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珍事】周武帝教子的严重教训

作者:秦如初

家教珍事:周武帝教子的严重教训。(Fotolia)

font print 人气: 596
【字号】    
   标签: tags: , , ,

教育人的工程,实在是极其复杂的。一般地说,要求严格一些,总是有好处的。但世事常有例外,有时一味严格,却反而不能教育好人。

在封建时代,皇帝对册立太子之事,都极为重视。北周建德元年(572周武帝宇文邕,亲自祭告祖庙后,立其子鲁国公宇文赟(读晕)为太子。宇文邕身为皇帝,却崇尚节俭,常身穿布袍,盖布被子,毫无金银饰物之类。宫殿也极为朴素,原有的雕梁画栋,也下令全都换掉,连台阶也命令改成土的。后宫中的嫔妃等一共也不过十来个。

而且许多事情,宇文邕都亲自劳作,平时操练军士,他都身体力行。跋山涉水、艰苦操练他都带头去做,手下的军士都感到吃不消,他却能够承受。打起仗来,他亲自在阵中指挥,平时也很关心军士。有一次看到一个士兵赤脚走路,他便脱下自己的靴子送给那个士兵。作为一个封建时代的皇帝,能够做到这样实在是十分难能可贵的了。

宇文赟被立为太子后,周武帝担心他将来不能担当起继承皇位的重任,所以对他要求极为严格。宇文邕本来就生性严厉,再加这一层担心,所以对待宇文赟的严格管教就可想而知了。平时宇文赟必须像其他朝臣一样上朝下朝,即使是寒冬腊月、炎夏酷暑,也不准休息。

本来宇文赟生性嗜酒,但周武帝认为喝酒不好,便严禁他喝酒。每当宇文赟犯了过错,周武帝便毫不姑息,总要加以责打。他告诫儿子道:“自古以来,太子被废的很多,难道你就不堪立为太子吗?为了更好地督促儿子,周武帝又派负责太子事务的官员,每天如实记录太子的言行,按月向他汇报。

周武帝认为这样一来,就可保证宇文赟行为端正,能够担当起继承皇位、兴盛北周的重任。万万没有料到事与愿违,他如此严格地要求儿子却收到了完全相反的效果。宇文赟害怕父亲的威严,不思循守规矩,反而只是刻意修饰自己的言行,把真正的坏品性掩盖起来不让父亲知道,背地里照样改不了他的坏毛病。周武帝听到的都是儿子的好言行,认为儿子果然品性端正,便十分放心。

等到周武帝一死,宇文赟继承了皇帝之位,便肆无忌惮地为所欲为起来。他一改其父亲的节俭,恣情声色,广选天下美女,以充实自己的后宫。宇文赟又十分狂妄自大,根本就不愿听臣下的谏言。他担心群臣加以规谏,使他不得自行其乐,便常常将身边的人,派出去充当特务,监视群臣的一言一行。臣僚只要稍有违拗,便给他加上罪名,施以重重的责罚。朝臣从公卿以下,几乎人人都曾被他鞭挞示惩。每次鞭挞,都以一百二十下为度,还美其名曰“天杖”。连被他所宠幸的后妃嫔御等,只要稍有过错或不如他意,也照样杖责不误。鞭挞尚是其次,很多朝臣甚至为他所诛杀罢免。由于宇文赟这样任性而为,完全不守礼仪律令,搞得朝廷上下人人自危,大臣们个个都无心于朝政,只希望能够幸免于宇文赟的迫害。

终其一生宇文赟都算不上一个好皇帝。周武帝对儿子的一番苦心教育,可说是不但毫无成效,反而还养成了宇文赟文过饰非的恶劣品性。唉!教育子女,真是应该细致周到一些为好,不可仅是威严责打而己。

