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国首位华裔大法官 黄星翘执法42年获美誉

人气 811

【大纪元2016年05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邱晨温哥华报导)2016年4月14日下午,卑诗高级法院第53法庭举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法庭聚会,三级政府司法部门代表与众多律师法官相聚一堂,欢送加拿大首位华裔法官黄星翘(Justice Randall Sun-Kue Bud Wong)退休。这一天是他75岁生日。

他开玩笑说,卑诗高院通常不举办这类聚会,为他开先例是因为他已经成为司法界的“大恐龙”。他在卑省从事法官的时间最长,在法官席上已坐了42年。

在他退休的第二天,黄星翘法官接受了大纪元记者的专访。

驰骋加国司法界50年,黄星翘大法官一生收获了许多的第一:首位加拿大华裔法官,首位华裔省法庭检察官、首位华裔省法院法官、首位华裔联邦法官等等。而这不平凡的成就,起步于他儿时的志向。

驰骋加国司法界50年,黄星翘大法官是首位加拿大华裔法官,首位华裔省法庭检察官、首位华裔省法院法官、首位华裔联邦法官等。(黄星翘提供)
驰骋加国司法界50年,黄星翘大法官是首位加拿大华裔法官,首位华裔省法庭检察官、首位华裔省法院法官、首位华裔联邦法官等。(黄星翘提供)

追逐梦想 法官是黄星翘的儿时志愿

黄星翘祖籍是广东开平,以碉楼著称,历代名人雅士辈出。1921年,他父亲14岁随家人飘洋过海来到温哥华。来后他从家庭男仆做起,由于勤奋好学上进,被一希腊餐馆的老板看中,得到手把手地传授与栽培,帮助他走向事业高峰。他曾经做过厨师、厨房领班等,最终拥有了自己的餐馆。

图:黄星翘法官当年26岁时,被任命为卑诗省法庭检察官。(大纪元翻拍)
黄星翘法官当年26岁时,被任命为卑诗省法庭检察官。(大纪元翻拍)

1942年,黄星翘父亲在唐人街附近开了自己的餐馆,Ovaltine咖啡厅,餐馆至今还在运作,只是老板已经易人。他父亲95岁高寿仙逝,得享天年。黄星翘记得,父亲为人诚实公正,从不肯占人便宜,勤奋耐劳,父亲的言传身教,酿就了他为人正直、诚实、公正的性格。

当年的咖啡厅生意好,经常高朋满座,许多顾客是温哥华警察、法官与法庭人员。每年夏季,黄星翘去父亲咖啡厅帮工,与很多警察法官相识。在少年黄星翘的心中,就埋下了一个梦想: 希望成为一名法官或律师,主持公道,伸张正义。

首位华人大法官 勤奋敬业声誉佳

黄星翘法官于1941年在卑诗省温哥华市出生,1966年获得卑诗大学法学学士,1967年,他被任命为卑省检察官,成为加拿大首位省级华裔检察官。那年,他才刚满26岁。

图:黄星翘法官被任命为卑诗省法院法官,这是他与夫人照片出现在媒体头版上。(大纪元翻拍)
黄星翘法官被任命为卑诗省法院法官,这是他与夫人照片出现在媒体头版上。(大纪元翻拍)

1974年,33岁的黄星翘又被任命为卑诗省法院法官,首位华裔法官。当年《温哥华太阳报》头版刊登了这位年轻法官与太太的照片,记载着那段珍贵历史。令人忍不住联想三国周郎“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

图:黄星翘法官被任命为卑诗省法院法官,他夫人在法庭旁听。(大纪元翻拍)
黄星翘法官被任命为卑诗省法院法官,他夫人在法庭旁听。(大纪元翻拍)

黄星翘与妻子相濡以沫50年,妻子Bev Wong一直在背后扶持与付出,当年Bev Wong也毕业于卑大,原本能从事医学,却改行作了教师,默默支持着丈夫。

图194:黄星翘法官被任命为加拿大联邦法官,温哥华太阳报做了详细报导。(大纪元翻拍)
黄星翘法官被任命为加拿大联邦法官,温哥华太阳报做了详细报导。(大纪元翻拍)

1981年,好事再次降临黄星翘。当年联邦司法部部长克里靖(Jean Chr□tien)的助理来电:“联邦司法部想任命你为联邦法官,你愿意吗?” 他再一次成为新闻,成为首位加拿大联邦政府委任的华人大法官。

1990年,49岁的黄星翘又被任命为加拿大高级法院驻卑诗高院法官,同时兼任育空(Yukon)与西北地区(Northwest Territories)法院法官,他担任此法官一职长达35年,直到2016年4月14日宣布退休。

图:黄星翘成为华裔首位联邦法院法官,登上了华埠新闻的封面。(大纪元翻拍)
黄星翘成为华裔首位联邦法院法官,登上了华埠新闻的封面。(大纪元翻拍)

他回忆说,当年运输工具不发达,早期法官需要骑马奔波于各地,后来可以租车,与现在乘坐飞机是无法相比的。卑诗高院的法官要求一星期中六天是离开温哥华,巡视周边城市。

黄星翘法官35年来一直奔波于三地法院,却毫无怨言: “我很喜欢这样,可以见到很多人,做很多事。”他承认,没有几个法官会如自己般工作到75岁,因为自己实在喜欢法官的职业。

