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图:百年红祸前的俄罗斯社会写真(下)

1909年俄罗斯帝国的农家女以浆果待客。(Sergey Prokudin-Gorsky/LOC)

1909年俄罗斯帝国的农家女以浆果待客。(Sergey Prokudin-Gorsky/LOC)

      人气: 221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6年05月2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Ingrid Longauerová报导,张小清编译综合)一百年前,俄罗斯还是一个和今天全然不同的庞大帝国,疆土从东亚一直西延至北欧,81个省、20个州和1个自治区的范围内栖居著不同的民族、部落和头领。

1917年“二月革命”后,沙皇尼古拉二世退位,同年布尔什维克人通过十月革命以暴力建立共产政权,许多人被迫背井离乡,以逃脱红色专政。著名摄影家谢尔盖‧米哈伊洛维奇‧普罗库丁—古斯基(Sergey Prokudin-Gorsky,1863—1944)就是其中之一。

化学家出身的他,在1908年拍摄了大文豪列夫‧托尔斯泰(Leo Tolstoy)的一帧彩色肖像,由此享誉俄罗斯。次年,他的彩色摄影引起了尼古拉二世的注意。摄影师与沙皇及皇室的会面成为他人生的转折点:沙皇提供资金并授予通行权限,让他用胶片记录俄罗斯帝国,这成了他毕生的志业。

十年中,普罗库金—戈斯基走遍了沙俄的各个角落。他将列车车厢改装为暗房,使用三色原理之摄影技术,即分开使用红色、绿色及蓝色滤光片拍摄,再放入光学装置中成相。存世的1万多彩色照片,意外成为苏共暴力夺权前俄罗斯社会最生动的写照。@*#

(续前文

格鲁吉亚妇女,摄于1905—1915年间。(Sergey Prokudin-Gorsky/LOC)

 

戴着镣铐的囚犯,摄于1905—1915年间。(Sergey Prokudin-Gorsky/LOC)

 

移居波斯北部边境穆甘草原地区的俄罗斯人,摄于1907至1915年间。当时俄罗斯人移居非欧洲区域受到政府鼓励。(Sergey Prokudin-Gorsky/LOC)

 

中亚地区的土库曼人与载着麻袋(内装谷物或棉花)的骆驼合影,摄于1905—1915年间。(Sergey Prokudin-Gorsky/LOC)

 

欧俄北部的白湖地区,儿童坐在乡村教堂和钟楼附近的一座小山旁,摄于1909年。(Sergey Prokudin-Gorsky/LOC)

 

一位巴什基尔扳道工立于乌斯季—卡塔夫镇的铁路主干线旁,该镇位于欧俄乌拉尔山脉地区乌法和车里雅宾斯克之间的尤留赞河畔,摄于1910年。(Sergey Prokudin-Gorsky/LOC)

 

撒马尔罕的织物商人,摄于1905—1915年间。(Sergey Prokudin-Gorsky/LOC)

 

Golodnaia草原上的柯尔克孜族牧民,摄于1905—1915年间。(Sergey Prokudin-Gorsky/LOC)

 

1909年俄罗斯帝国的农家女以浆果待客。(Sergey Prokudin-Gorsky/LOC)

 

这位身着传统服饰立于蒙古包前地毯上的女子可能是土库曼或柯尔克孜族人,摄于1905—1915年间。(Sergey Prokudin-Gorsky/LOC)

 

俄罗斯帝国的Ostrechiny地方,摄于1909年。(Sergey Prokudin-Gorsky/LOC)

 

中亚地牢中的囚犯正在向外看,这种传统监狱的形制就是挖一个坑,上面再盖个简单的房子。警卫配有俄罗斯步枪、刺刀和统一的制服与靴子。(Sergey Prokudin-Gorsky/LOC)

 

1909年初秋景观。(Sergey Prokudin-Gorsky/LOC)

 

莫斯科东南部临近Dedinovo小镇的奥卡河水坝正准备浇筑混凝土,摄于1912年。(Sergey Prokudin-Gorsky/LOC)

 

