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英雄人物】曹操(14) 神来之笔

千古英雄人物——魏武大帝曹操。(大纪元制图)

font print 人气: 380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第四章 神来之笔

曹操外定武功,内修文学,统军三十余年,手不舍书。昼则讲武策,夜则思经传。登高必赋,横槊赋诗,被之管弦,皆成乐章。曹操诗篇亦多散佚,仅存乐府诗十八篇,共二十六首。

清刘熙载说:“曹公诗,气雄力坚,足以笼罩一切。”

方东树云:“大约武帝诗沉郁直朴,气直而逐层顿断,不一顺平放,时时提笔换气换势;寻其意绪,无不明白;玩其笔势文法,凝重屈蟠,读之令人意满。”(《昭昧詹言》卷二)

曹操之诗文,其中很多已成千古名句:“天地间,人为贵”,“对酒当歌,人生几何?”“何以解忧?惟有杜康”,“山不厌高,海不厌深”,“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等等。

在五言诗时代,曹操写四言诗并使其诗词成为绝唱,始成建安文风开创者,其诗风影响于当代及后世。后人称之“建安风骨”(南宋严羽),“蓬莱文章建安骨”(李白),“汉魏风骨”(唐代陈子昂)。曹操五言诗,多深沉雄壮、慷慨古直悲凉之句,如《蒿里》、《薤露》等被称为“第一高手”、“老气无敌”,展示建安诗歌最为感人一面,引领乐府歌辞走上新路。曹操被誉为五言诗“第一高人”,“千古诗人第一之祖”,“格调古朴,开唐五言之端”。

曹操利用诗词记叙其修炼体悟及修炼所见开一代新风,创作出很多曹植及六朝以后世人所称之游仙诗,使其成为中华神传文化中一朵奇葩。此类诗大都为歌咏仙人、修炼提升之诗,大多为修道者所写。曹操、李白之游仙诗是其中最佼佼者。现存二十余首曹操之诗词中有七篇游仙诗:《气出唱》三首、《精列》一首、《陌上桑》一首、《秋胡行》二首,记述诗人登仙境、与神仙共游及修道养生等。

游仙诗启迪世人敬神信佛,向道成仙,返本归真。但很多现代人受无神论影响,认为游仙诗是诗人幻化想像所营造之空灵缥缈境界,甚或是作诗之一种浪漫主义手法,不能真正理解游仙诗。

曹操瑞应黄星,应运而生,真人下世,修道、养身。其游仙诗清楚记录其修炼、体会并所成,将仙家风范留给后人。曹操游仙诗气势恢宏,语言朴实、流畅,内涵丰厚,读来音节铿锵,朗朗上口。

《气出唱》其一:

驾六龙,乘风而行。
行四海,路下之八邦。
历登高山临溪谷,乘云而行。
行四海外,东到泰山。
仙人玉女,下来翱游。
骖驾六龙饮玉浆。
河水尽,不东流。
解愁腹,饮玉浆。
奉持行,东到蓬莱山,上至天之门。
玉阙下,引见得入,
赤松相对,四面顾望,视正焜煌。
开玉心正兴,其气百道至。
传告无穷闭其口,但当爱气寿万年。
东到海,与天连。
神仙之道,出窈入冥,常当专之。
心恬澹,无所愒欲。
欲闭门坐自守,天与期气。
愿得神之人,乘驾云车,
骖驾白鹿,上到天之门,来赐神之药。
跪受之,敬神齐。
当如此,道自来。

《气出唱》其二:

华阴山,自以为大。
高百丈,浮云为之盖。
仙人欲来,出随风,列之雨。
吹我洞箫,鼓瑟琴,何訚阎訚!
酒与歌戏,今日相乐诚为乐。
玉女起,起舞移数时。
鼓吹一何嘈嘈。
从西北来时,仙道多驾烟,
乘云驾龙,郁何蓩蓩。
遨游八极,乃到昆仑之山,
西王母侧,神仙金止玉亭。
来者为谁?赤松王乔,乃德旋之门。
乐共饮食到黄昏。
多驾合坐,万岁长,宜子孙。

《气出唱》其三:

游君山,甚为真。
崔嵬砟硌,尔自为神。
乃到王母台,金阶玉为堂,芝草生殿旁。
东西厢,客满堂。
主人当行觞,坐者长寿遽何央。
长乐甫始宜孙子。
常愿主人增年,与天相守。

