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逸事:歌德喜爱中国小说

作者:郑重

中国画(fotolia)

  人气: 49
【字号】    
   标签: tags:

歌德是德国、也是世界伟大的作家与思想家,和那种蓄意鄙视东方文化的狭隘的民族主义者相反,他很推崇东方人民对整个世界文化的伟大贡献。歌德在他自己的作品、日记以及谈话中,常谈到中国文学,颇致推许。

一八二七年一月底,歌德对他的秘书艾克曼说:“自从我上次和你见面以后,这几天,我读了很多东西,特别是一部中国小说,使我爱不释手,在我看来,它是很出色的。”

“中国小说?”艾克曼说,“这真是够奇怪的。”

“并不是如你所想的那样奇怪,”歌德说,“中国人的思想、行动、感情,几乎跟我们一样,我们很快会发现我们是和他们完全相同的,只是他们一切行动,比我们更明朗,更纯洁,更有道德!……”

艾克曼问道:“这本中国小说,是他们最优秀的作品之一吗?”

“一定不是的,”歌德说,“中国人民有无数的这类小说,而且他们有这类作品的时候,我们的祖先,还住在树林子里面呢。”

据有人考证,歌德在这次谈话中所指的中国小说,大概是《好逑传》。因为歌德曾说他的叙事诗《赫曼与窦绿苔》和他读的中国小说很相似。这就为考证提供了重要的线索。

中国人民,让我们为自己的华夏神传文化而自豪吧!@*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唐万阳唤醒他,出一上联让他对:“眼皮坠地,难观孔子之书。”徐广文对道:“呵欠连天,要做周公之梦。”对句工巧,两人哈哈大笑,就这样驱走了睡意,他们又继续伏案攻读。
  • 心术不可得罪于天地 言行要留好样与儿孙 袁崇焕,明末大臣,屡有军功,为人磊落方正。他撰此联用以自警。
  • 还有人也以嵌名的形式撰写一联:“史笔留芳,虽未成功终可法;洪恩浩荡,不能报国反成仇(承畴)。”
  • 杨士奇为明建文时人,曾任礼部侍郎、大学士等官。其子横行乡里,杨士奇得知其罪行,写此联加以告诫,然其子不知改悔,终于伏法。
  • “任铁任金”是喻砚之质地坚硬而耐磨,然而,定有可穿,是说韧劲的可贵、努力不懈是导向成功之路。
  • 李调元回说:要刻一枚水晶石私章,故意说自己姓张。老板笑道:“敝店有个规矩,凡姓张的客人来刻章,就要对上一对。”说罢吟道:“弓长张,立早章,张公章子张用章。”
  • 徐广义近望微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当即吟道:“绿水本无忧,因风皱面;(上联)”李调元遥见远峰白雪而答:“青山原不老,为雪白头。(下联)”
  • 乾隆再将其下联仔细吟哦思忖,觉得不仅对得工整,而且内涵深正有理,于是怒意顿消,连连点头,接受教益。
  • 有个大盐商,听说郑板桥的字画名声很大,堂屋里要是挂上一副郑板桥的亲笔对联,他也就能挤进“雅士”的行列了。于是,便向板桥求字。郑板桥开口要一千两银子。
  • 晓岚对出下联:“古稀双庆,更多一度春秋。”杜甫在〈曲江〉诗中说:“酒债寻常行处有,人生七十古来稀。”后人以“古稀”代称七十岁。下联所言,正好也是一百四十一岁。
评论