摄影师本人在苏纳河的基瓦察(Kivach)瀑布留影,摄于1905—1915年间。(Sergey Prokudin-Gorsky/LOC)

 

俄罗斯保护国花拉子模的可汗。(Sergey Prokudin-Gorsky/LOC)

欲浏览普罗库丁—古斯基的更多摄影作品,可移步美国国会图书馆(Library of Congress)网站专页。@*#

责任编辑:方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希腊农工正在黑海东岸的查克瓦(Chakva)镇附近采茶。在俄罗斯帝国的这个地区(今天的乌克兰、摩尔多瓦和格鲁吉亚),居住着很多希腊少数族裔。摄于1905—1915年间。(Sergey Prokudin-Gorsky/LOC)
    一百年前,俄罗斯还是一个和今天全然不同的庞大帝国,疆土从东亚一直西延至北欧,81个省、20个州和1个自治区的范围内栖居著不同的民族、部落和头领。1917年“二月革命”后沙皇退位,同年布尔什维克人以暴力建立共产政权,许多人被迫背井离乡,以逃脱红色专政。著名摄影家普罗库丁—古斯基(1863—1944)就是其中之一。
  • 原本只支援iPhone6s拍摄功能的Live Photos,可让照片变成动态图片,现在无论第几代iPhone,只要升级到iOS 9.1以上,开启APP“SefieCity潮自拍”,就可玩Live Photos。
  • 日本东京练马区平成杜鹃花公园杜鹃花季登场。(林可容/大纪元)
    清明四月天,人间好花景!4月29日星期五,日本东京平成杜鹃花公园杜鹃花祭登场。多采多姿的杜鹃花,一树花朵团团掩盖绿叶的美景,正是诗人所说的“数大便是美”的盛美!单花瓣的、重花瓣的杜鹃,粉妆天地的花颜,从粉色、紫色到红色,再添进一些白色,形成各种不同浓度的微妙变化,就是一个词汇“春的颜色”!
  • 庆祝澳纽军团日101周年,参加悉尼大游行的退役老兵。(安平雅/大纪元)
    澳纽军团日(ANZAC day)对澳洲人来说意义非同寻常,4月25日一早,各地从凌晨开始就有很多纪念活动,纪念那些曾为战争捐躯的澳洲和纽西兰军人。今年是澳纽军团日第101周年。
  • 屏东国立海洋生物博物馆让世界看见台湾,建筑曾获“美国2001杰出工程奖”首奖。图为海生馆配合地景的建筑。(海生馆提供)(中央社)
    开馆17年的屏东国立海洋生物博物馆在世界水族馆中算是年轻,但不论在研究论文能量上或是在水族馆的展示,都分别站上国际排名的前端,让世界看见台湾。
  • 《水水世界》纪录片中的七家湾溪地景色。(公视提供)
    由公共电视出品,尖端传播公司制作的本土生态节目《水水世界》,以HD高画质的镜头,精彩细腻地捕捉台湾各类水域的生态景象,获得了今年美国著名的休士顿影展“自然野生动物类”纪录片白金牌奖。
  • 英国皇家邮政推出邮票来庆贺女王的90大寿。 ( Royal Mail/Getty Images)
  • 从太空欣赏极光   (ESA视频截图)
  • 圣米歇尔全景。(Photos.com)
    世界各地有为数众多的古老城堡,都以历久不衰的古典美令人惊叹。这些城堡当初建造时,或是军事要塞,或是皇室行宫,而今它们则已打开门禁,让八方游客得以步入历史的时空。下面这15座城堡堪称全球最美古堡,如果您认为其它城堡更美,不妨留言分享您的意见。
  • 俄罗斯南部斯塔夫罗波尔(Stavropol)地区警察局今日(11日)遭自杀式炸弹袭击。(youtube截图)
    俄罗斯南部斯塔夫罗波尔(Stavropol)地区今日(11日)发生自杀式袭击,3名自杀式炸弹客在当地警察局附近引爆身上的炸弹,暂未有组织承认责任。事发后俄罗斯内政部表示,当地警方已处于高度戒备状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