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真相系列】当代中国最黑暗的一页

编写:俞晓薇

2010年7月22日下午,来自世界各地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国会山举行“7‧20”反迫害集会。(Mark Zou/大纪元)

2010年7月22日下午,来自世界各地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国会山举行“7‧20”反迫害集会。(Mark Zou/大纪元)

人气: 1034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05月11日讯】1999年7月20日,当代中国社会最黑暗的一页。中共时任党魁江泽民一手发动了对法轮功修炼团体的镇压,这是利用整个国家机器,针对中国大陆及海外数千万信仰“真、善、忍”的无辜百姓的犯罪行为。谎言、酷刑,惨绝人寰。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把十数亿中国人统统卷入。

制造谎言 挑起仇恨

行骗是中共绑架老百姓的惯用黑术。在中共历来的政治运动中,都是谎言先行,丑化打击对像,蒙蔽百姓。1999年7月,镇压甫一开始,中共江泽民集团命令全国各级电台、电视台、报纸,以造谣诋毁的方法,将法轮功妖魔化、政治化。

为了煽动民众的仇恨,中共炮制了大量谣言和一系列假新闻,诬蔑诽谤法轮功创始人,构陷法轮功学员。例如:所谓的“炼法轮功导致1400人致死致残”、“天安门自焚案”、 法轮功和党争夺人民群众、海外“敌对势力”支持、美国给法轮功学员开工资等等。

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一手发动了对法轮功修炼团体的镇压,这是利用整个国家机器,针对中国大陆及海外数千万信仰“真、善、忍”的无辜百姓的犯罪行为。(大纪元)
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一手发动了对法轮功修炼团体的镇压,这是利用整个国家机器,针对中国大陆及海外数千万信仰“真、善、忍”的无辜百姓的犯罪行为。(大纪元)

中共编造的“1400例”是怎样出炉的?官方通过收买和威逼,让一些不炼法轮功的人扮演炼功受害致死的角色。在1400例当中,许多人的亲友早已证实,当事人根本不炼法轮功。

例如,家住重庆永川双石镇双桥街70号的龙刚,一直患有精神病,后因精神病复发跳河死亡,被中共利用来嫁祸法轮功。中共歪曲报导此事后,龙刚的母亲于2002年1月13日在“明慧网”刊文澄清事实:“儿子有没有精神病作为父母是最清楚的,天下哪有不心疼子女的父母。儿子确实有精神病,当时是精神病复发跳河死亡,与法轮功没有任何关系。这是谁也抹煞不了的事实,作为他的父母,我们必须说真话,不能昧著良心诬蔑法轮功。”“在我儿子死后,一位姓杜的记者来采访我儿媳妇,叫她说自己的丈夫是炼法轮功的,把一些诬蔑法轮功的话写在纸上,叫她照着上面写的念,并要儿媳妇配合他说法轮功不好的话。当时儿媳妇迫于压力这样做了。第二天还给了她200元钱。用钱收买良心。他们还教我孙子说诬蔑法轮功的话,电视上的假新闻就是这样编出来的。”

还有一例是黑龙江的农妇李淑贤。1999年7月,李淑贤患胃溃疡住进哈尔滨第四医院,病重期间因生活贫困交不上住院费,医院院长主动给他们出主意,说:“你们就说李淑贤是炼法轮功炼的,就能获得免费治疗,并在生活上还能给予照顾。”李淑贤和家属为了利益同意了。于是,哈尔滨市《新晚报》记者迅速赶到医院采访,用编好的台词让李淑贤的丈夫照着说,还告诉他:“你得带着表情,说得像真的一样,人们才会相信。”事后李淑贤病情不断加重,医院却没有遵守承诺免费为其治疗,而是令李淑贤强制出院。回家后没有多久,李淑贤病故。

2001年12月23日,新华社报导说,北京市的傅怡彬在法轮功的“精神控制”下,杀父、杀妻、害母。原北京居民马瑞金对媒体爆料说:“他(指傅怡彬)有一个亲戚在黄寺大街附近住,和我曾经是同事。大概是在1993年的时候,他这个亲戚就和我们说过,说他经常就是不穿衣服,一丝不挂的就到处乱跑,家里人怎么管都管不住。”另一位大陆网民也在网上披露了相同的情况。他说:“我原来就认识傅怡彬的亲戚,中央电视台播放‘京城血案’后,由于好奇就去问他的这个亲戚,据其向我透露:傅怡彬原来就神经不正常,而且经常犯病。”

2001年1月23日(除夕)下午,天安门广场“突发”五人自焚事件。事发后仅两小时,央视喉舌新华社以超乎寻常的速度向全世界发出英语新闻报导此案。事实是:中共找了几个不炼法轮功的人,到天安门前去佯装自焚,然后从不同角度拍摄、剪辑合成一个所谓的新闻片,抹黑法轮功学员。

