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家于传骐(王仁骏/大纪元)

留法画家:神韵汲古润今 活化文化

2016年04月08日 | 09:19 AM

【大纪元2016年04月08日讯】(大纪元台湾台中记者站报导)继去年观赏神韵晚会,惊赞神韵开创了“色彩新象大格局”后,留法水墨画家于传骐于2016年4月6日,再一次观赏神韵 世界艺术团在台中的首演,第三度观赏演出,于传骐认为神韵活化了中华文化,不但“汲古润今、勇于创新”,同时“表达正义,匡正人心”。

神韵的艺术一直在追求最高的境界。”于传骐首先赞美晚会,“基本功非常深,从编舞、剧情、色彩、服装、舞蹈,音乐水平都非常高。”他惊赞:“每年看的感觉都不同,创新的气韵风格,是让我非常惊喜的地方。”

“汲古润今,活化文化”

神韵舞台上的美,让世界上许多精英都难以置信,也是全球数百万位观众内心的向往。对于神韵展现出的美学,于传骐表示“汲古润今”是演出题材最大特色:“把古代的精华精髓,用现代的科技及当代方式铺陈出来。这是把‘中华文化活化’的重要形象。”

“艺术能够表现‘心景’,这非常不容易。”他强调:“如何把抽象的‘意境’变成‘实境’?这方面在神韵演出中就一直能看得到。”

“神韵从华夏古人传统观念得到养分,表达出当代的思维,汲古润今,又展现新的美学观念。”于传骐以表现书法气韵的节目举例:“文化活化时,需要养分,华夏五千年文明中的养分非常充足,例如《兰亭舒序》,就成为非常特殊的编舞。”

于传骐接着解释:“中国艺术本身存在虚实、阴阳。从书法的境界,就可以看出来黑白、虚实、阴阳,是华夏文化的重要元素。”他赞叹晚会展现敬天崇道的思想与高境界的美学深度:“当其中的哲学性愈高,美学深度就愈深,深度愈深,代表其中文化的养分是源源不绝的。”

“华夏该有的风范与气度”

于传骐推崇神韵的演出不但汲古润今,撷取传统文化中的最精粹,依仁据德、天人合一,并展现出华夏文化该有的大气风范:“她把文化放进来,但并不是只有历史故事、传统舞蹈,还把书法的精神、风范摆进来。”

身为画家,于传骐也以舞台中斑斓而明亮的用色说明:“宋代的重彩、唐代的琉璃、唐三彩,这些颜色都是非常波澜大器的。今天晚会运用下来,展现出中华文化该有的风范跟气度!”

自幼就学习古文及书艺的于传骐不断赞美神韵:“无论是造型、色彩、编舞、乐曲的风范——神韵的种种,都显现出中华文化源远流长的脉络,同时又能传达当代精神,非常好。”

于传骐并以王羲之《兰亭诗》中“适我无非新”一句诗,推崇神韵萃取华夏文画中的精粹元素,更加以贯通,成就了一幕幕神奇而创新之作:“无论艺术元素是传统还是当代,只要能够表达新意,皆可融会贯通。”

除此之外,他还称许演出蔚为大观,境界万千:“多层次,相对也表示丰富度很够,这丰富度来自于古典里面的韵味。”于传骐强调:“在色彩的丰富度、层次感、明亮度,都从古典中得到新灵感,又表达出当代的新气象,很不容易。”

“历史淘选后的最纯粹”

“神韵舞蹈演员以及舞剧,基本上都展现一个‘真’。”于传骐再以文天祥正气歌中一句“哲人日已远,典型在夙昔”,称赞神韵展现出的正气,不论在艺术或人性上,都是神州文化的价值指标,他推崇说:“神韵讲真、善、忍,这个‘真’,是经过历史淘选后能够留下来的最纯粹。”

“一旦成为纯粹,就具有代表性的特殊意义,是一个指标、一个典范。”他强调。

“有了‘真’后,又追求最好的境界‘善’,这是我们中国人的理想,追求人性极好的境界。‘忍’,达到世界大同。真、善、忍,本身在艺术境界里,就非常的重要。”于传骐赞佩说道。

“与宇宙长期相处的观念”

三度观赏演出,于传骐尤其佩服神韵,十年如一日为全球各地观众展现美善同源的正统美学,同时又匡正人心。于传骐以“精卫填海”说明:“这是中国人相信的古老传说,一点一滴的累积,这一代没有完成,由下一代完成,甚至更下一代,一代接一代。”

“这是跟生命,宇宙长期相处的观念!秉持着善念,直到臻于非常美好的境界。”

他还表示:“这是神韵成功之处,对中华文化,她是个传承,可以跨越不同种族、地域,综合成为一个文化的象征。”

“代表正面力量的形象”

于传骐还认为,神韵的成就,不只有艺术美学的高境界,也不只代表中华文化的象征符号:“最重要的,是代表一个正面的力量跟形象。”

“中国在现代化以后流失掉该有的传统,比如正义、正气,跟她的‘韵’,”于传骐补充,“在当今资本主义的观念下,这些被散失掉很多,神韵能够循规蹈矩导正思想,这是给人最大的(启发) ——‘游于艺’,在艺术中悠游自在,又能够匡正人心。”

他希望,能够匡正人心的神韵能够回到大陆演出,回复神州文明的浩然正气与生机:“这些千百年累积下来的精华,源生地,源头都是在中国,在海外开枝散叶,很可惜却没办法在中国落地。”

最后,于传骐期盼表示:“若是能够回到中国演出,这个‘源’,将是一个生生不绝的精神力量!”

责任编辑:方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