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二战Z特种兵罗伯特‧佩吉的感人故事

杰维克行动(Operation Jaywick)的成员们。(公有领域)

人气: 214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04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宋华澳洲堪培拉报导)正值澳纽军团日,澳洲ABC节目采访了一位九十多岁高龄、出入需要坐在轮椅上的老人罗玛。罗玛的丈夫因参加二战而阵亡,七十年来罗伯特的信伴随着罗玛走过寂寞与孤独。如今罗玛读着罗伯特当年那叠已泛黄的信,感慨一切皆如昨日的神情,深深地打动了所有观众。大纪元记者特将收集到的相关内容整理翻译成中文,希望更多的人能知道罗玛和罗伯特的故事,以表达对为保卫澳大利亚,自愿入伍的二战士兵们的由衷敬意。

罗伯特‧佩吉(Robert Charles Page)于1920年出生于悉尼的Summer Hill,他是家中的长子。父亲是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老兵,死于二战期间。他的叔叔是现今澳大利亚历史上任期第二长的国会议员佩吉(Sir Earle Christmas Grafton Page),佩吉曾短期担任第11任总理。1940年,罗伯特开始在悉尼大学攻读医学专业。一年后,罗伯特决定休学从军。1941年4月15日,他成为澳大利亚皇家军队的一名士兵,五月进入第二和第四先锋营,七月晋升陆军中尉。

Roma女士和她丈夫罗伯特‧佩吉(Robert Charles Page)的照片(战争纪念馆提供)

罗伯特第一次遇到罗玛(Roma Noelene Prowse)是在1942年12月的一次午餐。罗玛是一名年轻的机械师,比罗伯特小两岁。俩人一见钟情,三天后决定要结婚。每当回忆起当年的此情此景,罗玛说,我们俩个都不是那种对感情轻率的人……我俩都觉得找到了一生的伴侣,今生非他莫属。选择军人作为伴侣并不是一个轻松的选择,尤其是在战争年代。有那么多的不确定因素,那么多的聚少离多。

1943年2月,罗伯特被挑选进入Z特种突击队(Z Special Unit),成为一名特种兵。Z特种部队主要从事太平洋西南地区的敌后特别行动。作为一名特种兵,罗伯特对自己的具体工作和训练守口如瓶。罗玛非常懂事,看罗伯特不说,也从不追问。罗伯特接受训练的地方位于昆士兰,靠近凯恩斯(Cairns)。特种兵的训练非常具有挑战性,不仅擒拿格斗需要样样精通,会使用各种武器设备,还要在野外非常艰苦的环境下学会保存体能及生存。训练中有一个项目是双人独木舟。具体将来要做什么,罗伯特并不清楚,教官们的说法是,将来会去执行有点危险的任务。

1943年9月2日,罗伯特和其他一些Z特种兵被召集到一艘长约21米的船上。这艘船是日本制造的,看起来就像是日本船,船的名字是Krait。开船后,上尉莱昂(Ivan Lyon)告诉大家,现在船将驶向新加坡。特种兵们都很诧异,因为新加坡是日本人的占领地,行政上已经是大日本帝国的一部分,称为“昭南特别市”。莱昂解释了此次特别行动的目的,去新加坡,深入敌后去炸毁日军的军舰。此次特别行动被称为杰维克行动(Operation Jaywick)。

澳洲二战时的特种部队。(公有领域)

毕竟是训练有素的特种兵,明知要去的是狼窝虎穴,但更清楚任务是要去执行的。接下来的第一件事是让自己的皮肤不那么白,特种兵们在一起往身上涂染肤色的东西,穿上日式的服装,Krait船上悬挂的是日本的太阳旗。9月18日凌晨,罗伯特和其他六名Z特种兵离开Krait船,登陆班让岛(Panjang Island)。据队员们回忆,送罗伯特一行下船前,在船上举行了简单的告别仪式。气氛多少有些伤感,每个人都知道此行凶多吉少。

26日晚,罗伯特一行,划上三个双人独木舟,出发执行任务了。罗伯特和他的搭档琼斯(Able Seaman A. W. Jones)将吸附雷吸附在日军军舰的船身上。夜晚海港寂静,吸附雷贴上军舰时发出很大的声响,真是让人屏住呼吸,不知下一步脑袋顶上飞过来的是不是就是子弹。罗伯特和琼斯将吸附雷贴上了三艘机械船只,其它两个独木舟小分队给三艘货运船和一艘油船安了吸附雷。三个小分队迅速离开港口,在他们27日凌晨到达接应地点时,听到了第一声爆炸声。无疑,特别行动成功了!罗伯特因此获得了杰出服务勋章,但因为任务特殊,直到1945年才得以颁布。

