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文革50周年研讨会 目击者揭“婴儿撕两半”

5月17日下午1点在纽约法拉盛的喜来登酒店,北京之春主办了大纽约地区文革五十周年的研讨会现场。(骆亚/大纪元)

人气: 661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05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导)5月17日下午1点在纽约法拉盛的喜来登酒店,《北京之春》主办了大纽约地区文革五十周年研讨会,邀请了当年的文革亲历者或长期对文革进行研究的专家学者,针对中共犯下的罪恶,对文革进行了反思。现场有目击者揭当时有婴儿被撕两半。

专家们从文革的性质、爆发的原因,以及对社会方方面面的影响进行了深度的探讨,并谴责当年的屠杀者,要求他们投案自首。专家们认为只有铲除一党专政的制度,建立宪政民主,中国大陆才能不再重演文革的悲剧。

陈破空:文革中的屠杀者没有资格道歉 只有投案自首

文革五十周年研讨会由《北京之春》的荣誉主编胡平主持,首先由旅美政论家陈破空先生演讲。他介绍说,当时文革一开始就有个红八月,“仅仅在一个月内,在北京市就有一千八百多人被虐杀,包括师大女附中副校长卞仲耘;有十万多人被强行下放到农村,都是那些被称为黑五类(地主、富农、反革命、坏人、右派)的人。红八月并扩散到北京郊县大兴县,发生了屠杀,一夜之间五类人被满门抄斩,总计325人被杀,22户人家被灭门,男女老幼都不放过,最大的80岁,最小的38天。他们被用棍棒打死、用铡刀铡死,用绳子勒死、推入坑里活埋致死等。”

陈破空表示,文革之后的1980年,中共高层开了号称4千人的大会,反思了文革在内的历史,包括评价毛泽东。与会的中共元老包括陈云、彭真等要求彻底否定毛泽东,认为他是文革的罪魁祸首,但是掌握政治实权的邓小平力排众议,要求给毛三七开。他们当时在上海的西郊宾馆开会,邓小平对新政治局常委提议,等这批老人走后,可以全面评价毛泽东,在场的人都同意,但这事后没有发生。

旅美政论家陈破空先生在文革五十周年研讨会上演讲。(骆亚/大纪元)
旅美政论家陈破空先生在文革五十周年研讨会上演讲。(骆亚/大纪元)

陈破空批评当时获得平反的一批中共高官:“他们原本可以利用他们的地位、他们的影响力去做更多的工作,去认真反思文革,去避免一党专政的文革死灰复燃,但这些人从自己角度去解释文革,只是权衡自己的利益,他们的现实利益决定了自己的立场,死心塌地去维护一党专政制度。”

陈破空还认为,当年一批老红卫兵都是中共高官的子女,但事后这批人也没有进行反思。他举例红二代宋任穷上将的女儿宋彬彬,她带领一批人将师大女附中党总支书记兼副校长的卞仲耘活活折磨死。前二年宋彬彬有一个忏悔。

陈破空认为文革中的屠杀者没有资格道歉,要做的是投案自首,公安不受理,就让国际法庭来受理来主持公义,让中共反人类、反人权的罪行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

丁凯文:彻底清算文革 是当今责无旁贷的工作

丁凯文原来在北大历史系长期致力于文革研究。他在演讲中表示,“文革过去了50年,用一句话来说,共产主义死了,但尸体还活着,文革虽然过去了,但文革的土壤依然存在,所以薄熙来在重庆搞唱红打黑、批判任志强的那个十日文革,不断在现实的生活当中重演。因此探讨文革、研究文革乃至于彻底清算文革,是必须要做的,而且是当今责无旁贷的一个工作。”

丁凯文原来是北大历史系,长期致力于文革研究。他在文革五十周年研讨会上演讲。(骆亚/大纪元)
丁凯文原来在北大历史系长期致力于文革研究。他在文革五十周年研讨会上演讲。(骆亚/大纪元)

“现在看来,反思文革的任务任重而道远,首先我们要反思中共的一党专制制度,这个专制制度不彻底铲除的话,文革的土壤依旧存在,那么文革还会以改头换面的形式在中国大地上重演。另外我们还需要推行宪政和法制,实行全面的言论自由,绝对不可以以言治罪,媒体不可以姓党。另外要开放全面的档案,对文革进行更加深入细致的研究,做到这点才能与文革彻底告别,中国大陆才能不再重演文革的悲剧。”

“文革是中共政府在借刀杀人”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先生在演讲中主要谈了文革中的武斗问题,“打人的人、施暴的人有恃无恐,他们不受法律制裁;另一方面,被打的人不敢反抗,这是政治迫害的问题。这是政府有意识的放弃一部分责任,必然导致的一种局面。文革为何出现这种武斗,其中政府扮演的角色,都是中共政府在借刀杀人,实际上要追究的是政府责任。”

文革五十周年研讨会由北京之春的荣誉主编胡平主持。(骆亚/大纪元)
文革五十周年研讨会由北京之春的荣誉主编胡平主持。(骆亚/大纪元)

文革爆发时,戴开元在科技大学读书,他亲身经历了整个文革过程,他前不久写了一篇《文革的本质是一场大清洗》,胡平介绍,该文章在网上影响力很大。

戴开元在研讨会上针对“人民文革论”进行批评,他认为并不存在所谓的“人民文革”和“官方文革”两种文革,持有这种观点是没有看清文革的性质,“文革就是毛泽东利用群众组织进行大清洗,清洗党内、军内他所认为的对他不忠诚的干部,不管是保守派、造反派还是激进造反派,他们都是老毛利用的工具而已。”