中共央视的自焚节目播出后,许多人信以为真。海外专家通过慢镜头仔细观察这个节目,发现了许多漏洞,充分说明这其实是一场蓄意陷害法轮功的伪案。细心的观众只要把电视镜头放慢就可以看见,自焚者之一的刘春玲是被人打死的。在刘春玲身上的火焰基本熄灭时,有人突然用物体猛击她的头部,刘随即倒地,画面上可见一条状物快速弹起,又以极快的速度从空中落下。谁是出手打击的人呢?如果把那一时刻镜头止住,会看到一名身穿大衣的男子正好站在出手打击的方位。另外,天安门广场没有灭火器,警察也不会背着灭火器巡逻,怎么可能在一二分钟内就有四个人立即拿出灭火器围在刘春玲身边?

在自焚事件两周后,华盛顿邮报记者菲力普‧潘发表《Human Fire Ignites Chinese Mystery》(自焚的火焰点燃中国的黑幕)的调查报导,该记者到刘春玲的居住地开封市采访,刘春玲的邻居告诉记者:“没有人曾看到过她炼法轮功。”

官方媒体报导说:“被烧重伤12岁的小姑娘刘思影在医院立即进行了气管切开手术。”但是我们在电视节目中却听到刘思影声音清脆地在和记者对话,难怪一位美国西医大夫看完此报导后,笑着说:“气管切开手术后,人是绝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里恢复讲话能力的。”

央视的“天安门自焚事件”录像画面被慢镜头分析,暴露出很多疑点。(明慧网)
央视的“天安门自焚事件”录像画面被慢镜头分析,暴露出很多疑点。(明慧网)

2001年8月14日,在联合国倡导和保护人权附属委员会第53届会议上,天安门自焚案被当场揭穿。国际教育发展组织(IED)发言人说:“我们的调查表明,真正残害生命的恰恰是中共当局⋯⋯我们得到了一份该事件(天安门自焚案)的录像片,并从中得出结论,该事件是由这个政府一手导演的。”面对确凿证据,中共代表团哑口无言,没有辩辞。该声明已被联合国备案。

明慧网2003年5月14日发表文章《央视“焦点访谈”女记者李玉强承认“自焚”镜头有假》披露,中共央视“焦点访谈”女记者李玉强2002年初曾当众承认“天安门自焚”镜头有假。文章写:“2002年初,李玉强在河北省会法制教育培训中心采访王博时,曾和那里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进行所谓的‘座谈’,当时有法轮功学员问她‘自焚’镜头的种种疑点和漏洞(尤其是已烧得黑焦的王进东,两腿间夹的盛汽油的雪碧瓶子却完好无损)。面对大家有理有据的分析,李玉强不得不承认:广场上的‘王进东’腿中间的雪碧瓶子是他们放进去的,此镜头是他们‘补拍’的。她还狡辩说是为了让人相信是法轮功在自焚,早知道会被识破就不拍了。”

中共编造谎言栽赃陷害,却不允许任何第三方核实调查。中共既是原告又是法官,而法轮功学员根本没有任何说话的机会。在大陆,官方喉舌媒体全天候反复播放造假宣传;在海外,谎言也被大量输出,毒害各国政府和民众。为了揭穿谎言,自2002年起,一些法轮功学员冒着生命危险,陆续在长春等部分地区进行了电视插播法轮功真相。十七年来,大陆和海外的法轮功学员自发制作了各种真相资料和光盘。他们打电话、发传真,创办电视台、报纸和电台,利用一切可能的方式向人们讲清真相。

酷刑虐杀 野蛮残忍

1999年9月27日,山东省招远市张星镇抬头赵家村的农妇、法轮功学员赵金华被张星镇的警察绑架。在派出所,警察暴打并电击赵金华,逼迫她放弃炼功。赵金华几次被电昏又醒来,坚持说:“炼。”10月7日,赵金华停止了呼吸,时年42岁。

2000年6月19日晚,北京工商大学青年女教师、法轮功学员赵昕因为在北京紫竹院公园炼功,被非法抓走。6月22日,在海淀分局清河看守所,赵昕被殴打致颈椎第四、五、六节粉碎性骨折,导致全身瘫痪。2000年12月11日,赵昕在承受了6个月巨大的伤痛折磨后去世,年仅32岁。

陈运川是河北省怀来县北辛堡乡蚕房营村的农民。陈运川和老伴王连荣及四个子女共同修炼法轮功。在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中,陈运川一家受到了极为严重的迫害。长子陈爱忠、小女陈洪平、次子陈爱立分别于2001、2003、2004年被酷刑折磨致死。王连荣和陈运川两位老人在流离失所中相继离世,原本幸福的六口之家仅剩长女陈淑兰,而她却在狱中遭受虐待。陈运川一家的悲惨遭遇是全中国数千万法轮功学员个体与家庭悲剧的缩影。

