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访】美国高阶亚太裔官员谈参政

5月4日晚,美国总统欧巴马出席亚太裔国会研究所在华盛顿希尔顿酒店举办的第22届年度颁奖晚会。(李莎/大纪元)

人气: 525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6年05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林帆美国华盛顿DC报导)今年5月是奥巴马总统8年任期届满前最后一次亚太裔传统月。日前﹐奥巴马在出席亚太裔国会研究所(APAICS)的年度晚宴时指出﹐他带领的团队保证了亚太裔在联邦政府的每个层面上都有代表,他在司法部门提名的亚太裔超过历届总统提名的总合。他还呼吁亚太裔积极参与各种政治选举,行使自己的公民投票权。

就此﹐本报记者在传统月活动期间采访到多位亚太裔国会议员﹑在奥巴马政府就职的高阶亚太裔官员﹑前官员以及民间政治团体领袖﹐就亚太裔传统的保持﹑对美国社会的贡献﹑年轻一代参政重要性等问题进行了对话。

国会众议员贝拉(Ami Bera)﹕回馈社会与国家 成为参选动力

首位印度裔国会众议员﹐加州第7选区﹐美国出生的第二代移民﹐加州大学尔湾分校的医学博士﹐从事医生和医疗职业20年﹐为提供可支付的医疗服务而努力。曾做过医生﹐医疗主管﹐沙加缅度郡的首席医疗官﹐也曾在加州大学执教。关注本地经济多元化与创造就业。

AmiBera
美国国会众议员贝拉(Ami Bera)(网络图片)

问﹕您如何看待亚太裔参政的重要性﹖
答 ﹕亚太裔参与竞选公职非常重要﹐这样他们的声音才会被听到﹐他们作为移民儿女的故事及其价值观才能被了解。这也是回馈社会的方式。现在我们在国会中只有 14位代表﹐希望明年能增加5到6名﹐并逐步增长。我没有什么特别的成就﹐但是希望我的经历能激励更多的年轻亚太裔﹐成为众议员﹑参议员﹐甚至参选美国总统。

问﹕请简述一下您的个人成长过程﹖
答﹕我的父母在上世纪50年代从印度移民美国﹐他们给孩子的传统理念就是努力学习﹑努力工作﹑获得良好教育。我获得医学博士学位﹐但更重要的是那种理念——努力工作﹑回馈社会与国家﹐成为我参选的动力。我知道是我的父辈﹑祖父辈和其他早期移民为我的成功铺垫了道路。

美国联邦上诉廷法官陈中和(Raymond Chen)﹕移民来美牺牲很多 我为父母亲感到骄傲

出生于纽约市一个台湾移民家庭。父母亲均毕业于台湾大学﹐60年代来美留学。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获电子工程学士,纽约大学法学院法学博士。从 1998年到2013年,他在美国专利商标局担任助理律师,2008年晋升为律师,代表美国专利商标局在联邦巡回法院出庭。曾任专利商标局联邦巡回律师,协会委员会共同主席,并且是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庭的顾问委员会成员。2013年由奥巴马总统提名﹑参议院批准﹐成为首位亚太裔联邦巡回上诉法院法官。

Raymond Chen, during his confirmation hearing before the Senate Judiciary Committee, to be United States Circuit Judge for the Federal Circuit. April 24, 2013. Photo by Diego M. Radzinschi/THE NATIONAL LAW JOURNAL.
美国联邦上诉廷法官陈中和(Raymond Chen)(网络图片)

问﹕作为首位亚太裔联邦上诉廷法官﹐您有何感受﹖
答﹕我为自己是一名亚太裔法官感到骄傲。亚太裔的法官在美国还很少﹐但是奥巴马总统提名了比以往都多的亚太裔法官。相信我们未来会看到更多。

问﹕作为亚太裔﹐最令您感到骄傲的一点是什么﹖
答﹕我最感到骄傲的就是我的父母亲。他们移民来美牺牲很多﹐并承担了很大的风险。当他们来到这个国家时﹐他们并不知道将会面对什么。但他们顺利地走过来了﹐我自己也算是一帆风顺。我为父母亲感到非常骄傲。