“九一三”谜团、周恩来掌握秘密警察铁腕控制等 有待于揭开真相

独立作家毕汝谐在研讨会上的演讲题为《文革表面混乱与周恩来掌握秘密警察铁腕控制》。他认为人们对周恩来掌握秘密警察在文革中的背后运作一无所知,他此前写过一本《周恩来评传》,谈过周恩来称为政治不倒翁是因为他精于权术、工于心计等等,他在林彪死后处于第二把手的危险位置却得以善终。将来有一天中国像东德一样变天时,秘密档案都公布出来后才能真相大白。

“九一三”研究会会长邢达崑先生在演讲中表示,林彪、叶群是被毛泽东暗杀。他从实证来研究林彪,提出在林彪出逃的三叉戟飞机上有9个人死掉了,当时中国驻蒙古的一个二秘,­拍摄了当时的一些图片。

“我通过研究这些照片发现,这架飞机上唯一的一个女尸体30岁左右,身高在165至166之间,而叶群身高155左右,50多岁了。这个尸体上飞机前就死掉了,而且与叶群身高不符,显示叶群没有上该架飞机。”他还举证林彪也不在这架飞机上。有关“九一三”的谜团至今没有真正揭开。

九一三研究会会长邢大崑先生在五十周年研讨会上演讲。(骆亚/大纪元)
九一三研究会会长邢达崑先生在五十周年研讨会上演讲。(骆亚/大纪元)

耶鲁大学讲师康正果在演讲中介绍自己正在写的论文《共恶论》——从灵性残缺到祸乱中国,这里的共恶是指毛泽东所领导的共产党共有的恶,包括该党统治下国人或多或少共有的恶。

另外,金钟、张树博、李维东、陈闯创、吕京华等人也都进行了演讲,分享了各自对文革的研究心得。

现场观众与演讲嘉宾互动热烈

研讨会最后由陈破空主持观众与演讲嘉宾之间的互动。有观众提问,金钟先生用了大量篇幅阐述中苏之间的对峙,是否想说明毛泽东发动文革是想争夺话语权。

金钟回应表示,“文革最大的敌人在毛泽东心目中是苏共,刘少奇等在中共党内被打倒的人都是在这样一个大的所谓战略目标下的牺牲品、或者说替罪羊。中苏之间的分歧其实从战后斯大林就开始,一直到戈尔巴乔夫。这样一个过程跟毛山大王本质是根本相对立的,矛盾不可避免的。至于说,毛请尼克松来中国,很明显的是联美反苏,按共产党的教义来讲,这根本就是一种背叛行为。”

大纽约地区文革五十周年研讨会现场,知情观众揭露文革杀人犯的罪行(骆亚/大纪元)
大纽约地区文革五十周年研讨会现场,知情观众揭露文革杀人犯的罪行(骆亚/大纪元)

有听众介绍自己曾被关在北京某监狱里,同狱的两个犯人就是文革中的杀人犯,一个是传达杀人命令的名叫胡德夫(谐音),另一个是直接动手杀人的叫田玉山(谐音),他们杀了当地三百多所谓“地富反坏右”的人,其中有一个在山西银行。他们谎称其父母病了,把人叫回来,这个女的带着一个多月大的孩子回来了,但家里门被锁,说人在大队,就去了大队。田玉山把那人孩子脚一踩就撕裂成两半……研讨会现场一片错愕声。该听众还表示,“我写了一封信被判10年,他们杀了那么多人也判十年,而且比我还提早出狱。实际当时文革凶手很多,只是用他们两个作为代表。”

陈破空也表示:“北京大兴县就是这样杀人的,将幼儿撕成两半,这比当年日本鬼子杀中国人残忍百倍”。

大纽约地区文革五十周年研讨会,部分演讲嘉嘉宾等合影留念。(骆亚/大纪元)
大纽约地区文革五十周年研讨会,部分演讲嘉嘉宾等合影留念。(骆亚/大纪元)

就读者提问文革的系列大屠杀,李卫东回应说,有三个地方大屠杀,广西、北京大兴、湖南道县,这是民间大屠杀。还有官方始作俑在内蒙造成的4万多人死亡,24万人伤残,即以抓内人党的名义进行的大屠杀。广西大屠杀的数据统计不出来,至少有10万人的规模,其残忍性在于杀人者把“地、富、反、坏、右”不管是老人妇孺男人杀掉后围起来吃人肉;大兴的是将孩子、老奶奶推到土坑埋起来;道县大屠杀简直是骇人听闻。文革不仅是中共高层内斗,而且是一场堪比纳粹大屠杀的阶级大屠杀。纳粹屠杀了6百多万犹太人。

有美东的民主党人问,文革结束50年了,中共对人民的迫害就像纳粹迫害犹太人一样,但中国人民忘记了,现在中国人还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中国人毫不在意,中国人何时会觉醒?

陈破空回应,德国为何可以反思,犹太人为何可以讨个说法,那是因为纳粹被消灭,德国发生制度改变,成为一个正常的民主国家。这个国家可以反思,受害者可以得到昭雪和赔偿。但在中国导致文革的一党专制还存在,而且死灰复燃的基础还存在。文革的成因,有毛泽东个人的成因,即毛是流氓无产者与土皇帝的人格,毫无人性;还有民族性原因,明哲保身、见死不救,最后发展到落井下石、幸灾乐祸;还有制度原因等,所有的原因中制度是主要的,一党专政是文革发生的必要条件,如果人们有议论、辩论的权利,毛泽东倒行逆施的行为根本不可能发生,所以中国要避免文革,只有制度变革,国家制度民主化才是未来中国的保险锁。

研讨会还探讨很多相关的其它问题,持续了四小时,在人们意犹未尽中落幕。#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