Krait船在1943年10月2日和3日间,接到了罗伯特一行后迅速启程直返澳洲。此次特别行动炸毁了重量达3.6万吨重的船只。日军不可一世,自夸不可战胜的说法,随着吸附雷炸出的滚滚浓烟,像船只的碎片一样沉入海底。

此时罗伯特的心情,用归心似箭来形容是最恰当不过的了。一回到澳洲后,罗伯特发电报给罗玛:请准备好10天后结婚。只字片言,接到电报的她,喜出望外!

1943年11月1日,在堪培拉圣安德烈教堂(St Andrew’s Presbyterian Church),罗玛和罗伯特喜结连理。罗玛对罗伯特刚完成的特别任务一无所知,看到罗伯特双手染了颜色,就问了问。罗伯特不置可否,罗玛以为罗伯特干了一些挖地之类的活儿染上的。

在人世间,美好时光似乎总是非常的短暂。虽然新婚燕尔,罗伯特也不能在堪培拉陪罗玛呆多久,他还要继续接受训练。领队莱昂此时已经有了新的突击计划。莱昂和参加杰维克行动的人逐一面谈,看是否愿意参加第二次特别行动。参加第一次特别行动六人中的五人,同意志愿加入第二次特别行动。罗伯特是其中之一。

危险吗?罗伯特当然知道。第一次特别行动成功后,日军加强了港口和邻近海域的安全检查和防范。他要面对的是更大的危险。怎么和罗玛说呢?罗伯特认真的告诉罗玛:不要担心,等你生日的时候,我就回来了。

1944年9月,第二次特别行动开始了。罗伯特等一行23人用潜艇进入新加坡海域。10月6日,由于失误袭击了马来西亚的警察巡逻舰,风声走漏,放弃行动计划。一行人紧急突围,撤往接应地点。接下来两个月里,他们和日本交火作战,包括领队莱昂在内的13人阵亡。前往接Z特种突击队员的英国潜艇没能及时联系上Z突击队队员,包括罗伯特在内的10名Z突击队队员被日军抓捕,并被押往新加坡受审,被判死刑。在被关押期间,这10名Z突击队队员食不果腹,受尽折磨。

日军占领新加坡。(公有领域)

1945年7月7日,罗伯特和其他9名Z特种兵在Ulu Pandan被当众斩首,距离二战结束仅一个月的时间。

在大洋的另一侧,因为罗伯特没有在罗玛生日前回到堪培拉,罗玛的耐心等待中开始掺杂着担心和焦虑。只有当坐下阅读罗伯特的来信时,罗玛的心情才能平静下来。纸短情长,罗伯特的信,罗玛一遍遍的慢慢看、慢慢读。当年结婚蛋糕上的两朵玫瑰花骨朵,罗玛一直保留着。这些关联着罗伯特信息的点点物品,是罗玛寂寞等待中的贴心伴侣。

虽然战争结束了,但罗伯特仍无任何消息。罗玛开始多方打听,包括致信红十字会寻求帮助,希望能找到丈夫罗伯特。第二年结婚纪念日,罗玛收到一份官方的电报,正式通知她,罗伯特因病死于日本人的监狱。

当获知当天是罗玛和罗伯特的结婚纪念日时,送电报的人为此非常不安,他告诉罗玛,非常对不起,我们真的不知道今天是你和罗伯特的结婚纪念日,否则我们一定会改日送电报过来的。罗玛早已泪如雨下,这一年多的苦苦等待,只是在结婚纪念日收到罗伯特的死亡通知单。罗玛知道罗伯特是信守承诺的人,如果不是极其特殊的原因,他一定会如约回来。

罗玛仍对罗伯特的真实死因一无所知,直到有一天在报纸上读到澳洲Z特种突击队队员,在新加坡被斩首处以死刑的消息。罗玛才知道自己的丈夫是Z特种突击队的队员,曾成功执行过杰维克行动。#

责任编辑:杨帆

评论
2016-05-01 5:1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