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文革五十周年:文革的必然性和发生的条件

作者:横河

人气: 173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04月09日讯】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今年是文革五十周年,五十年前,中共中央“516通知”文件标志着持续十年的文革正式开始。半个世纪以后,文革研究在大陆仍然是禁区,就是文革的定性、文革究竟是什么,除了官方一个含糊不清的决议之外,这个决议还是在文革结束后五年完全没有研究的情况下匆匆做出的,除了这个决议之外,普通中国人对文革的观点也是大相径庭的。文革是一个很庞大的话题,牵扯的因素也非常复杂,可以讨论的问题很多,我们不可能在一次节目中谈清楚。

那么我们今天就想重点讨论一下文革为什么会发生,哪些因素和文革的发生有关。横河先生,对于文革,大家问的最多的一个问题就是文革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因为持续十年的全国性的这么一个大混乱,它是必然要发生的吗?就当时的文革有没有可能避免?

横河:文革的题目很多,今天可能只能谈一谈文革怎么能发生的,不是谈文革本身,而是文革怎么会发生的,也就是文革之前。这个历史我们没有办法去假设,就是如果毛泽东不发动文革的话会怎么样。文革的发生,当然决定因素是毛泽东本人,但是毛泽东一个人他不可能发动起这么大一个全国的大混乱来,持续十年时间。

现在有些人,包括官方,或者主要是官方,把文革作为一个孤立的事件来对待。就谈起来文革怎么样,文革怎么样,好像文革是一个完全孤立的事件。其实我认为文革它不会一夜之间从天上掉下来,就在文革开始的时候,应该说文革开始之前,发动文革的所有条件都具备了。而且文革当中所发生的主要的要素,在文革以前,都己经预演过了,包括在文化层面、信仰层面、教育层面和这种暴力层面,它都有了。

主持人:您刚才讲的文革开始之前对文革各种方面都已经预演过了,您能不能再具体的说一下,我觉得现在很多的人,特别是年轻人,对于这一些背景是非常不理解的。比如说从文化层面上。

横河:对,文化层面应该是第一个的。所谓文化大革命、文化大革命,就是要革文化的命嘛!那么它用什么来革文化的命?革什么文化的命?这里我从文化层面来说,应该包括两个方面,就是器物和人。

所谓“人”可能主要在思想层面上。文革的代表作之一,现在人们想起来的文革一定是“破四旧”,所谓“破四旧”就是在器物层面、物质层面全面的破坏,这个确实是文革所特有的。在文革之前有破坏,但是这么全面彻底的,文革之前没有过。但是文革开始的时候这种全面破坏,它是以学生为主体的,红卫兵。让人能够疯狂的破坏文物的话,它是有一定的基础的,就是中共建政以来蓄意造就的。

1949年以前中国的知识分子大概可以分两类,一类是传统的儒家知识分子,一类是接受过新型教育的,主要是西方文明教育的,所谓现代知识分子。这两者有交集,因为最早接受西方文明教育的仍然是儒家知识分子。

传统的儒家知识分子在土改过程当中已经被消灭掉了,其中有一部分是被肉体消灭,幸存者就变成监管的对象,打入另册,大家都知道那个时候地主出身连老婆都找不到的。所以像这种他已经不属于社会主流了,他们唯一的作用就是每次政治运动的时候被拿出来再批判一次。

受过新型教育的,甚至有一部分是中共自己内部所谓的知识分子,在反右“引蛇出洞”以后也基本上被消灭了,也是一部分被肉体消灭,幸存的就很难再被称为知识分子了。

所以知识分子并不是中国大陆所说的,就是读过一点书的人,那叫“读书人”;知识分子实际上是有一个独立人格的,后来又被套了名叫“公共知识分子”(简称“公知”),当然,这个公知后来也有了贬义。原来知识分子就是这个概念。结果就是这两种知识分子在精神上都已经被消灭了。

