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热点透视】习、江两次宗教工作会的不同

唐青

人气: 1725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05月01日讯】习近平4月22-23日召开最高规格的宗教工作会议,提出团结信教群众、以疏导和法治化的手段解决宗教问题,打破了江泽民维稳、镇压的政策框框。上次最高规格的宗教工作会议是江泽民15年前召开的。习、江召开这两次会议有不同的背景,强调的重点大不相同,可以说习近平改变了江泽民的宗教政策

中共的最高级别工作会议分为两种,一是“全国XX部长/局长/主任会议”,由主管部门召开,一般每年一次;另一种是“全国XX工作会议”,一般是总书记或常委召开,五年甚至更久才一次。总书记亲自出席的会议一般意味着重大政策方向的变化。

2001年12月江泽民召开全国宗教工作会议,七常委全部出席,属最高规格。

事隔15年,习近平再次召开全国宗教工作会议,并提出了一系列关于宗教的主张,这些主张将长期影响中国宗教政策的走向。

变与不变

外界注意到了习近平讲了坚持中共领导宗教,自主自办,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宗教理论,抵御境外利用宗教渗透中国,防范宗教极端思想侵害,云云。这都是中共的一贯政策,除非中共解散了,习近平的一些套话,不足为奇。

中共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是所谓的四句话:“要全面贯彻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依法管理宗教事务,坚持独立自主自办原则,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所以习、江这两次会议都讲了这些话,也不足为奇。就是讲同一句话,两人可能都会有完全不同的含义,下文会讲到。

这两次会议其实大有不同,否则习近平没必要亲自召开。首先从两次会议的背景说起。

从2001年发生的一些大事中,可以找出一些蛛丝马迹。

2001初,发生了江泽民栽赃陷害法轮功的“天安门自焚伪案”。由此,江泽民和中共再次升级迫害法轮功的运动。

当年中共媒体经常说的一句话是“在宗教界人士中深入开展反对法轮功等x教组织的斗争”。

2001年2月,全国青联宗教界委员开座谈会污蔑法轮功。2001年3月17日,中共宗教界举行抹黑污蔑法轮功的所谓座谈会,中共控制下的五大宗教代言人出席并讲话。

马克思主义学说一个非常邪恶的观点是“宗教是人民的精神鸦片”,也就是说,马克思主义从一上来就是反宗教的。江15年前那个会,却第一次口头上改变了马克思主义反宗教的固有观点。江泽民此举,被海内外媒体认为是拉拢中共控制下的宗教界人士,为自己镇压法轮功的行为寻求在宗教界理论上的支持。实践证明,江这次会议以后十多年,中共的宗教政策收紧了,百姓宗教信仰自由的空间大大缩减。

江15年前那个会,《人民日报》头版给予的篇幅比较小,大约三分之一的版面,标题是说做好宗教工作“为改革发展稳定大局服务”。当时党媒经常给法轮功扣的帽子,就是污蔑法轮功在破坏改革、发展、稳定的局面。所以江开这个会主要是为了打击法轮功和防范其它宗教势力。

而习近平这次会议,《人民日报》头版用了大约四分之三的版面,《人民日报》、新华社报导的标题都是“全面提高新形势下宗教工作水平”,《人民日报》同一版的评论员文章还用这个标题。什么意思呢?显然过去的宗教工作水平需要全面的改进,江的那一套要改。可以说在当前中国道德、信仰缺失,共产党濒临崩溃的情况下,习近平确实想在宗教问题上有所改变,有所作为。他本人多次在公开场合宣示他是传统文化爱好者,也有报道称他对佛家文化感兴趣。

俞正声在总结讲话中用了一句党文化的说法,说习近平讲话标志着“对宗教问题和宗教工作的认识达到了新的高度”。这说明政策确实有变化。

具体有哪些变化呢?

变化之一:团结和防范

首先,可以说习近平并不想像江泽民那样,拉拢部分信教民众去斗另一部分民众。

习在上台之后,从没公开发表对法轮功的负面言论。习的公开讲话中较少有斗争性的口号。

习近平想团结信教群众。新华社这次通稿开篇就讲,习近平强调“全面提高宗教工作水平”,组织教众同人民一道,实现中华民族复兴的中国梦。

习近平还讲,“实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出发点和落脚点是要最大限度把广大信教和不信教群众团结起来”。习近平曾在多个场合强调,“宗教工作本质上是群众工作”,如在2015年5月首个中央统战工作会议上。

两个人讲的同一句话,含义都会天差地别。比如习近平说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相适应”,就要“弘扬中华文化,努力把宗教教义同中华文化相融合”。提倡宗教和中华文化相融合,这是习近平的新说法。

而江对“相适应”的解释:一是信教群众要遵守法律、政策,二是宗教活动要服从、服务于国家的最高利益。说白了,信教群众是“不稳定”力量,你们要听话。同时,对法轮功要严加打击。

即便如此,江泽民还是视那些被控制之下的宗教为洪水猛兽,要严加防范。15年前的会上,他宣称“对宗教问题在当今世界政治社会生活中的影响,绝不能低佑”,“绝不允许恢复已被废除的宗教封建特权和宗教压迫剥削制度”,“绝不允许利用宗教损害国家和社会的利益”。

