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丁凯文:彻底清算文革是我们责无旁贷的工作

历史研究学者丁凯文在大纽约地区文革五十周年演讨会上进行演讲。(骆亚/大纪元)

人气: 1675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6年05月20日讯】5月17日,大纽约地区文革五十周年研讨会,不少海外华人聚集在纽约法拉盛喜来登酒店,就文革十年进行反思与探讨。历史研究学者丁凯文应邀在演讨会上进行演讲。以下为演讲全文,略有删减。

文革过去了50年,用一句话来说,共产主义死了,但尸体还活着,文革虽然过去了,但文革的土壤依然存在。所以如果我们不彻底清算文革的话,那么会导致什么结果呢?我们已经看到,中国现在比如像薄熙来在重庆搞的这个唱红打黑,批判任志强的那个十日文革,我们都会看到这种情况不断在现实的生活当中的重演。所以我们探讨文革,研究文革乃至于彻底清算文革,这是我们必须要做的一件事情,也是我们当今责无旁贷的一个工作。

我们知道文革是中国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灾难,文革结束以后,据有关方面资料披露,在文革当中,武斗死亡的人数12万3700人,被批斗的干部多达250万人,被关押审查的干部30万人,其中死亡的干部11万5500人,全国各类的反革命分子481万,城市死于文革的人数是68万3000人,农村死于文革的人数达到250万,其中地主富农是120万,文革当中受到各种打击遭受迫害的人数,高达1130万人,失踪人口55万人,这仅仅还是官方的这么一个统计,但是民间到底有多少人遭受迫害,多少家庭受到牵连,这恐怕是算不清楚的。

而且文革期间制造了数以百万计的各种冤假错案,不仅迫害了无数的无辜知识份子和中国民众,包括各级官员也受到了各种各样的打击,乃至于上至国家副主席刘少奇,副统帅、党章上明文规定的接班人林彪,包括还有大批的官员们也都遭受很多迫害,也有不少人死于非命。叶剑英在1978年12月13号的一个中央工作会议闭幕式上的讲话说,文化大革命中死了2000万,一亿人被迫害,占全国人口的九分之一,浪费了8000亿元。

此外,文革还使中国几千年以来的优秀的传统文化,遭到了严重的破坏,其负面影响恐怕是几代人也难以消除的,不光如此,文革还摧毁了中国几千年的文明,几乎把数千年的文明破坏殆尽。毛泽东提倡造反有理,导致红卫兵疯狂的从事各种破四旧的活动,全国大量的文物古迹被破坏,使中国的人类文化遗产遭到了无可挽回的毁灭性的损害。

所以著名的作家秦牧说,这真是空前的一场浩劫,多少百万人颠沛流离,多少百万人含恨以终,多少家庭分崩离析,多少少年儿童变成了流氓恶棍,多少书籍付之一炬,多少文明古迹遭到了破坏,多少新鲜坟墓被挖掘,多少罪恶假革命之名予以进行。所以我们可以说,文革是中国有史以来,最黑暗的,最疯狂,最野蛮,最落后的最愚昧的这么一种状况,所以千年易逝,文革的罪孽很难消啊!

那么文革之后,中共自己也搞了一些反思,就是80年10月到11月,中共党内搞了一个4000人高级干部的一个讨论,当然他们是分成小组来讨论的,在讨论的过程当中,这些被迫害遭到文革冲击迫害的老干部大吐苦水。比如说铁道部的副部长李吉博就在会上说,毛泽东发动的文革不是为了反修防修,而是以整人开始,以整人告终,毛泽东要排斥他所不放心的人。

中科院副院长胡克实说,毛泽东是出尔反尔,文革工作组是他批准派的,但后来又说是刘少奇的修正主义路线。72年刚刚批林,然后回过头来又批右倾回潮,他批别人对他搞突然袭击,但他自己无时无刻不在搞突然袭击。

人大副委员长许德珩说,梁启超当年曾经是维新派,后来是保皇派,晚年又是反袁世凯称帝,写了异哉帝制这篇文章,说不惜以今日之我向昨日之我宣战,即否定其当保皇派的过去。

毛泽东的晚年也是以今日之我同昨日之我宣战,可是他却是以今日之错误否定昨日之正确。铁道部纪委副书记慕纯农说,毛泽东发动文革不是为了反修防修,而是有预谋有意识的整人,以整人开始,以整人告终,周恩来是被累死的,气死的,整死的,说过去封建帝王整人的时候多少还会留下几个忠良人士,但是到毛泽东最后的晚年,所有的忠良人士都被它整掉了,到了晚年,它真正的变成了孤家寡人。

但是参加这次会议的这些老干部,虽然对毛泽东的所作所为进行了深刻的反思和批判,但是被邓小平所制止。当时参与这次讨论会的邓力群,他在后来的一次讨论会上就说了,这个历史决议的起草是在邓小平的直接领导下进行的,邓小平亲自主持了这项工作,明确提出了三项基本原则,第一要确立毛泽东同志的历史地位,坚持和发扬毛泽东思想。第二对解放32年来历史上的大事情,哪些是正确的,哪些是错误的,要进行实事求是的分析,包括一些中央负责同志的功过是非,都要做出公正的评价。第三要总结过去,宜粗不宜细,争取决议通过以后,使全体党员,全国人民思想明确,认识一致,然后一心一意搞四化,团结一致向前看。所以邓小平这种貌似公允的说法,实际就是为毛泽东遮丑,以权力来压制党内对毛重新评价的呼声,扼杀了一次党内思想解放运动。

所以我们就看到对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出来以后,官方对文革的一个定调就是,毛泽东只不过是犯了错误,文革是被两个反革命集体,一个是江青集团,一个是林彪集团,被两个反革命集团所利用了,所以后来利用论一直从80年81年一直持续到了现在。我们看到,文革刚开始的时候,一直以来都是说,这文革是由毛泽东亲自发动亲自领导,毛泽东是策划者、主持者,从头到尾都是在他的领导之下进行的,结果毛泽东反而是被林彪和江青两个反革命集团所利用了,这么一个根本说不通的东西,让大家就觉得很奇怪,怎么这么一个明知道看上去是不可能的事情,居然在中共的嘴里边一直不停的在重复。

所以我们就看到中共对于文革没有任何像样的反思,文革的资料被封锁,文革的讨论被禁止,很少会看到国内有一些专门的学术研究,对于文革的学术专著的发表,我们几乎看不到。所以对文革的研究我们说基本上还是在海外。所以,我们现在看反思文革的任务是任重而道远。我们现在要做哪些方面的工作呢?首先我们要反思中共的一党专制制度,这个专制制度如果不彻底铲除的话,文革的土壤依旧会存在,那么文革还会以改头换面的形式在中国大地上重演。另外我们还需要推行宪政和法制,实行全面的言论自由,绝对不可以以言治罪,另外要开放全面的档案,研究学者对文革。

丁凯文小记:原北大历史系学者后留学美国,长期以来对文革做了很多的研究,撰写了一些有关的书籍,包括一些将帅在文革中的史实书籍和分析。他主编的两本书,《百年林彪》和《重审林彪罪案》,被外界认为开启了对林彪独立研究的先河。

(骆亚、李霞整理)

评论
2016-05-21 12:3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