所以在文革之前在中国有一个特有的现象,那时候已经斯文扫地了,没有人把读过书看成是一件事情,特别在这之前还讲过毛泽东有对教育批示,就是“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几千年来中国人对文化的尊重到文革之前已经荡然无存了。

器物层面对文化的破坏,它只是一个表象,就是一定会发生的。所以才会有这种说法,大陆有一个比较流行的说法:幸亏蒋介石败退台湾的时候,把故宫的文物大部分都搬到台湾去了,否则的话在大陆也全都砸得不剩了,现在至少文物都还在。也有人说孔庙两千多年的战乱,包括北方异族入侵、日本入侵都没有去砸它,结果文革给砸了!确实也是这种情况。就是在文化层面上就已经做好准备了。

主持人:那从中国传统文化的角度来讲,信仰是包括在文化里面的,那您刚才讲文化没有提到信仰,信仰层面是怎么样的情况?

横河:文革的另外一个特征就是消灭宗教信仰。我们把文化和宗教信仰不完全划在一个层面来看,它的特征就是消灭宗教信仰。其实这只是中共消灭宗教信仰的延续,在文革的时候达到顶峰而已。

我们举个例子,以基督教为例。1950年,中共建政还不到一年的时间,就策划了“三自爱国运动”,我们现在知道的就是以一个标志事件,就是部分后来发起“三自爱国运动”的宗教领袖会见了周恩来以后开始发起这个运动,就是在中共的直接策划下发动的。

那么“三自爱国运动”它原来就有的。中共的“三自爱国运动”它有个新的涵义,就是要服从中共的领导,中共的领导要比宗教更高。当时就有相当部分拒绝“三自爱国运动”的宗教领袖都被判刑。所以“三自爱国”运动它不是一个宗教运动,实际上是中共的政治运动,是由中共的镇压机器来确保它完成的。那么三自爱国会,包括天主教的二个组织和新教的二个组织就成为中共把宗教置于它控制之下进而最终消灭的工具。

尽管是这样,在文革前,三自爱国会还存在而且成为中共的工具,但是仍然没逃脱,文革当中三自爱国教会还是被全面关闭了,一直到文革结束。也就是说尽管被控制了,在文革的时候还是走得更远。

再一个,参与发起佛教协会并且长期担任会长的赵朴初,赵朴初本人就是中共党员。中国佛教协会是1952年成立的,也就是说在文革之前把中共的党员派到宗教团体里面去担任负责人已经存在了,而且很可能是常态。就这种做法跟文革砸庙的本质其实是一样的,只是形式不同而已。就是这一部分已经有了基础,文革是达到了高潮。

而这种改变宗教团体的性质,把它商业化,或者世俗化,最终达到本质上消灭的目的,这种做法其实一直延续到今天。

主持人:我们综观中共的历史,从它建党开始就一直不停的进行一个阶级打倒另一个阶级的这种形式的阶级斗争。那么文革从本质上来看,它是不是还是中共这个阶级斗争的延续?如果是的话,它跟文革前的阶级斗争有什么区别?

横河:从本质上来看,文革和文革前的阶级斗争是一样的,它都是从马克思列宁主义这个阶级斗争的概念出发延续下来的。即使是文革前,其实阶级敌人它也不是固定的,它也老变,文革变的特点是就是文革的范围要广的多,而且打击的力度要大的多。其实在这之前,每次政治运动的主要对象都有变化,每次都不一样的。当然每次新的运动发动的时候,前几次运动的对象都会顺便再倒楣一次。它不像文革,结束以后有一部分人以后就再也不倒楣了,而且还掌了权。这个文革其实也不例外,只是文革持续的时间长达10年。

先后被迫害的群体数量巨大,而且它不像文革前那样阶级分明,今天是革命阶级的,明天可能就是反革命阶级的,这个变化太快了。迫害和被迫害的转换角色非常非常快,这个是文革的特点。

