中共大量非法抓捕法轮功辅导员,22日,中共宣布取缔法轮功。当天李洪志先生在《我的一点声明》中写道:“我是个修炼中的人,向来与政治权力无缘,我只是在教人修炼。一个人要想炼好功就必须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事实上我做到了这一点,使一亿多人成为好的人,更好的人。”然而中共不顾这些事实,还是向上亿民众举起了屠刀。

自1992年5月李洪志先生传出了这部佛家上乘修炼大法后,因为教人修心向善和神奇的祛病健身功效迅速传遍中国,并传播到海外,修炼人数迅速增长。1998年中共国家体育总局组织北京、武汉、大连及广东省的医学专家,对近35,000名法轮功学员做了5次医学调查,证明法轮功祛病健身有效率高达98%。

1999年2月,美国一家权威性杂志《美国新闻与世界报导》(US News and World Report)发表文章谈到了法轮功在健身方面的好处:“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说:‘法轮功和其它气功可以使每人每年节省医药费1000元。如果炼功人是一亿,就可以节省一千亿元。朱镕基对此非常高兴。国家可以更好地使用这笔钱。’”

当时,中国大陆有大批失业工人因为没有医疗报销发愁,有的去上访维权。而大批的法轮功学员修炼后,身体健康不但节省了医药费,还对整个社会的稳定起到极大的正面作用。

这场惨绝人寰的镇压 集古今邪恶之大全

在这场惨绝人寰的镇压过程中,江泽民还下令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

中共动用了全中国的军队、警察、特务、司法、媒体、所有的一切国家机器迫害法轮功:全国范围非法抄家、劳教、判刑、酷刑、凌迟、毒打、强暴女学员、全中国媒体、报纸、电台、电视台24小时不停的诋毁法轮功、制造谎言、造假、凭空捏造、诬陷法轮功,以营造社会恐怖。

10多年来,无数法轮功学员因此被非法绑架、关进精神病院、洗脑班、劳教所和监狱,甚至被迫害致死,甚至还发生这个星球上从未出现的邪恶迫害——大量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从中牟取暴利。无数家庭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据海外《明慧网》报导,中共对不放弃修炼法轮功的学员进行残酷迫害的手段多样:如洗脑、罚蹲、罚站、吊铐、打骂、电棍、水牢、强制灌食、打嘴巴子、揪头发、透明胶带封嘴、抻刑、不让上厕所、三九严寒天气泼水冷冻、大鞋刷子(大棍子)捅阴道、电击生殖器、电击乳房、关小号、抻死人床、十字挂、斜挂、平铐、强奸等百余种酷刑的折磨,迫害手段集古今邪恶之大全,将人类文明史上的邪恶推向极点。

为了维持这场迫害,中共江泽民集团动用及投入大量人力、财力,在迫害法轮功的高峰期,动用相当于四分之三的国民生产总值的资源,把中国经济带入深重危机中,同时也摧毁了中国人的道德以及原有的脆弱的法制体系。

一个中共辽宁省司法厅高级官员曾在马三家教养院解教大会上公开表示:“对付法轮功的财政投入已超过了一场战争的经费。”

江泽民为一己私利、出于妒嫉心发动的这场史无前例的对法轮功团体的残酷迫害。江曾多次狂妄地叫嚣“三个月消灭法轮功”,但至今法轮功没有被消灭。迄今江泽民等人已被30多个国家的法轮功学员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告上国际法庭。

随着法轮功学员不断讲清真相,江泽民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真相被广传,其活摘器官的真相在国际上大幅曝光。这一真相若揭开,中共将会垮台。

时政评论员欧阳非表示,薄熙来、王立军、徐才厚、李东生等中共高官频频落马,表面上看是中共的权力内斗,但实际上是那些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官员遭到了报应。人间的一切,都是天象的体现,彰显的是“善恶有报”的天理。

法轮大法洪传100多个国家和地区

到今年法轮大法已洪传24周年,有上亿人加入真、善、忍的修炼。

如今法轮功已洪传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李洪志先生的主要著作《转法轮》被翻译成40多种文字,在世界各地出版发行,受到各族裔人民的尊敬和珍爱。李洪志先生和法轮大法共获得了世界各国的一千多项褒奖,数以百计的各国地方政府纷纷宣布“法轮大法日”、“法轮大法周”、“法轮大法月”、“李洪志日”等,以此感谢李洪志先生,欢迎修炼法轮大法的群体,赞扬法轮大法在劝人向善、使社会道德回升上的巨大作用。

法轮功学员持续17年以理性和平的方式向世人讲真相。现在,已有约2亿多中国民众选择退出中共邪党的“党、团、队”,选择站在正义、良知一边。其中不乏中共高官,中共已步入解体阶段。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6-04-25 12:3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