在黄星翘42年的法官生涯中,他回忆说:“我拥有很好的名誉,富有耐心,办事公正。”

“作为首名华裔法官,我告诫自己要格外小心,站起来说话时我代表的是华人法官,不能有任何不端行为,否则将影响未来的华人律师成为法官,如果我维持好的声誉,人们会希望有更多华裔法官加入。”

坚持做一名好法官 获誉枫叶青天

按照西方司法系统的要求,法官通常是从最优秀的律师中遴选出来,委以其重任。黄星翘告诉《大纪元》说,一个好法官应该是:裁判案件时态度中立又公正,全面听取各方证据,然后做出一个正确、无偏见的判决。

黄星翘大法官2016年退休时,卑诗高级法院特别为他召开的法庭聚会现场。 (邱晨/大纪元)
黄星翘大法官2016年退休时,卑诗高级法院特别为他召开的法庭聚会现场。 (邱晨/大纪元)

42年的法官生涯,黄星翘法官的案件裁决书汇总在一起,多达30多本册子,每一个案件都见证着他当年判决时缜密的理由与公正的裁决;现在从互联网上,依然可以看到昔日不少称赞黄星翘法官断案有理有据的媒体报导。

黄星翘法官分享了自己的一起判案经历,该案当时轰动全国。

他回忆说,在加拿大宪法实施半年时,接手审判一件案子:一名女子贩卖大麻等毒品,被警察抓获并递交证据,等待法庭裁决。这是一常见的毒品贩卖案,在加国宪法实施前,警察呈交证据后案件通常很快会被判决。

然而这次庭审时,被告律师却争辩说,警察获取证据的手法违背了宪法,因此不能成为合法证据。

那时,警察在抓捕这类嫌犯时,很清楚她们将毒品装在气球里,然后藏在嘴中,等到贩卖毒品时才吐出来。所以警察通常抓捕做法是,勒住贩毒嫌犯的脖子,强制她们吐出气球。

此案件当时非常轰动,各界争议很大。作为裁判的法官,黄星翘坚持认为警察如此收集证据是合法的,而且考虑到嫌犯一旦吞下气球,也会造成吞食的毒品超量,造成中毒死亡,因此他判决嫌犯有罪。

对方不服裁决而上诉,官司一路打到加拿大高级法院,高级法院维持了原判。

加拿大采用英美判例法,一案件的裁决将成为其它案件的判决参考。他对此感慨:“那是加拿大宪法生效后遇到的首宗这类案件,我的裁决也为同类案件,设立了一个新判例法。”

黄星翘法官一生判决的的案件,涉及范围广泛,包括刑事案件、商业案件、家庭案件、交通案件等,由于黄星翘法官办案公正无私,又为华人和少数族裔主持公道,被民间誉为枫叶青天。

黄星翘大法官2016年退休时,与加拿大律师协会卑诗分部的首位华裔女性主席Jennifer Chow律师(右一)与其岳母(左一)合影。 (邱晨/大纪元)
黄星翘大法官2016年退休时,与加拿大律师协会卑诗分部的首位华裔女性主席Jennifer Chow律师(右一)与其岳母(左一)合影。 (邱晨/大纪元)

关心后辈 华裔律师人才辈出

黄星翘回忆说,20世纪60年代,他从卑诗大学法律系毕业,80多人的班级里只有一两名华人学生。卑大1945年才正式开办法律系。80年代,他被邀请在卑大年宴上演讲时,他鼓励法律系学生在做好本职工作外,热心公益活动。

他当时告诫学生们说:“一名好的律师,不仅仅是做好本职工作,还应该更多地服务于社会,加入到专业律师协会与机构中,勇于担当责任,热心从事社区义工活动,这是律师的职责义务。”

他记得,1953年,周卫贤(Andrew Joe)从卑大法律毕业,成为第一位在卑诗省取得执业律师资格的华人,郑文华在1957年也成为华裔律师,后来成为首位华裔国会议员。那时,大多数加拿大华裔律师都是主要在唐人街执业,并且只在律师行执业,而不是诉讼律师。在70年代末期之前,没有华人在温哥华主流律师事务所工作,像黄星翘法官这样的,实在是凤毛麟角。

黄星翘告诉记者说,近25年来,司法界华裔法官辈出,许多还是女性律师,比如:Jennifer Chow是加拿大律师公会卑诗分会(Canadian Bar Association BC Branch,简称CBABC)首位华裔女性主席;Anna Fung成为卑诗法律协会(The Law Society of BC)的首位华裔主席(2007年当选)。

他年轻时接受的良好教育为日后成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因此黄星翘感叹说,华人都非常重视教育,那时候,家长们都以黄星翘为榜样,希望他们向黄星翘学习,鼓励自己的孩子好好读书,将来成一番事业。◇#

责任编辑:何坚

相关新闻
加拿大移民纸与高额奖学金之间的奥妙
华侨时报诬蔑加拿大团体诽谤案开庭
当中共间谍 前波音华裔工程师获刑15年
我在加拿大上法庭(下)
最热视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