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切皆山寨 名牌反被告 品牌维权难 遗祸全世界

山寨货无奇不有 中国侵权猖獗困扰国际社会

香港著名传统小店兰芳园的品牌在内地被冒充。 (余纲)

人气: 364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大纪元2016年05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梁珍、徐若水报导)中国冒牌产品可谓无奇不有。不仅国际品牌和历史文物面对山寨货泛滥束手无策,甚至在中国遭遇反告侵权,就连香港街边的茶餐厅也被冒牌。而日本市面标示为法国制造的羽绒被,一半以上有伪造产地之嫌,填充的羽绒多为中国制品。

从美国科技巨头苹果公司的iPhone到篮球巨星乔丹等相继在中国“维权”官司中吃亏,埃及狮身人面像也被“搬”到中国,凸显中共体制下的侵权问题猖獗已困扰国际社会。虽然中国早已加入国际保护知识产权协议,而且很少有国家像中国这样大规模打假,然而却几乎看不见成效,假货依然我行我素,甚至在某些要命的领域如食品问题上反而更有猖獗之势。

香港著名传统小店兰芳园的品牌在内地被冒充。

茶餐厅被冒名

以丝袜奶茶闻名的香港老字号兰芳园从未在内地开分店,最近却冒出冒牌分店,甚至拟招募150家连锁店,每间收加盟费35万元人民币。兰芳园目前在香港只有3家分店,至今已有60多年历史。现在在门口张贴声明,澄清从未在内地开连锁店,也未授权他人开分店。

根据公司注册处资料,正牌兰芳园的注册名为“兰芳园有限公司”,董事为创办人林木河及其家人。冒牌的“香港兰芳园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则在2015年成立,申报地址位于安徽合肥,创办人、现任董事都是内地人,宣称与杭州湘元同获香港品牌授权招募投资者加盟。其注册商标除多了“林记”二字,与正牌完全一样,甚至也有“丝袜奶茶始于1952香港”等字样。

兰芳园第二代传人林俊业透露,之前在内地因店名与京剧大师梅兰芳相近而被拒绝注册。他将这次被冒名形容为“集团式诈骗……就好像细菌一样,层层杀了它,下次它就更高层次,怎么杀都有的……最担心影响招牌,因为他们的质素没有保证,你不知道他们用的东西是否合格,有没有过期,会否吃坏人,最主要这根本不是我们的。”

老字号陷困境

对于是否会提起诉讼,林俊业苦笑说:“国际品牌打官司都输给他们,我们小店哪有实力去打官司?”他还称,其实多年前就有财团想收购兰芳园,“卖掉招牌收的钱,后半生都可以安枕无忧”,但父亲一句“你不知足吗?”,令全家都甘心守住老店,装修也维持当年铁皮屋的风格。他表示,冒牌者即使冒名,但无法冒拥有浓浓人情味的“传统老店风骨”。

事实上,过往香港多家老字号也曾遭内地侵权风波。不少公司因未能及早注册,甚至遭反告侵权,蒙受金钱损失。以担担面驰名、有60多年历史的咏藜园负责人杨王小玲说:“老字号遭侵权,在国内相当普遍。”他们就曾因商标权被勒索1千万,让扩展计划被推迟了2年。

另外,香港荣华月饼遭遇内地顺德荣华抢先注册商标,双方兴讼长达十多年,香港荣华甚至被反告侵权索偿1亿港元。香港服装品牌G2000也难逃厄运,不但被抢注商标,更被反告侵权,缠讼多年后于2013年被判罚1,200多万元。

法国羽绒被?