《北史·周武帝纪》、《北史·周宣帝纪》)@#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清代阿克敦,章佳氏,字仲和,满州正蓝旗人。他于康熙四十八年(1709)考中进士,入朝为官,一直做到工部侍郎、刑部尚书、镶白旗汉军都统兼翰林院掌院学士、协办大学士,加太子少保。
  • 傅山是明未的秀才,明朝灭亡以后,他便“改黄冠装,衣朱衣,居土穴以养母”,隐居不出,自称居士、道人。顺治十一年(1654),他因河南一个案子牵连,被捕入狱,便开始绝食。一连九天,几乎要死,被他的一个学生,用奇计救出。但傅山却深以为憾,认为不如死了痛快。清朝开博学鸿词科,实是要以此招揽人才,傅 山拒绝别人的推荐,不肯入京城应试。去征召他的官员强迫他,以至于将他连床抬着走。到离京城二十里时,他死也不肯入京。别人无法,只好代他向朝廷称老病。 他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表示他“不事二主”的民族气节。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表现了一种十分可贵的精神。 傅山博通经史、诸子、佛道、医药等学问,也能诗文、书画、金石,尤其以音韵学见长,是一个多才多艺的人物,对后人很有影响。 傅山从小就是个神童,很小就开始读十三经等经史典籍,后来其书法和绘画又非常有名。傅山对待傅眉等几个儿子,要求十分严格。他常常周游四方,出游时,总是叫儿子们,拉着他乘的车子行走。晚上到了旅舍中,他就点上灯,督促儿子读经史等书籍。晚上诵读过后,要求儿子们第二天早上,一定要能够背出来。如果傅眉等背不出来,傅山便用杖责打他们,丝毫也不姑息。
  • 陈寔,字仲弓,东汉颍川许(今河南许昌)人。他为官以宽厚待人著称,时人说:“他有善,则归于别人;有过,则归于自己。”他少时作县吏时,有次地方上杀了人,同县有位吏员,怀疑是陈寔所杀,将他抓起来加以刑讯,陈寔吃了不少苦头, 好不容易才获释放。后来陈寔当了督邮,却并没有报复这位当年抓他、拷问他的吏员 ,而是请县令许某礼遇他。远近之人,听说此事,均极为钦佩他的雅量。史书记载: “他代人受过之事,甚多。”可见其性格之宽厚。
  • 卢怀慎,唐代滑州灵昌(今河南滑县西南)人。他早年以进士及第,累官监察御史、吏部员外郎、御史中丞等。在任时,见时政多弊,曾多次上书,请朝廷整顿吏治,任用人才,治理贪赃枉法等腐败现象,惜多未被朝廷所采用。唐玄宗开元初年,他和姚崇同时为相。姚崇是唐朝著名宰相,卢怀慎自已觉得才能不如姚崇,于是事事推让。当时人因他无甚政绩,讥他为“伴食宰相”。不过他倒是很善于推荐人才,临终之时,还上表推荐宋璟、李杰、李朝隐等人,后来他们均是当时廉政的杰出人物。
  • 韩延徽走的时候,太祖像失魂落魄了似的,连作梦都梦见韩延徽,所以韩延徽的归来,使他非常兴奋。他还赐给韩延徽一个名子叫匣列,在契丹语中,是归来的意思。还封他为鲁国公。太祖把他视为佐命的功臣。他助辽农垦,惠民播益,当时的百姓,都很感戴他!
  • 由于金世宗治世有方,使得金朝社会得到了比较好的发展。历史上有人把他称为“小尧舜”。
  • 费宏之所以能够中状元,并入朝为宰相,应该说与他父亲费璠,对他极为严格的教育分不开。费璠对儿子要求之严格,从下面所叙的这件事情中,可以略见一斑。
  • 韩亿,字宗魏,开封雍丘(今河南杞县)人。他是宋真宗咸平五年(1002)进士,历任大理寺丞、参知政事等。韩亿为官很有才能,刚开始任州县官时,就以善于判决疑案而著名。他当永城县令时,不仅将本县案件审理得清清楚楚,而且太守皇甫选,还常请他代审别县疑难案件。
  • 大纪元每天为读者梳理翻墙必读的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