但是有一点是不变的,就是民众总是受害者。文革和前17年主要或者是唯一的区别就是在阶级斗争方面。文革的开始这几年,有人说只有这三年才能叫三年文革,后面七年他们说不是文革,有一种观点。那不管怎么说,就是文革的前几年毛泽东打击的目标,在它的阶段性打击目标当中有中共的政权结构本身和中共的各级党政官员,这跟文革前是不一样的。

但是这在中共的内部并不少见,建政之前因为中共还没掌握政权,所以它要怎么斗,内部斗的话那只是局部的,和一般中国人没有关系。而文革是建政后,因为整个政权的力量动用了社会的力量、党外的力量来实现对中共内部的残杀。这是能够实现中共49年以后文革的一个特点。

主持人:那我们刚才讲到文革前预演的因素里面有提到一个教育。文革开始的时候参与的主力是在校的学生。那么从教育来说,它是怎么样能够把在校的学生塑造成可以来发起暴力的这样一种参与者?

横河:这个跟当时的中小学教育有关,就是文革最积极的一部分人他的主要教育是在中国共产党统治下完成的。我们那时候进小学最先学的汉字是什么?学的是什么什么万岁,它的个人崇拜是贯穿在教育当中的,这是一个。所以导致在文革开始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听一个人的话。

另外一个就是阶级斗争学说。这个阶极斗争学说在学校教育的时候,就是对敌人不管你多残酷都不过分,它这里没有人道主义,它人道主义要加阶级定义,叫“革命的人道主义”,所以对阶级敌人是没有人道主义的。没有普世价值、没有传统文化,只有党文化,这是文革前17年教育的结果。最典型的教育的阶级斗争和螺丝钉英雄都是在文革前大肆宣传的。像雷锋、欧阳海,这些都是文革前的英雄。这个我们以前谈过了。

到了文革的时候有一个很重大的现象,就是中国的农村痞子是少数,就是一个村子里面大概也就一两个人不干活,然后共产党来了以后就跟着跳得最起劲的,这叫“痞子文化”,毛泽东是最推崇的。这个痞子文化从湖南的农民运动开始,到土改时候的激进分子,到了中共统治以后走上了学校的殿堂。也就是说在学校里面力图教出来的人就是中国革命、就是共产党所利用的那些痞子。这个当然不能怪老师,因为他们只能教这些;也不能怪学生,因为他们只学到了这些,没有别的东西。当然不是说违法、打人、杀人的没有责任,就是个人的道义和法律责任该负的还得负。但是我们现在讨论的是文革能够发动起来的条件。

主持人:讲到文革,大家可能对文革特别是初期的文革中所使用的一些暴力手段印象非常深刻。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比如比较典型的是湖南道县和北京大兴的大规模屠杀四类分子、广西的吃人事件,像这种手段是正常人想都想不出来的,但当时怎么会就发生了呢?

横河:这个所谓对阶级敌人的手段在镇反、土改开始的历次政治运动当中都能找到线索。其实之前在延安打AB团的时候,这些手段都使用过;文革只是走了更极端更广泛,而且更公开,人人都看见了。在这之前有些人没有看见。

而针对中共内部官员的斗争手段,如果说我们不考虑刚才讲的红军时代和延安整风的这个内部清洗的话,直接的样板是1964年刘少奇搞的“四清运动”,就是王光美的“桃源经验”。其实那个“四清运动”整共产党自己的干部整得也很惨的。就说这些都是有历史根源的。

主持人:您刚才也提到文革一开始从教育层面,比如一开始进了小学就讲个人崇拜,最近大家对个人崇拜讨论得也比较多。我们都知道,对毛泽东本人的个人崇拜是对文革发起和整个文革能够进行十年它都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那么文革前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它到底到了什么地步?而且它具体起的作用能不能再讲一下?