中国的山寨也遗毒海外。日本业界组成的羽绒制品协会去年声称,国内每年销售约320万件羽绒被,所填充的羽绒有一半标示为来自法国或匈牙利等欧洲地区。而《朝日新闻》调查东京、名古屋、大阪及福冈贩卖的490件羽绒被,其中475件标示为欧洲和俄罗斯制造,只有15件标为中国制造。

但据日本财务省2015年统计,日本进口羽绒被成品约195万件,其中165万件来自中国。日本制造的羽绒被所使用的羽绒填充原料,有48%由中国进口,欧洲进口仅占17%。日羽协表示,市售标示为法国或欧美产的羽绒被,有半数以上可能产地造假。

据悉,法国或欧洲生产的羽绒原料品质较好,到法国产地采购每公斤价格约6千日圆。但若从中国采购标示为“法国产”的羽绒,每公斤只要4,000~4,500日圆。价格便宜的原因在于中国在原料中混入中国产羽绒,甚至直接以中国羽绒假冒欧洲羽绒出口。法国厂商披露,有中国厂商曾与他接触,希望直接购买“法国制造”的证书。

文化认同缺失

除商标和仿冒品,山寨版建筑更在中国遍地开花。如“埃及狮身人面像”亮相河北石家庄,“美国国会大厦3层大圆白色穹顶”现身安徽阜阳、湖南娄底、南京雨花区、厦门同安区、浙江温岭、江西九江、上海闵行区、重庆等地,“伦敦塔桥”前往苏州,“悉尼歌剧院”来到江苏海安,“埃菲尔铁塔”、“凡尔赛宫”建在杭州郊外……

有评论称,这些肆无忌惮的侵权,反映出国人缺乏本土文化的认同和创意,也是当今社会缺乏自信的心理表现。他们认为中国人对海外品牌或地标抱有仰慕和新奇感,能为自己带来经济收益。加上国内许多民众对海外接触的管道受限,以及中共引导社会“向钱看”,从而忽视其执政合法性,还有大批贪官中饱私囊或追求“政绩”,都促使中国“山寨”成风。但此类作法永远拿不上台面,也非长久之计。

仅就建筑而言,中国老祖宗遗留千年的传统建筑思想,讲究风水与自然的关系、建筑本身的构筑、材料、空间序位、结构均衡完整,都表现人与世界的宇宙观。但许多中国人被文化大革命洗脑成无神论者,加上许多珍贵古迹在破四旧中毁坏殆尽,中国人对神传文化遗产的藐视,不珍视发扬自己宝贵的资产,才造成当今在建筑艺术上的匮乏。

虚假中国模式

《金融时报》评论称,西方人在制订规则前,各方往往争论不休;而一旦规则通过,各方都必须遵守。相比之下,在中国制订规则快得多,多数情形下是走过场,即使是宪法也给人以轻率的感觉。中共建政至今已制定4部宪法,而美国200多年仅有1部宪法和若干修正案。

民主国家的规则制订过程公开透明,是多个不同脑袋碰撞的结果,因此也能考虑到各方利益和可能情况。中国的规则往往是一个人或少数人“拍脑袋”的结果,其他参与者不过是“橡皮图章”,有时甚至逼迫当事人不得不“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山寨的本质是虚假,害处主要体现在损害社会发展动力,即创新精神。后来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经济学家克鲁格曼1994年时,曾在《外交》杂志发表引发争议的《亚洲奇迹的神话》。与多数唱赞歌者不同,他犀利地认为亚洲奇迹根本不存在,繁荣也将短命,根本原因就是其经济增长模式并非靠有创新意义的技术进步所推动。

克鲁格曼当年的思想同样适用于解释中国当今的经济表现,之前的经济繁荣不过是场海市蜃楼,而难以复制和输出的“中国模式”更是欺世盗名的说法。不幸的是,山寨思维和现象已渗透到中国的各行各业,部分国人热衷甚至迷恋于山寨产品。

重拾传统文化的深邃内涵被认为是让中国人走上创新途径的根本出路,“只有自由才能创造奇迹”的箴言同样适用于中国。不自由,人性得不到伸张,思想被束缚,不能得到“天人合一”般的启示,就永远不可能有真正意义上的创新。◇#

责任编辑:朱涵儒

评论
2016-05-25 2:0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