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州华裔律师兄妹双出道 选中“刑事辩护”

图:华裔律师本不多,华裔刑事辩护律师更是凤毛麟角。加州圣地亚哥华裔律师兄妹王纬展(Thomas Wang)和王庭祤(Ariel Chiu)双双出道刑事辩护律师,引人注目。(杨婕/大纪元)

图:华裔律师本不多,华裔刑事辩护律师更是凤毛麟角。加州圣地亚哥华裔律师兄妹王纬展(Thomas Wang)和王庭祤(Ariel Chiu)双双出道刑事辩护律师,引人注目。(杨婕/大纪元)

人气: 157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04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杨婕美国圣地亚哥报导)华裔律师本来就少之又少,中文流利的华裔刑事辩护律师更是凤毛麟角。加州圣地亚哥华裔律师新秀中,有一对亲兄妹,哥哥王纬展(Thomas Wang),妹妹王庭祤(Ariel Chiu),双双出道刑事辩护律师。哥哥的律师行已经开业一年,妹妹的律师行也新近开张。

近日兄妹俩接受《大纪元》采访,娓娓道来“机缘凑巧”走入律师这一行的经历。俩人对辩护律师的热情溢于言表,他们并表示,走到这一步,最要感谢的是妈妈。

“刑法课”一听钟情

王纬展从北加州考入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UCSD),期间“一直换了几个专业,总是感觉不很合意。”直到三年级,“机缘凑巧,选修了一门刑法课”,让他一“听”钟情。

他打趣地说:“没找到兴趣之前,如果老师说要看一遍书,我通常就看个3/4遍,大概考试能够应付过去就好。”

“可是学习这堂法律课时完全反过来,我通常都是看2、3遍,甚至3、4遍,直到理解为止。”

“那门课我的成绩不错,教授告诉我可以考虑去法学院。恰巧有一门暑期课,是给已经被录取了的法学院的新生开的介绍课,我就去了,上完了成绩不错。”

妹妹插话说:“他说不错,其实是很好,他是第一。他真是太谦虚了!”兄妹情深略见一斑。

寻寻觅觅 “劈哩啦”进了法学院

王庭祤说:“我和哥哥很不一样,哥哥从小口才很好,反应很快,大人都说他应该去做律师。可是我从来没有想过当律师,大家都认为我适合当老师,当医生,做不会和别人争论的职业。”

大学毕业后,她在餐饮店当了一年多的领位,期间也在寻觅日后的出路。她参加了不少考试,想当老师,考了GRE,想当眼镜师,考了OAT,又想还是当医师吧,还准备去考MCAT。

“这时哥哥说,考这些东西,要花很多时间背。不如去考法学院入学考LSAT,不用背,就是考逻辑,”她回忆,当时哥哥已经上了法学院,一回家就大谈特谈法学院是多么有趣。

于是,她决定去试一试。当时最近的一个LSAT考试是一个半月后,她报名了。

“没想到,劈哩啪啦的,几个月后,我就进法学院上课了。”王庭祤说。

兄妹俩以全程全奖或3/4奖读完了加西法学院(California Western School of Law)。

形影不离 直至开业

兄妹俩感情非常好,俩人相差一岁,从小学,中学,高中,大学,直至法学院,都是同样的学校。

哥哥说:“我去哪她跟到哪,包括实习的地方,隔一年,她又跟去了!”妹妹在一旁笑到:“我们很聊得来,想法也很类似。不过他说话不在意,我有时就要做他的代理人,告诉他有些话是不该说的。”

一路走来,兄妹俩形影不离。不过,哥哥开的律师事务所,妹妹决定不跟去了,要自己开业。“让我自己也出去试试看吧。”她说。

出门靠朋友。王纬展说:“我们身后有一群大学时候认识的好朋友,一听说我要开业,立刻有人帮我建网页,有人帮我设计,有人帮我写文稿,非常好的朋友团队。”这个团队也是王庭祤律师事务所的坚强后盾。

图:圣地亚哥华裔律师王伟展(Thomas Wang)和王庭祤(Ariel Chiu)兄妹双双出道刑事辩护律师。(杨婕/大纪元)
图:圣地亚哥华裔律师王纬展(Thomas Wang)和王庭祤(Ariel Chiu)兄妹双双出道刑事辩护律师。(杨婕/大纪元)

 

法学院的快乐时光

兄妹俩都表示,在法学院度过了快乐的时光。从来没想到当律师的王庭祤,更是快乐,“因为每天都在学习新的东西。”

他们介绍,法律教学方式就是教以前的案例,每学习一个案例,都要重演一下,如何辩护,如何提告,每个案子都不一样,处理方式不一样,所以一点都不感觉枯燥,而是非常有趣。

王庭祤说,“刚进法学院,他们就告诉我们:‘我们要做的就是打破你的思维,然后重建。’听了之后,我就感到很兴奋。读完法学院,朋友们都说我们变了。看问题的方法真的是不一样了,你很清楚,在读法学院之前,对事情的看法不是这样的。”

王纬展说,“其实也看到有的同学确实没有兴趣,也许是家里的期望或其他原因,来了法学院,但可以看到没有兴趣读起来真的很辛苦。”

在公辩律师楼的高强度实习

兄妹俩都先后在公辩律师楼实习。他们介绍,那里的工作方式,强度高,速度快。实习第二天就要上法庭。给你一个7-8页的案子,半个小时后,就要和法官沟通,和客户(被告)沟通。

王纬展说,“有些客户如果是常犯罪的,他可能比你还清楚那些程序。可你还懵里懵懂的,法官就叫你了。”