2016年4月14日下午,尹丽萍女士来到美国国会大厦,在“中国广泛使用酷刑”的听证会上作证。这位来自辽宁的法轮功学员,在大陆经历了七次抓捕,三次被判劳教,并遭受了群体性侵害。在马三家劳教所,尹丽萍还曾经被注射不明药物,并被无数次的野蛮窒息性灌食。尹丽萍亲眼见到身边的法轮功学员遭受酷刑、被迫害致死。尹丽萍说:“我们之间曾经相互有约:其中谁能活着出去,就要把这么毫无人性的迫害告知全世界,今天我九死一生来到了这里,讲出了她们再也无法讲出的话。”

尹丽萍在听证会上举起了家乡法轮功学员高蓉蓉的照片,说:“她被中共杀人灭口,再也讲不出来她的故事了,今天我把她带来了。”(明慧网)
尹丽萍在听证会上举起了家乡法轮功学员高蓉蓉的照片,说:“她被中共杀人灭口,再也讲不出来她的故事了,今天我把她带来了。”(明慧网)

镇压刚刚开始,江泽民直接下令、成立了遍及全国的“610办公室”,可任意支配国家资源、专职镇压法轮功。中共江泽民集团在全国范围内推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群体灭绝政策,这包括在社会的各个领域、各个阶层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虐杀、酷刑和强制性奴工达到肉体上的灭绝;运用精神迫害、强制性“洗脑”实行精神上的灭绝;用政治高压和利益裹挟全中国的媒体、司法、教育、文化、政协、共青团、妇女组织、“反邪教协会”等机构全方位参与和配合镇压。

十七年来,在江泽民的“打死算自杀”、“杀无赦”等密令的指使下,中共的各级看守所、劳教所和监狱警察对不愿放弃修炼的法轮功学员使用了上百种酷刑,包括毒打、电刑、火刑、开水烫、烙铁烙、逼坐“老虎凳”、铁椅子、强奸、轮奸、电棍插阴道、掐乳房、强迫堕胎、吊刑、铐刑、枪击、虐杀、对绝食抗议者强制灌食浓盐甚至粪便、长时间剥夺睡眠等令人发指的刑罚。酷刑,导致大批法轮功学员被虐杀、致伤、致残。

明慧网报导,据不完全统计,截止到2016年5月,通过民间途径传出消息、有名有姓的,已知有3995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由于大多数的迫害事实都被掩盖、隐瞒,实际迫害手段的残暴、惨烈的程度、波及的人数,无法完全获知。

在明慧网上,还可以看到大量有关法轮功学员遭到精神病治疗手段的迫害案例。截止2014年3月,有关“精神病院”的文章和消息共计7701篇。“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调查结果显示,用“精神病治疗”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案例遍布中国23个省市自治区,至少有上百所省、市、县、区的精神病院参与了迫害。

2000年6月23日,《华盛顿邮报》报导了中国大陆32岁的计算机工程师、法轮功修炼者苏刚的受害案例。2000年4月25日,苏刚去北京上访再次被抓,5月23日,其工作单位授权警察把他拖入精神病院。苏刚的父亲苏德安说,医生一天给苏刚注射两次不明药物,一个星期后,苏刚已不能正常吃饭或移动肢体。6月10日,原本健康的苏刚即死于心脏衰竭。苏刚叔父苏莲禧因将“苏刚之死”的真相公诸于世,不久被当局送入劳教所劳教三年。

中国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先生于2004年、2005年三次公开上书胡温政权,呼吁立即停止对法轮功学员惨无人道的迫害行为,并揭露出全国普遍存在的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虐待,以及对女性法轮功学员的性虐待。高律师“用颤抖著的心、颤抖著的笔记述著那些被迫害者(法轮功学员)六年来的惨烈境遇”,揭露了“令人难以置信的野蛮迫害真相”,那是“政府针对自己的人民毫无人性的残暴记录”。

为法轮功上书而遭中共判刑的中国良心律师高智晟。(大纪元)
为法轮功上书而遭中共判刑的中国良心律师高智晟。(大纪元)

高律师在2005年12月12日的第三次上书题为:“必须立即停止灭绝我们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蛮行径”,他这样写道:“人类历史上没有哪个国家的人民,为了心灵中的信仰,会在有政府的和平时期经历著如此规模的、如此持久的、如此惨烈的灾难。这种仍在继续著的和平的今天的灾难,使数以千计的无辜同胞丧失了宝贵的生命,数以十万计的人民被剥夺了自由。我们看到的真相表明,所有被非法剥夺自由期间的同胞,都遭到了令文明社会难以置信的对肉体的摧残过程和对精神的野蛮杀戮煎熬。这场完全丧失人的理性的迫害过程,还使得一亿多的法轮功信仰者、一亿多个家庭的数亿人遭受了传讯和恐吓,剥夺就业资格、工作机会、收入,被抢劫财产的不同程度的、不同性质的迫害和打压,这是多么的愚蠢、危险和不道德的恶举。这是在持续地与全体中国人民、与人性文明及整个社会的道德基础为敌啊!”