《气出唱》其一中记述曹操驾六龙,乘云而行,东到泰山。泰山为中国五岳之首,属人神交汇之界。仙人、玉女下来相会。继续向东到蓬莱山,蓬莱山上与天通,上至天之门。玉阙下,引见得入,赤松相对,四面顾望,谈神仙之道,“开玉心正兴,其气百道至”。“神仙之道,出窈入冥,常当专之。心恬淡,无所愒欲。闭门坐自守,天与期气。”曹操潜心修炼。

在《气出唱》其二中,诗人记下一次大会仙人场景,先到华阴山,吹洞箫,鼓瑟琴,饮酒高歌,后遨游八极,到昆仑之山,会西王母,见到赤松子、王子乔,“乐共饮食到黄昏”。赤松子又名赤诵子,号左圣南极南岳真人左仙太虚真人。为神农时雨师。王乔又称王子乔,东周周灵王之太子晋。曾为柏人令,于东北宣务山得道。汉桓帝时柏人城内尚有柏人县民为县令王乔所立碑铭,上刻“山有巏旄(宣务),王乔所仙”。印证王乔在宣务山骑鹤升天。

《气出唱》其三记下曹操与神仙们另一次相会在君山。君山在洞庭湖中,是舜之二妃所居之地。君山有王母台,那里“金阶玉为堂,芝草生殿旁”。“东西厢,客满堂”,诗人最后祝愿“主人增年,与天相守”。

《秋胡行》其一:

晨上散关山,此道当何难。晨上散关山,此道当何难。牛顿不起,车堕谷间。坐盘石之上,弹五弦之琴。作为清角韵,意中迷烦。歌以言志,晨上散关山。

有何三老公,卒来在我傍。有何三老公,卒来在我傍。负揜被裘,似非恒人。谓卿云何困苦以自怨,惶惶所欲,来到此间?歌以言志,有何三老公。

我居昆仑山,所谓者真人。我居昆仑山,所谓者真人。道深有可得。名山历观,邀游八极,枕石漱流饮泉。沉吟不决,遂上升天。歌以言志,我居昆仑山。

去去不可追,长恨相牵攀。去去不可追,长恨相牵攀。夜夜安得寐,惆怅以自怜。正而不谲,乃赋依因。经传所过,西来所传。歌以言志,去去不可追。

《秋胡行》其二:

愿登泰华山,神人共远游。愿登泰华山,神人共远游。经历昆仑山,到蓬莱。飘飘八极,与神人俱。思得神药,万岁为期。歌以言志,愿登泰华山。

天地何长久,人道居之短。天地何长久,人道居之短。世言伯阳,殊不知老。赤松王乔,亦云得道。得之未闻,庶以寿考。歌以言志,天地何长久。

明明日月光,何所不光昭。明明日月光,何所不光昭。二仪合圣化,贵者独人不?万国率土,莫非王臣。仁义为名,礼乐为荣。歌以言志,明明日月光。

四时更逝去,昼夜以成岁。四时更逝去,昼夜以成岁。大人先天而天弗违,不戚年往,忧世不治。存亡有命,虑之为蚩。歌以言志,四时更逝去。

戚戚欲何念,欢笑意所之。戚戚欲何念,欢笑意所之。壮盛智慧,殊不再来。爱时进趣,将以惠谁?泛泛放逸,亦同何为!歌以言志,戚戚欲何念。

《秋胡行》作于建安二十年(公元215年),曹操西征张鲁,夏四月,自陈仓,出散关山。于一清晨上散关山,其道险阻,“牛顿不起,车堕谷间”。诗人“坐磐石之上,弹五弦之琴。作为清角韵,意中迷烦”。《礼记‧乐记》,“舜作五弦琴,以歌《南风》”。“清角”,相传为黄帝所作,非大德之士不得奏听。是时昆仑三位仙翁到诗人身旁,“谓卿云何困苦以自怨,徨徨所欲,来到此间?”经交谈,诗人记起自己之曾经:“我居昆仑山,所谓者真人。道深有可得。名山历观,遨游八极,枕石漱流饮泉。”最后,曹操说明此赋所依之由,记录传示所经,且强调是真正而无欺诈。“正而不谲,辞赋依因。经传所过,西来所传。”

