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婆家的故事

作者:大陆法轮功学员 水丰

莲花 (郑顺利/大纪元)

  人气: 563
【字号】    
   标签: tags: ,

我是家里的老小,爸妈疼爱我、哥姐都照顾我。我从小体弱、偏食、不爱运动,就喜欢看书,参加工作后,我努力学习技术,参加各项技术比赛,每次都能拿一等奖,逐渐养成了争强好胜的心。结婚后,才知道婆婆很惯孩子,自家孩子什么活也不让干,很偏心。

婆婆和大姑姐分别住在同一栋楼里的两个单元,那时我和丈夫单位经常分日常用品、粮食、油、禽、蛋类,婆婆经常背着我把我和丈夫分的鸡蛋、肉往大姑姐家里拿。自家里没鸡蛋时,就从大姑姐家里拿几个回来,煮着吃,还说是大姑姐花高价买的。有一次下班,到大姑姐家接儿子回家,婆婆让我到冷仓(仓房)拿饼干给儿子吃。我到冷仓一看,大大小小的筐里都是鸡蛋,还有我前一天刚从单位分的一小筐鸡蛋,也在这放着。我生闷气、不吱声,把孩子接回家。婆婆看我不吱声, 以后照样这么做。

公公经医院检查是肺癌晚期,在医院做完手术后,医院便不让住院了,在家等时间。我下班回家买菜、做饭,一个月工资都剩不下。大姑姐一天两顿饭在婆婆家吃,不买菜,吃完就走,什么活也不干。

我一边干家务,一边还得看孩子,很累,对婆家人有埋怨。

因为我偏食,怀孕时吃的东西少,儿子出生时,先天营养不良,剖腹产出来后,就放在保温箱里七天,到半岁时,自身免疫力低,就开始经常扁桃体发炎、高烧住院。

我夫妻俩的工资不够支付医药费的,报销回来的钱只买点便宜的菜,很少买水果,儿子身体一直不好。而我倒班,休息不好,神经衰弱,常生闷气。

公公去世后,大姑姐把她请客吃饭的费用都算在了公公的丧葬费里,让我拿大头,我把省吃俭用攒下来的钱都给了婆婆,大姑姐还嫌少,逢人就说我花钱少。婆婆没有工资,我每月得给生活费,再加上儿子还经常住院,我自己身体也不好,哪里还有钱了,为此,对婆家怨气很大。

屋漏又遇连天雨,一九九四年,我下班时,被单位的车撞得脑出血,颅脑挫裂伤,颈椎四节弯曲,致使我整日头痛、头晕、昏迷,躺在床上自己不能翻身。住院一个月回家休养,单位后来就不给开工资了,经常借钱买药,中药、西药吃着都不好使,经常吃药吃得胃出血、内分泌失调,整日整宿地睡不着觉,好不容易睡觉了经常做噩梦。心情不好,总是哭。

我有师父管了

一九九六年春天,经人介绍说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你也试一试。由于受共产邪党的毒害,在无神论的影响,我当时说:“大医院专家看着,中药、西药吃着,都治不好我的病,不相信炼功能好病。”就这样拖了半年时间。由于身体弱得不行,不能行走,只能在床上躺着,昏迷、睡不着觉,脸蜡黄,朋友又劝我炼功,我当时想,那就死马当活马医,试试吧。

当天下午,听李老师(法轮功创始人)在济南讲法录音带,听着、听着我就睡着了。当晚睡得很香,也没有吃药,第二天早上到炼功点上炼功去了,很快就学会了动作,那时正好来例假,七天干干净净,这下把我可乐坏了,这功太神奇了,也不用吃药了(之前吃药也不好使),刚买来的一百多元一副的汤药也不煮了。

在家天天听师父的讲法录音、看书,看几页就睡。半年后,一身的病全好了,人也胖了,精神百倍,邻居说:你怎么越来越年轻了呢?之后也让儿子听师父讲法录音,儿子一次发烧,脸通红。他爸冲了一碗板蓝根冲剂,强行让他喝下,可一宿也没有退烧。

早晨起来,我一摸儿子的头还热,把儿子叫起来,炼法轮功第五套功法,十五分钟后,一摸他的头不热,体温正常了。从那以后,儿子再也没发过烧。

修炼法轮大法,师父让我们按真、善、忍的法做好人,我再也不生气了,整天开心,处处为别人着想,在个人利益上也不争了,不生婆婆和大姑姐的气了,到婆婆家里抢着干活。一年后,我又上班了,而且还做兼职,家里有了存款。

一九九八年,房屋改革,个人交百分之二十的房款,婆婆把我们夫妻俩叫回家。在饭桌上,婆婆和大姑姐一边哭一边说,没钱交。丈夫说:“咱们想办法也得把妈的房款交上,不行,姐,咱们两家凑钱。”婆婆家是三代户,我家是二代户,当时我就说:“不用凑,我自己给交。”说完,婆婆和大姑姐当即就不哭了。我把家里所有的存款和当月的工资都拿了出来,交了两个房子的房款。