横河:谈到个人崇拜的话,其实是文革最具讽刺意义的事情。文革首要打击目标是刘少奇,可以说文革的整个发动就是为了把刘少奇打下去。毛泽东使用的武器就是对毛本人的个人崇拜,就是说它使用的武器不是法律,甚至都不是一个完整的理论,在那个时候大家就要听毛泽东怎么说的,那个就是理论了,就是正确的,它不需要论证的,就不需要验证,那个没有争论的余地。所以在这个地方,个人崇拜起的作用比理论起的作用还要大,至少对于参与的人来说。

但是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却是刘少奇一手制造出来的,当然还有别人一起推手,就是刘少奇是主要的推手。从1942年开始到1945年的七大整个过程,刘少奇是推动确立毛泽东思想和对毛泽东个人崇拜最主要的推手。这为什么是最具有讽刺意义的呢?就是他一手创建出来的系统最后变成了把他打下去的一个最致命的武器。

大跃进、大饥荒以后,另外有一件事情也是蛮重要的,就是刘少奇、邓小平那些党内相对比较务实的势力想重建这个社会。这时候他们就想办法把毛泽东架空,架空以后,把毛泽东排挤出一个实际决策层,作为交换的话就大力鼓吹对毛泽东的崇拜,结果就被毛泽东利用交换的条件来最终把那帮人打下去。所有这一切其实都为文革打下了基础。

所以不是像我们想像的个人崇拜,现在人一讲到个人崇拜,就认为文革就是个人崇拜,其实个人崇拜,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最后导致文革是从延安整风就开始了。

主持人:现在大家想起来文革,文革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乱!它乱到一个什么地步呢?它的理论天天变,就像您刚才讲的毛泽东说了什么话,它就是理论,它根本不需要去论证,也不需要法律。而且各个阶段的革命者和敌人都在不停的变化,可能今天你是革命者,第二天你就成了阶级敌人。

横河:对。所以文革现在讲起来好像就是斗走资派,其实这是官方有意给人造成的一个印象。运动开始的时候头几个月,就是以毛泽东的一张大字报为界,在一张大字报出来之前是中共经典的政治运动,就是自上而下、体制对体制外的民众,或者是常规的敌人进行镇压和斗争。这个是刘少奇派工作组的阶段。

这个有二个文革前的来源,一个就是历次政治运动整人的延续。就是早期那几个月整的是什么人?整的是传统的敌人,就是地、富、反、坏、右,再加上知识分子,这些人分别来自不同的政治运动,是不同政治运动的产物。地、富是土改的产物;反革命是镇反的产物;坏分子是多次运动的积累;右派是反右斗争的产物;那么再加上资产阶级反动权威。其实打资产阶级反动权威是反右斗争的延续,因为反右斗争打的也是知识分子。所以这是一个历次运动的延续。

工作组进入北京各个大学机构以后,又打压了反动学生,最早打的一批敌人是用体制的力量对体制外进行镇压的。当然那部分所谓被工作组打压的敌人后来就变成造反派的主力了,那是另外一回事。政治运动开始的时候,打击的对象是传统的敌人,执行者是正统的原来体制的力量,就是文革以前每次政治运动都是这么搞的,中共传统整人就是这么整的。而这个又是文革早期的一部分,不能够把它和文革分开来。

另外一部分,运动的时候它的势力就是特权阶层,就是文革早期特别是在北京,有一批红二代,所谓“红五类”的最高层,他们不愿意跟其他的红五类划成一类的。这是中共前17年统治下形成一个新的权贵阶层,这一些人的子女一开始打击阶级敌人,也是打击传统的阶级敌人。后来打走资派打的是他们的父母。这就是北京早期的“联动”和“西纠”这些组织。这一批人很快因为政治的转向,父母就变成打击的对象了,销声匿迹了,一直到文革以后才出现。