他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第一次”好笑的故事。但那个环境就是那样,把你丢进去,你自己要学着怎么应对。在那样高强度高速度高压力也很刺激的情境下,也锻练出来了。能挺过来的,就过来了,但也有很多人受不了。

公辩律师楼通常三个律师加一个实习生,四个人团队从早上8点到下午4点半,可以做100多个案例。王庭祤说,“当然多做少做也看自己,如果你抱着来学习的态度,那你就会努力做,因为每个案子都可以学到很多东西。”

俩人都有这样的经历:碰上周末,各自带了7、8个案子回家,每个人坐在饭桌的一端,也不说话,只是埋头看案。

不过,俩人也表示,不管怎样,还是应该“生活第一,律师第二”。

辩护律师的责任感

王纬展说:“刑事律师最吸引我们的,是成就和责任感。当然最累的,也是这一点。当客户付了钱,签了字,要你去帮他打官司的时候,他就把他命中的一段时间交给你了,你就会感到责任,希望能把事情做好。”

王庭祤谈到实习期间为青少年嫌犯辩护的经历,“那是花最多时间,到了最后,也是回报最多的,因为那些孩子,他们就会向你敞开心扉。”

“在那个地方,你觉得他们的命运会因你而改变,因为他们还很小,所以那个时候,我们都会花很多时间和精力,更多地去了解他们,看怎样能最好地帮助他们。”

她说,“曾经有一个小孩对我说:‘谢谢你为我抗争。’那真是让我感动。你让一个小孩子觉得,有人在关心他。”

王纬展表示:“有的小孩因为父母吸毒,他们生出来就有毒瘾。他们从小就犯案,到大了,犯了大案。他们做了不好的事,是应该被关起来,但这并没有什么好庆祝的,这是一个悲剧,这里没有赢家。他们不知道还有另外一种生活。”

激励更多年轻人进入律师行业

王纬展现在是圣地亚哥华人律师协会副会长,他想做的一件事就是为有兴趣当律师的年轻学生提供咨询,激励更多人包括华人学生进入律师行业。

王庭祤也在协会担任理事。她说,“其实当律师并不是什么高不可攀、遥不可及的目标,法庭上也不是电视里看到的那样严肃、气氛都很凝固的样子,那是好莱坞想像出来的。”

她以自己的经历说,内向的人一样可以当律师,其实很多律师都是很内向的。“就像我和哥哥,性格不一样,但结果是一样的。法学院会改变人。”

兄妹俩对有意选择律师行业的年轻人建议:去法学院旁听一堂课,感觉一下是否喜欢;去法庭旁听一次,看看那些律师在做什么。

他们表示,帮助年轻华人了解法律行业责无旁贷,他们自己,包括华人律师协会和圣地亚哥法律界的很多人,都非常愿意帮忙引导新生步入法律行业。

王纬展说,“如果你对法律可能有兴趣,鼓励你和我们联系,我们会以学长的身份告诉你,律师到底长什么样子,你可以决定到底有没有兴趣,只是‘不要对自己说不,要等到别人对你说不。’”(王伟展律师行网页:www.thomaswanglaw.com)

百善孝为先 最感谢妈妈

兄妹双双出道律师,他们一再表示,最要感谢的人是妈妈。

王纬展说,“我一岁多的时候,爸爸病逝,妈妈也没上过大学,就是高中毕业,那时才20出头,她就带着我们俩个孩子,如果今天你要我一个人带两个孩子,我觉得做不了。所以不知道妈妈是怎么挺过来的。”

他9岁那年,全家到了美国。“妈妈一人做两份工作,每天工作16个小时,没有时间照顾我们的学业。”妈妈难得关心过他们学业的一次,还错过了时间。王庭祤笑着回忆:“高中毕业那年,有一天妈妈去上班前,突然问我,‘小心肝,别人都去补习考SAT,你有没有听说过,要不要去补习?’我告诉她:‘我大学都申请完了,录取通知都收到了!’”

但兄妹俩感激的是妈妈给予他们的关心和做人的教导。

“妈妈早班回来本来该休息的时间,正好也是我们下课的时间。所以妈妈都不会睡觉,而是开车带我们去各种活动,妈妈真的很辛苦。我们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能感受到妈妈心灵上的支持,”王庭祤说。

“妈妈基本就是让我们自由发展,但告诉我们,最重要的是学习一技之长。而且妈妈对我们要做的事,都很支持,都是说好,也让我们很有信心。而且妈妈总说,不管遇到什么事,家门永远为你们开着,”她补充。

“妈妈的教育让我们受益无穷”

王纬展说,“妈妈灌输给我们的很多观念,让我们到现在都受益无穷。”

“从小妈妈就告诉我们,要对自己负责任,”王庭祤说,“那时妈妈把零钱放在一个罐子里,我们每天就从罐子里拿钱到学校买午饭,她从来不数,只是告诉我们,要诚实,要对自己负责。”

他表示,“妈妈的教育真的很厉害,对自己负责、诚信,让我们也养成一种习惯,就是很多事情要自己搞清楚,不要等著别人替你处理。如果换了另外一个家庭环境,我们未必能像这样把很多事情处理好。”

兄妹俩的律师之路走到创业阶段,他们还是记着妈妈的教导。王庭祤说:“妈妈说:不用计划太多,计划赶不上变化。每个时候都有自己该做的事,比如小学时就是把小学读好,慢慢长大了,该负责的东西会改变,现在我们毕业了,该负责的就是创业了。所以我们就专注把我们的事业做好。”#

责任编辑:白槿

评论
2016-04-11 1:2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