美国商务部少数族裔商业发展署(MBDA)副署长申克理(Albert Shen)﹕父母在中国无法实现理想 鼓励我参与政治

华裔第二代﹐父母早年从中国大陆迁移到台湾﹐后来美国完成大学﹐曾经营中餐馆和其它小企业。申克理出生于康州﹐成长于华盛顿州普尔曼(Pullman),拥有自己的工程和咨询公司。2014年获得欧巴马总统任命前﹐活跃于社区﹐积极为少数族裔小企业发声﹐对西北部地区一些最关键的基础设施和环境净化项目发挥了重要影响力。

AlbertShen
美国商务部少数族裔商业发展署(MBDA)副署长申克理(Albert Shen)(网络图片)

问﹕如何看待亚太裔企业在美国的发展﹖
答﹕亚太裔是美国人口增长最快的族群。他们也比以往更多的参与政府﹑政治及商业领域。更多亚太裔拥有更多企业,这也是我们的部门正在做的﹐帮助亚太裔企业成长。我们商业部将在5月25日星期三举办一场亚太裔企业峰会﹐肯定值得来。

问﹕对年轻一代亚太裔﹐您有何期待﹖
答﹕在华府﹐我们确实看到更多的年轻亚太裔﹐在政府不同部门工作。我们要帮他们提高能见度。我曾亲身参与过竞选﹐但我失败了。随后我被吸收入奥巴马政府。我觉得能亲自参加竞选是很好的经验﹐所以我非常鼓励年轻人投入竞选。我有自己的企业﹐我的父母来自中国。他们总是鼓励我参与政治。所以我作为一名华裔参选了。这是他们在自己的母国无法实现的事情。我很骄傲在美国我能有机会这么做。

问﹕被选入奥巴马政府服务任职有何感受﹖
答﹕对于本届奥巴马政府﹐我觉得很骄傲。奥巴马总统把多元化和热情带入政府﹐也给美国带来改变。他做了很多积极的事情。

退役美国陆军少将安东尼奥·塔古巴(Antonio Mario Taguba)﹕有责任弘扬我们的传统和族先

美国陆军中第二位获得将级军衔的菲律宾裔﹐曾任国防部副助理部长。出生于马尼拉﹐父亲是菲律宾军人﹐二战中被日军俘虏后幸运活下来。塔古巴自幼由母亲和祖母抚养大﹐11岁移民到美国夏威夷。毕业于陆军指挥与参谋学院,海军指挥与参谋学院和陆军战争学院等多个院校。因被授权对美军在伊拉克阿布格莱布监狱虐囚一案做内部调查﹐写出极具批评性的“塔古巴报告”而知名。

AntonioMarioTaguba
退役美国陆军少将安东尼奥·塔古巴(Antonio Mario Taguba)(网络图片)

问﹕对年轻一代亚太裔有何期待﹖
答﹕我觉得未来的年轻一代很重要。长期以来﹐亚太裔曾在美国受到歧视﹑不被重视。今天我们必须作为一个重要的力量来发声﹐无论经历多少年﹐还是几代人﹐无论在政府﹑还是军队中﹐我们已经证明我们的能力。我希望我的孩子们作为美国公民能够舒适地在这个国家生活。我们每个人都有责任弘扬我们的传统﹐我们的族先。

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亚太裔党团主席梁吴美琪(Bel Leong-Hong)﹕更多亚太裔参选 非常好的趋势

职业生涯从国家标志局的初级数学家开始﹐10年后转到美国国防部﹐又工作了20年﹐最终成为国防部的副助理部长﹐也是国防部官阶最高的文职亚太裔妇女。从政府退休后﹐开始对民主党感兴趣﹐并协助竞选活动。自2005年担任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党团亚太裔主席以来﹐她已成功创立了11个州级亚裔党团核心小组。她还活跃于社区,在企业﹑非营利性机构和董事会中任职。她还拥有美利坚大学公共管理硕士(MPA)学位。