2014年中共劳教所解体后,有一部分劳教所直接改为监狱,继续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据明慧网统计,2015年有878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目前有数千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中国大陆监狱中遭受迫害。为了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中共监狱迫害的手段更加残忍、隐蔽。

活摘器官 邪恶至极

2006年3月,原辽宁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员工安妮,作为第一名证人,向海外媒体曝光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随后,加拿大著名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前加拿大联邦议员、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紧急受邀,对活摘指控进行独立调查。2006年7月,两位独立调查员共同发布了一份含有53项证据的调查报告,确认了活摘指控,称此罪行乃“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

面对指控,中共抵赖,却不敢回应,并拒绝外国组织进入中国独立调查。“追查国际”通过上万通电话调查,至今获得60个调查录音,1628份资料证据,证实:自1999年以来,江氏犯罪集团控制全国劳教所、监狱、集中营,与军队、政界、司法界、医学界、贸易界、黑社会联手,形成大规模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杀人网,出售器官、活体试验、贩卖尸体、贩卖活人牟取暴利。特别是军队、武警医疗系统大规模涉入,达到了随意攫取、杀人如麻的地步。据分析估计,十七年来,被活摘器官杀害的法轮功学员实际达百万人之众。由于中共焚尸灭迹,更多的真相和数据还无法获悉。

2009年12月12日,“追查国际”公布了辽宁省锦州市的一名活摘现场持枪警卫目击一起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部分证词:2002年4月9日,在沈阳军区总医院15楼的一间手术室内,证人持枪警卫,亲眼看到两个军医(其中一名军官证号码0106069)将一名30多岁的修炼法轮功的中学女教师,未经施打麻药,活生生地摘取了她的心、肝、肾器官。在此之前,女教师遭受了一个月的严刑拷打、侮辱和强暴。

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与加拿大前亚太司长大卫‧乔高先生(David Kilgour)著作血腥的活摘器官,于2011年06月30日在台湾高雄举办新书发表会。
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与加拿大前亚太司长大卫‧乔高先生(David Kilgour)著作血腥的活摘器官,于2011年06月30日在台湾高雄举办新书发表会。

从2012年至今,台湾立法院、欧洲议会、澳洲参议院、意大利参议院人权委员会、爱尔兰议会外事贸易委员会、美国国会外交委员会、加拿大国会人权委员会陆续通过决议,谴责中共强摘法轮功等良心犯器官。

追查不怠 正义必胜

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说:“历史上一切迫害正信的从来都没有成功过。”

2003年1月20日,独立人权机构“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宣告成立。其宗旨是:帮助和协调国际社会正义力量及刑事机构,在全球范围内彻底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协助受害者将罪犯送上法庭,严惩凶手,警醒世人。

十三年来,“追查国际”在国际范围内广泛、深入、系统地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个人、机构和组织,包括江泽民及其领导下的直接迫害法轮功的各级“610”系统;包括国安部、公安部、法院、劳教所、涉嫌的精神病医院;包括对法轮功进行诬陷、造谣和栽赃的新闻媒体及喉舌;包括直接或间接参与对法轮功修炼者及其家属进行精神、肉体和经济迫害的人员。“追查国际”所发布的大量追查通告、名单和调查报告集都显示出: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规模巨大、旷日持久、惨烈无比、罄竹难书。

红色恐怖下,数千万的法轮功学员受到了肉体的折磨、精神的摧残和人权的全面践踏,上亿的法轮功学员的亲友受到牵连,数以百万的家庭破碎离散。数十万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或被判长期牢狱;大人被单位开除,四处流亡;小孩被迫退学,老人失去退休金和医疗福利。人权惨剧不断发生,波及了中国的所有城市、乡镇、农村。

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是二十一世纪人类的耻辱。中共强行向全民灌输谎言,同时以暴力迫害修炼者。法轮功学员没有被邪恶压垮,顶住了历史上最残暴无耻的镇压。十七年来,大陆和海外法轮功学员广传真相,揭穿了中共的谎言,令世人看清中共的本质,中共的迫害难以为继。众多大陆法轮功学员以亲身经历指证中共的暴行,控告江泽民的20多万份控告书是对迫害最详尽的控诉,还有更多的真相将大白于天下。迫害凶手已经被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并将接受最后的审判。#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7-10-26 4:3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