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口口相传 多伦多中医师获主流社会认可

多伦多晓兰健康中心内摆着中草药和赵晓兰写的2本英文书。(周月谛/大纪元)

人气: 4054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6年05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周月谛报导)安省约有4,000多名中医从业者,竞争可谓激烈。有一名女性中医师在多伦多开诊所20多年,从来没打过广告,已有上万名病人,包括加国主流 社会的多位名人。她在加拿大生活了近30年,依然认为中药很神奇。

安省注册中医师、晓兰健康中心的创始人兼总裁赵晓兰近日接受了《大纪元》的专访。60岁的她留着黑色披肩发,几乎没化妆,带着记者参观健康中 心的接待室、治疗室和会议室。

晓兰健康中心坐落于多伦多市中心的白人住宅区,靠近Yorkville奢侈品商业区。健康中心共有4层,摆着好几尊佛像和菩萨像。

赵晓兰给记者倒了一杯菊花茶。她告诉记者:“我太忙了,很少很少接受媒体采访。主流媒体之前报导过我的故事,那是因为我写了2本书,出版社要 求我必须接受采访。”当记者拿出相机时,她说:“我最怕的就是照相。”

加国名人和外国人求诊

赵晓兰的病人包括华人和加拿大主流社会的名人。据《环球邮报》报导,屡次获奖的诗人Margaret Atwood、著名作家Susan Swan、获奖小说家Michael Ondaatje、著名女演员Ann-Marie MacDonald都曾是赵晓兰的病人。

“很多美国人、英国人(比如导演Anthony Minghella)、意大利人、法国人、保加利亚人、罗马尼亚人也来找我看病。因为我写的书在英国、美国等国出版了。一些东欧国家曾是共产主义国家,那 里的人很熟悉中医,想找我看病。这说明中医被国际社会认可了,”赵晓兰还说。

赵晓兰在2006年和2012年出版了2本英文书。第一本书《水上月晖》(Reflections of the Moon on Water)讲述如何用中医的方法使女人更健康。这本书已被翻译成16种语言。

赵晓兰说:“我写的书很简单。等我退休了,工作量少一些了,我可以再出书,因为有些东西需要传下去。我想把中医、中药这颗明珠与西方人分享, 从而弘扬中国传统文化。”

“现在我的精力还是不够。我的同学都退休了,我还在工作。人生很短暂,我需要时间完善自己,需要个人的成长。我的内心也需要成长。我在2015 年花3个月时间去风景区(山里)打坐,”赵晓兰还说。

留学生来加国4年后开诊所

赵晓兰生于中国昆明市,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她今年60岁,有2个姐姐和一个哥哥。

赵晓兰说,她经历过文化大革命和“上山下乡”运动。她母亲当年被扣了“右派”的帽子,压力很大。尽管如此,她父母一直没离婚。她当年被迫停 学,被发配到云南省农村,长达2年。

1977年,赵晓兰在昆明医学院获得了西医学位,同年开始在昆明的一家中医院当腹部外科医生。她后来在云南中医学院获得了中医学位,在中 国当了12年的医生。

1979年,赵晓兰结婚。据《环球邮报》报导,她在结婚17年后离婚。因为她的事业发展很快,强势的丈夫感到无法适应。她之后过了约20年的单身生 活,唯一的儿子已长大成人。

1988年,赵晓兰留学加拿大,在安省皇后大学一边读药理学,一边做癌症方面的研究。

1992年,赵晓兰在位于多伦多大学街上开了第一家诊所。诊所后来搬了几次家。

“我在这里工作没有碰到过困难,非常容易,没有税务局来找我的麻烦。我不需要去送红包,登记了以后,律师给我注册,我就可以开始工作了,一点困难都没有。我在加拿大工作太容易了,做我最爱做的事就行了,没有人来打扰我,”赵晓兰还说。

2008年,诊所扩大了规模,赵晓兰把它命名为“晓兰健康中心”。

“我是健康中心的创始人、总裁(President)兼老板(Owner)。我在经营健康中心的过程中也没有遇到困难,”赵晓兰还说。

2013年8月,赵晓兰在安省中医师与针灸师管理局(CTCMPAO)获得了中医师牌照(GEN-R.TCMP)。这意味着她有资格用中草药 和针灸为民众治病,可以称自己是针灸师(R. Ac.)。

“安省原来大约有4,000多名中医从业者。中医管理局成立后,要求中医师通过专业考试,截止日期是2017年。我近日看到只有两、三百人注 册成为中医师,其他人都慢悠悠的,”赵晓兰说。

2016年,赵晓兰获得移民奖(RBC Top 25 Immigrant Awards)的提名。

诊所从来不打广告

赵晓兰当了30多年的中医师,是健康中心收费最高的中医师。病人第一次请她看病时,一小时(包括会诊和中医治疗)要花250元,以后的服务稍 微便宜一些。

加拿大公民和永久居民都有医疗卡(Health Card),但中医不属于公费医疗的范畴,病人需要另外花钱。尽管如此,赵晓兰还是有上万名病人。

赵晓兰说,“诊所开了大约25年。我在第一个星期有7位病人,第二个周有40位病人。现在我的电脑里有16,000多名病人。我们从来不打广 告,一个病人一个病人的做。我们做好了,人家就推荐了,口碑就出来了。”

健康中心每周一至星期五开放(除了节假日),7位医生(包括赵晓兰)一起工作。她说:“我们都工作得很累,周末必须要休息。接待室有3位秘书, 已经很忙了。”

她说:“我的等候名单(Waiting list)很长,已经有几大排病人。如果其他人临时取消预约,他们才有希望来看病。病人最少要提前两、三个星期打电话,才可能约到我。”

赵晓兰反复叮嘱记者,不要在报纸上刊登健康中心的地址和电话,以免再增加他们的工作量。

“希望有功能 当更好医生”

赵晓兰说,中国古代的一些中医大夫绝对是有特异功能的。她说:“像华佗绝对有功能,就是我们自己不知道。我没有功能,我深深地相信他们有功 能。我希望我也有功能、当更好的医生。”

谈到有的书记载,中国古人用中草药拔牙,嘴里不会流血。赵晓兰说:“中药太厉害了,这是绝对可能的,什么事都能办到。”

赵晓兰自己也很注意养生,每天打坐、打太极,不喝酒,不喝咖啡。

赵晓兰曾担任加拿大营养健康教育协会(Canadian Association of Nutri-Health Education)理事,还曾担任加拿大癌症支持协会(Canadian Association for Cancer Support)的理事。

专访结束后,赵晓兰脱下白大褂,换上了运动衣,驾驶宝马轿车离去。

责任编辑:岳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