事后不到两个月,大姑姐就花了二万元钱装潢婆婆家的房子,并和婆婆换房住,而且婆婆还说,大姑姐是为了照顾她,以后少交房费,还说她们退休后去南方住,房子还给婆婆。我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听师父的话,在利益上不争,事事为他人着想,不平静的心平静了,当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

每到要开销的时候,我就会把生活费给婆婆送去,婆婆都会做上几个好菜,等我回去。一个周末的早晨,婆婆打来电话说:“我炖了鸡,等你回来吃。”我说:“你们先吃吧,我今天得开完会,十二点之后,才能回去。”婆婆说:“我们等你。”当时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之后,我就把一年的生活费一起给了婆婆,让她存起来,慢慢花。

我事事为婆婆着想。小叔子要结婚时,我一下把五千元钱给了婆婆,婆婆当时就哭了,我说:“别哭了,不够咱再凑。”婆婆哭的更厉害了,说:“你孩子还小,以后用钱的地方多。”我说:“以后再说。”

“修大法得来的福报”

二零零零年底,因我修炼法轮大法,单位逼迫我买断(就是给你一点钱,让你回家)。我上北京证实法,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天安门的便衣绑架,后单位派人接我回当地,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大姑姐和婆婆知道了之后,很着急,婆婆到我家照顾孙子,大姑姐花钱找人到看守所看我,还自己买礼物给警察,希望把我早日放回。

快过年了,我还没有回去,大姑姐就买来新的内衣、内裤、袜子,送到拘留所。三个半月后,大姑姐又接我回家,当地片警看我大姑姐对我这么好,就想认我大姑姐做大姐,还说:“你大姑姐怎么对你这么好?!”我说:“这是我修大法得来的福报!”

我被当地“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成立的非法组织)非法判刑三年。期间,婆婆住在我家照顾孩子,有人鼓动说:“三年哪,让你儿子跟她离婚,再找一个。”婆婆说:“她也没犯法,不就是炼功做好人么?都是共产党不好,再说没多长就回来了,我们不离婚。”

大姑姐给儿子里里外外吃穿全包了,小叔子、弟媳妇换样给儿子买吃的、做吃的。儿子考大学的时候,大姑姐、姐夫忙前忙后的,很辛苦。

大姑姐给我买了很时尚的新衣服,等我回来穿。我出狱了,大姑姐又给我准备了很时尚的四季衣服,婆婆给我做羽绒服和棉裤。我继续修炼大法,全家人都支持。而且,婆婆、大姑姐、小叔子一致把家里的福利房让给我儿子做婚房。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我们全家人沐浴在佛光里,感受着大法带来的美好。

从监狱回来上班,穿上大姑姐给买的时尚新衣服,单位人都说:“你怎么这么时髦呢?”一个离婚的王姐(家里很殷实,但婚姻不如意,丈夫和她离婚)羡慕地对我说:“你在监狱里呆那么多年,丈夫不和你离婚,而且家人对你那么好,你怎么那么幸运?”我说:“修大法修的,这是大法之福,我有师父管;‘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澳大利亚法会讲法》),家人都知道大法好!”

我修法轮大法前,婆婆、大姑姐看不上我,事事为利益争斗。我修炼法轮大法,遵照真、善、忍大法去做好人,使我们全家人关系都很融洽,婆媳关系很好,像母女似的;大姑姐、妯娌之间关系跟亲姐妹似的。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的再造之恩!#

文章来源: 明慧网

责任编辑:高静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她曾经是当地远近闻名的女强人,但在更强悍的媳妇进门后,她成为被媳妇欺负的对象。在尝尽苦头后,终于有一天,媳妇对她态度大变,再不欺负她了。而媳妇的事业也从此风生水起。
  • 编者按:自古以来,婆媳之间多是相看两相厌,当今中国社会的离婚主力大军——八零后夫妻,其离婚的主要因素就是婆媳关系。
  • 1996年,法轮大法以人传人、心传心的方式迅速传遍福建省宁德市。法轮功祛病健身的神奇疗效和提升人道德水平的教化力,给修炼者带来身心巨变,受益无穷,吸引社会各界民众修炼法轮功。
  • 河北省景县刘集乡向庄村法轮功学员葛秀丽,修炼法轮大法后,十多年不愈的慢性肠胃炎、心脏病、神经衰弱、类风湿几个月内全部消失,而且还明白了许多做人的道理,婆媳关系好了、邻居关系好了。村里都说葛秀丽是个好人。
  • “《转法轮》教我们修心向善,只提高自己的心性,做个好人,做个好人中的好人,从头到尾都没有一句不好的话,大法何错之有?师父还一再提醒我们不参与常人的政治;我们通过修炼获得了身心健康,为国家节省了大量的医疗费,道德提升,师父何错之有?”李雪梅说。
  • 二零一五年八月十八日,河南省偃师市缑氏镇五十六岁的妇女李苗能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投寄《刑事控告书》,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在过去十六年中,李苗能因为信仰“真善忍”被非法劳教两年,曾被迫害得奄奄一息;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冤狱五年,身心俱伤,同时家中十几万财产遭掠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