很多人把后来毛泽东打破权力结构、打走资派作为文革的主要内容,而忽视了所谓走资派迫害民众早期的部分。这个实际上跟官方的宣传是有关的,因为官方故意这样宣传。其实文革有不同的阶段、有不同的性质。后来官方所做的结论,是把那些被打的老干部作为文革的受害者强调的,文革,好像错误就是打了老干部。当然这些人也是文革的受害者,但是过分强调他们文革受害者的身份,实质上是掩盖了他们作为体制内的执行者在前17年,文革之前,对中国民众的迫害;同时也人为的割裂了文革前和文革中共政策的一贯性,过分强调了文革前和文革的不同之处,而有意忽视了两者的共同之处。

主持人:官方在文革之后的结论,它定论它有一个造反派,它是说这个属于运动后清算的三种人之一。那么我们从文革的历史来看,其实这个造反派它内涵是一直不断的变化的。

横河:早期的造反派倒是比较一致的,就是说这些人当中有那么一批人是中共历次运动打击或者伤害过的,或者在中共统治下不太顺心的人,这些人当然他不是地、富、反、坏、右,列到敌人的行列里,因为列入了你就不可能有机会造反了,立马就把你杀了。他们不可能,可能也不敢去认识到这是中共的邪恶造成的,都是历次政治运动积累下来的。他们多半就把怨气和仇恨放在本单位领导,他们不会去打上面的,对本单位领导有仇恨,一旦有了机会,特别是当毛泽东号召破坏中共的政权机构的时候,这些人就是最好的打手和炮灰。

这些人虽然曾经自己被不公正对待过,但是他们并不代表正确的力量,他们实际上只是努力挤入毛泽东所要建立的新秩序当中去。他们要争先恐后的表示他们革命比别人更彻底,因此打压所谓传统的阶级敌人的时候,他们的手段其实也是极其残酷的。

也就是说文革前,历次政治运动加上大饥荒,在社会上已经积累起了相当大的怨气,这股怨气被毛泽东用来达到他个人的目标。这股怨气其实也是中共的统治造成的。

主持人:毛泽东他发动文革有一个理论,他是说“继续革命”这个理论。那么“继续革命”您能不能给我们解释一下,他这个“继续革命”的理论要怎么理解?

横河:“继续革命”的理论就是说,别人是打完江山坐江山,他是革自己的命。毛泽东认为敌人会不断的出现,所以要不断的去革命去打击敌人,这是他的一个革命理论。

这个理论虽然是文革提出来的,但是在中共统治的实践的前17年是同一个思路。如果你说镇反和土改还可以勉强说是革命的延续,就是中共夺取政权革命的延续。但到朝鲜战争结束以后,就是历史的危险已经不存在了。因此至少从反右开始,每次政治运动是制造新的敌人,是有意制造的,不是人家在反他,是制造出新的敌人来进行打击。这个都是“继续革命”的思路,虽然那时候没提出来这个说法,这也是文革能够发动的基础。

你很难想像一个从来没有政治运动的法治社会能够突然之间发起文革这种规模的政治运动来,这就是为什么说文革前所有发动文革的理论、思想社会基础都已经存在了,就等最高领导人有了这个意愿,那文革就开始了。

主持人:好,这次节目我们因为时间关系就先讨论到这里。我们这次为什么要选择讨论文革问题呢?初衷就是跟大家一起来探讨历史的真相。大家都知道历史对一个民族来说是非常重要的,那句话可能大家都是耳熟能详的,就是“忘记历史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忽略历史的社会是没有前途的”。

虽然文革结束40年了,当年的很多内幕仍然没有公之于众,现在的人特别是年轻人,没有亲身经历过那段疯狂的年代,往往都被教科书上所谓的历史所蒙蔽。在全面开放文革研究以前,要回答说什么是文革是比较困难的,我们在这里也并不是打算回答这个问题,只是提供我们自己独特的看法,也希望对大家能够有所借鉴。

责任编辑:萧明

评论
2016-04-09 11:2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