《秋胡行》之二,曹操发愿登泰华山,与神人共远游。其后“经历昆仑山,到蓬莱。飘遥八极,与神人俱”。回到人间,诗人感慨:“天地何长久!人道居之短。”世间所传伯阳、赤松子、王子乔,皆得道者,曹操“得之未闻,庶以寿考”。诗人均见到他们但未问及其寿考。人间明明日月,何所不昭,“万国率土,莫非王臣。仁义为名,礼乐为荣”。曹操实施自己转生人间之使命,并告谕当世与后世人,“大人先天而天弗违,不戚年往,忧世不治。存亡有命,虑之为蚩”。换言之,即:顺天命行事则天使事成,存亡有命,不必为之担忧过虑。

《陌上桑》:

驾虹霓,乘赤云,登彼九疑历玉门。
济天汉,至昆仑,见西王母谒东君。
交赤松,及羡门,受要秘道爱精神。
食芝英,饮醴泉,柱杖桂枝佩秋兰。
绝人事,游浑元,若疾风游欻飘翩。
景未移,行数千,寿如南山不忘愆。
在《陌上桑》里,曹操又至昆仑,谒见西王母与东君,结交赤松子、羡门(又作羡门高,仙人,秦始皇至碣石曾派人寻访)等,得授“秘道”,食芝英,饮醴泉,众仙同游穹宇。

《精列》:

厥初生,造划之陶物,莫不有终期。
莫不有终期。
圣贤不能免,何为怀此忧?
愿螭龙之驾,思想昆仑居。
思想昆仑居。
见期于迂怪,志意在蓬莱。
志意在蓬莱。
周礼圣徂落,会稽以坟丘。
会稽以坟丘。
陶陶谁能度?君子以弗忧。
年之暮奈何,时过时来微。

曹操以诗言志,“思想昆仑居”,“志意在蓬莱”。作为人在世间,无论圣凡,皆入坟丘,不必忧终期。

李白对建安文学、尤其对曹操诗作可谓充分明了,以“蓬莱文章建安骨”来评价之。所谓“蓬莱文章”指其富含仙道内涵,是为建安文学风骨。

曹操与其子曹丕、曹植均为中国文学史上著名诗人,史称“三曹”。“魏武以相王之尊,雅爱诗章”,他汇聚了许多文人学士,其中以建安七子更为突出,“鲁国孔融文举、广陵陈琳孔璋、山阳王粲仲宣、北海徐干伟长、陈留阮瑀元瑜、汝南应玚德琏、东平刘桢公干。斯七子者,于学无所遗,于辞无所假。”(曹丕《典论‧论文》)曹植受曹操直接影响,从疑神至后来信神,亦创造很多游仙诗赋。

曹植所作《宝刀赋》叙述曹操造宝刀告祠于太乙。汉时,太乙为天之最尊神,汉武帝崇太乙为天帝。曹操祈祷太乙尊神,在梦中通灵,制成宝刀。

宝刀赋》(并序)

建安中,家父魏王命有司造宝刀五枚,三年乃就,以龙、虎、熊、鸟、雀为识。太子得一,余及余弟饶阳侯各得一焉。其余二枚,家王自杖之。

赋曰:有皇汉之明后,思明达而玄通。飞文藻以博致,扬武备以御凶。乃炽火炎炉,融铁挺英。乌获奋椎,欧冶是营。扇景风以激气,飞光鉴于天庭。爰告祠于太乙,乃感梦而通灵。然后砺以五方之石,鉴以中黄之壤。规圆景以定环,摅神思而造像。垂华纷之葳蕤,流翠采之滉瀁。故其利陆断犀革,水断龙角。轻击浮截,刃不纤流。逾南越之巨阙,超西楚之泰阿。实真人之攸御,永天禄而是荷。

其大意为:大汉圣明魏王,思虑明达开通。发文招天下贤才,修武备除暴惩凶。燃炉中火,化铁炼精。似乌获挥槌,像欧冶营铸。煽旺炉火以增气,火光上冲亮天庭。对太乙祈祷,在梦中通灵。然后以五方之石磨刀,用中黄土壤拭刃。量圆度以制刀环,发神想以造图案。花纹灿烂无比,刀刃闪烁辉光。故宝刀锋利陆上可斩犀牛之皮,水中可断蛟龙之角;轻击浮断,刃无损伤。胜越王勾践之巨阙,超楚王之太阿。确值父王佩用,王位永久巩固。