三个“绝不”可见江防范的心理有多重。

变化之二:“导”和“压”

习近平对宗教工作的关键认为是在疏导上,而江则是典型的“维稳”思维,强调加强领导和管理,甚至打击镇压。

习近平会上强调,做好宗教工作关键在于“导”上,“做到‘导’之有方、‘导’之有力、‘导’之有效”。

而江的表述中多处强调加强控制。江宣称,“党对宗教工作的领导,政府对宗教事务的管理,只能加强,不能削弱。”

“宗教方面涉及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的事项和活动,必须纳入依法管理的范围。不能以宗教信仰自由和政教分离为借口,放弃或摆脱国家对宗教事务的管理。”

“依法管理宗教事务的要旨,是保护合法,制止非法,抵御渗透,打击犯罪。”

变化之三:“依法管理”的不同

同一个概念,两人解释起来含义天差地别。就像反腐一样,江泽民和习近平当政都强调过,但是差别───你懂的。

这两次会议都提到“依法管理宗教事务”,江的表述是,“依法管理宗教事务的要旨,是保护合法,制止非法,抵御渗透,打击犯罪”。言下之意,是用法律做工具,打击异己,重点在于打击。这里所谓的“非法”和“犯罪”,实践证明是江家帮他们自己定义,而不是走法律程序,他们打击谁就说谁是非法,谁是犯罪。

例如,为了避开法律约束、加大力度镇压法轮功和上访民众,江泽民搞出了一个公安部领导公检法的体制,即各地公安厅长(局长)普遍担任各地政法委书记,统管公、检、法、司,形成抓人的直接指挥判案的,造成中国法制大倒退,冤假错案遍地,制造了每年至少二千万的上访大军。还有法外施法的“610”机构专门对付法轮功,那就更黑暗了,打死白打,还活摘人体器官。

而习近平强调,“要提高宗教工作法治化水平,用法律规范政府管理宗教事务的行为,用法律调节涉及宗教的各种社会关系”,“依法管理宗教事务”,“保护广大信教群众合法权益”。“法治化”成为习近平管理宗教事务的手段,这与习近平推动“依法治国”一致。

“用法律规范政府”笔者还是第一次听说,显然习近平提到的依法管理,不光是管理民众,还包括规范官员和政府的管理行为,就像“把权力关入笼子”一样。当然在中共体制下,习近平愿望是好的,实际执行起来可能会受体制掣肘。

另外还需要看到一点,对于法轮功是x教的说法,在中共的法律上从来都没有定义。此前,无论“610”系统的成立,还是内部文件的下达,中共各级机构都是按照江泽民个人的意愿在行事。x教这种说法只是江拿来打人的棍子。

变化之四:所谓的取缔x教

15年前那次会议,最杀气腾腾的是这段话:“邪教不是宗教,但邪教往往打着宗教的旗号蒙骗群众,危害社会……从根本上铲除邪教的社会土壤。必须继续依法打击和取缔一切邪教活动,严防新的邪教产生。在同邪教作斗争中,要继续发挥宗教界的重要作用。”言下之意,他定为“邪教”,那就要彻底消灭,可以随便下手了。

因此这段话才真正暴露江泽民开宗教会议的主要目的:江污蔑法轮功为x教,要升级对法轮功的镇压,并发动宗教界的力量批判法轮功。

法轮功本来是风靡大陆的一套气功修炼方法,吸引了上亿群众锻炼身体,修心养性,带动当时大陆的道德提升,一时传为佳话,连中共媒体都正面报导。可是江泽民妒忌得不行,以法轮功和党争夺群众为借口,誓言要“取缔”和“消灭”法轮功,不惜践踏法律,批判“真、善、忍”,颠倒是非黑白,无所不用其极,导致今天的中国道德、信仰缺失,贪污腐败横行。但法轮功反而弘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越来越强大。

显然,习近平的宗教会议根本不提这些。习近平上台三年来反而废除了迫害法轮功严重的劳教制度,以贪腐名义抓捕了大部分迫害法轮功的各级官员,政法系统就有10名省部级官员、130多名厅局级官员落马。这些落马老虎大部分是法轮功组织点名要追查和绳之以法的人,如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郭伯雄、李东生、苏荣等等。

结语

15年前后的两个宗教工作会议是在不同背景下召开的。15年前江泽民主要是为了镇压法轮功,发动宗教界的力量为自己的迫害找借口。今天在江泽民倒行逆施折腾了多年后,中国人民丧失了道德信仰,共产党的统治和权力陷入到崩溃的边缘,习近平重新提出对宗教政策的一系列主张,试图挽回民心,拉回信教的群众,走出自己的路。

虽然维持中共统治,维护社会主义价值观等等套话,两个会议都说了,但习近平强调提高宗教工作水平,团结信教群众,用法治化和疏导的手段解决宗教问题,改变了江泽民视宗教为洪水猛兽,防范、维稳和镇压的思路。尤其在对待法轮功信仰问题上,虽然没有明说,但二者有天壤之别。当然要观察到具体的变化,还有待于下一步具体的政策和措施出台。#

责任编辑:林锐

评论
2016-05-01 12:5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