BelLeongHong
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亚太裔党团主席梁吴美琪(Bel Leong-Hong)(网络图片)

问﹕如何看待越来越多的年轻亚太裔参政﹖
答﹕有更多的亚太裔来参选这是非常好的趋势。这表示我们的社区正在成熟﹐我们在政治上更有力量。这非常好。我想是时候了﹐我们要多出来投票。

问﹕身为亚太裔﹐对下一届美国总统有何期待﹖
答﹕我希望下一届总统能继续欧巴马总统所做的﹐继续为亚太裔提供更多机会。希望未来的总统了解我们﹑尊重我们﹐为全美的亚太裔提供机会。

问﹕如何评价欧巴马总统八年来的成绩﹖
答﹕奥巴马为亚太裔提供了民众支付得起的健康保险﹐比如很多在餐馆打工的华人都没有健保﹐但欧巴马的计划让他们和很多其他华人都享有健保。他还改变移民政策﹐让很多非法移民的孩子可以留在美国学习﹑工作。在华人社区﹐移民问题是个大问题。如果国会能更配合些﹐他能做的应该更多。

海军陆战队预备役中校、律师李洲晓(Otto Lee)﹕在美国享有的自由无与伦比

15岁随父母从香港移民到美国,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读完工程学专业后,经历军旅生涯两年,后到加州黑斯丁法学院攻读法律专业﹐又到荷兰念国际法。拥有自己的律师事务所。因为祖父当年在上海曾是美国军队的一名成员﹐因此加入美国海军也是他自幼的梦想。身为海军陆战队预备役军官﹐他曾二次参与伊拉克战争。热心公益的他曾当选加州旧金山湾区桑尼维尔市议员﹑市长﹐还曾参选联邦众议员。

Sunnyvale City Councilmember Otto Lee
海军陆战队预备役中校、律师李洲晓(Otto Lee)(网络图片)

问﹕如何看待亚太裔在美国选举中的重要性﹖
答﹕我觉得亚太裔变得越来越重要﹐特别是在即将到来的2016年选举中。在共和党方面﹐我们有很令人兴奋的一年。川普成为提名人。民主党方面﹐一切还在进行中。但无论如何﹐民主制度依然运作顺利。可以看到有很多亚太裔出来投票。

问﹕作为亚太裔﹐您最感骄傲的一点是什么﹖
答﹕最令我骄傲的就是我们在美国所享有的自由﹐这是无与伦比的﹐还有就是美国为勤奋工作者提供的机会。亚太裔为美国的发展做出了如此多的贡献﹐在19世纪中国人从广东来到美国三藩淘金﹐到修建铁路﹐今天从珪谷到全美国,亚太裔在高科技领域都扮演重要角色。作为亚太裔我感到非常骄傲﹐并希望2016我们能取得卓越的成就。

美国国会众议员高野(Mark Takano)﹕亚太裔对美国社会做出很多贡献

加州第41选区﹐出生并成长在加州河滨县(Riverside)。他的祖父母和父母曾在二战中被迫放弃他们的家﹐被送入日裔美国人的拘留营。战后﹐他们在河滨县重建家园。大学毕业后﹐高野曾做过高中教师。看到公共教育系统的问题﹐他竞选成为河滨社区大学的校董事﹑董事长﹐致力改善高教体制。2012年当选美国国会议员。

MarkTakano
美国国会众议员高野(Mark Takano)(网络图片)

问﹕您如何看待亚太裔对美国社会的贡献﹖
答﹕不论是华人的早期修铁路还是后来成为职业人才﹐其贡献也代表了很多其他移民。日裔也与此相仿。第一个亚裔国会议员就产生在我所在的选区–达利普·辛格·萨乌德(Dalip Singh Saund)。他来自南亚(印度)﹐并曾为其美国国籍而战。

早期﹐菲律宾裔和南亚裔不能加入美国籍﹐直到1940年代才被允许。10年后﹐他得以入籍成为美国公民。他成为第一个亚太裔国会议员。我们为这个国家做出很多贡献﹐未来也将继续如此。#

责任编辑:夏实

评论
2016-05-24 11:3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