五千年辉煌神传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研究组

点阅【千古英雄人物之曹操】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由于忽必烈所辖汉地范围逐渐扩大,其统治中心也转移到中原地区,如果继续将和林作为帝国的都城已经不合适,因此,在仿照中原王朝建立年号和国号前后,忽必烈将都城从和林迁到了汉地。
  • 阿里不哥臣服后,忽必烈实际管辖的政治版图已然包括中原地区(位于长城以南、秦岭淮河以北)、东北地区(包括整个黑龙江流域)、朝鲜半岛北部、漠南漠北蒙古草原全境(内蒙古和外蒙古地区)及西伯利亚南部地区、西域大部分地区(今新疆东部和南部)、吐蕃地区(包括今青海、西藏、四川西部等地)以及云南地区等地。如何治理这些地区,是忽必烈面临的又一大问题。
  • 蒙哥汗1259年在南征时的猝然去世,对于南宋而言是获得了短暂的喘息时间。因为彼时兀良哈台已从南边攻打广西南宁、桂林,剑指潭州(今长沙),忽必烈则围攻湖北鄂州(今武昌),蒙哥则在四川一路高奏凯歌,南宋已处于北、西、南三面同时面临进攻的局面。南宋朝廷极为恐慌,当时的丞相丁大全隐匿战情,引发不满,宋理宗将其罢免,并急拜贾似道为右丞相兼枢密使,率军前往鄂州迎敌。
  • 忽必烈受命总领漠南汉人军务后,虽然将藩府建在了金莲川,但他仍保持着蒙古人入账居野处、冬夏迁徙的游牧习惯,即通常夏天驻扎在金莲川,有时驻帐在大盘山,冬天则临时寻找避寒的地方,或是在桓州(今内蒙古正蓝旗北),或是在离燕京不远的奉圣州之北,或是在抚州(今河北张北),可以说是居无定所。
  • 如果说“思大有为于天下”的忽必烈在漠北潜邸时意识到人才的重要性,通过与诸多名儒的交谈及通过他们的讲授和答疑了解了儒家文化、了解了如何做一名帝王、了解了如何治理一个国家,并初步有了“以儒治天下”的想法,那么,在金莲川时期,其身边形成的“金莲川幕府”使他未来在实践中进一步强化了“行汉法”的主张。史书说,忽必烈“圣度优宏,开白炳烺,好儒术,喜衣冠,崇礼让”。
  • 1241年黄历十一月,在位十二年零三个月的大汗窝阔台行猎时,在行宫驾崩,终年56岁。由于窝阔台生前未确立太子,在他过世后,汗位继承人问题引发了朝中的一系列纷争,导致汗位空悬。
  • 忽必烈幼年和青年时的成长,不仅受到来自家庭的影响,而且受到外部环境的影响。成吉思汗奠定伟业后,窝阔台时期的蒙古帝国继续壮大,辽阔的草原上矗立着金碧辉煌的幕帐,来自内地、中亚各地的商贾以及前来拜访、投靠合罕和蒙古贵族的各色人等云集,各种商品琳琅满目,多种语言交织,除了农牧业,还出现了农业和手工业,大汗牙帐所在地哈拉和林更是建起了一座相当规模的城市,并成为世界性的焦点。
  • 1227年8月,在建立了草原帝国“大蒙古国”并让欧亚为之震撼的成吉思汗魂归长生天后,他的继任者,即被追封为元太宗的窝阔台大汗,秉承父亲的遗命,一方面联宋攻金,继续开疆拓土,彻底消灭了金国,完全征服了华北和中亚地区;另一方面,重用耶律楚材管理华北和中原地区,整顿内治,巩固了大蒙古国的统治基础。与此同时,蒙古人又进行了第二次和第三次西征,进一步加强了欧亚大陆间的交往。而最终让蒙古人“入继中华大统”、以海纳百川的胸怀建立一个新王朝并使之灿烂一时的乃是成吉思汗的孙子忽必烈,正如成吉思汗曾经的预言一样。
  • 故剑深情为谁起?汉宣帝“诏求微时故剑”的圣旨有着最浪漫圣旨、最深情的诏书之昵称。皇上的故剑情深为她传情话,汉宣帝为何下了这道与众大不同的昭书呢?
  • 中国历史上能当上皇帝的,都是有天命的,这其中就包括南北朝时期南朝“宋齐梁陈”中的齐国开国皇帝,即齐高帝萧道成。萧道成52岁登基做皇帝,55岁驾崩,在位三年中,他不止一次说过:“朕本来就是一个普通老百姓,做梦也想不到竟然会有做皇帝的一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